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二十四章 迷雾重重

夏劲道抱着王彩雯刚一进贤武镇便被一大群黑衣蒙面人包围!每一个黑衣蒙面人都出炯炯的目光看着夏劲道和王彩雯但夏劲道并没有看他们只是低着头看着怀中的王彩雯王彩雯合着一双秀美的眼睛出细微的鼾声正睡的香甜!
良久为的那位黑衣蒙面人道:“夏少侠——!”
夏劲道道:“我不认识你们请让开!”
黑衣蒙面人道:“你应该知道我们我们是心月无相派的人!”
夏劲道当然知道他们是心月无相派的人可是此刻他没有心情理会这些人提高了声音道:“我的朋友需要看医生请让开!”
黑衣蒙面人道:“这个我们早就替夏少侠想到了!”说着把手一摆只见从这些蒙面人身后转出一个须皆白的老头子一付惊恐不安的样子战战兢兢地走到夏劲道和王彩雯身旁对夏劲道躬身一礼道:“这位少侠就请让老朽替你们医治一下吧要不然老朽的一家老小就——”说着竟流下两行浑浊的老泪!
夏劲道大怒道:“你们——!”看了看这些黑衣蒙面人又看了看这位可怜巴巴的老头子突然觉得无可奈何叹了口气道:“好吧——!”
黑衣蒙面人道:“夏少侠请放心这位老先生是镇上最好的医生人称‘神医张’包管药到病除妙手回春!”
神医张看了看夏劲道和王彩雯身上道:“少侠和这位姑娘受的是普通的灼伤无甚大碍。至于这位姑娘乃是劳累过度休息静养几日也就没事了!老朽这里有几剂药帖帖上之后便可恢复如初!”说着从随身药箱中取出几张白色的药帖小心敷到夏劲道和王彩雯的伤处!
夏劲道只觉伤处冰凉如水疼痛立即消失大喜道:“多谢老先生!”说着给神医张鞠了一个躬。
神医张连连摆手道:“少侠切莫如此这要那些煞神不再为难老朽老朽就谢天谢地了!”
那黑衣蒙面人道:“江湖中人信誉第一说过的话何曾不算数!我担保你的家人安然无恙!”
神医张连道:“多谢!”转身匆匆而去!
夏劲道看了看这些黑衣蒙面人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受了伤?”
黑衣蒙面人道:“这个恕我无可奉告我只是奉教主之命行事!”
夏劲道心中大为奇怪暗道:心月无相教的教主倒底是什么人怎么他好象什么事都知道?口中道:“那替我谢谢贵教主我日后定当报答!”
黑衣蒙面人突然出一阵大笑道:“天下虽大可少侠你又去向何方还是归顺本教吧!”说着又是一阵大笑!
夏劲道待他笑罢方道:“天下既大又何尝无我容身之所贵教主的好意我心领了告辞!”说完抱着王彩雯转身就走!
“且慢!”黑衣蒙面人突然跨前一步拦在夏劲道面前“少侠再听我一言!”
夏劲道停下脚步头也未抬道:“请讲!”
黑衣蒙面人道:“教主让我告诉少侠一句话:不要相信任何人!少侠好自为之告辞!”说完领着心月无相教的人离去!
夏劲道看着这些蒙面人的背影暗道:不要相信任何人这是什么意思?摇了摇头待要前行忽的心中一阵迷惘原来他这时突然现自己的情形正如那蒙面人所言:天下之大自己又要去向何方?
他正自神思恍惚之际怀中的王彩雯忽然动了一动接着出“呀”的一声清醒了过来夏劲道一时欣喜若狂抱着王彩雯在原地飞快地转了个圈——!
王彩雯道:“停下来停下来转的头都晕了!”
夏劲道连忙把她放下王彩雯看了看夏劲道脸上手上都帖着药帖瞧了瞧身上也是如此道:“我们看过医生了!”
