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二十八章 血溅梅花山

    这一日夏劲道和古怀星等人终于到了梅花山!
    梅花山自古就被誉为神州通灵之地所产植物大都古泊竣异神妙通灵!更以梅花奇景冠绝天下每当隆冬严岁梅花遍开漫山遍野香飘千里若人间仙境天上瑶池令人神志俱夺然忘我!可惜此时季节尚早梅树还大都正在结苞待放但饶是如此也是令人叹为观止心旷神怡!
    夏劲道和谷怀星等人沿山道蜿蜒而上行不多时山势陡然峻峭马匹已不能攀登众人只好条下马来牵马缓缓而行再行片刻但见山路之上行人多如蚁卵说话声、刀剑撞击山石之声不绝于耳!
    谷怀星紧皱眉头道:“奇怪这一次武林大会参加之人比往年异乎寻常的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说着望了望身后但见后面也有数不清的人赶了上来!
    夏劲道笑道:“谁不想趁此机会在武林中扬名立万!争名逐利向来为人的天性!”
    谷怀星笑道:“那你呢?”
    夏劲道摇了摇头道:“我有自知之明我可没有这样的本领!”
    谷怀星大笑道:“贤弟不要再隐瞒下去了你看看——!”说着用手一指他身后的弟子!
    夏劲道这才现谷怀星的众弟子个个气喘如牛天气虽寒也是个个大汗满头他尚未意识过来道:“怎么了?”
    谷怀星又是一阵大笑道:“我看贤弟的内力修为绝不在我之下你牵的这匹马少说也有八百来斤再加上你的那口大箱一百多斤总共约有千斤之重可贤弟步履如常神态自若这不是不打自招了么?”
    夏劲道暗道:谷怀星果然老江湖阅历丰富自己竭力装出一副老练成熟的样子可毕竟经验不足竟被他看出破绽忙道:“谷大哥——”
    谷怀星摆了摆手道:“贤弟不要说了我看你一定有你的苦衷我早已说过相交贵乎知心又何必知道对方的来历究竟!”
    夏劲道松了口气笑道:“谷大哥你性情如此豁达恐怕不小心误交匪类了!”
    谷怀星笑了笑方要继续望下说忽听身后响起一连串的惊叫声山谷回响十分惊人!
    众人大吃了一惊回头望去但见自山脚之下一道火红的身影旋风一般卷上山来那人所过之处众人的兵器悉数被他掳去惊呼之声正是自那些丢了兵器的人口中!
    这个火红的怪人度惊人转眼便扑到夏劲道等人跟前谷怀星大喝一声跨前一步护在众弟子和夏劲道面前两掌舞起漫天掌花!
    火红的怪人微“咦”了一声身形一饶避开夏劲道等人他怀中抱了一二百件兵器仍旧身形如飞众人还未曾看清他的面孔怪人已掠过他们向上扑去他所过之处又是惊呼连连!
    众人无不惊叹夏劲道道:“谷大哥此人是谁?”
    谷怀星皱了皱眉头道:“不认识!”
    夏劲道道:“不知他掳去别人的兵器是何用意?”
    谷怀星道:“对于他来说可能是炫耀武功而已但那些失了兵器的人可就惨了万一有不测生何以防身自卫!”
    夏劲道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忙道:“那怎么办?”
    谷怀星叹道:“到时候只有听天命而尽人事了!”(手机小说站bsp;夏劲道听谷怀星口气十分悲观忙道:“谷大哥不必多虑了!也许事情并不是这样!”
    谷怀星道:“但愿如此!”
    众人一时无言牵马缓缓而行又走了半天光景山路愈加险峻众人只好弃马徒步前进但见山路两旁怪石横生林木参差令人觉得十分恐怖和悲凉!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夏劲道和谷怀星等人终于上了这座山峰的峰顶但见山顶豁然开阔势若平台许多武林人物正在此打坐休息!
    夏劲道十分诧异道:“莫非就在此开武林大会么?”
    谷怀星摇了摇头用手一指前面的那座山峰道:“那座山峰叫梅花峰武林大会就在梅花峰召开!”
    夏劲道道:“梅花峰是不是梅山绝顶?”
    谷怀星道:“梅花峰只是梅花山前山二十四峰之一梅山绝顶在梅花山的后山常年云雾缭绕十分险恶飞鸟难越猿猴难攀贤弟不知何以会问起梅山绝顶?”
