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三十二章 绝处逢生

    黄香在夏劲道胳膊轻轻拧了三下这才“嘤咛”一笑嗔怪之心飞到九霄云外!
    夏劲道见她不在生气不由大喜忙道:“多谢仙女——不多谢娘子手下留情!”
    黄香把脸一板冷冷的道:“这句话可又讲错了!”
    夏劲道不由一怔不知道哪里又得罪了她连忙小心翼翼的道:“不知错在何处?”
    黄香见他一幅诚惶诚恐的样子不由“扑哧”一笑道:“应该说仙女娘子手下留情才对!”说完不由自主又笑了起来脸上红云大起!
    “啊?”夏劲道不由一脸苦笑暗道:她要总是如此刁钻古怪自己可就惨了转念又一想:最消难收美人恩嘛你这是自讨苦吃又怨得谁来就是老天爷也恐怕无力帮你!
    黄香道:“方才是怎么回事给我老实交代!”
    夏劲道道:“我看见——”话刚到此却见黄香星目一瞪又要作忙把这句话咽了下去改口道:“是武林盟主令的作用!”
    黄香笑着摇了摇头道:“你故意装傻唬人不过武林盟主令怎么在你手上?”她知道夏劲道这傻小子身上秘密花样挺多见他手拿武林盟主令也是见怪不怪毫不惊奇!
    夏劲道遂把武林盟主令如何得自少林寺主持明空大师之手自己又如何从蜡希夏玛和吉里姑鹿口中得知武林盟主令的秘密前后经过详述了一遍他本以为黄香听了不是怀疑武林盟主令如何会在明空大师之手也会惊叹世上真的有一个影子“毋忘我”口中所讲的离离岛的却只见黄香手托香腮目光凝视着波光粼粼的湖水呆不由急道:“喂黄香你怎么了?”
    黄香嗒然站起身形也不答话一把抢过夏劲道手中的武林盟主令纵身跳入湖中——夏劲道正自不摸头脑之际却听湖中的黄香兴奋的大叫道:“聪明傻瓜快来看!”夏劲道身形一晃扑入湖中和黄香并肩立在一起只见瀑布之后湖水分处露出一个大洞高有人身阔有三尺乃是一条暗河洞内深邃幽暗深不可测!
    夏劲道恍然大悟道:“哈黄香你果然聪明!”
    黄香道:“别傻看了!”两人手牵手一齐跃上草地坐了下来!
    黄香道:“我早就怀疑崖上瀑布日夜不息的流下来湖水却为何如此之浅今日一见果然不出我所料!”顿了一顿看着夏劲道笑道:“不过这是你的功劳我可不敢居功自傲!”
    夏劲道笑道:“我哪里有什么功劳我只是一时逞兴胡闹、、、、、、!”
    黄香脸一红声音低若蚊蚋几不可闻:“我明白待得父仇已报你大事既了我自然、、、、、、”脸红至脖颈羞涩妩媚的女儿情态毕露无遗!
    夏劲道一时也大为尴尬起来心中升起万种柔情爱怜不已!
    过了一会两人扭捏之态退去恢复自然黄香道:“这条暗河必然直通山外我们只要顺着这条暗河走下去一定能够安然脱险!”
    夏劲道一皱眉头道:“这条暗河这么可怕我们一无向导二不知情万一、、、、、、?”
    黄香见他担心笑道:“不用怕我们与其困在谷中坐以待毙不如冒险一试说不定能绝处逢生——不过你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大不了再退回来我们就在谷中生儿育女建一个世外桃园!”话一出口情知失言脸不由又红了起来!
    夏劲道大喜道:“生儿育女哈哈这可是你亲口说的到时候可不许反悔!”
    黄香娇羞无语低下头不敢看夏劲道!
    夏劲道见状不忍心再捉弄她忙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黄香这才抬起头想了一想道:“明天吧今天时候不早了!”两人吃过美味的鱼餐早早休息养精蓄锐!
    一夜无言。
    第二天夏劲道醒来现黄香早已抓了一大堆梅花鱼正在等他就餐夏劲道不由大为感动哽咽道:“黄香、、、、、、你真好!”
    黄香笑道:“不要傻了快吃吧还要出谷呢!”
    两人吃过早餐黄香又将箱子打开数了数折下的草枝道:“呀今天是第五十三天快两个月了!”
    夏劲道也不由大为慨叹:“真是山中无寒暑乾坤、、、、、、乾坤、、、、、、”他记得黄香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不料此刻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自己圣人面前卖字画贻笑黄香又是尴尬又是心急真不好受!
