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二十二章 神秘追杀

王彩雯正要给店伙计解释忽见店伙计目色一凛面上肌肉一阵痉挛样子又是可怕又是可笑目光从王彩雯头顶望过对着店门口愣。她正欲回头观看忽觉一道阴风自背后袭来慌忙一低头只见店伙计惨叫一声被那道阴风击个正着身子飞起直落到后面的一张桌子上汤汁四溅桌上的杯、碗、盘、碟被砸个粉碎那店伙计疼得杀猪一般叫起来店内一时大乱!
只听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老子最讨厌盯在人家身上看个不停的人你们这些中原猪猡真是不知好歹!”
王彩雯回头望去只见四个身材修长头围罗帕大鼻子绿眼睛的怪人正走进店来一看就知不是中土人士!方才那句话正是自为的怪人之口!
这四个怪人打伤了店伙计又出言骂人早已惹得店内众人群情激愤纷纷骂道:“你***才是猪猡!”“滚出去!我们这里不招待外国狗!”“打死他们!”骂声此起彼伏不知有谁扔出一只大碗带着风声直向为那个怪人头顶砸去这时店主人已领着厨房里的大师傅一干人等手持菜刀、烧火棍、笊篱饭勺冲了出来店主人大叫道:“砸的好!诸位小店里的东西随便拿坏了不用赔偿砸死这些外国猪!”
店主人一话众人无不喝彩各抄眼皮底下的东西什么板凳、筷子、杯、碗、盘、碟、茶壶、水盆、下雨一般砸向那四个怪人!店里一时乱成了一锅粥!
那四个怪人出一声诡异的笑声竟然不躲不闪但见那些砸向他们身体的物件一挨到怪人的身体便“啪”的一声吸在那里时间一长这四个怪人的身体上下吸满了东西看上去就象四个杂货堆!
众人一见均都呆得不知如何是好王彩雯情知这四个怪人身怀绝世武功忙喊道:“大家快跑!”
众人如梦初醒待要逃跑却又无路可逃那店门虽然高有丈余阔有六尺但那四个怪人身上粘满了东西恰巧将大门封死!众人不由慌了手脚有胆怯者打开窗户便往外跳!
店里这么一乱大街之上早已观者如潮。众人虽然个个气愤填膺但苦于不会武功只能眼睁睁看着!
这听那四个怪人道:“中原人胆小如鼠可笑!可笑!”那为怪人一声喊身上一件板凳飞出恰巧击在那个爬窗者的身上那人惨叫一声连人带凳飞出窗户外扑通摔在大街之上!
王彩雯实在忍无可忍反手抻出背后长剑跳到四个怪人面前喝道:“休得放肆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恣意闹事!”
为那个怪人见跳出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子不屑的道:“你闪开我们从来不打女人!”
王彩雯冷笑一声也不答话脚下一滑运剑如风一招“森柏叠翠”一剑四式同时刺向那四个怪人!这一招是青城派的上乘剑法以绵密、轻灵、快捷著称但见剑影纵横令人眼花缭乱!众人齐声喝彩:“姑娘好剑法!”
那四个怪人同时“咦”了一声似是没有料到这样一个弱质女子竟然怀有上乘剑法!大喝一声从身上震出一杯、一碟、一壶、一碗击向王彩雯风声霍霍威力惊人!
王彩雯不敢硬挡身形一纵跳到半空中是件东西擦着她的足底飞过“好险!”心中暗叫一声剑换“沉沙落雁”式凌空刺向四个怪人的头顶!
那四个怪人同声赞道:“好!”又从身上震出四样东西这回却是四条板凳王彩雯翻身从空中落到地上又换“危谷惊涛”刺向四个怪人的下盘!
那四个怪人想不到王彩雯身法如此轻灵迅巧接连两次都没有击中王彩雯只是徒耗内力而已打了个眼色大叫一声但听“轰”的一声巨响四个怪人从各自的杂货堆中脱身飞起那些东西四散飞溅宛若漫天花雨店里立时大乱众人纷纷闪避!
王彩雯身形连闪几闪躲开飞向自己的那些物件飞身扑到夏劲道身旁夏劲道正坐在那里呆对店里生的这一切似若未睹。王彩雯抓起桌上的箱子塞到夏劲道怀里然后一手持剑护住身形又一只手拉起夏劲道夺门而逃!