夏劲道点了点头正要把方才的情形告诉给王彩雯听王彩雯忽然捂着肚子叫起来:“哎呀好饿!”
两人这才记起快一天没有吃东西了抬头看了看天色红日西坠这一天又要过去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一时无限伤感忆起孟尝山庄的惨况兀自感到心惊肉跳!
王彩雯忽的泪流满面喃喃道:“师父师姐师妹不知道、、、、、、!”(电脑小说站bsp;夏劲道心中如何不难过但此刻悲伤又有何益定了定心神道:“别伤心了保重身体要紧!”
王彩雯强忍悲伤点了点头两人相扶相偎着又走回贤武镇这时大街之上已经冷冷清清行人寥寥无几有的店铺人家早已升上了灯火灯光透过窗户射到大街上给人以无限光明和温暖的感觉!
王彩雯道:“有家的人该是多么幸福啊我们何时才会有自己的家呢!”
夏劲道道:“一切都会有的只要这场灾难过去!”
两人走到一家客栈前早有伙计迎了出来道:“二位要住店吗?”一瞧二人身上的打扮吓了一大跳!
王彩雯和夏劲道也不理他径直走进店内店伙计这才回过神来跟在两人身后道:“实在对不起小的方才有点失态见笑见笑不知二位要点什么?”
王彩雯见店伙计如此伶牙利齿不由好笑道:“一间上房一桌饭菜要送到屋内!”
店伙计连连点头道:“马上就来给您送到屋内!”这时另一位伙计过来领着二人绕过大厅走到后院后院是四合院这时每间屋子里都点上了灯房屋屋檐上也挑着灯笼院内灯火通明!
店伙计领着二人走到北面厢房东北角一间客房道:“这间房最为僻静刚好适合二位居住!”
两人听出店伙计话里的意思脸不由一红店伙计给二人推开屋门转身去了!
两人进了屋子只见屋内设施一应俱全东面墙一张八仙桌上银烛高烧北面是一张大床上叠被褥。夏劲道将背上箱子解下放到桌子上两人梳洗了梳洗饭菜就已经送来!两人狼吞虎咽将饭菜吞下肚子又唤伙计收拾出去然后上床相偎而卧两人都已劳累不堪躺下便双双进入梦乡!
半夜王彩雯忽然被一阵靴声惊醒连忙推醒夏劲道低声道:“他又来了!”“谁?”夏劲道低声问“就是上一次来抓我们的那个人!”王彩雯道。“不要怕这一回让他有来无回!”夏劲道道!
这时靴声已止正停在两人的客房门口!
夏劲道突然大声道:“深夜造访何不进屋一叙!”
屋外那人忽然叹了口气道:“那就不必了二位既然还没有睡下本人就讲一个故事给你们听不知你们有没有兴趣!”
王彩雯道:“别人有没有兴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你都要讲的!”
屋外那人道:“这位姑娘果然聪明那我就讲了。二十年前武林中有一对极为要好的朋友这两个人一个是黑道巨魁一个是白道上的大侠客。这两个人按道理来说本来不会成为朋友的但世界上偏偏有这么奇怪的事情这两个人非但成了朋友而且极为要好。但到了后来情况就变了因为这两个人同时爱上了一个女人。那位黑道巨魁认为这一切都是上天安排的所以就改邪归正不再做伤天害理的事开始一心一意的追求他视为新生命的爱情那个女人也喜欢他两人就深深相爱了!但当时这位黑道巨魁并不知道他的好朋友那位大侠客也爱上了这个女人但当这个女人迫于家庭的压力答应了那个大侠客的求婚时这位黑道巨魁才现自己是多么的可笑和不自量力!后来这位女子和那个大侠客结了婚还有了孩子他们本来应该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一对但是后来那位大侠客不知怎么知道了妻子和那未黑道巨魁的相爱心里就未免不快但他没有真凭实据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把这件事埋在心底直到后来这位大侠客在盟主大选上以一招之差输给了他这位黑道上的朋友他心理的不快才统统泄出来他迁怒于他的妻子怀疑妻子对他不忠更甚至他怀疑孩子不是他自己的但这件事情完全不是这样这一切只不过是他的猜疑而已!故事继续往下展这位大侠客邀请了天下各门各派和他自己的所有好友在梅山绝顶逼迫自己的妻子承认和那位黑道巨魁的奸情他的妻子刚直不阿性烈如火认为这是奇耻大辱决心以死一表自己清白就从梅山绝顶跳下了万丈深渊!至此这位大侠客才后悔莫及痛不欲生并和那位迟来一步以证明这件事绝无可能的黑道巨魁重归于好再到后来他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他的这位这位黑道巨魁朋友并让孩子认这位黑道巨魁作义父这位大侠客就出海练剑去了至今未归、、、、、、”
夏劲道愈听愈觉心惊待到后来只觉头脑嗡嗡乱响几乎不能自已!待到最后终于疯狂的大叫起来:“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是谁?!”