    黄香一见他的怪样不由大为好笑道:“乾坤岁月长!”
    夏劲道忙道:“对乾坤岁月长黄香你真是学问渊博!外面也不知道生了多少事!”心中症结一去不由长出了一口气!
    黄香道:“你还是少替古人担忧吧一切等出去了不都知道了!”说着将箱子里的东西一股脑倒了出来!
    夏劲道道:“黄香你干吗?”心中莫名其妙!
    黄香道:“装鱼你饭量大得象个饭桶路上饿坏了怎么办!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这还要问真拿你没办法!”
    夏劲道哑口无言心道:看样子你好象不吃似的你难道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山仙女?不过她想得如此细心周到自己不用动手就可丰衣足食这样天大的美事又何乐而不为自己又何必多嘴要问反要叫她笑话!当下闭紧了嘴巴一言不看着黄香!
    黄香将草地上吃剩下的梅花鱼塞满箱子小心扣好又把影子给的两件隐形衣打成一个包袱把珠玉宝石放在里面包好之后揣进自己的锦囊之中道:“珠宝由我来管你不会有意见吧!”
    夏劲道摇了摇头表示没有意见心想反正我身上还有一大堆银票呢!
    黄香又拣起白展凤写给夏劲道的那封信道:“你为何不看!”
    夏劲道道:“看了只会更加、、、、、、还是不看的好!”说着叹了一口气心中又是惆怅又是忧虑也不知道白展凤现在过的怎么样不过相信段正德一定会待她很好她是白族大土司的女儿金枝玉叶本就该高高在上享受荣华富贵跟了我这个浪迹天涯身无寄所的傻小子又有什么好、、、、、、想到这里脸上不由自主的苦笑了一下!
    黄香没有注意口中道:“反正现在也没有时间看了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看是你自己收藏还是我替你保管?”
    夏劲道道:“谁还不是一样就由你来保存吧!”只觉不知什么原因大概会更加伤心吧!
    黄香将信收进自己的锦囊藏进衣服里面又把七柄绝情剑在夏劲道背上小心缚好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道:“好了一切准备停当可以走了!”
    两人跳进湖中黄香手持盟主令在前夏劲道拉着她的手紧随其后——当真要离开了竟然有些恋恋不舍两人回头又将谷中一切细细看了一遍最后一咬牙进入暗河!
    洞中无边黑暗令人心惊肉跳只闻湍急的水声哗哗向前黄香先前还说不怕真的入洞只觉浑身抖毛骨悚然吓得大叫了一声身体往后一靠倒在夏劲道的怀中不敢前进半步!
    夏劲道连忙安慰她道:“别害怕有武林盟主令护身不会怎么样的!”哄了半天黄香这才定下神来黑暗中“扑哧”一笑道:“你可攥紧了我不许松手要不一辈子都别想我理你!”
    夏劲道心中暗自好笑口中道:“岂敢岂敢这种惩罚可比困在谷中不能出去还要残酷得多!”
    两人复又前行武林盟主令神效果然奇妙无比只听得洞中水流不断的分向两边哗哗的水声更巨不绝于耳!
    黄香道:“想不到你这个傻瓜吉人天相不过武林盟主令怎么会在明空大师的手上?”
    夏劲道道:“我也不知道!”
    黄香道:“你难道没问明空大师?”
    夏劲道道:“没有——!”
    黄香气道:“你——!”却又顿了一顿道“不过你就是问了想必明空大师也不会告诉你这回算你聪明!”
    夏劲道道:“是么我可没有这么想我当时知道了这块牌子是武林盟主令早就给吓傻了!”
    黄香道:“你——真是没有办法不过算你老实!”说着狠狠在夏劲道手心拧了一下!
    夏劲道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想必是一幅娇嗔可爱惹人怜惜心中其乐融融一时也不觉手痛!
    两人边说边走倒也不觉寂寞。河道久经涤荡、冲刷畅通无阻虽觉有些溜滑难行但两人俱是轻功卓并无大碍走出大约三四里路程两人不由信心大增黄香喜道:“老天保佑照这样下去少许时日我们就能走出去了!”
    夏劲道道:“但愿如此!”心中觉得未必如黄香所料平安无事自己的经历告诉自己越是风平浪静越要小心谨慎何况身处这等险恶死绝之地当下宁神戒备以防万一!