“哪里跑!”四个怪人随后追来边追边叫!
“闪开闪开!”王彩雯一头撞开看热闹的人群拉着夏劲道往前飞奔!
那四个怪人本欲再追但一见大街之上人群如潮一双双眼睛怒焰熊熊晓得众怒难犯只好摇了摇头悻悻然作罢!
王彩雯跑了没几步却现那四个怪人并没有来不由连叫庆幸放慢了脚步心中暗暗想:到不知又有什么大事生怎么竟有如许多的武功高强的人在此地出现!心念未了只听身后一阵马蹄声传来疾若暴风骤雨同时有人大喝:“让开!让开!”
王彩雯和行人慌忙闪到大街两旁!只见十几匹快马从大街上冲过马上之人各带兵器一望便知是江湖人物!
王彩雯又是惊奇又是恐惧心想:七大门派怀疑夏劲道偷了他们的镇派秘芨难道是他们动了天下武林人士一齐来抓我们!转念一想却又觉没有根据:七大门派丢了秘芨是他们自己的事他们没有必要也不可能请别人帮忙要不七大门派的面子还往哪搁?尤其静尘老牛鼻子更是爱惜毛羽拾帚自珍断不会做此等行径叫天下人笑!
这时又有十几匹快马从街上冲过王彩雯这回看得清楚但见马上之人各个面色凝重如山行色匆匆显见要去什么地方赶赴重要聚会!
王彩雯好奇心起决计要去看个究竟!这回她多了一个心眼拉着夏劲道走到贤武镇一个无人的小胡同里将身上道袍褪下抽出长剑把道袍的领袖削下做成一件大褂复又穿在身上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不伦不类的打扮不禁哑然失笑心想在:自己一个出家的道人和一个少年勾肩搭背走在一起当然要惊世骇俗了这下想来不会有人怀疑了吧!但长剑却无处可藏忽然瞥见夏劲道怀里报的长箱只见这口箱子长度和自己的宝剑相差无几不由大喜从夏劲道手上取下箱子打开箱盖“啊!”的一声王彩雯惊的目瞪口呆:只见箱内宝气四射璀璨夺目。珍珠、玛瑙、宝石不下二十余件每一件无不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但叫王彩雯惊奇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压在珠宝下的一封信和七柄既无鞘又无柄的怪剑!王彩雯心头怦怦大跳慌忙将手中之剑搁进箱子然后将箱子小心扣好又用道袍的长袖和大领打成一个包袱将箱子包的严严实实往背上一背然后手拉手牵着夏劲道走出胡同口这时两人看上去就象是一对串亲的乡下夫妇尤其是夏劲道呆头呆脑动作呆板僵滞引人笑!
王彩雯看了看夏劲道的脸一时心事如潮:大理王府白娘娘为何会送如此贵重的宝物给他?他又和白娘娘是什么关系?不用问那白娘娘一定是美极了自己已将终身托付给他为此与师父决裂被逐出师门叫天下人唾弃不知将来他会对自己怎么样?心潮起伏强抑难平忽尔展颜一笑却是笑她自己道:王彩雯啊王彩雯你虽然不是自负美貌将天下男人未放在眼里但却一向认为自己品性高洁娴雅脱俗现在你却为一个呆头呆脑的傻少年苦恼不已这难道就是爱情的魔力吗?忽的脸上一红羞不可抑她正自胡思乱想之际忽听的马蹄声又起蹄声隆隆震彻大地骇了一跳拉着夏劲道闪到大街一旁!
这回足有一百多匹快马从大街上冲过两旁屋檐之上砖瓦皆被震落声势骇人已极!
王彩雯拉着夏劲道尾随着这一拨快马出了贤武镇刚一出镇便见这些人奋骑扬鞭加快了脚力快如风驰电掣一般转眼便不见了踪影!敢情在贤武镇的大街上还没有全力施为但这样却更叫人容易看出这些人一定有十万火急的事情在身!