    夏劲道强忍心中激动道:“听说十六年前梅山绝顶生一起轰动江湖的惨案不知可有此事?”
    谷怀星大为奇怪道:“贤弟怎么对这些陈年旧事感兴趣?”
    夏劲道怕引起他疑心笑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我只是好奇而已!”
    谷怀星未再深究点了点头道:“贤弟在别人面前最好不要提及此事此事有关天下七大门派和武林盟主的声誉一向问人们所忌讳!贤弟阅历尚浅不识个中利害!”说着叹了一口气!
    夏劲道心中吃了一惊:怎么母亲的事还涉及到七大门派口中道:“多谢谷大哥提醒小弟一定铭记在心!”这时有许多人认出了谷怀星纷纷和他打招呼!谷怀星一一还礼休息了片刻众人翻下这座山峰向梅花峰进到了这两座山峰的山峦之处但见两旁峡谷幽密深邃深不见底时不时有不知名的怪音自谷底出令人毛骨悚然换了常人恐怕早已吓得手足麻浑身瘫软好在这些人都是身怀武功的江湖豪客虽然心中有点毛却也不惧!
    刚到梅花峰的峰脚但见一块高有人立的大石之上写着十三个大字:武林大会何来公义血债血偿杀!字迹血红令人触目惊心!
    夏劲道已是第二次见到这十三个字大石之上所写字迹和孟尝山庄所见到的一模一样显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心中不由又惊又怒!
    众人无不惊恐万分目光纷纷向谷怀星望来!谷怀星铁青着面孔走到大石近前但见大石上十三个字迹身有二寸笔画勾勒浑然自如无一丝锤凿钎攒之痕饶他定力如此之深也不由惊叫出声:“这是金刚无极指!”
    众人一时好奇之心大胜惊恐之情纷纷问道:“谷大侠金刚无极指倒底是一门什么功夫?”
    谷怀星道:“这一套指法佚亡已有二百年之久为武林不传之秘相传是三百年前的大魔头金啸海所创金啸海当年凭了这套指法在武林中兴风作浪无恶不作人神共愤金啸海死后这套指法便已失传想不到今日竟又重现江湖!”
    夏劲道问道:“谷大哥这套指法当真天下无敌吗?”
    谷怀星点了点头道:“这套指法已将武功当中阳刚之势挥到极致指天划地无坚不摧!当年曾和大理王府的‘一阳指’少林寺的‘佛心剑指’并驾齐名只是邪道武学倒底是邪道武学专拣偏狭不踏正轨众不能长久这大概也是金刚无极指佚亡的一个原因!”
    众人听了谷怀星这番话当即有人便要提出退回去不参加大会了!但也有人反对说这十三个字写的明明白白“血债血偿”我们与此人无冤无仇有何惧哉!众人一时争执不下吵的不可开交!
    夏劲道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心中暗道:难道武功高强真的如此厉害众人竟闻风丧胆临阵脱逃了!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查出此人的真面目为孟尝山庄的人报仇!他眼前浮现出孟尝山庄的熊熊大火和那尸横遍地血流成河的惨况一时悲愤满怀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
    谷怀星道:“大家不要吵了维护武林正义人人有责大家如果临阵退却岂不被天下人耻笑!”
    谷怀星是天下知名的大侠客众人立时静了下来一齐看着谷怀星谷怀星又道:“大家先不要惊慌自乱阵脚事已如此只好见机而行了!我们走吧!”说着领先向梅花峰登上!
    众人一时无言各怀心事跟在谷怀星后面向梅花峰进一路无事待到这一天傍晚时分众人上了梅花峰顶但见梅花峰顶万头攒动人群摩肩擦踵水泄不通!
    夏劲道不由连连咋舌他从未见过这么多人哪能不惊叹不已!谷怀星对他的弟子和那些一同前来的人吩咐了一声叫他们留在原处然后拉住夏劲道挤进人群!
    夏劲道本不欲抛头露面但却拗不过谷怀星只好紧随其后两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挤到人群的前面但见人群前面是一个方圆十几丈的平台平台北面石鼓之上坐着数十位上了年纪的老者!夏劲道一眼认出六大门派的出尘道长等人心中不由砰然大动:出尘道长等人来了金巨不知来了没有?