    黄香叱道:“什么但愿如此是定当如此哎呀好冷!”说着不由自主的激凌凌打了个冷战!
    夏劲道吃了一惊忙道:“你怎么了没事吧?”
    黄香此时也安定下来道:“我没事只是觉得有些冷而已!”
    夏劲道一边将本身功力源源不断由手掌传到黄香身体一边四下查看此时双目已习惯了洞中黑暗再加习武之人目力本就异于常人双目已稍能辨物但见除了一堵水墙环绕两人以外并无异常这才略松了一口气安下心来!
    黄香一时只觉全身温暖通体舒泰情知夏劲道输送内力给自己心中又疼又爱柔声道:“谢谢你——!”
    夏劲道笑道:“别傻了往前走吧!”
    黄香只觉得夏劲道这句话不知怎的格外动听格外受用一时大起柔情蜜意回身扑到夏劲道怀里“叭”的送给夏劲道一个香吻又转回身去继续前行只觉面红心跳羞涩异常不过好在夏劲道也看不到&8226;
    飞来惊艳何其**夏劲道摸了摸自己的脸只觉唇印依稀芳泽犹存不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心中暗道:想不到她每日凛然不可侵犯守身如玉此时反而、、、、、、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又走了几里路光景寒气陡峭侵肌刺骨就连夏劲道那样深厚的功力也觉得有些不堪忍受!黄香柔声道:“真是辛苦你了我——”夏劲道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黄香道:“这里想必已是大山深腹阴气禀伏凝结充塞所以寒冷异常不过用来练阴煞掌、阴风指、绝阴手倒是是得天独厚最为理想不过了!”夏劲道道:“是么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几种功夫?”黄香“啐”了一口道:“这些都是个下流无耻灭绝人性的武功练了又有什么好!”夏劲道恍然明白不由一笑道:“那世上有人练习这几种武功吗?”黄香道:“但愿不会练习这种武功非要在深山大壑之中采集天地至阴之气经年累月历经风云雷电寒苦饥迫除非天性残忍凶戾之人又有谁会练这种武功!”夏劲道见她说的如此恐怖也不禁测然道:“没有就好!”
    又行了半日光景两人觉得饿了夏劲道取下背后大箱两人在原地摸黑吃饱休息片刻复又前行!
    走了没有十几步远忽听的水声大巨澎湃如啸震耳欲聋!两人不由大骇黄香道:“这里肯定河道下削只是不知深浅这可如何是好!”话还未完突觉脚下一松惨叫了一声两人由河道一头栽下!
    夏劲道心弦崩裂惊魂出窍好在神志未泯尚自清醒手挽黄香大叫一声一个转腾便成头上脚下之势但四周乃是无边黑暗的世界只闻水声轰鸣震天巨响!人在此情此景之下任你是如何惊天伟地的英雄有如何通天彻地的本领面对大自然神秘莫测毁灭一切的无边威力也只能束手无策听天由命了!
    夏劲道和黄香两人的手死死拉在一起谁也不敢松开身体只觉腾云驾雾一般飞一样向下坠去!、、、、、、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只觉“嗵”的一声已然着底两人从失魂落魄当中清醒过来放眼一望不由欣喜若狂!
    但见一条大河在两人面前蜿蜒缓缓而去水深尚未及膝盖无数光线从不知名的地方中射进虽然不甚光亮但也可皎然视物大河两岸河床低回长满了茂密的野草间夹有星星点点的野花芬芳清雅素淡已极。河床再往上已是班驳险峭的石壁虽然仍在大山之中比起先前水墙环绕窒息压抑的感觉可要胜过一万万倍了!
    两人又回头一看向上望去但见一条偌大的瀑布一悬而下高不见顶千垂百练势若银龙飞珠溅玉霓虹闪烁好看已极!
    两人惊叹一番从河水中上了河床黄香惊魂既定重又恢复花容月貌笑道:“方才真是吓死人了你怕不怕?”
    夏劲道笑着摇了摇头道:“不怕这又没有毒虫猛兽有什么可怕的!”当下把自己和游盛天在滇南原始森林的经历讲给黄香听那“蜀身毒道”还有绵蛇金足蝎夺命黄蜂毒蚁瘴疠野兽骨骸他一一道来只听得黄香一会黛眉紧皱花容失色一会喜笑眉开拍手叫好!
    两人休息了片刻沿着河床往前走但见山顶上到处是石钟乳千形万状光怪6离五彩斑斓奇丽壮观两人大开眼界啧啧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无边造化!