王彩雯暗暗惊骇拉着夏劲道顺着马蹄印往前走走了大约一个时辰日近半晌大路旁出现一条往西的岔道岔道两旁的杂草皆被踏平。时已近中秋天色渐寒但这些杂草翠色俨然依然透出顽强的生命力!两人上了岔道又走了一个时辰日已近晌王彩雯不由渐渐烦躁起来心想:若是再不见有人家岂不又要饿肚子!再往前走前面出现偌大一个马厩马厩下面分成二十几个马棚每个马棚里大约有三四十匹马总共约有六七百匹之多每个马棚都有七八个人看守这些人装束打扮俱不相同显见来自不同的帮派!
王彩雯从未见过有这么多江湖人物聚会心中暗自吃惊看这些人防守森严再往前走恐怕就要被人现她正自踌躇不定之际已经有人现了他们大喊着追了过来!同时看到有人扬手射出一篷黑簇簇的东西带着骇人的啸声飞过来!
“诸葛流机弩!”王彩雯认出这篷黑簇簇的东西大吃一惊她听师父青城师太谈论天下暗器之时说起过这种“诸葛流机弩”。这种短箭俱以纯钢打造长度只有普通弓箭的三分之一不到威力却大过普通弓箭十倍功能穿墙破石端的厉害异常!“诸葛流机弩”不用时安装在一个叫做“诸葛流机匣”的铁匣之内铁匣前方有十二个小孔后有机括匣内装绷簧用时一按机括匣内绷簧动流机弩就从前方小孔飞出一就是十二枝!俱传是蜀相诸葛亮所造诸葛亮谥封“武侯”所以也有把“诸葛流机弩”叫做“武侯弩”这是江西九华山“武侯山庄”的独门暗器想不到竟在此出现!王彩雯心念电转拉着夏劲道一齐趴在地上!同时装做害怕大叫了一声!
这时已经有十二个人冲了上来团团围住王彩雯和夏劲道齐声喝道:“起来起来!”
王彩雯拉着夏劲道从地上慢慢爬起装出一付惊恐不安的样子打量了一下这十二个人这十二个人有六人手拿刀剑另外六人手上捧着一个黑黝黝的铁匣子——“诸葛流机弩”只听一人喝道:“你们是什么人老实交代!”
王彩雯忙道:“我们是走亲戚的两口子没想到迷了路走到这里来了我们身无分文大爷饶命!”
有一个人道:“到‘孟尝山庄’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你们是不是存心到此又怎么会到这里!迷了路——分明撒谎!”
王彩雯心中一惊方要分辨却见方才说话的人道:“吴老弟你也恁多疑了!你看他俩的打扮就是一对老实巴交的乡下人又怎么会是撒谎呢!”
那人“唔”了一声又仔细把王彩雯和夏劲道上下打量了一遍只见王彩雯穿了一件破旧的大氅不伦不类一看就知家境贫寒说是走亲戚也没什么象样的衣服打扮。那个男的目光呆滞脸上毫无表情分明是个傻子不由点了点头道:“刘兄你说的不错!”
那姓刘的人道:“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你们赶快走吧!”说着挥了挥手!
王彩雯忙道:“谢谢大爷!”拉了夏劲道转身便走!
“且慢!”忽听那个姓刘的人道!
王彩雯大吃一惊只道已给他看出破绽一面功运全身一面转过身来道:“有怎么回事?”
只见姓刘的人从身上掏出二三两散碎银子道:“看你们也够可怜的这点银子虽然不多权当送给你们做路费用吧!”
王彩雯松了一口气欲想不接但如果推却反而会引起对方怀疑况且人家又是好意忙伸双手接过道:“谢谢!谢谢!”
那姓刘的道:“你们快走吧!”说着领十一人转身向马厩走去!
王彩雯将银子放进兜囊之中拉着夏劲道一边走一边想:原来这里叫做“孟尝山庄”自己虽然不知道“孟尝山庄”的主人是谁但一听其名便知其人了难道是“孟尝山庄”生了什么事还是这些人到这里来参加什么重要聚会?她正想到这里忽听的天空中响起刺耳的响箭声王彩雯对这种响箭最为熟悉不过不由一惊:七大门派的人也来了!
她拉着夏劲道方要躲开前面已经黑压压地出现了一大群人有的骑马有的步行为之人正是武当派掌门静尘道长!王彩雯看见了静尘道长等人静尘道长也看见了她和夏劲道只听静尘道长长啸了一声大袖一展身形飞起直向他们扑来!王彩雯大惊失色待要伸手取剑已经为时过晚静尘道长武功何等高强他若没有绝对的把握也不会贸然出手王彩雯只觉眼前一花静尘道长已到了二人跟前伸出双指在王彩雯和夏劲道身上一点点了二人的穴道!
