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二十五章 随波逐流

夏劲道强自忍住心头激动继续听叽里咕噜和拉稀下马二人说下去!
只听拉稀下马道:“那龙虎辟水行又怎么会到了大6岛呢?”
夏劲道心中暗笑看来在这些离离岛人的眼中中原大6只不过是一个比他们离离岛大一些的岛罢了世界上哪有这么大的岛真是可笑!
叽里咕噜道:“大约在五百年前大6岛曾经有一位异人到过我们离离岛。那位异人到过世界上许多地方对世界上许多地方的风土人情语言文化都十分有研究并且还对当地的矿藏、宝地都了若指掌!那个潘客茄宝库就是在那位异人的帮助下才找到的当时我们离离岛的岛主就要送给那位异人许多宝物但那位异人一件都不要后来岛主为了表示友好也为了报答那位异人的恩情就将打开潘客茄之门的钥匙也就是龙虎辟水行赠送给了那位异人并欢迎那位异人随时到离离岛做客和取宝!唉五百年很快就过去了那位异人再也没有来过我们离离岛龙虎辟水行也不知流落在了什么人手里又在什么地方!”
夏劲道听到这里心中又是一动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身上的武林盟主令武林盟主令一面刻有一条龙一面刻有一只虎难道、、、、、、该不是、、、、、、就是叽里咕噜口中所说的“龙虎辟水行”吧!倏的又摇了摇头暗暗笑话自己这个荒唐的想法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盟主令不知已经传了多少代盟主怎么没有听说过有任何一位盟主到什么离离岛寻什么宝藏呢!除非他们都不知道不过我可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长久的秘密!(电脑小说站bsp;这时只听拉稀下马道:“咦!我怎么觉得身上有点冷你呢吉里姑鹿?”
夏劲道听了拉稀下马这句话忽然觉得自己身上也有点凉飕飕的抬头看了看天色半勾残月斜挂西天已是半夜多了深秋时节寒露甚重身上早已湿透了自己只顾听二人说话尚自未觉又低头看了看王彩雯王彩雯也不知正在做什么美梦兀自睡的香甜!夏劲道正打算脱下自己身上长衫披到王彩雯身上骇人的情况已经生只听“轰”的一声响叽里咕噜和拉稀下马两人处的杂草突然着起了熊熊大火火光之中只听拉稀下马道:“吉里姑鹿你的烈焰神掌又精进了!”叽里咕噜大声回答道:“你的寒冰神掌也不错呀!”
夏劲道大惊失色一手提起箱子一手抓起王彩雯飞身扑向自己的坐骑这时那两匹马被火光所惊“唏溜溜”出两声嘶鸣又似是害怕又似是在叫醒自己的主人!王彩雯从睡梦中惊醒大叫道:“小混蛋怎么回事?”
火光之中吉里姑鹿已和腊希夏玛站了起按理两人绝没有料到竟有人躲在暗处听自己说话又惊又怒一边喝道:“什么人!”一边向夏劲道二人扑来吉里姑鹿抬手出一记烈焰掌直击二人!
夏劲道见一道烈焰直向自己二人射来心中大骇提着王彩雯两人上了一匹马左手挥箱用力将马缰绳砸断两腿一夹纵马冲下土冈与此同时另一匹马被吉里姑鹿的烈焰神掌击中出一声惊天的嘶鸣全身着火偌大的身躯被击出一丈之遥“轰”的摔倒在地毙于烈火之中声势十分骇人!
夏劲道回头看见不由惊的目瞪口呆!
只听吉里姑鹿道:“年轻人实在对不起妨碍你们欢乐了!”敢情他把夏劲道和王彩雯二人当作在此地偷情淫滥的普通男女了所以并没有追来!
夏劲道见二人并不追来惊魂略定大声道:“你***看清楚了再动手!”
吉里姑鹿道:“什么我杀你马抱海抱海!(包涵包涵)”说着和腊希夏玛二人身形一掠飞到夏劲道和王彩雯马前!
夏劲道心中不由暗暗叫苦他本来只想骂一句出出气的却不料自作聪明弄巧成拙打又怕打不过二人跑又跑不过真不知如何是好!