    一连走了七八天梅花鱼已将消灭殆尽但大河仍不见尽头又坚持了两天梅花鱼已经一干二静但仍不见出山洞口黄香一筹莫展道:“难道真的要我们饿死在这大山腹中不成?”
    夏劲道笑道:“总会有路出去的也许就在前面不远呢!”
    两人走了没几步忽听得一阵浑厚深沉的萧音传来其音婉转呜咽如泣如诉两人被萧声所迷侧耳倾听起来。一忽萧音由深沉呜咽转为高亢悠扬激昂澎湃大有穿与裂石之势!萧声中音乐透出一种不屈不挠的豪迈气概!夏劲道虽然不识律吕黄钟也不觉肃然起敬起来!他正自听得如醉如痴神驰意往忽觉黄香一拉他的衣袖不由一怔道:“干什么?”
    黄香摆了摆手拉着夏劲道向河床上的石壁爬去石壁虽陡但却难不住两人夏劲道只觉萧声越来越近暗想原来如此!待到石壁顶端一块大石横生盘踞黄香侧起身子手攀大石探一望只见一条羊肠小路不足十几米直达山外那蓝天白云丽日和风如在眼前黄香欣喜的大叫了一声招呼夏劲道上来自己则身形一飘跃过大石直向撒谎内外扑去!
    夏劲道随后赶至两人欢呼一声紧紧的抱在了一起九死一生历经磨难现在重见天日安然脱险又怎会不大喜若狂!黄香脸上不由自主的溢满了泪珠痴痴的看着夏劲道像看个宝贝似的怎么也看不够!
    夏劲道伸手给黄香拭去泪珠笑道:“你怎么又哭了不许哭我们应该高兴才对!”夏劲道话音未落就听一个冷峭峭的声音传来:“仲冬时节难得有如此良辰美景你们却在这里哭哭啼啼搂搂抱抱扰人清净成何体统!”
    两人吃了一惊寻声望去但见左侧七八米之遥有一个头挽纶巾衣白胜雪的中年人立在一块大石之上手持白玉洞萧潇洒俊仪仿若仙人!
    黄香道:“前辈好雅兴啊只可惜有些多管闲事!不似品节高雅之人!”
    夏劲道连忙拉了黄香一把对白衣人施了一礼道:“多谢前辈若不是前辈萧声指引我们现在还困在山中呢!”
    白衣人看了看夏劲道眼中骇异之色一掠即隐扬声道:“看你这位壮士相貌不凡器宇轩昂一定是个落难的豪杰不知可否赐教大名?”
    夏劲道正要如实回答却见黄香偷偷给他使了个眼色抢先说道:“你要问我们的姓名吗他叫混蛋我叫傻瓜、、、、、、嘻!”
    “哦!”白衣人有些将信将疑又仔细打量了两人一番道:“这方圆百里群山莽莽并无人家你们怎么从大山腹中走了出来?又是怎么进去的?”
    黄香嘻嘻一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是谁万一又是坏人掳走我们怎么办?”
    白衣人道:“哦原来你们是被坏人掳来的!”
    黄香大惊道:“呀!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是神仙?哈混蛋我们遇到神仙了真好玩真好玩!”说着转身对夏劲道一边跳一边暗使眼色!
    夏劲道虽觉黄香有些过于小心谨慎但一向对她言听计从只得点了点头!
    黄香又转过身去拍着手叫道:“哈神仙真好玩你肯不肯和我们一起玩捉迷藏?”
    白衣人道:“我不是神仙我叫盖鸿图你们听说过没有?”
    夏劲道道:“没有听说过!”
    黄香跟着道:“哈没有听说过!”
    盖鸿图见这两人表情木然不似说谎心中疑念大去又道:“你们两个是怎么在一起的你们是什么关系?”
    夏劲道道:“我们是夫妻本来就在一起!”见这个白衣人对自己盘根问底心中也不由暗暗起疑!
    盖鸿图哈哈一阵大笑道:“小兄弟果然有意思竟然对一个傻子情有独衷可惜她虽然貌似天仙但疯疯癫癫的又有什么情趣可言!”
    夏劲道见盖鸿图言语十分轻佻无礼不由大怒喝道:“不许你侮辱我的妻子!我敬你是武林前辈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欲要动手却见黄香以目示意只得按住不动!
    盖鸿图见夏劲道怒旋即笑道:“好好算我说错了!请移驾敝庄我定当罚酒三大白以谢罪!”
