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二十一章 高人*傻小*美人

    王彩雯心知有异慌忙推醒夏劲道夏劲道翻了一个身“啊”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王彩雯又气又笑将床单打成两道把夏劲道缚在背后然后拔剑在手悄悄移至屋门之后。夏劲道本来高出她要将近一头王彩雯却觉得并不吃力呆了一呆不明所以不过心中却一阵欢喜这样的话相信一定能轻易逃走!
    靴声走到两人的屋门外忽的止住王彩雯只听那人喃喃自语道:“真是天助我也!这两人睡得如此香甜却不知要大难临头了!”
    王彩雯情知此人方才听见了夏劲道的哈欠声心中不由暗自好笑。那人在屋外立了片刻似是确信屋内并无异常之后这才用手一推房门!
    王彩雯黑暗之中看得仔细这见那栓住屋门的门闩悄悄的断为两截如同刀削锯割一般吃惊得一颗心险些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她本待那人破门而入之时乘其不备刺他一剑的现在却忽然觉得浑身没有了一丝气力!
    屋门无声无息的左右哟分一扇恰巧掩住了王彩雯和夏劲道紧接着一个高大的人影迈了进来直向屋内床铺方向走去!
    王彩雯只觉自己如同见了僵尸一样恐怖浑身俱被冷汗浸透好在头脑还尚为清楚自己一面运功闭住气息一面用手悄悄堵住夏劲道的鼻子和嘴心中连连念道: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小混蛋你千万别再打哈欠了!
    那人走到床铺跟前俯下身去却一把摸了个空口中不由“咦”的一声道:“不可能不可能难道有人抢在我前面动了手?”
    正在这时忽然间屋外一阵嘈杂声传来紧接着亮如白昼火光透过屋门射进来恰巧照在那人身上!王彩雯还没有看清那人的面孔那人已经在床上扯下一块布把面孔扎了起来行动举止略显慌张王彩雯瞧在眼底略一思索便已明晓敢情这个人害怕别人看见他的真面目!
    这时屋外喝声纷杂十分喧哗只听一个公鸭嗓的人道:“薛爷没错小的亲眼看着他们住进了这家客栈那个小道姑年轻貌美小的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美人呢!那个傻小子八成是她的姘头啧啧两人的那个亲热劲真他妈眼馋死了!”
    一个沉雄的声音接道:“什么他妈姘头老子要的是黄花大闺女你***倒底看清楚了没有!”
    那个公鸭嗓的声音接道:“薛爷您也是当代的豪杰一世的英雄干吗非要拜在那老怪物的门下受这等鸟气!”
    那个沉雄的声音不耐烦的道:“你***别再罗嗦了快去看看人跑了没有!”
    公鸭嗓的声音道:“跑不了!我这就去看看!”说着奔向客房门口突又出一声惊叫:“屋门怎么开了呀!你是什么人!”他声音还未落下身体已被一股大力抛起重重地跌到院内但这个公鸭嗓也不含糊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立起破口大骂道:“何方混蛋竟敢暗算你家爷爷!”
    这一变故陡起院内的四五十个人纷然大哗个个刀剑出鞘虎视眈眈瞅着客房门口!
    那个姓薛的人道:“周挺山怎么回事?”
    公鸭嗓道:“屋内有一个大个子!”
    姓薛的人道:“一个大个子?”他话音未落只见屋内已经脸朝里背对着他们走出一个身材十分高大的人来!
    院内所有的人从位见过这等怪事均都呆若木鸡他们本待屋内之人往外一闯便刀剑齐一举制住敌人的现在却见这人悠闲之极的从屋里走出来而且背对着他们反而吃惊过甚不敢动手了!这个人不是故弄玄虚便是武功强过他们太多!
    还是那个姓薛的比较沉得住气咳了一声道:“你是什么人?”
    蒙面人并不答话只是双手左右一分意思是让这些人闪开一条道路!然后一步一步退向这些人!
    姓薛的突然出一声震天大笑喝道:“你少他妈装神弄鬼咱薛六郎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又岂会怕你这个藏头遮脸的龟孙子!”
    蒙面人喉咙里突然出一阵低沉的响声全身骨骼“吱吱”出骇人的声响显见十分恼怒!
    薛六郎大叫一声道:“大家小心敌人就要动手!”却见蒙面人双手又是左右一分接着一步一步又退了过来!
    薛六郎突然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这个蒙面人浑身上下透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之气他脑筋急转:这个人是谁?单凭这种气势自己绝不是人家的对手!