只见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二人身上穿着一件无口无缝的黑色怪衣从头到脚全身都包在里面只露出一张惨白如纸的脸眼窝很深几乎深不见底出蓝黝黝的光芒上上下下打量个不停!
王彩雯一见两人的怪样吓得全身抖直往夏劲道怀里钻!夏劲道见这两人似乎并无恶意定下心来道:“你们干什么?”
腊希夏玛道:“年轻人你的情人可真美比美人鱼还要美!”说着向夏劲道挑起一个大拇指!
夏劲道心中好笑口中道:“多谢你们二位的尊容奇特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象二位这样的人!”说着双手伸出挑起两个大拇指!
腊希夏玛和吉里姑鹿对视了一眼欢喜无限的道:“多谢多谢!”他们似乎第一次听人夸赞自己所以显得高兴无比!
夏劲道忙道:“理当如此不要这样!”
吉里姑鹿道:“我杀你马理当赔偿这点小意思请不要拒绝!”说着从身上取出几个黄澄澄的金锭递到夏劲道面前!
夏劲道心道:乖乖这还是小意思这几锭金子买几百匹好马都花不清送上门来的钱财不要白不要!欲待伸手接过转念一想不行这样一历来他们肯定会小看我夏劲道进而更会小看我们中原人士想罢摆了摆手道:“一匹马而已小意思小意思不要赔偿!”
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又对视了一眼吉里姑鹿道:“为什么我们是诚心诚意向你刀牵!(道歉)”
夏劲道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误会了!”
吉里姑鹿道:“误会?我不冻(懂)!”
夏劲道道:“你不冻我给你解释你方才只是杀了我的马便要向我道歉一匹马嘛只是一个畜生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作为马的主人知道你已经真心改过所以既不要道歉也不要你赔偿的金子!可是如果方才是我被你打死了呢我是一个人人的生命是最可宝贵的那你就是搬出一座金山来道歉也没有用了那又会怎么样呢?只能会引起仇恨报复仇杀流血不止!”
吉里姑鹿愣了半晌道:“我们明白了但我们不会杀人我们只杀会武功的人!”
夏劲道险些笑掉大牙强忍笑意道:“为什么你们只杀会武功的人呢?”
吉里姑鹿道:“因为会武功的人呢专做坏事!”
夏劲道道:“如果被你杀的那个会武功的人是个好人呢?你们不是成了做坏事么?”
吉里姑鹿道:“什么好人!我不冻(懂)!”
夏劲道气得肚子痛“你***”四字方要脱口而出却又咽了回去心想:你们连好人坏人都不知道又怎么知道那人是在做坏事呢天底下哪里有这么糊涂的人!想了一想心平气和的道:“什么是好人呢?我告诉你做好事的人呢就是好人!那些做坏事的人当然就是坏人了!坏人吗也不一定都得死还可以转化教育挽救通过这些手段可以让坏人改过是非重新做个好人你们听冻了吗?”
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道:“不冻!”
夏劲道气得简直要死方要开口却被王彩雯一把拉住道:“让我给他们说!”原来她见这两个怪人非但不可怕反而十分有趣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猫下腰给王彩雯鞠了个躬齐声道:“我们最崇拜美丽的女人!美人请说我们死儿共停(洗耳恭听)!”
“死儿共停!”夏劲道和王彩雯对视一眼竭力忍住才没有笑出声来王彩雯咳嗽了两声道:“什么是好人我给你们打个比方。你们刚才打死了我们的马我们又不怪你们也不要你们道歉更不要你们的金子所以呢他和我我们两个人都是好人我们这样的好人该不该死呢?”
吉里姑鹿道:“你们不该死因为你们不会武功!”
王彩雯气道:“谁说我们不会武功!”话一出口不由后悔不迭!
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二人出一声怪叫就要翻脸!
夏劲道忙道:“我们哪里会武功她是骗你们玩的!逗你们开心罢了!”
王彩雯连忙点头道:“对对对我不小心说走了嘴逗你玩的!”
吉里姑鹿和腊希夏玛又打量了打量二人吉里姑鹿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比死人还要难看的笑容道:“我们明白了你们两个人真有趣!我们很开心谢谢你们的忠告我们一定会牢牢记住这铁块还请收下!”说着又将金锭呈到二人面前!