    夏劲道正要说话却见黄香拍手叫好道:“呀有吃的太好了!混蛋我们吃饱了肚子再玩好不好!”
    夏劲道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点了点头道:“好吧好吧别闹了!”
    盖鸿图大喜道:“请跟我来!”身形从大石上一掠而起直朝山下扑去!
    黄香大叫道:“呀原来你也会飞不要着急等等我!”施展轻功一下子和盖鸿图赶了个齐头并进!
    夏劲道不由大吃一惊如此莽撞岂不会引盖鸿图怀疑!心念未了只听盖鸿图大叫道:“两位果然是一对奇人异士!好我很久都未曾舒展筋骨了咱们就赛一赛!”说着身形忽然加在山石之上连点几点风驰电掣一般向山下掠去!夏劲道登时恍然大悟:自己二人在深山恶岭中出现倘若再装出一幅普通人的样子当真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之举了!心下暗暗佩服黄香虑事缜密心细如!当下也施展轻功跟了下来!
    三人从山上飞一般掠下及至山脚一座气势雄伟规模巨大的山庄出现在眼前!盖鸿图在山庄山门停下身形回转身体道:“这里就是敝庄!”
    黄香随后赶到拍手叫道:“呀你飞得比我还快太好了太好了!”
    夏劲道最后达到心中暗暗吃惊盖鸿图的轻功看上去比鹰九扬好要高妙许多当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知此人是何来历面上不动声色对盖鸿图抱拳一礼道:“前辈轻功卓冠绝天下我自叹弗如!”
    盖鸿图淡淡一笑道:“是么我倒不觉得!小兄弟过誉了不过我看小兄弟似乎未尽全力吧!”说着忽然目光炯炯紧紧盯着夏劲道!
    夏劲道心中一惊暗道:此人也是个深奥难测心机险恶之辈自己藏拙竟被他识破正要考虑怎样回答!却见盖鸿图一笑又道:“我看两位想必是食不果腹饥迫无力所致!待二位酒足饭饱养好精神我们找机会再比试一番!”
    黄香叫道:“哈太好了有吃的啦!”
    夏劲道借机答言道:“好就依前辈之言!”
    盖鸿图疑念冰释云消道:“小兄弟豪气过人佩服!佩服!”
    夏劲道怕再引他疑心当下嘿嘿一笑不再答话打量起山庄来!只见山门上悬朱漆金匾浑厚凝重竟似铁铸上书“鸿图山庄”四个大字字形奇古险峻突兀松盘柏立铁勾银划。山门楹柱上书有一联左边是“千秋伟业凛然天地动”右边是“万世伟略堪怜鬼神惊”字形栩栩如飞不可言咏一看即知出自名家圣手!
    盖鸿图见两人望着山门对联出神大为得意道:“这是西汉司马迁字体明刘基所镌稀世奇珍万金不易!二位里边请!”说着领先进入庄内二人随后跟进!抢入眼际的又是一道围墙高有丈余通体黄色内墙和外墙间有黑水相隔中有汉白玉石桥腥通三人由石桥到达内墙山门山门左右又书有一联上联“红尘惊艳无边春色可**”下联“花都司帝几任狂浪谓牡丹”!字形恍若行云流水空谷幽兰不沾人间之气!
    盖鸿图又道:“这是西晋王羲之字体晚唐唐寅所镌举世无双价值连城!”
    夏劲道大加惊叹黄香则拍着手叫好!
    三人进入山庄则见屋宇连幢栉次鳞比不可胜数!中间是一个偌大的大练武场方砖漫地四角上各放有兵器架子上插十八般兵器!
    沿练武场往里走又过一道月亮门进入一个四合院三面厢房北面是会客大厅有曲廊通往别个院落!两人见鸿图山庄布局如此复杂森郁心中不由暗暗吃惊!
    这时一阵酒乐笙歌之音由大厅传来间杂有人喝彩之声十分热闹!
    夏劲道和黄香跟在盖鸿图进入大厅一见大厅里的情形登时面红耳赤心中怦怦大跳!
    但见大厅正中红毯之上一队女子正在轻歌曼舞外罩透明罗衫里面身无寸缕辗转婀娜之际乳波阵阵玉蚌开合春色无边十分撩人!
    大厅两侧各有一列案几上面美酒佳肴水果果冻琳琅满目案几后面一字排开坐满了人有的正在举杯狂饮有的看得如痴如呆还有的人正在接耳交谈!