    他心中正自猜疑不定只见一道人影不知从何处掠来挥手噼啪打了他两个耳光夏劲道猝不及防这一下被打个正着这两记耳光打得玲珑之极清脆有致在场的人全都看到了无不一愣!
    夏劲道定睛一看面前之人衣衫褴褛面目奇丑一双眼睛美如天上明星可不正是他朝思慕想魂牵梦萦的黄香!他心情又是欢喜又是惶惑好象身在梦境一般张口道:“是——”
    他“你”字还未出口黄香有挥手打了他两记耳光旋即放声大哭!
    这一下众人无不感到莫名其妙如置五里雾中一般:这个小叫花真是古怪他打了那个大胡子的耳光怎的自己反而哭了起来!那个大胡子也是奇怪竟然毫不抵抗难道心甘情愿挨小叫花耳光!
    夏劲道黯然神伤心碎不已情知自己负黄香太多她的父亲更因为救自己而死她一腔痛苦无处泄只有拿自己出气了!当下也顾不得千万双眼睛盯着自己一任黄香扑在怀中痛哭失声一动也不敢动!谷怀星诧异以极却又不便多问这时出尘道长等人立起身形向他打招呼谷怀星向夏劲道点了点头大步走到处尘道长等人处回过礼毕复又和出尘道长等人坐下!
    黄香哭了一会儿止住抽泣抬起脸对夏劲道道:“你好吗?”
    夏劲道见她不再啼哭一阵大喜连忙道:“我很好你呢?”话一出口后悔不迭自己岂不是明知故问?可是心中百结千集千头万绪当真又不知如何说起!
    黄香眼睛充满幽恨之色凄声道:“是谁杀了我父亲?”
    夏劲道摇了摇头道:“你放心!就是找遍天涯海角我也要替黄老前辈报仇!”
    黄香看着夏劲道的眼眼泪不禁又夺眶而出!嘴巴张了一张却又说不出话来!
    夏劲道心中一阵大痛连忙小心替她拭去脸上的泪珠安慰道:“你千万要保重身体哭坏了身子黄老前辈在九泉之下依然不会安心的!”
    黄香见夏劲道如此关爱体贴悲痛之中涌起一种温暖之情心头大感安慰点了点头道:“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夏劲道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这里不是讲话之所我以后再慢慢告诉你!”当下拉了黄香的手两人立在人群当中凝目细观!
    但见北面石鼓上出尘道长等人个个正襟危坐目光严峻显然还是在等什么重要人物!
    夏劲道道:“奇怪看样子武林大会还未开始!”
    黄香道:“那当然武林盟主金巨还没有来算什么武林大会!”
    夏劲道心中暗道:金巨果然还没有来到他迟迟不肯现身不知什么原因?心中一时忐忑不安不知该不该将石室之事在武林大会上公开不过仅凭自己的一面之词众人未必肯信到时弄不好引火烧身可就惨了!
    黄香道:“你在想什么?”
    夏劲道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这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有人点燃了早已备好的篝火一时火光熊熊烈焰冲天严寒为之驱散众人倒也不觉得寒冷纷纷坐了下来掏出带来的干粮吃了起来!
    夏劲道四下打量了一番但见梅花峰顶十分开阔平坦如砥容纳这万数江湖好汉还显得绰绰有余当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乾坤妙手!若不是身临其境又怎知这峰顶竟然别有天地!他正在慨叹这造物之神奇忽然觉得腹内饥火上涌咕咕直响这才意识到自己没带干粮他一路上和谷怀星结伴而行吃的都是谷怀星等人带的食物现在天色已晚又怎能在这上万人中找到谷怀星等人!
    他正在胡思乱想忽觉黄香的纤纤素手在他手心捏了一下忙道:“干什么?”
    黄香低声道:“别大声说话跟我来!”
    夏劲道自然对她言听计从黄香拉着夏劲道在人群中七拐八拐好在峰顶之人现在干什么的都有有的三五成群坐在一起议论当今的武林大事有的在一起讨论武功的修炼之道还有的人在观赏这毕生难得一见的山峰夜景更有甚者竟然籍着火光互相切磋起武功来了山顶上一时成了大千世界五花八门热闹非凡!
    黄香拉着夏劲道走到梅花峰的西侧悬崖籍着火光向下望去但见离悬崖顶三尺之处长着几株大树参差嵯峨险峻突兀大树之中隐约可见横生着一块大石再往下就是万丈深渊在这夜晚当中更加显得幽邃阴森神秘恐怖!