“铁块!天底下竟有这种铁块!”两人心中暗自好笑夏劲道道:“既然这样为了表示友好我就接受你的道歉!”说着伸双手将那些金锭接了过来!
吉里姑鹿道:“我们还会见面的!”说着和腊希夏玛身形一晃就无影无踪了!
夏劲道和王彩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心中无不骇异!夏劲道道:“真是厉害如果他们要杀人谁又能逃得出他们的手掌!”说到“杀人”心中忽的一惊又道:“难道孟尝山庄的血案是这两个人干的?!”
王彩雯道:“不会吧?这两个人武功虽然绝高但看上去都不象是穷凶极恶的坏人!”
夏劲道点了点头道:“但愿不会如果真的是他们那就太可怕了!”
这时残月将末东方天空已出鱼肚白之色满天繁星渐隐天马上就要大亮了!
两人一边絮絮低语一边策马而行天亮之时抵达一个小村镇两人下了马牵马进村准备找一家饭馆吃点饭再行赶路!走了没几步王彩雯道:“奇怪乡下人最为勤快都这时候了怎么还都闭着屋门!”
夏劲道这才觉得这个村镇确实处处透着古怪只见大街两旁的人家挨家挨户都门窗紧闭整个村子连一声鸡鸣狗叫都听不到静得让人心里慌!
两人正在狐疑不定之际突然一声刺耳的响箭升上天空接着从两人身旁的人家里射出数十枝长箭箭芒光亮刺眼直向二人射来!
夏劲道久历杀场处变不惊一声大喝一手提箱一手提起王彩雯两人施展轻功跃上一家人的屋顶就听“嘶”的一声悲鸣两人的坐马被数十枝长箭射中挣扎着倒毙于血泊之中!
夏劲道两眼冒火从怀中取出匕王彩雯打开箱子取出自己的青钢宝剑两人刚刚喘了一口气就听脚下屋顶出数十声破裂之音接在和冒出数十支刀头、剑尖、枪头个个锐利无比夏劲道大叫道:“快躲开!”匕一挥削掉自己和王彩雯脚下的兵刃然后拉起王彩雯身形斜掠退到另一户人家的屋顶两人还未站稳脚跟屋顶之处又刺出数十支兵刃当真是惊险绝伦!两人对视一眼心中悲愤万分!屋里的人分明是想致二人于死地!
夏劲道大喝一声拉着王彩雯又退到另一户人家屋顶两人刚到这间屋顶之上数十支兵刃又刺了出来屋里竟似埋伏有千军万马两人大喝一声身形飞起落到大街之上但两人刚落到大街之上两旁的人家里便箭如雨迫得两人又翻身跃上屋顶!
夏劲道将自己的匕递给王彩雯道:“兵分两路你在房上走我走大街突围之后洛阳金风酒楼相见!”说完身形扑到大街之上!
王彩雯接刃在手不由泪流双颊但此万分凶险之下也容不得有太多儿女情长的表现娇叱一声施展梯云纵的轻功在房顶之上奔走跳跃向村外冲去!
夏劲道刚一落到大街之上一蓬箭雨便迎面射来夏劲道挥箱将箭支悉数打落大喝道:“暗箭伤人不算好汉有种的出来和小爷面对面的较量!”
屋内并无人回答长箭兀自从四面八方射来竟似源源不绝!
夏劲道这时才体会到当自己和游盛天在原始森林之中大战百毒公主的金足蝎和绵蛇之时以游盛天那样铁铮铮的汉子竟也流下泪来壮志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巾1何况是身遭暗算空有一身武艺不得施展又哪能不会英雄气短!
往事一幕幕在夏劲道脑海中掠过夏劲道不由全身热血沸腾心道:自己答应过游叔叔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自己绝不能就这样死在乱箭之中!全身突然爆出无比的力量功运全身挥动箱子将身体护得风雨不透大喝一声施展氤氲轻功在箭雨中穿梭!
屋里的人也似乎被夏劲道的神勇所慑只听一支响箭升上天空箭雨忽然间全部止住接着有人大喝道:“夏少侠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你武功再高也逃不出我们的枪林箭雨还是束手投降吧!”
