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二十七章 有口莫辩

    这时候忽听得楼外人喊马嘶声势惊人之极!
    众人回头向楼外望去夏劲道不由大吃了一惊!只见楼外有五六百匹马队装束打扮一看就是武当、青城、华山、峨嵋、泰山、崆峒六大门派的门人!他早已料到六大门派会重新派人再入江湖却没有料到竟然来的如此之快!且人数之多更是出乎意料!他正在沉吟之间只见吴庭芳大步迎出楼外扬声道:“原来是六大门派齐至金风楼诸位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这六大门派带队的人是武当出尘道长乃是静尘道长的师弟;青城思静师太是青城师太的师姐;华山祖业开毕棱冰的师弟;峨嵋妙凡师太是峨嵋师太的师妹;泰山魏神通是马占秋的师弟;崆峒米基实是米奇风的亲哥哥!这六个人在马上对望了一眼出尘道长打了个稽道:“无量天尊!吴大侠不必如此多礼!”
    魏神通脾气暴烈喝道:“出尘道长何必多说废话吴庭芳我来问你你师父进6巨什么时候出关?他练的什么鸟工夫要这么长的时间?!”
    夏劲道心中一动:原来金巨是在闭关练功怪不得不见金家堡的人在江湖上抓我!当下凝神细听!
    只听吴庭芳怒道:“魏神通你竟敢对盟主无礼!”
    魏神通冷笑道:“江湖上天翻地覆血雨腥风他却做了个缩头乌龟这样的人不配做武林盟主!”
    魏神通说了这一句话所有的人无不惊骇!
    吴庭芳道:“魏神通你找死不成!”心中又惊又惧他面上虽然强硬但苦于人单势孤不敢作只有忍气吞声了!
    魏神通大怒道:“吴庭芳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动辄便要人死!我看你是不得好死!惹恼了我老魏今天就拆了你的金风楼!”
    眼见两人就要弄僵出尘道长连忙道:“两位施主切莫火!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一切都好商量!”
    吴庭芳趁机借坡下驴道:“出尘道长所言不差大家本是同道中人何必反目成仇呢!”
    魏神通冷笑了数声却不答话!
    吴庭芳又道:“出尘道长不知你们六大门派的秘芨找回来了没有?”
    出尘道长摇了摇头道:“没有!”
    吴庭芳道:“真是奇怪谁会有这样的胆子和六大门派作对呢?”
    出尘道长道:“我们今天来就是和这件事有关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不便当面明讲这里有书信一封请飞鸽传书给金盟主!”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递给吴庭芳!
    吴庭芳见出尘道长一脸郑重之色情知这封信关系重大接在手中连连点了点头道:“出称道长请放心我一定安全送到我师父手中!”
    出尘道长点了点头道:“好吧我们就此告辞!”
    吴庭芳道:“且慢行来人!”
    一会就见一位伙计双手托着一个朱漆木盘上面放满了白花花的银两大步走到楼外!
    吴庭芳道:“这里是纹银三百两数目不多还请出尘道长收下!”
    出尘道长方要说话就听魏神通大喝道:“想收买人心吗做梦!”右手马鞭一挥卷起三个鞭圈乌蛇一般缠住那个伙计的手腕!那个伙计吓的面如土色双手一松木盘摔在地上银子滚的到处都是!
    魏神通马鞭收回仰天一阵大笑!
    吴庭芳脸色铁青冷冷地道:“魏神通我看你分明是与盟主为敌!”
    魏神通大喝道:“是又怎么样!”
    吴庭芳刚要说话忽见一道人影从金风酒楼的楼顶旋风般扑下直落到众人面前!这人身材高大用一块白色方巾蒙住了脸目光凛冽如刀缓缓扫过六大门派众人这人气势逼人之极!场上登时鸦雀无声!
    夏劲道一见此人出现心中不由一动想起来洛阳路上的怪事隐隐约约觉得和此人有关!心情一时激动不已怦怦大跳!
    良久蒙面人道:“魏神通你太过分了!人家本是好意你不要倒还罢了为何要将银子打翻!”
    魏神通道:“你是什么人要你多管闲事滚开!”
    蒙面人道:“天下人管天下事!魏神通你赶快向这位朋友道歉!”
    吴庭芳想不到碰上了救星忙道:“多谢阁下仗义执言!你有所不知我们本是同道中人他们也许和我有些误会道歉就不必了!”
    蒙面人道:“我这人做事一向有始有终既然已经管了就要管到底——!”