王彩雯怒不可遏骂道:“静尘道长亏你还是一代掌门竟对两个后生晚辈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静尘道长居然老脸一红这才知道自己做了多么愚蠢的行为不要说这两个人是自己的后生晚辈就看王彩雯是女子之身自己也万万不能对她下手这岂不叫天下人耻笑?
这时六大门派的人也已到了近前武当四子的岩石从马上叫道:“师父你本领果然通天叫我等真是大开眼界!”
“闭嘴!”静尘道长面色铁青叱了岩石一句!岩石拍马屁拍在了马蹄之上心中不由一怔:这是怎么了?他见静尘道长动了真怒吓得慌忙闭口不言!众人看在眼里无不耻笑1i4他的丑态!静尘道长对青城掌门青城师太、峨嵋派掌门峨嵋师太、华山派掌门毕凌冰、崆峒派掌门米奇风、泰山掌门马占秋道:“这两人真是自投罗网!众位掌门你们看怎么处置他们?”
王彩雯早已瞧见青城师太心中一阵酸楚情不自禁的掉下泪来欲待开口叫师父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青城师太心中如何好受!王彩雯是她最爱的徒儿她已听叶彩云三女解释过当时的情形王彩雯为报夏劲道对四女的救命大恩才以身相许这等义烈也不枉自己对她这些年的苦心教导她本意是要叫王彩雯受她衣钵接待青城掌门之位的王彩雯聪灵剔透重情重义青城派在她手中一定能够扬光大却不料天有不测风云凭空生此祸端真是孽缘!怪就怪自己盛怒之下一时失去理智当着天下人的面将她逐出师门自己身为一派掌门言出令行又怎能出尔反尔?看她的样子这二十几天来一定吃了不少的苦青城师太心中百感交集但此情此景之下只好对王彩雯的眼泪视若未见了!
崆峒派掌门米奇风道:“这小子还没有清醒过来真是奇怪!”他快人快语没想到却激怒了静尘道长。只听静尘道长鼻中哼了一声道:“米掌门你这是什么意思?”心道:你这分明是讥笑我!
米奇风见静尘道长口气甚重不由大为不满!他情知自己方才一言不小心触到静尘道长的心病但一则自己纯属无心;二则自己也是一派掌门又怎能给静尘道长低头说软话?武当派固然是天下名门大派我崆峒派又何尝是名门小派?当下佯装未知也“哼”了一声道:“静尘掌门你这是什么意思?”
两人针锋相对眼见便要斗起口角这时马厩前的那些人已经迎了过来。只见方才姓刘的那个人对六派掌门抱拳一礼道:“武侯山庄门下弟子刘善与恭迎六大掌门!”那姓吴的人也抱拳道:“孟尝山庄门下弟子吴劲草与刘善与负责前山警卫之职恭迎六位掌门!”
静尘道长和米奇风按住心头不快同另外四位掌门人一齐还礼道:“多谢接待!”
刘善与也瞧见了方才一幕心中暗自吃惊:怎么这两人竟和六大门派有过节竟然惹得静尘亲自动手?但他为人老于世故情知此等事情不便过问当下又道:“怎么少林掌门衍空大师没有同众位掌门一起来?”
静尘道长好生尴尬看了看另外五位掌门人道:“衍空大师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随后就到!”
吴劲草道:“此地不是谈话之所众位掌门请到庄内一叙吧!”
众人都点了点头武当四子上来便要抓王彩雯和夏劲道青城师太手中佛尘一拂荡出一股劲风将四人迫开!武当四子大吃一惊道:“师太你干什么?”然后一齐抬头看了看静尘道长静尘一脸愠色不言不语!
青城师太道:“她虽被我逐出师门终究是我青城弟子怎样处置我自有分寸!”
这时青城三女叶彩云、钱彩虹、陈彩青上前护住王彩雯和夏劲道!