夏劲道站定身形暗中调息气血口中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暗算我?”
屋里那人突然爆出一声大笑接道:“夏少侠真是贵人多忘事连老朋友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
夏劲道这才觉那人口音甚为熟悉心中一动大声道:“原来是上官大人真是久违了!不知另外三位大人一齐到了么?”口中说来心中疑云乍起上官虹等人都来了中原那位蒙面剑客想必也来了难道孟尝山庄的事是他们干的?
屋内说话之人正是上官虹上官虹听夏劲道道来非但毫无惧怕之意反而谈笑风生似乎没将他们放在眼里心中又是吃惊又是钦佩暗道:这小子果然不同凡响口中道:“夏少侠只要你把手中的箱子还给我们我们绝不为难你!”
夏劲道听上官虹的口气似乎专为绝情七剑而来看样子孟尝山庄的事情似乎与大理王府无关口中道:“上官大人这个我可不能答应你这口箱子是言必行前辈托付我替他照顾管的我可不能将它随便送人!”
上官虹不禁有点恼羞成怒恶声道:“臭小子我知你自恃武功不要以为我对你无可奈何你若再顽愚不化只有死路一条!”
夏劲道心中好笑你不是对我无可奈何又怎会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口中道:“你要杀我尽管出手好了何必惺惺作态让人呕?”
上官虹大怒道:“放箭!”只听一支响箭升上天空登时有无数长箭又向夏劲道射来!夏劲道大笑一声挥舞箱子护住身形施展氤氲身法扑向上官虹所在的屋子他的身法快得不可思议简直令人目眩神摇!
上官虹情知上当不由又惊又怒忙下令道:“快放箭射死他!”他话音还未落夏劲道已扑到这间屋子的窗前大声道:“我不想杀人来而不往非礼也!给你们一点颜色尝尝!”凌空出一记毒掌他的毒掌包含有司马义的百毒真气和长生散人的七彩罗刹毒功威力当真非同小可但见一道又黑又浓的毒烟挟带凌厉无匹的掌力“啪”的击碎窗户直袭入屋内!
但听“轰”的一声巨响这间屋子的屋顶破开一个大洞瓦砾横飞一条人影接着窜出落荒而逃!此人正是上官虹他吸进了少许毒烟顿觉气血不畅呼吸急迫索性他功力深厚尚能支持从屋顶破身而出但屋里的那些人可就惨了一个个栽倒在地死伤无几!(电脑小说站bsp;夏劲道牛刀小试便将上官虹骇得如同丧家之犬落荒而逃不由漏*点振奋大声喝道:“你们的上官大人都已经跑了你们还要替他卖命吗?”
只听大街两旁人家的屋门轰然打开从里面冲出无数人马领头之人正是大理王府的柳逢春、东方胜、司徒青山三大侍卫其余之人都是他们各自门下弟子!
柳逢春、东方胜、司徒青山只见大街上静无一人不由都是一愣柳逢春大喊道:“上官大人上官大人你在哪里?”
夏劲道从院中跃上墙壁当身站立大声道:“柳大人你还认得我么?”
柳逢春、东方胜、司徒青山三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英姿勃的少年屹立在墙壁之上正自笑吟吟的瞅着他们可不正是夏劲道!三人的门下弟子一声喊手中弓箭对准夏劲道纷纷张弓搭箭便要射!
柳逢春对夏劲道又恨又怕忙下令道:“快放箭射死他!”
司徒青山比较镇定喝住手下人又对夏劲道道:“臭小子你方才说什么?你把上官大人怎么样了?”
夏劲道笑道:“你们上官大人中了我的毒掌逃命去了至于他的手下现在还在屋里你们还不赶快救人!”
柳逢春、东方胜、司徒青山三人大吃一惊东方胜一声令下领着一干人等冲进院内去救人柳逢春和司徒青山则严阵以待围住夏劲道柳逢春道:“臭小子交出箱子饶你不死!”
夏劲道大笑道:“箱子是我的想要拿命来换!”
司徒青山道:“臭小子休要猖狂!”
夏劲道道:“可惜你们费尽心机诱我来此!你们不来拿我可要走了!”施展氤氲身法掠到人家的屋顶之上朝前方奔去!