窗外那人道:“这怎么不可能你要相信我!”声音倏的消失了!
王彩雯从床上跳下扑到门口拉开屋门但见屋外灯光依旧满天繁星灿烂哪里有半丝人影!复又关上屋门回到床上这时夏劲道已经冷静了下来毕竟这半年多来的历练和挫折已经使这位少年成熟了许多!
王彩雯本来想安慰夏劲道几句的没想到他却安然无事了不由大为奇怪道:“小混蛋你没事吧?”
夏劲道道:“没事你放心吧!”
王彩雯道:“没事就好”顿了一顿又道“这个故事里的孩子是你?“
夏劲道道:“我还是第一次完整的听人说起我的身世!”
王彩雯道:“你相信了?”
夏劲道道:“你呢?”
王彩雯道:“这个故事乍一听似乎合情合理仔细一想却有许多推敲之处!”
夏劲道道:“哪里有值得怀疑的地方我怎么没有听出来?”
王彩雯道:“这正所谓旁听者清当局者迷了!”
夏劲道道:“你不要打哑谜了快说吧!”
王彩雯道:“第一:故事中的这位黑道巨魁和那个女子既然相爱很深那么从常理来看当那位女子答应那个大侠客的求婚后他知道那位女子是出于被迫而非己愿之时就应该挺身而出为了自己和那个女子的爱情幸福做出应有的斗争因为故事里说这位黑道巨魁将这段爱情当作是自己的新生命呢!但是呢他并没有这样做!第二:故事说的那位大侠客把那位黑道巨魁视作不共戴天的仇人两人有弥天大恨那位大侠客的妻子跳下悬崖以后他应该和随后而来的黑道巨魁仇恨更深大打出手怎么很快两人就言归于好化干戈为玉帛了呢?这一点也是有违人之常情!”
夏劲道道:“你说的虽然有点道理但却太过于理想了!第一:那位黑道巨魁因为出身为人所不齿当他得知那位女子答应了和大侠客结婚后就当然有些自惭形秽甘心退出了!第二:那位大侠客的妻子跳下悬崖之后大侠客现自己错了重新改过和那位黑道巨魁言归于好也不是不可能的!”
王彩雯道:“你说我的想法太过于理想我看你的想法才是太过于理想了呢!天下之人都如你所说岂不成了太平盛世了!照你说来故事中的大侠客和那位黑道巨魁应该反过来说才对!”
夏劲道方要再说下去忽的记起蒙面人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不要相信任何人!心中不由一呆暗道:的确因为这个故事关系到自己的身世自己当然是往好的方面想了如果这个故事是真的那么一切都好解释了父亲因为逼死了母亲觉得对不起自己才离家出走的!可是这一切如果不是真的呢那又会是怎么样、、、、、、还有自己明明记得游叔叔对自己说母亲是因为生自己难产而亡的难道游叔叔是在骗我吗?为什么呢?、、、、、、一时千头万绪纠集胸中心乱如麻!