    黄香瞅了瞅四下没人注意拉着夏劲道从崖顶跳下落到那块大石之上夏劲道心头砰砰直跳一颗心险些要从嗓子眼蹦出来却又不敢问黄香只得随其所欲任其施为了!
    黄香伸手将悬崖上的密草拨开露出一个半人高的石洞两人猫着腰进了石洞约莫走了一米来远一派紫色光辉从洞内冲出映得夏劲道眼花缭乱!
    黄香拉着夏劲道进了山洞松了手道:“好了现在可以大声说话了!”夏劲道早已惊得目瞪口呆哪里还能说的出话来!但见洞内紫气冲腾瑰丽无比仿佛置身仙境一般。山洞十分宽敞足有十几间屋子之大石桌、石椅、石凳、石床均都妙自天成惟妙惟肖!
    黄香沉声道:“这间石府是父亲带着我到梅山采药时现的可是石府依旧父亲却不在了、、、、、、!”忍住悲痛顿了一顿又道:“这间石府都是由万年紫金石英构成无论白天黑夜都会出紫色光辉!”
    夏劲道这才明白他放下手中箱子双手抓住黄香的素手道:“黄香你放心我一定会给黄老前辈报仇!”
    两人对视一眼只觉对方眼里都是万种柔情不由心神荡漾**失魄黄香眼里忽然又掠过一缕幽苦之色将手从夏劲道手中抽出走到一张石桌之下拎出一个大包裹打开来里面都是新鲜上好的肉脯香味四溢令人馋涎欲滴!
    夏劲道大喜道:“黄香你真是我的大贵人!我、、、、、、!”
    黄香道:“少贫嘴快过来吃吧吃饱了还要休息明天还要参加武林大会呢!”
    夏劲道大步走都石桌前两人在石凳上坐下夏劲道早已饿极也不客气抓起肉脯狼吞虎咽一阵大嚼直吃得两面油光唇上飞末样子十分滑稽!
    黄香看着夏劲道不由自主的笑了自从她得知父亲被刺的噩耗每日都在痛苦中不能自抑面前这个傻小子一身朴实胸无城府个郎憨厚如此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欣慰!
    两人吃罢黄香将肉脯小心收好在这深山恶岭既无食物又无水如果没了干粮可要饿肚子了!黄香从袖中掏出一块丝帕递给夏劲道又指了指夏劲道的脸!
    夏劲道会意接过丝帕只见丝帕洁白如雪不由笑道:“你倒是干净的很!”伸手在脸上一抹只觉一股幽香直沁肺腑令人心醉!
    黄香道:“人家本来就不是要饭的乞儿你故意取笑我是不是讨打!”说着扬手作势欲打她女儿身早已被夏劲道知晓两人又是心心相印少女妩媚婉约的天性自然而然的流露无遗了!
    夏劲道连忙讨饶黄香这才扑哧一笑将手轻轻放下!夏劲道虽然看不见她的真面孔但她这一笑本就美如明星的一双眼睛更是美得无法形容夏劲道直觉心神一漾不由自主地竟然看呆了!
    黄香见夏劲道瞅着自己的脸直愣不由大为奇怪问道:“怎么了?”一连三声夏劲道才回过神来一时慌得手足无措欲要回答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不由尴尬异常!
    黄香冰雪聪明一见夏劲道这幅呆样早已会意不由霞飞玉颊好在夏劲道也看不出来!两人一时无言只听得双方的心脏怦怦直跳!扭捏了好大一阵儿还是夏劲道先开口道:“黄香你早已知道我会来么?”
    黄香点了点头道:“武林大会金巨要来主持你怎会不来所以我提前七天就赶来了!”顿了一顿道:“我真不明白你和金巨倒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会如此恨他?”
    夏劲道一时心乱如麻他最怕黄香问及此事呆了一呆道:“总之一言难尽我也和你解释不清楚以后你就会明白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先前找他是为了武林正义这一次却是为了我的身世!”
    黄香见夏劲道虽然没有说明具体何事要找金巨但他肯把这件事有关他的身世这样的秘密告诉给自己听显是拿自己当作贴心人看待了当下也不再追问又道:“金巨的武功天下第一你打不过他的!”