静尘道长心虽不甘却不便和青城师太在此争执只好顺水推舟给青城师太一个面子道:“我相信师太的为人这两个人交由你们青城派来看管!”说着就要随吴、刘二人前往孟尝山庄却听岩石叫道:“师父人是我们武当派抓住的当然要由我们武当派来处置!再说彩雯师姊归师太管还罢了这小子却要让我们武当派来管!”这家伙一直觊觎夏劲道那把举世无双的匕又嫉妒这小子竟独得青城四女的芳心青城四女之美天下皆知武林中有多少人倾慕、垂涎!他自己就是其中一个!但青城四女不但美丽而且武功高强又有青城师太这个保护伞谁也不敢妄动她们一根手指头!岩石一边心里打着主意一边飞身从马上跃起扑向夏劲道!
叶彩云、钱彩虹、陈彩青三女花容失色拔出长剑刺向岩石喝道:“退下!”
这一变故大大出乎众人意料眼见岩石就要伤在三女剑下就见刘善与从同伴手上抢下一只铁匣一回身三枝短箭已电射而出但听“当”“当”“当”三声脆响三枝短箭恰巧击中青城三女的长剑剑尖“流机弩”力量惊人三女惊叫一声长剑险些脱手而飞!
岩石从空中一个翻身落到地下正自惊魂未定静尘道长已挥手扇了他两记耳光骂道:“畜生丢人现眼!”这两记耳光本来只是作做样子而已众人看在眼里心中暗自鄙夷静尘道长的为人却见岩石捧着脸颊惨叫起来!
静尘道长大吃一惊伸手把岩石的两只手从脸上拉开众人一见不由都骇了一跳!只见岩石面颊高高坟起颜色紫黑显然是中了极为厉害的毒!
静尘道长眉头一皱抬起自己的右手只见自己右手的食、中二指不知何时变的紫黑晓得自己也中了毒只因自己功力深厚自己还浑然不觉!他面色铁青一双眼睛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脸上!
众人心中也暗暗猜疑:谁会有这样的本领令静尘中了毒还不知道!一时都打量起自己身边的人来生怕对方就是那个下毒的人!
王彩雯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偷偷的笑:鹰九扬说小混蛋武功未失的确不假!夏劲道身怀绝世毒功连长生散人也惧他三分静尘不知好歹竟敢点小混蛋的穴道那还不是自讨苦吃!
静尘道长当然做梦也不会想到是夏劲道让他中了毒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丧气作罢!他以武林泰山北斗的身份受此打击雄心未免有些消沉他拔出背上长剑用剑尖刺破食、中二指然后运功将毒迫出又伸手点了岩石脸上的穴道防止毒性蔓延这一手功夫十分精彩可惜此时却无人有心观赏了!
这时刘善与道:“静尘道长不必过分担忧天下第一名医黄花叠也到了这里管保令徒安然无恙!”
静尘道长一脸欣喜道:“黄花叠也在这里那太好了!”
青城师太解了王彩雯身上的穴道正要伸手给夏劲道解开王彩雯一把拉住她的手摇了摇头同时努了努嘴看了看静尘道长!
青城师太恍然大悟但对夏劲道竟能令静尘中毒心底下却有点不相信!那这小子岂不是个毒人了吗?这可是天下奇闻!
王彩雯看出师父的神情但又不便解释当下自己解开了夏劲道的穴道她本来是打算表演给青城师太看的谁知一看自己的手白嫩如昔毫无异样不由一呆不明自己何以不会中毒想了一想突然红了脸好在也没人注意!
一场风波过去众人跟着吴、刘二人走到马厩前骑马的将马留下吴劲草吩咐手下几句然后领着众人步行前往孟尝山庄!
走了约莫二里路程前面出现一座偌大的庄园高墙围绕森严无比园内房舍栉次鳞比不计其数!一看就知庄园的主人乃是富豪!大门口横匾上书“孟尝山庄”走铜鎏金富贵之气俨然!
众人进了孟尝山庄穿过阔大的前院到了中进庭院已看见前面会客大厅之内坐满了人!
吴劲草高声喝道:“武当、青城、华山、峨嵋、泰山、崆峒六大门派到!”
众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进了大厅大厅上东厢空着七个座位每个座位前各有一个案几上备香茗六大掌门人依次落座门下弟子分立身后只留上座位空着那是少林派的!
众人一见七大门派尚缺少林派还没有来到无不诧异。目光中流露猜疑之色但众人谁都不开口说话大厅之内鸦雀无声气氛十分沉闷!