王彩雯见夏劲道忽然不言不语只道他还因为自己的话伤心不已忙道:“你怎么了其实我也只是怀疑而已!”
夏劲道强忍心头悲痛道:“没事!”
王彩雯柔声道:“别再想了时候不早了睡吧!”
夏劲道依言偎着王彩雯躺下两人很快便沉沉睡去!第二天一大清早两人起来洗漱过后吃罢早饭叫过店小二待要付帐却见店小二喜笑颜开的道:“已经有人替二位付过了这里还有两套衣服和两匹骏马都已替二位准备好了!”说着吹了一声口哨早有两个伙计侍立在门外一人捧着两套崭新的衣服和靴子另一人牵着两匹高头大马竹批双耳峰棱峻骨一看便知是极上等的好马!
两人狐疑的对望一眼夏劲道道:“他是什么人?”
店小二面现为难之色道:“这个恕小的不能说!”
王彩雯道:“别再为难他了!”说着掏出身上的二三两散碎银子递给店小二!
店小二受宠若惊欢天喜地的道:“真是遇着贵人了遇着贵人了!”
两人出了店门接过衣服飞身上马纵骑冲出贤武镇!
王彩雯道:“终于离开这个鬼地方了!我们要去哪儿?”
夏劲道道:“去洛阳到金风酒楼找我大师兄吴庭芳然后再去金家堡!”
王彩雯惊道:“金家堡!”
夏劲道道:“没错我已经想好了我的事情只有他最清楚在说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他问清楚!”他一来年说了三个清楚其实自己心里却是一塌糊涂!他不敢想象金巨乍一见到他会是什么情景到时只有随机应变忽的记起黄香的冰雪聪明机智百出心中不由一阵惆怅:要是现在黄香在身旁多好啊!哼金巨派了那么多人抓我恐怕绝不会料到我竟敢吞了豹子胆重回金家堡!
两人纵马疾驰朝洛阳方向飞奔沿途打尖住店无不早有人事先安排的妥妥当当十分周到到了第六天王彩雯实在忍不住对夏劲道道:“天底下竟有如此奇事小混蛋这会不会是有什么圈套?”
夏劲道道:“既来之则安之有没有圈套到时便知!”
王彩雯道:“话虽如此我们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夏劲道道:“怎么小心?那人如此神通广大恐怕我们走到哪里呀逃不出他的掌握之中!”
王彩雯心中隐隐觉得不安可到底如何也说不出究竟顿了一顿道:“但愿老天保佑!”
夏劲道道:“这事老天可帮不上忙我们只能自己保护自己!”
两人正行间忽见前面大路之上乌压压站满了人一杆大旗矗立在大道中央四个大字清晰可见:血债血偿!
两人大吃一惊慌忙勒住坐骑王彩雯道:“这些是什么人?”
夏劲道道:“不会是冲我们来的吧!”
两人话音还未落那些热闹已经冲了上来将两人团团包围人数足有一二百之多手中各执兵刃恶狠狠盯着两人!
王彩雯心头慌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只听一人大吼道:“报仇!”身形一跃而起手中刀“力劈华山”劈向夏劲道的头顶!
夏劲道大喝道:“你听我说!”将马一拨让开这一刀!
这人一刀走空身形落地一旋又起“唰唰唰”连环三刀又向夏劲道砍来同时喝道:“留下人头再说!”
夏劲道见这三刀来势凶猛避开已不可能只得从怀中探出匕招架他这把匕乃是削金断玉的宝刃但听得“当当当”三声脆响那人的大刀断为三截从空中直坠尘埃!
那人也是凶悍无比手中半截刀柄脱手掷出直向夏劲道胸口刺来喝道:“去死吧!”同时双掌萁张直向夏劲道脖颈掐来竟是顽不畏死!
夏劲道大惊失色想不到此人竟是要和自己拼命!他不愿出手伤人危急之下无暇细想一个铁板桥仰在马背之上恰巧躲过这致命的一刀两掌!那半截钢刀贴着他的前胸飞过当真危险绝伦!