    蒙面人话未说完魏神通大喝道:“要想管闲事么掂量掂量自己的身手再说!”招随声马鞭一抖“缠头绕颈”击向蒙面人!
    蒙面人身形不动待到魏神通马鞭击到面前突然右手食中二指迎空一夹魏神通吃了一惊待要撤招换式只觉手中马鞭一紧鞭梢已然给蒙面人夹个正着!
    魏神通的马鞭来势奇快蒙面人却仅凭两只手指就将马鞭夹住这份眼力和功力令所有的人大吃一惊!
    魏神通面色通红道:“你究竟是谁?”
    蒙面人冷哼了一声右手一抖魏神通只觉一股大力沿着马鞭如同千斤巨石一般撞过来一个把持不住右手撒鞭大叫了一声身形被震得从马背上倒飞而出!他身后的泰山弟子一阵惊慌大乱七手八脚的赶忙从空中接住魏神通一迭连声的问道:“师叔你怎么样?”
    魏神通也不含糊借势用力身形一跃而起旋即有扑回到自己的马上!蒙面人一招震飞魏神通众人无不吃惊异常!
    鹰九扬暗中碰了碰夏劲道的大腿夏劲道还未回过神来他身躯已大鸟般向蒙面人掠去同时大喝道:“心月无相派的妖人休得撒野!”
    出尘道长等人认出鹰九扬无不又惊又喜!出尘道长道:“鹰老怪你怎么也在这里!”他话音未落鹰九扬已掠到蒙面人背后怪爪探出直向蒙面人脸上的面巾抓去!(手机小说站bsp;蒙面人大喝了一声头也不回反手击出一掌劲力破空有声十分骇人!鹰九扬迫得手掌缩回回身自卫!这时蒙面人身躯闪电般一转另一掌闪电般击向鹰九扬的胸膛!这蒙面人不但动作快得令人不可思议而且招式毒辣无比!鹰九扬不料蒙面人招式如此之快他身形还未落地无处躲避只得双掌击出硬接硬架但听得“啪”的两声骨骼断裂之响鹰九扬的两只手臂已被蒙面人震断!蒙面人大喝了一声右腿电弹而起踢向鹰九扬——眼见鹰九扬便要伤在蒙面人脚下只听得一声大喝夏劲道身形飞起扑向蒙面人和鹰九扬!他人在空中张口一喷但见一片白晃晃的酒气从他口中喷出铺头盖脸地袭向蒙面人!
    蒙面人只觉一股酒味呛人已极不由大骇身形向旁一闪这时夏劲道已经抓住鹰九扬的身体一个倒翻将鹰九扬带回原处坐下!
    这几下快若电光石火兔起鹘落众人只见人影扑腾眼花缭乱无不心头狂跳紧张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夏劲道缓缓站起身形对蒙面人道:“你说别人做的过分我看你也做的太过分了!你出手狠毒分明想致人于死地天底下可没有象你这样管闲事的!”
    吴庭芳和众人这才看清救了鹰九扬的竟是这个大胡子!心中不由又惊又骇原来此人竟身怀绝世武功自己当真是看走了眼了!
    蒙面人道:“你是什么人?”
    夏劲道恐怕被蒙面人识破粗着嗓子道:“跟你一样管闲事的人!”
    这时出尘道长飞身下马抢步走到鹰九扬面前替他接骨疗伤!
    夏劲道往前迈了几步走到蒙面人三尺之远站定!
    蒙面人道:“你要干什么?”
    夏劲道道:“我只是有点奇怪青天白日竟然有人装神弄鬼所以想看个清楚!”
    蒙面人道:“一个人如果太过好奇并不是什么好事!”
    夏劲道道:“是么倒也未必!”身形展动幻如一缕轻烟双手探出直向蒙面人脸上方巾抓去!
    蒙面人大惊道:“氤氲身法!”身体拔空而起几个腾挪便已消失!
    夏劲道一抓只抓下蒙面人的面巾瞬息间只觉蒙面人的面孔颇为熟悉可惜没有看清楚呆了一呆转回身来走到鹰九扬和出尘道长身旁。
    这时出尘道长已将鹰九扬的断臂接好又给他敷上武当派的独门秘药“断续膏”道:“鹰老怪休息几天便没事了!”又对夏劲道打了个稽道:“无量天尊多谢施主出手搭救!”
    夏劲道还礼道:“但请道长法号?”
    出尘道长道:“贫道出尘乃是武当掌门静尘道长的师弟。施主今日有恩于六大门派日后需要但请吩咐!”