柳逢春、司徒青山对夏劲道神鬼莫测的身法均是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从容不迫的走掉垂头丧气的相互看了一眼只好再做打算!
夏劲道冲上屋顶放眼四望也不见王彩雯的影子心中一阵惆怅怏怏不乐的飞身过了这个小村镇下了大路朝洛阳方向奔去!
这一回他多了一个心眼均是晓宿夜行一路上饥餐渴饮风尘仆仆这一天终于到了洛阳城!夏劲道心中又是欢喜又是不安喜的是又和王彩雯相聚了不安的是自己见了大师兄之后又会生什么事情呢?思忖半天决定还是先探探虚实为好!如果夜探的话这口箱子既无处存放自己也放心不下自己现在虽然还不知道绝情七剑的秘密但上官虹等人不远万里追来就是为了绝情七剑肯定非同小可自己已答应言必行前辈绝情七剑决不能落到别人手里!倘若带在身上行动却又不便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化装进城到了金风酒楼再见机行事!
夏劲道在城外找到一户老实人家取出一颗珠子让男主人到城内银庄换成现银答应分给他一半然后再买回一些易容之物。男主人做梦都想不到会有这样天大的好事降临到自己头上欢天喜地的欣然从命然后叫女主人杀鸡宰鸭盛情款待夏劲道自己带上珠子套上马车进城去了!
不到半晌男主人就一脸笑容的从城内回来了!
夏劲道道:“怎么样?”
男主人道:“一共换了一百八十五万两白银六百两黄金因为无法携带我只要了五万两现银其余全给你换成了银票这是官胜银铺的票子全国通用!”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大摞银票递给夏劲道!
夏劲道接过银票笑道:“你想的很周全那银子呢?”
男主人道:“全部在车上!”说着掀开马车上的苫布露出四口大牛皮箱!
夏劲道道:“那买的东西呢?”
男主人道:“全买来了!”说着从身上掏出一瓶胶水一个马鬃做成的络腮胡须!
夏劲道点了点头当下就要把银子分一半给男主人!男主人却执意不收夏劲道奇道:“怎么你难道不相信我?”
男主人摇了摇头道:“我要是不相信你还能替你办事吗?只是我是一个普通百姓又无生意又无买卖平白无故的得了这么大一笔横财恐怕是祸不是福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是愿过自己平淡的日子!”
夏劲道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你这人并不是惟利是图的人一定可以运用好这笔钱财这样吧这么多的现银我又无法携带就把这些银子送给你好了!”
男主人千恩万谢女主人拉过自己的三个孩子就要给夏劲道磕头!
夏劲道慌忙阻止道:“这可使不得使不得!事不宜迟我得马上走!”
男主人再三挽留不住只得帮夏劲道动手打扮一会儿夏劲道便由一个弱冠少年变成了一个威武的大胡子!夏劲道用手捋了捋胡须道:“怎么样看不出是假的吧?”
男主人点了点头道:“如果要恢复本来面目只须把脸在清水中浸片刻就可!”
夏劲道道:“好我记住了!你们一家保重!”
男主人道:“你还会不会回来?”
夏劲道道:“也许吧!”夏劲道告辞了那家人手提箱子进了洛阳城但见市井热闹物庶繁盛人来车往熙熙攘攘真不愧为名都大邑!夏劲道找到金风酒楼心中不由感慨万千打量了片刻迈步进入楼内![只见楼内大堂上满是佩刀带剑的江湖中人心中暗道:看来金巨假仁假义的手段还真迷糊了不少的人今天自己非要找找他的晦气!
这时楼内众人也都在注视着夏劲道本来这些人都是走南闯北刀头舐血的人物什么样的事情没有见过!但这时进来的这个人却另人大感兴趣:个头虽然不高但却生着一幅浓密的大胡子显得器宇不凡手中提着一口箱子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但那口箱子就已经十分引人注目!
这时金巨的大弟子吴庭芳走到夏劲道跟前狐疑的上下打量了夏劲道一眼道:“这位是——?”
夏劲道心中冷笑了一声暗道:大师兄你不认得我我可认得你!面上却不动声色道:“你是哪位?”