那人身形落地未在出招只是两眼仍就凶狠的瞪着夏劲道和王彩雯!
夏劲道翻起身形这才看清此人是一个虎头虎脑的年青人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和我拼命?”
年青人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不是你的对手何必还要出言讥笑!你要杀我就动手吧!”
王彩雯道:“他若杀你方才就已经动手了!他不杀你又如何会杀你的父亲!”
年青人呆了一呆嘴巴张了张欲言又止!
夏劲道道:“这位仁兄你我素不相识我看你一定是误会了!”
年青人道:“误会!谁不知道是一对青年男女携带一口箱子火烧了孟尝山庄害死了上千条人命现在不光我要杀你天下武林人士现在互相联络齐出江湖你们的死期就要到了!”
王彩雯和夏劲道大吃一惊对视一眼不由一阵苦笑!
夏劲道道:“仁兄我们绝对不是凶手!请你相信我!”(电脑小说站bsp;年青人道:“你休再狡辩!”
夏劲道长叹一声情知此事已无可解释又道:“那我请仁兄转告天下群雄不要再让孟尝山庄的悲剧重演!”
年青人又呆了一呆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夏劲道道:“没什么意思告辞!”说完和王彩雯拨马就走!
那些人齐声喝道:“不要走!”各拉兵器就要扑向二人!
年青人突然把手一挥大喝道:“让开!”
那些人收回兵刃让开道路!
夏劲道和王彩雯纵马从包围圈中冲出将那些人远远抛在背后!一场惊险过去本应欢喜无限可是两人却心事重重忧虑满怀!
夏劲道先开口道:“你怕不怕?”
王彩雯道:“不怕!”
夏劲道道:“这还只是开始而已!”
王彩雯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能和心爱的人生死相随笑傲江湖又何尝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夏劲道心中一时升起万丈豪情他先前本来还是顾虑重重的身世之谜、滇南之行、孟尝山庄之变、、、、、、所有的一切纠结于胸总觉得惆怅迷惘郁郁寡欢现在被王彩雯一厢话说的热血沸腾所有的恩怨情仇突然都看得开了!“不错!”他想到人生本来是很快乐的事情自己又为何紧抓住那些不明不白的事情不放自寻烦恼呢?该来的就都让它来吧该去的一切就都去吧!心中羁绊已去立时开朗畅快起来浑身上下焕出年青人应有的青春活力和风采!
王彩雯见夏劲道一下子跟换了个人似的心中又是高兴又是奇怪道:“小混蛋你怎么了?“
夏劲道笑道:“没什么!古人不是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么彩雯师姊你真的是我的红颜知己!”
王彩雯嗔道:“你又耍贫嘴!”心中却是其乐融融!
两人边说边策马而行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又是红日西坠这一天又要过去了!两人这才现已经错过了宿头前不见村后不见店好在随身备有干粮和水江湖中人又是露宿惯了的两人也不甚在意瞧了瞧西边荒野上有偌大一片土冈子绵延起伏势若盘龙上面林木茂密!
王彩雯大喜道:“真是老天见怜!”
两人骑着马到了那片土冈王彩雯道:“这里有僻静又可避风寒真是不错!”两人下了马牵马上了土冈只见冈上杂草丛生齐可没腰王彩雯担心地道:“可别有什么毒蛇毒虫什么的!”
夏劲道笑道:“你可别忘了我可是百毒不侵的!”
王彩雯道:“你不说我真的忘记了!原来我身旁还有一个大高手呢!”
两人边说边笑找了一个比较大的土冈安顿下来夏劲道把两匹马拴到不远的一棵树上有从马背上取下那口箱子和水袋、干粮走了回来。这时王彩雯已经把一大片杂草折伏在地腾出一块空地夏劲道看着王彩雯婀娜刚健的身姿突的想起自己和黄香在大理分手时的情景这两个女人都是细心入微聪明机智又都舍生忘死的救护自己心中一时又是幸福又是甜蜜!