    夏劲道恨恨道:“我已经被他欺骗了八年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也要找他问个究竟就是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黄香又是气恼又是心疼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要找金巨报仇先得要把自己的武功练好才行!”说着站起身形走到中间石床边猫下腰从底下取出一个油布包裹又走回石桌旁打开包裹里面赫然是“武当九宫八卦剑谱”“青城灵云剑谱”“华山轩辕刺穴剑谱”“峨嵋金顶桩拳谱”“泰山五岳拳谱”“崆峒夺命刀谱”六本秘芨!
    夏劲道恍然大悟失声叫道:“黄香原来是你偷了六大门派的秘芨!我早应该想到是你——!”
    黄香笑道:“有你给我的银蟒宝甲再加上我的易容术天底下我哪不能去要不是少林寺有十八罗汉和四大金刚我还要到藏经阁去偷一本七十二绝技呢!”
    夏劲道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无可奈何的道:“你要帮我也不是这么个帮法你知不知道江湖上早已给你搞得天翻地覆我被六大门派误会被静尘道长逮住了两回!”
    黄香道:“你的轻功妙绝天下怎会被他们抓到再说金巨真的是罪恶滔天的话你拿了他们的武功打败了金巨也无疚于武林大义又有何不可!”
    夏劲道见黄香说的轻松已极苦笑道:“好就算你说的对到时候六大门派不会怪罪我们但这六本秘芨每一本无不是博大精深奥妙难测就算穷尽毕生精力恐怕也难于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我又蠢又笨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怎会记住这么多的武功更不要说打败金巨了!”
    黄香冷笑了一声道:“你既然明知道打不过金巨为何还要一意孤行!”
    夏劲道闻言一怔道:“黄香你这是是什么意思?”
    黄香见他着恼连忙道:“你误会我了我是说你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怎么办?”及至后来声音低若蚊蚋几不可闻!
    夏劲道心中一阵大喜古时男女为孔朱之仪所束缚讲究男女授受不亲更不要说什么恋爱了婚姻大事更要父母做主媒妁之言但互相钟情的一对青年男女往往仅凭一言半语便能倾定终身夏劲道见黄香对自己表露了心迹一时忘情抓住黄香的手大声道:“黄香我定不负你我若变心——!”他方要誓黄香连忙用手捂住了他的嘴笑道:“我若不知道你的为人又怎会、、、、、、!”
    夏劲道道:“什么怎会怎会什么?”
    黄香忽然低下了头道:“怎会怎会将终身托付于你!”吞吞吐吐了半天终于说出!
    两人一时心中充满了无限喜悦夏劲道看着黄香的一双星目呆呆地说不出话来!
    良久黄香道:“傻瓜你不嫌弃我长得丑么?”
    夏劲道心中一怔:难道这就是黄香的真面目不会她的一双眼睛长得那么美上天又怎会赐她这样一幅极丑的面孔真的是这样那可就太不公平了口中道:“一个人最要紧的是心地善良你对我这样好我怎会嫌弃你!”
    黄香扑哧一笑道:“这句话恐怕说得有点违心不过却胜似所有的甜言蜜语!”说着顿了一顿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道:“我成年以后除了父亲还没有人看见过我的真面目说让我找到、、、、、、找到可以托付终身的人才可以以女儿身行走江湖我现在答应你让你一见真面容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不许大惊小怪你——你转过身去不许偷看!”说到这里不由自主的浑身忸怩起来少女的娇憨羞怯之态笔墨难描!
    夏劲道依言转过身去只见身后换衣之声簌簌直响心头怦怦大动身体如坐针砧万难忍耐!
    忽听黄香说了一声:“可以回头了!”夏劲道长出了一口气转过身去不由惊得目瞪口呆魂魄皆飞!
    但见一室紫光之中立着一位白衣仙子风华绝代神采奥澈那美丽圣洁的光辉足以令天地为之颔日月含羞!
    夏劲道的心脏通通大跳险些要从喉咙扑出他生命中所见过的女子白展凤青城四女无一不是天下绝色美绝人寰白展凤现在贵为大理王妃但对自己的一往情深毕生难忘青城四女之最的王彩雯更是亲近芳泽**蚀骨但眼前的黄香却美得无法形容高贵出尘使人不敢生任何绮思邪念以免亵渎了她!俗话说“最消难受美人恩”夏劲道当真领会了个中滋味他现在虽然不是“暖玉温香抱满怀”至少是“暖玉温香在眼前”了只觉呼吸急迫浑身血液即将凝滞要不是早黄香为人恐怕早已将她当作天上仙女顶礼膜拜了!一时恍然明白为何黄花叠不肯叫黄香以女儿身行走江湖了要不然岂不天下大乱!