吴庭芳面上不由一阵难看他是金巨的掌门大弟子在武林中也是声名显赫的人物武林中不买他的帐的人还不多想不到面前这个大胡子居然明知故问暗道:你既然到了金风酒楼想必也已听说过我的名号莫非存心找茬不成?情知对方来者不善他不明夏劲道虚实当下咽了口气一抱拳自我介绍道:“在下吴庭芳乃是这家酒楼的掌柜阁下是哪一派的高人?”
夏劲道也不还礼冷冷地道:“怎么到你们这里吃顿饭还要留下姓名不成?”
吴庭芳碰了一个软钉子面上不由更加难看道:“这个岂敢岂敢!在下一时好奇方才如此多嘴还请多多包涵!”
这时大堂之上的人都被夏劲道奇怪的言行所吸引众人一边注视着夏劲道和吴庭芳一边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夏劲道用鼻孔“哼”了一声也不理会吴庭芳四下打量了一眼迈步走到一张空桌前大咧咧坐了下来将手中箱子往桌上一放接着游目四顾到处乱望!
吴庭芳如逢奇耻大辱跟到夏劲道面前喝道:“阁下倒底是谁?”
夏劲道见吴庭芳已被自己激怒心中一阵好笑抬头看了看吴庭芳又看了看那些江湖中人大声道:“他这个人怎么如此奇怪非要我留下姓氏名谁我看他分明存心不良说不定这是一家黑店不成?”
那些江湖中人本来就对金风酒楼怀有各种想法现在被夏劲道这么一说一双双怀疑的目光立刻朝吴庭芳望来!
吴庭芳不由大为尴尬情知自己过于失态引致招人侧目不由对夏劲道怀恨在心但众目睽睽之下自己又不能拿他怎么样!他为人狡猾奸诈圆于世故当下装出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多谢提醒在下要是强问下去真的成了强盗嘴脸了难怪小兄弟你会胡乱猜疑哈哈!”说着大了个哈哈又换上一幅笑脸对夏劲道和众人一抱拳道:“失态失态见笑见笑!”
夏劲道心中暗道:大师兄你这两面三刀口蜜腹剑的把戏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我!心中忽生一计大声道:“啊呀是我多疑了!你要问我是谁我就告诉你权当交你这个朋友!”
吴庭芳转过身来看着夏劲道道:“阁下不说也罢只要你心中去了疑虑就好!”
夏劲道从怀中取出一锭黄金这锭金子赤色十足足足有二十两这还是吉里姑鹿送给他的!满楼之人见这个大胡子出手如此豪阔无不惊奇艳羡万分!
吴庭芳眼中惊奇之色一纵即逝道:“阁下的来历难道和这锭金子有关系?”
夏劲道道:“当然有关系金子代表尊贵、富有本来是人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不过我有个怪脾气凡是和金子有关系的我都十分讨厌!不过你说怪不怪我越是这样金子就越来找我多的令我吃饭走路睡觉都愁真是让人无可奈何!”说这把这锭金子放到桌上又从怀中取出几锭黄金一股脑摆到桌子上一连摇头叹了几口气!
众人这时眼珠子都快要蹦出来了看着夏劲道一愁莫展的样子真恨不得自己能替他分忧解愁拿一锭金子归自己所有!
吴庭芳心中十分明白眼前这个大胡子是存心来找晦气的自己若不震住他传扬出去岂不叫人笑掉大牙!金风酒楼是师父金巨所开此人却在这里大放嚼词出言污蔑师父怪罪下来自己如何承担得起?打定主意面不改色依旧笑吟吟的走到夏劲道桌子前道:“阁下既然如此讨厌金子那还不好办?”说着右手拿起一锭金子暗运内功只见那锭黄金竟然化成一滴一滴的金水滴落到桌子上在桌子上乱滚煞是好看!
众人无不大骇既而轰然喝彩:“好一手霹雳金刚斩的上乘内功吴大侠得了金盟主的真传了当真可喜可贺!”
吴庭芳露了这一手极上乘的“销金为水”的内功面带得色的瞥了夏劲道一眼暗道:这家伙岂不被吓得夹起尾巴快溜?