    夏劲道忙道:“不敢不敢!”
    这时鹰九扬道:“那个魔头恁的厉害不知什么来历?”
    出尘道长道:“总之来者不善他似乎有意和我们为敌!”
    鹰九扬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也有同感!我独来独往倒也不惧只是你们牛鼻子千万要小心!”
    出尘道长点了点头道:“这个鹰老怪你大可放心我们一定严加防范!”
    这时吴庭芳走了过来向鹰九扬问候鹰九扬哼了一声并不理他吴庭芳不由大为尴尬!
    出尘道长道:“吴大侠也是迫于师命难违鹰老怪你不必耿耿于怀!”
    吴庭芳忙道:“出尘道长说的是师父命我打理金风酒楼我也是无可奈何一旦金风酒楼被毁我无法交待!”他话虽如此但他今天有失侠义之风的作为大家都是有目共睹众人听他如此道来心中都是“哼”了一声暗暗鄙夷他的为人!
    出尘道长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贫道就此告辞!”说完转身出楼飞身上马淋六大门派的人离去!
    夏劲道心中暗道:六大门派如此兴师动众想必事情关系甚为重大出尘道长写给金巨的那封信一定是为了这件事!自己只要暗中跟这六大门派到时自然会和金巨见面自己就不必劳苦奔波去金家堡了!暗暗打定主意坐下来对鹰九扬道:“老哥哥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鹰九扬道:“但讲无妨!”
    夏劲道道:“我和我的一位朋友约好在此见面但我现在有急事不能等她到时请你转告她一声!”说着以目示意一瞟六大门派离去的方向!
    鹰九扬当然知道夏劲道的朋友就是王彩雯也知道夏劲道是要去追六大门派点了点头道:“好吧!反正我老鹰也是无事可做正好借此机会休息几天!”
    这时吴庭芳已吩咐伙计撤下酒席端上饭菜夏劲道一阵狼吞虎咽填饱肚子对鹰九扬道:“告辞了!”说着抓起箱子大步走出金风酒楼!
    走了没几步只听身后响动异常夏劲道禁不住回头观看但见金风楼的一干人等跟在后面小燕子赵威走在最前面。夏劲道奇道:“赵兄你们尾随在下不知有何贵干?”
    赵威的脸色本来就通红现在更是红的紫他一抱拳吞吞吐吐的道:“大胡子我们大家有事相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夏劲道笑道:“大家都是性情中人但讲无妨!”
    赵威道:“我们想追随左右拜在您的门下!”那些人一齐道:“请答应我们!”
    夏劲道道:“赵兄这件事我可不能答应你!”
    赵威有点手足无措忙道:“为什么?”
    夏劲道道:“原因有三第一另投师门一向为武林正义人士所不耻。赵兄等人都是有门有派的人我可不敢因此和众位的师门结下梁子;第二我无德无能怎配做你们的师傅第三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独身一人行动甚为方便要是领着你们这么多人怎么办事?”
    赵威大喜道:“原来是这三个原因请别怪我言语唐突第一不许另投师门只是那些所谓名门大派订下的陈规陋习与我们这些小门小派毫无干系;第二您的武功之高是我们大家亲眼目睹我们佩服的五体投地;第三您有事要办那就更算不上什么原因了我们这些人武功虽然不济但应付一些琐碎烦杂的小事还是办得到的俗话说人多好办事!您就不要推辞了——!”
    夏劲道见赵威这番话说得十分恳切他也是性情中人当下不由大感为难沉吟了半晌道:“你们连我的底细都不清楚这样做不怕有什么万一吗?”
    赵威道:“天涯何处觅知己相见何必曾相识!你就是不答应我们也会一直跟着你!”
    夏劲道无可奈何只好点了点头道:“我答应你们不过我们以朋友论交这一件事你们大家也答应我!”
    赵威大急道:“那你教不教我们武功?”
    夏劲道笑道:“指教不敢我们大家可以一起切磋!”
    夏劲道此言一出赵威人等无不欣喜若狂要不是身处闹市怕早一欢呼跳跃了起来赵威道:“那请问您的尊姓大名?”
    夏劲道沉吟片刻心想还是不要告诉他们的好口中道:“我的真名实姓现在还不能告诉大家你们可以叫我‘大胡子’或者‘小混蛋’都行!”
    众人想不到夏劲道如此亲切近人无不感动莫名赵威道:“那我们就叫你‘混蛋帮主’好了我们这些人都是小小混蛋我们成立一个‘混蛋帮’!”