    黄香玉面飞霞娇艳欲滴低低的道:“你早已答应过我不许大惊小怪为何还要痴痴的盯着人家傻看!”
    夏劲道回过神来一时欢喜得神魂颠倒大声道:“也不知我哪辈子修来的福气真是上天有眼叫我夏劲道讨得一个仙女做老婆老天爷谢谢你!”说着趴到地上“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磕得额头都肿了起来复又站起身形看着黄香嘻嘻傻笑!
    黄香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嗔道:“你又犯什么傻!”伸手替夏劲道抚了抚额头夏劲道大感幸福!
    待了一会儿黄香道:“我们方才不是说到如何打败金巨么我们接着讨论!”
    夏劲道对她言听计从点了点头。
    黄香道:“拳经有云:逢强智取!又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之说。大抵天下武功可分正、邪两种。正派武功讲究堂堂之阵、正正之旗所谓堂堂之阵就要练武者心胸正大心胸正大才可以遵循天道有常、刚柔有致阴阳有节乾尊地卑之道遵循这些道理习武者自然可以循序渐进天人合一入于化境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简单说来正派武功就是要求习武者身心两方面的修炼不但武功要强而且要道德高尚正正之旗就是要习武者每一招每一式俱要光明正大绝不可行险以求侥幸这也就是拳经上所云‘邪不胜正以正和以奇胜’的道理。邪派武功就是违背了上述规则或全都俱废另觅它途或偏执其一一味斗狠久而久之习武者身心乖戾毒辣凶残为正派人士所不齿但正、邪两派武功孰优孰劣孰强孰败我与武学见识尚浅却又不能道其究竟了!”
    夏劲道听得神志俱夺连连点头他身负家传内功游盛天的霸王拳和奔雷掌心法滇南五鬼的氤氲心法后又有司马义的百毒真气和长商散人的七彩罗刹毒功内功之驳杂已堪称天下之奇内力之厚也可以名列当今无林一等一的高手之内但对于武学之道却一直是在蒙昧懵懂中探索虽然偶尔也听游盛天讲解过一些拳经道义却没有黄香解释得如此清晰、透彻听了黄香一番话当真得益匪浅茅塞顿开心道:不错正邪两种武功皆有可取之处天下各门各派武学又无不源于此道如何将这些武功的相同之处融会贯通集于一身呢?不过这等另辟炉灶自成一家的本领却又非武学大师之辈而不及了!不过夏劲道既然如此想于武学的造诣和修养却又是大大进了一步!
    黄香又道:“所以说你要想打败金巨也不是没有不可能我并不是要你全部学会这六本秘芨所载的武功只要你学会其中的一招两式练得纯熟自如到时候使将出来金巨一定不会料到有人同时会用六大门派的武功招式反而疑心是六大门派暗中调教了这样一个弟子来对付他他一定会大吃一惊心慌意乱你到时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自然是大有机会了纵使不成功以你妙绝天下的轻功也可以全身而退如此一来你也会名动江湖名扬天下这一招叫做‘一箭三雕’之计妙不妙?”
    夏劲道听得暗自苦笑不迭:自己要挑起金巨和天下武林的干戈只需要亮出武林盟主令就行了又何必如此大费周折但武林盟主令身系天下武林安危何况离离岛的人也在找武林盟主令稍有不测江湖便要血雨腥风杀劫恶起自己万万不能这样做当下道:“妙是妙但这样做却有失光明正大的风范了!”
    黄香气得道:“你这人真是又笨又呆枉费人家一片好心妙就好什么有失光明正大的风范了难道非要人家把刀架在你脖子上了你才抵抗吗闲话少说快练!”
    夏劲道无可奈何只得打开秘芨专心致志熟记上面的武功!黄香则躺到石床之上酣然入睡。
    夏劲道看了看黄香睡眼朦胧玲珑有致的撩人娇姿一时心旌摇荡不能自抑费了好大的劲才努力收摄心神目光重又回到秘芨之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