王彩雯见夏劲道呆呆的看着自己愣不由觉得好笑道:“小混蛋你又什么傻?”
夏劲道回过神来忙道:“没什么!”他可不敢告诉王彩雯自己正在想黄香要不然王彩雯醋坛子打翻天不塌下来才怪!
两人背靠土冈坐在软绵绵的草地上取出干粮和水待不多时都吃饱了肚子王彩雯将剩下的干粮和水小心收好然后往草地上一躺道:“先美美的睡一觉再说!”说着合上眼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夏劲道一时觉得睡不着就盘腿打坐修炼起氤氲心法来不一会便觉胸臆舒畅灵台澄静逐渐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
这时正值深秋天气已寒一轮寒月高挂天空出凄凉、苍茫的光芒俯瞰着大地!
夏劲道功行一大小周天只觉全身真气充盈周流六虚变动无居无所不备欣喜道:“五位师父的心法果然奇妙无比!”他刚要挨着王彩雯躺下忽然看见前方天空处有两个星亮的东西向这片土冈掠来!这两个星亮的东西来势奇快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便已到了这片土冈上空接着便盘旋着落了下来原来是两个夜行人!
夏劲道心中大吃一惊他已见过鹰九扬的神鹰九扬轻功鹰九扬能象大鸟一样在空中飞翔前进他已觉得这已是轻功身法的登峰造极的地步了可是眼前的这两个夜行人却又不知比鹰九扬高出多少倍了!心中一时忐忑不安也不知这两个人是什么人!
只听一个夜行人道:“奇怪我明明嗅到这里有剑气的怎么却又不要见了!”声音尖细使人听了极为不舒服!
另一个夜行人道:“吉里姑鹿你不会搞错吧?”
夏劲道一听先前那个人名字叫叽里咕噜心中一阵好笑不过却又暗暗吃惊这个叫叽里咕噜的人在天上便嗅到这里有剑气这种功夫可是闻所未闻!当下屏息凝气聚神细听两人往下说!
只听叽里咕噜道:“腊希夏玛你是不相信我!”
夏劲道听另一个夜行人叫拉稀下马差一点笑出声来!强自忍住继续往下听!
只听拉稀下马道:“吉里姑鹿我怎么能不相信你呢!谁不知道你是大名鼎鼎的铸剑家呢不过你先前说这里有剑气冲天可现在却又说不见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叽里咕噜道:“我正在考虑这个问题!先前我是绝对不会看错的作为一个大名鼎鼎的铸剑家对剑气有一种天生的和后天通过辛苦的磨练而获得的特殊的嗅觉和敏感要不然他就会错过许多可以打造上品宝剑的材料而作为一个铸剑家来说是绝对不能允许的腊希夏玛你听懂我的意思吗?”
腊希夏玛道:“我当然明白作为你多年的搭档和朋友我非常的明白你之所以说这一番话的意思和意义你是说‘腊希夏玛我们是朋友你要相信我’不过吉里姑鹿顺便告诉你当然是郑重的请你相信我我相信你!”
叽哩咕噜道:“我的朋友亲爱的腊希夏玛我当然相信你因为你的脾气一点没变还是爱说废话!”
拉稀下马道:“是吗?我在说废话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
夏劲道不由听得啼笑皆非这两个人都在喋喋不休的大讲废话可是一个人却指责另一个人另一个人还不知道自己在说废话看来这两个人武功虽然绝顶但城府、心计却和常人无异了!
只听拉稀下马道:“吉里姑鹿你想出原因来了吗?”
叽里咕噜道:“我想到了第一:宝剑深埋在地下剑气不定期的从地下冲出来刚才已经射了一回所以现在看不到了。第二:宝剑是被一个大慧大德的人所携带剑气不时被那人的天性所扰所以有时见有时不见!”
拉稀下马道:“那依你看两个原因倒底是哪一个原因呢?”