    赵威此言一出众人再也按捺不住欢乐的心情一齐仰天大笑起来引得街上行人无不驻足观看!
    赵威道:“混蛋帮帮主我们现在进军何方?”
    夏劲道想不到自己现在竟又成了莫名其妙的混蛋帮主忍不住又大笑起来笑罢道:“你们现在既然无事可做我就交给你们一件事!”
    赵威道:“帮主请吩咐属下一定照办!”
    夏劲道心想现在武林危机四伏动荡不安尤其是孟尝山庄血案震惊江湖有人欲想图谋整个白道武林的阴谋已如日昭昭确凿无疑这次六大门派再入江湖一定会集结天下各门各派追查血案的疑凶到时难保不再重蹈孟尝山庄覆辙!现在急需要德高望重武功高强的人出来主持正义金巨自己又信不过那就只好请少林主持明空大师下山了打定主意道:“我现在要追踪六大门派去一个地方至于什么地方现在尚不知道你们现在去请少林主持明空大师少林派消息灵通明空大师一定会找到那个地方到时我们在那里会面!”
    赵威道:“原来帮主是少林门下!”
    夏劲道摇了摇头道:“你对明空大师说‘少林之友’是你们的朋友他就会相信你们!”
    赵威点了点头道:“记住了!那我们马上出!”
    夏劲道从怀中取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递给赵威道:“每人一匹快马路上千万小心!”
    赵威接过银票小心收好一抱拳道:“帮主请放心我们一定办到!”
    众人见夏劲道出手如此豪阔无不心情振奋一起抱拳齐声道:“帮主请放心!”
    夏劲道四下扫视了一眼只见大街之上观者如潮情知过于惊世骇俗忙道:“事不宜迟我们分头行动!”说着向众人抱拳施了一礼转身分开人群向六大门派所去的方向追了下去!赵威等人也打点行囊前往少林寺不提!夏劲道出了洛阳城的西门沿着大路一直追了下来!路上一边走一边打听消息过了半月光景已来到陕西地界!
    这时天气已近冬天气候变冷万物凋零天地间放眼一片苍茫萧瑟令人心生无限伤感怀春之情时时在胸中涌动不免慨叹岁月易逝年华易老!夏劲道的心情又何尝不是如此细想自己这一年风雨飘摇浪迹江湖此身何寄一种失落寂寞无奈的感觉萦绕心头挥之不去每每夜不能眠痛苦不已!但一当想起白乐天父女二人黄香王彩雯鹰九扬等人对自己的关心招呼心中又感到无限温暖无限甜蜜!人每当羁旅天涯客居异乡之时最容易勾起念亲怀友思乡的愁肠夏劲道此时更加怀念起王彩雯和黄香二女来!这两个女人一个对他以身相许心心相印;一个虽未识真面但却舍生忘死救护过他在他心底的最深处早已把二女当作至亲最爱的人!无情未必真豪杰有情方是男儿色夏劲道想到这里忽然间脑海当中又浮现出游盛天威严的面孔:“夏劲道你要答应我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他心情一震暗自道:对!游叔叔等人生死未卜自己身世未明自己还有这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还是把这些儿女之情先抛到脑后自己答应过游叔叔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就一定要办到!
    夏劲道心中目标既明精神自然格外抖擞又走了一天忽然现陕西地界上江湖人物多了起来少则三五个一伙多则几十人上百儿女成群结队这些人显是来自五湖四海齐集陕西一定有极为重要的事情!
    这时候一队快马从夏劲道身后赶了上来蹄声如同暴风骤雨来势甚疾夏劲道闪身跳到大路一旁这队快马眼见就要从他身边冲过为一人忽然一带丝缰跨下坐骑昂怒嘶前蹄人立而起那人一拨马头身形一转连人带马掉了个头停在夏劲道面前!
    夏劲道从未见过如此精绝的马术心中不由暗暗喝彩!
    这时这队快马全部停了下来马上之人上上下下打量起夏劲道来!
    夏劲道但见为之人豹头环眼络腮胡须一身劲衣短靠腰挎一口巴掌宽的黑鞘巨剑一派粗豪之风!
    夏劲道心中一动心想此人莫非是巨剑客谷怀星!黄香在司马义面前曾经和自己说过这个名字司马义之死对自己影响之深自己一定不会记错!
    为之人道:“朋友一个人赶路不觉得寂寞么?”
    夏劲道道:“是么我一个人惯了倒也不觉得!”(手机小说站bsp;那人道:“有缘千里来相逢我姓谷双名怀星人送匪号‘巨剑客’但请问朋友高名?”