    这些人往后靠大厅四壁环坐着一班乐手手持琴管缶筝正在低头专心的演奏!
    大厅正北面是一张虎皮卧椅前放一条汉白玉案几虎皮椅上无人!
    整个大厅富丽堂皇雍容华贵堪比帝王之家!
    黄香从大厅外飞身抢进大厅大叫道:“哈哈有吃的了!”夏劲道大吃一惊一把没拉住慌忙跟着黄香进入厅内!
    黄香扑到一张案几之前伸手抓起两个苹果案几后面之人大喝道:“什么人滚出去!”大掌一探就来抓黄香!黄香嘻嘻一笑把手中的苹果往那人口中一塞堵了个严严实实身子一旋又到了另一张案几!
    夏劲道随后赶到正要和那人赔礼道歉不料那人不知怎的就被黄香塞在口中一个苹果大失颜面正自惊怒不定一见来了个替身劈手打了夏劲道一个耳光同时狠狠的把苹果往地上一吐啐了一口那个苹果在地上轱辘辘一直滚到厅中央一个跳舞的女子脚下那个女子娇叱了一声**一抬那个苹果被她挑到空中箭一般射到了那人的左脸上啪的一下那人的脸颊登时高高肿了起来!
    夏劲道骇了一跳一个跳舞的女子竟然会“借物传功”的上乘内功!他本来挨了那人一个耳光正要怒一见那人的惨样惨不忍睹怒气顿消心想反正是黄香得罪人家在先夫代妻过天经地义也不算辱没了大丈夫尊严!当下对那人抱拳施了一礼四下望望但见笙歌依旧人们似乎对这厢生的事情恍若未睹毫不理会心下暗暗奇怪:真是些怪人!心念未了忽听的黄香大叫了一声十分慌急!
    夏劲道大吃一惊寻声望去只见黄香被一个人双手举在空中正在挣扎!那人的手掌奇大足有常人的十几倍之多恍若两把大蒲扇骨节暴露筋脉虬结恐怖异常!黄香被他擎在掌中小鸟一般牢不可脱!夏劲道正要飞身去救黄香只听一个声音响起道:“龚先生不可对客人无礼!”正是盖鸿图。夏劲道心下一惊暗道:怪不得恁久盖鸿图都没有动静原来他是想趁机查看自己二人的武功!
    那姓龚的人大喝了一声:“去吧!”大厅中恍若打了个炸雷接着双手一抛黄香惨叫了一声被丢向半空!
    夏劲道情急关切身形掠起在空中接住黄香又轻轻落到那姓龚的人面前把黄香往地上一放道:“多谢龚先生手下留情!”
    黄香芳魂未定狠狠瞪住那姓龚的人一言不!
    这时鼓乐已停舞女和乐手从大厅中退了出去盖鸿图步入大厅众人齐立拱手道:“恭迎山主回庄!”
    盖鸿图把手一摆笑道:“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应当宾主不分不必如此客气!”
    众人齐声道:“谢山主!”复又坐下!
    盖鸿图大步走向那张虎皮椅满面春风威风八面!
    夏劲道心中暗道:好大的架子此人端的不可小视金巨身为武林盟主我都从未见过这等阵势!
    盖鸿图正要靠近虎皮椅不料黄香大叫了一声:“真好玩我来试试!”身形一掠抢先到了那张虎皮椅上对盖鸿图挤眉弄眼嘻嘻笑道:“哈这回你可没我飞的快还不认输!”
    盖鸿图一时哭笑不得不由大为尴尬!
    夏劲道大惊道:“还不给我下来那是前辈的位子!”
    那些案几之后的人也纷然大乱有人喝道:“山主他们究竟是什么人竟敢如此胡闹!”
    盖鸿图把手一摆道:“大家不必担心这两人是我方才在山上结识的新朋友行为虽然有些怪异武功却是好的出奇大家刚才也已见识过了从今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
    有人“哼”了一声道:“这两人穿的破衣烂衫形同乞儿怎配登山主大雅之堂!”却是被黄香用苹果塞住嘴巴的那人他心中不服是已有此一句!
    夏劲道心中暗自好笑:大雅之堂亏你也说的出口!那些舞女袒胸露乳你们个个馋涎欲滴分明是些下流无耻之徒!
    盖鸿图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曲岛主你太过见外了吧!”
    曲岛主为之一塞呆了呆道:“多谢山主开导!”复又坐下!
    另外之人齐声道:“山主如此礼贤下士我等皆为诚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