只见夏劲道面露惊讶之色看了看吴庭芳又看了看桌子上化为一滩的金水忽然拍手笑道:“吴大侠过真快人办快事这个方法太妙了我快要乐死了!不过还有一件东西要是毁了那才真叫人高兴呢!”说着抓起一锭金子抖手掷了出去只见挂在大门上方的那块书有“金风酒楼”的金字牌匾被那锭金子击穿个碗大的破洞“哐啷”一声坠落于地又“啪”的摔裂成几块!
这一下在座众人无不凛然变色“金风酒楼”四字是武林盟主金巨亲笔所题这人是真的浑然不知还是不要命了!
吴庭芳情知上当但却有苦难言脸变成猪肝一般颜色冷冷的道:“阁下太过分了你这是存心找茬!”
夏劲道道:“吴大侠此言差矣!我怎么是存心找茬我方才不是说过么凡是和金子有关系的我都十分讨厌!不过还有一句话我忘了告诉吴大侠我虽然讨厌金子但我的东西却不能随便叫别人毁坏你毁了我的金子我砸了你的招牌我们就算扯平了!”
吴庭芳气得头皮就要炸但不是猛龙不过江他不明夏劲道的底细也不敢贸然出手何况这家伙在嘴皮上和自己纠缠不清自己要是贸然动手恐怕叫天下人不服!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万一打起来被人不小心现了金风酒楼的秘密那后果当真不堪设想!当下喝道:“阁下果然好胆量你是第一个敢到金风楼来闹事的好汉!我吴庭芳十分佩服俗话说不打不相识我们这也算是朋友一场来人好生侍侯这位大爷!”说罢转身离去上了二搂!
夏劲道目注吴庭芳的背影心中暗道:不知他又要搞什么鬼?但既来之则安之自己不必惊慌!打定主意将桌上金子收入怀中又对那些周围的人一笑道:“不好意思打扰诸位进食多多包涵!”
只听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道:“包涵个屁!大胡子你快要死到临头了还在这里放啥鸟调!”
夏劲道见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红脸膛的年青人背插两杆铜身钢头的判官笔十分威武忙道:“这位仁兄多谢关心不知我为何快要死到临头了?”
红脸膛的年青人瞅着夏劲道愣了半天半晌方道:“天底下真的还有不怕死的人我小燕子赵威今天算是开了眼界!”叹了口气又道:“我瞧你仁兄也是位练家子难道不知道金巨金盟主?这金风酒楼是金盟主所开的你砸了他的招牌岂不是死到临头了?”
夏劲道佯装不知摇了摇头道:“金巨金盟主?我不知道!”
小燕子赵威道:“天下武功以金盟主第一内功以少林明空大师第一剑术以司空无畏第一这个你都不知道?”
夏劲道又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小燕子赵威道:“那你死定了!不过你为什么到金风酒楼来?”
夏劲道道:“我听说金风酒楼吃饭不要钱走的时候还要给银子放着这天大的好事不来岂不成了傻瓜?”
小燕子赵威不屑地道:“原来兄台是个爱财不要命的吝啬鬼!不过你这回为了些许银子把命搭上了真是叫人可怜!”
夏劲道道:“生死有命我懒得想那么多!有银子赚何乐而不为你老兄不也一样!”
小燕子赵威大怒道:“你狗眼看人低!我小燕子赵威岂是为黄白之物折腰的男儿你不要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可以胡说八道惹恼了我一拳把你打得粉身碎骨!”
夏劲道道:“我虽然身为商贾之流一身铜臭臭不可言但我平生最为敬重赵兄这样的血性男儿!不过赵兄你为什么到金风楼来?”
赵威道:“你有话就直说不要拍马屁!实话告诉你我们这些人都是来给金盟主帮忙的!”
夏劲道装出一付惊讶已极的样子道:“金盟主武功天下第一也会遇上麻烦么?”
赵威道:“这已不是什么秘密告诉你也无妨!金盟主的义子夏劲道不幸失踪了我们就是要替金盟主找回他的义子来的!”
夏劲道心中好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就在你的面前你到哪里去找!面上不动声色道:“哦原来如此真是可惜!”
赵威奇道:“你可惜什么莫名其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