    夏劲道心中暗道:此人果然是谷怀星!口中道:“不敢当我区区无名小辈不似谷大侠人所共仰不说也罢!”
    谷怀星见这个大胡子语出不凡器宇轩昂镇定如山情知此人绝非寻常之辈结衲之心大起道:“人之相交贵相知心!何必在乎什么声名地位——!”说着从马背上一跃而下落在夏劲道面前道:“我与朋友一见如故大有相识恨晚之感你就不要推辞了!”
    夏劲道见谷怀星十分诚恳二目当中热切之情流露知道此人心性不坏只好道:“大家都叫我小混蛋谷大侠若不嫌弃就照直称呼好了!”心中暗道:自己虽未告诉他真名实姓但也不算骗他!何况自己现在身为混蛋帮的帮主更不能自毁名节了!心中忽然一阵好笑自己和赵威等人未曾开山立柜投门拜帖歃血为盟烧香祁天仅凭意气相投三言两语就在洛阳大街之上成立了一个帮派当真是不折不扣名副其实的“混蛋帮”了!
    谷怀星大笑道:“贤弟果然有趣好我就这样称呼你小混蛋!”两人相视一阵大笑只觉分外投机格外亲切!
    谷怀星又道:“不知贤弟出身何门何派?”
    夏劲道道:“我只会一些三脚猫的把式谈不上什么门派!”心中道:自己所学甚杂一言半语也难以说清楚何况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还是不告诉他为好!
    谷怀星道:“我看贤弟骨骼清奇健硕矫捷实在是块练武的好材料可惜!”说着摇了摇头神情甚为惋惜!
    夏劲道道:“不会武功一样可以安身立命造福苍生谷大哥你说不是吗?”
    谷怀星点了点头道:“贤弟年纪虽轻说出话来却是极有识见!不错武功高也未必是什么好事就好比当年的中原二条龙之一夏凌霜唉、、、、、、!”说到这里忽然间叹了口气止住不言!
    夏劲道见谷怀星忽然说到自己父亲头上心情一阵激动急道:“夏凌霜他怎么了?”
    谷怀星并未注意到夏劲道奇怪的表情只是又叹了一口气道:“此事说来话长待有机会我再详细告诉给贤弟听!不知贤弟你要去何方?”
    夏劲道见谷怀星不再提此事心中不由一阵怅然欲想追问又恐引起谷怀星疑心听他口气对自己的父亲似乎贬抑多于褒扬一阵迷茫袭上心头父亲倒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谷怀星见夏劲道出神不语忙道:“喂贤弟你怎么了?”
    夏劲道回过神来忙道:“啊没什么!不知谷大哥你又要去何方?”
    谷怀星道:“这一次武林大会在陕境梅花山召开黑白两道的人都有参加我正是要赶往梅花山!”
    夏劲道正愁没有领路人大喜道:“实不相瞒我武功虽然低微听说这一次要召开武林大会正想要去开开眼界见识一下各门各派的武学不知谷大哥愿不愿携小弟一同前往?”
    谷怀星道:“这有何使不得!贤弟你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乱撞难免会引人怀疑这参加武林大会的人大都是有名望的武学大家借此机会我给你引见引见!”
    夏劲道大喜道:“那我多谢了!”
    古怀星回头对他的弟子吩咐了一句随即有一人跳下坐骑将马牵到夏劲道面前夏劲道也不推辞道声:“多谢了!”飞身上马!古怀星也跳上坐骑。众人扬鞭催骑向梅花山方向疾驰!
    一路上但见前来参加武林大会的人络绎不绝声势之隆端的罕见!
    古怀星是个老江湖一路上给夏劲道讲解江湖切口(黑话)武林典故江湖规矩令夏劲道大增见识!不过他心中却隐隐有一丝不安因为每当他提起夏凌霜和十六年前的梅花山大会古怀星不是闭口不言就是转弯抹角含糊其辞!夏劲道心中的疑虑愈来愈大那日晚上神秘人的故事在心中一个劲儿的翻腾翻江倒海一般!他打定主意一到梅花山就先往梅花山绝顶去拜祭自己的母亲!在他心底深处已隐隐相信了神秘人的故事“母亲并不是游盛天所说难产而亡而是被人逼死的!”不过他宁死也不相信是父亲亲手逼死了母亲!至少在查明事实真相以前不会!随着离梅花山越来越近夏劲道的心情也愈来愈矛盾和痛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