王彩雯放眼四望只见大厅之内不下千余之众高矮胖瘦参差不一也不知生了什么事这么多人齐聚到孟尝山庄来!
正在这时大厅东北角上的角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三个身材都十分魁梧的中年男人!其中一个遍身火红十分刺眼令人一看便知是江南霹雳堂的当家“霹雳火王”雷万春。另外的两个人一是中原大侠游盛天一个是孟尝山庄的庄主“小孟尝”顾伟通。这三个人一出现大厅之内立时活跃起来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王彩雯瞧见雷万春和游盛天心情激动不已夏劲道是他们一伙的被二人看见不知又要如何了!好在两人都未向自己这边看来她心头打鼓一只手紧紧拉着夏劲道!
这时只见顾伟通道:“各位朋友承蒙看得起在下不辞辛苦万水千山跋涉到这里在下谢过了!”说着向四周抱拳一礼!
众人大声道:“顾大侠太客气了!”声震大厅嗡嗡作响!
顾伟通道:“少林方丈衍空大师已经通知在下说少林寺已经打算退遁江湖不再过问武林中事!”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大吃一惊纷纷道:“有这等事?!”“少林乃天下第一大派他们不来这还叫什么武林大会!”“少林主持明空大师内功天下第一没有他主持公道伸张正义如何对付那个大魔头?!”
顾伟通又道:“大家请安静!在下还没有说完衍空大师说少林虽然打算退出武林但已经找了一个人做为少林的代言人现在我来看看这位朋友在这里没有?”
此言一出众人吃惊更甚当下都不在说话目光随着顾伟通的目光一齐转动大家又是激动又是惊奇急欲一觅这位少林代言人的风采!
顾伟通目光缓缓掠过大厅四周最后停在夏劲道的脸上。王彩雯激动不已难道当日明空大师将盟主令交给夏劲道时便已做此打算不知他又是何以说服少林方丈衍空大师和众位长老的?
雷万春和游盛天此时也看见了夏劲道雷万春激动至极方要大叫:“夏——”忽的觉得手掌一痛原来是游盛天偷偷在他手心捏了一下登时醒悟慌忙闭口!这时所有的人都在注视夏劲道也没有谁注意雷万春奇怪的举动!
最为吃惊的莫过于静尘等六大掌门人了!要不是他们定力老到是一代高人恐怕早就大叫了起来!
顾伟通大步流星走到青城师太面前揖手一礼道:“师太请让开一下叫这位小朋友出来!”
青城师太老脸一红站起身形让到一旁!众人看到这种情形无不骇异这小子既然是少林派的代言人怎么会站在青城师太背后?难道他是青城派弟子不会青城派一向只收女弟子又哪里来的男弟子!众人不明所以只有瞪大了眼睛看着!
顾伟通伸出大手就来拉夏劲道王彩雯忙道:“不要——!”顾伟通此时已现夏劲道神情有异骇异的缩回了手王彩雯抬头看了看青城师太的眼低低的叫了一声:“师父——”欲言又止!
青城师太如何不知道自己徒儿此时的心情叹了口气点了点头!王彩雯见师父终于原谅了自己心中欢喜无限万分感激的看了师父一眼眼里又含满泪花强抑心中激动拉着夏劲道走到大厅中央!
众人一见夏劲道无不大失所望!只道少林派的代言人是怎样的英雄好汉却原来是一个衣衫破烂呆头呆脑的少年不过拉着他的那个女子却是明艳动人秀丽异常虽则一身布衣却掩不住其风采无限!这小子行走还要人扶持又怎么做了少林派的代言人难道身怀什么特异的武学不成?那女子身上背着一个大包袱里面装的难道是他的秘密武器?众人心中疑云翻滚恨不得一下便知究竟!
顾伟通道:“请上座!”
王彩雯道:“多谢!”扶着夏劲道到椅子上坐好自己则立在夏劲道背后!他们旁边挨的就是静尘道长王彩雯本想推辞不坐的这里上坐的都是武林各门各派的掌门人哪里有年轻人上坐的道理但转念一想一则夏劲道此时代表的是少林派少林派是武林的泰山北斗若一味推脱反叫人觉得有些矫揉造作!二则借机气一气静尘等人!
果然不出王彩雯所料夏劲道一坐下静尘顿时脸色铁青如坐针毡!
王彩雯心中暗暗好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