叽里咕噜道:“腊希夏玛你什么时候才变的聪明一点呢这里荒郊野外又是深更半夜哪里会有什么大慧大德的人携带宝剑在此吟风弄月抽风抽筋呢!当然是第一个原因了宝剑深埋在地下!”
拉稀下马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
叽里咕噜道:“何必搞得那么辛苦呢反正我们都已经下来了就在这里休息休息再走吧你说呢腊希夏玛?”
拉稀下马道:“其实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怕你笑话我不够坚强所以没敢说出口!飞了那么半天累得骨架都快散了!”
两人说着在原处坐了下来距离夏劲道二人不过只有二三丈之遥。夏劲道不由心头打鼓:万一被这两人现了那可就糟了!以自己现在的武功不知道是不是这两人的对手?以这两人于武学的造诣一定能够现绝情七剑的秘密到那时天下真的又要大乱了!绝情七剑是言必行老前辈世代的心血绝不能落在别人手里!
这时只听那拉稀下马道:“吉里姑鹿你说武功重要还是心计重要?”
叽里咕噜道:“当然是武功重要要不我们离离岛哪会有今天!”
夏劲道心想:也不知这两个人口中所说的离离岛究竟是什么样子不过听叽里咕噜的口气岛上的人个个都是武功高强了?!
拉稀下马道:“武功既然重要那么岛主为何会对海外来客言听计从海外来客比我们的武功可差远了!”
叽里咕噜道:“岛主还不是被海外来客的小白脸给迷的神魂颠倒依我看那海外来客丑死了哪有那么迷人!”
夏劲道心想:看样子那个离离岛主是个女人了那海外来客不知又是什么人!
拉稀下马道:“那岛主会不会**?”
叽里咕噜道:“岛主是圣女如果那样做了我们离离岛早已被海神的滔滔恶浪吞噬于海底了你我还能活到今天!”
拉稀下马道:“不过虽是这样可岛主把飞行术和奴剑术教给了海外来客我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叽里咕噜道:“你怎么这么笨岛主可比我们聪明多了要不是海外来客答应替岛主找到‘龙虎辟水行’岛主才不会把飞行术和奴剑术教给海外来客的!”
拉稀下马道:“什么是龙虎辟水行?”
叽里咕噜道:“那是一块用海底火山喷射出来的地心磁英打造的一面刻有龙神一面刻有虎神的牌子功化奇妙人有了他可以在海底自由驰骋如履平地而且还不会被各种凶恶的海兽所伤!”
拉稀下马道:“那又有身用?”
叽里咕噜道:“你这人怎么这么麻烦不过看在你是我多年老朋友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
拉稀下马道:“你就快说吧吉里姑鹿我已经等不及了!”
叽里咕噜道:“龙虎辟水行是通向海底潘客茄的钥匙只有它才可以打开永恒之门!”
拉稀下马道:“潘客茄一定是传说中的那个宝藏吧!”
叽里咕噜道:“这回算你是广闻博识!”
拉稀下马道:“不过我有点担心如果海外来客靠不住怎么办?”
叽里咕噜道:“这个你我不必担心岛主早已在海外来客平时的饭食之中下了‘异心爆胎丸’如果海外来客每起一次异心那么他肯定会痛苦得生欲不能死欲不能最后如果还得不到岛主的解药的话他就会全身爆炸筋脉骨肉寸断而亡!你想海外来客敢不按岛主的吩咐办事么?”
夏劲道听到这里全身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才知道世途险恶人心叵测自己先前还以为这些离离岛人都是纯朴、善良之辈那真是大错特错了!那个海外来客不知是什么人中了别人的暗算还不知道真是太可悲了!一想到“海外来客”心中忽的一动他清楚的记得当年父亲夏凌霜是说去海外寻找剑仙的难道、、、、、、心中忽的打了个冷战不敢再继续往下想自己安慰自己道:这世界上哪里会有这样巧的事情!这样一想心情未免平静下来但倒底还是隐隐有一丝不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