    这时周挺山叫道:“先下手为强!大家上啊!”接着身形一弹而起掠过蒙面人的头顶轻功竟是好的出奇双掌往下一按直抓蒙面人的面颊!蒙面人“哼”了一声单掌往上一迎硬接硬打!周挺山嘻嘻一笑二掌合一在蒙面人手掌之上一点借势用力身形展动已翻落在蒙面人的背后!双掌齐直击蒙面人颈部“天柱”“大椎”二穴用的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武林不传之秘“百变猫拳”!这种“百变猫拳”最擅长借力用力借物变势变幻莫测奇特诡异用于贴身肉搏最妙不过!
    蒙面人口中“咦”了一声脚下一滑倏然横移三尺以毫厘之差避开周挺山致命一击!这时薛六郎的人已经功了上来刀剑并举将蒙面人团团围在当中蒙面人前突后冲左躲右闪那些刀剑竟无一砍在他的身上!明眼人一看就看得出来蒙面人的武功比之薛六郎的人无啻霄壤之别!
    王彩雯在屋门之后看得真切心道:此时不跑更待何时!悄悄地从屋门之后走出功运全身一个“燕子三抄水”直朝院外掠去!青城派的“梯云纵”本就是武林一等一的轻功身法王彩雯更是得了青城师太的真传这下全力施为身上虽然背着夏劲道身法也是快得惊人!
    薛六郎最先现二人连忙大叫:“大家住手这两人在这里!”与此同时就听惨叫之声接二连三响起院内刀剑乱飞声势惊人无比!薛六郎险些被一柄斜飞过的钢刀戳中额头不由又惊又怒大骂连声:“饭桶!饭桶!一群饭桶!”晃动身形直朝王彩雯和夏劲道追去!
    蒙面人用上乘内功震飞敌人的兵器长啸一声冲出包围众人均被他武功所慑不敢阻拦各自找回自己的兵器一声喊随后追来!
    王彩雯背着夏劲道冲出客栈她冒险突围侥幸成功不敢耽搁拔足狂奔好在今夜星光灿烂道路依稀可辨要不简直寸步难行!
    身后只听薛六郎大叫道:“哪里跑!给我站住!”接着火光四起照亮整个大街薛六郎的人也已冲出客栈追了上来!
    那个蒙面人轻功最好几个起纵便已追至王彩雯夏劲道背后大掌一探直朝二人抓来!
    王彩雯听得背后劈空风响骇得要命不敢回头拼命往前飞奔!她此刻只觉身法比从前快了许多不由大感奇怪但冲出仅一丈之遥身法便又慢了下来呆了一呆不明所以!
    蒙面人“咦”了一声他本料这一抓定能抓到二人却不料王彩雯身法突然加快两人竟在他掌心之下溜掉不由气恼万分啸了一声一记劈空掌出!但听得“嘭”的一声掌力恰巧击在夏劲道身上蒙面人心中大喜道:“这回看你往哪里逃!”
    但奇异的事情接着生就见王彩雯和夏劲道二人的身体就象一只大风筝一般被掌力一触立刻又滑出二、三丈之遥非但没有倒下反而离蒙面人越来越远了!蒙面人始料未及呆了一呆这时薛六郎等人已经追了上来薛六郎大叫道:“围住他周挺山!”自己仍就朝王彩雯和夏劲道追来!
    周挺山应了一声率人又将蒙面人团团围住!这些人武功虽然不高但个个悍不畏死蒙面人不敢出手太重万一伤了这些人的性命被人从尸体上看出武功家数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待他好不容易摆脱纠缠王彩雯和夏劲道已跑出二、三十里地之遥不由又急又气好在有薛六郎跟着两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也不至于追丢了目标!
    如是三番两次天已大亮众人奔跑了一夜个个劳累不堪但谁也不敢停下休息!王彩雯背着夏劲道在前面跑。后面的人穷追不舍依次是蒙面人薛六郎周挺山最后是薛六郎的徒子徒孙!
    这时只听一个声音道:“哈哈!有趣有趣我老鹰还从未见过这么有趣的事情!真是笑死我了笑死我了!”声音从空中传来宛若雷鸣一般众人吃惊异甚各自驻足循声望去!只见斜剌里天空上飞过来一人鹰头鸷目钩鼻相貌凶恶异常身后背着一个大盒子也不知里面装的什么东西这人飞到众人上方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竟将身子停在空中不动!他低头看了看王彩雯和夏劲道大叫道:“哇小朋友原来你在这里王府一别三月有余想得我老人家好苦!”说完一瞅蒙面人又叫道:“嗬!又是心月无相派的人!”
    蒙面人突然道:“鹰九扬你别多管闲事!”
    这个人正是鹰九扬只听他道:“这就怪了你既然认得我老鹰为何却又叫我老鹰不要多管闲事!”
    蒙面人道:“烦恼只为多开口是非皆因强出头!我劝你还是三思而行!”
    鹰九扬道:“要叫我不管那也简单你只要揭开你那遮羞布叫老鹰看看你的真面目!”
    蒙面人道:“鹰九扬你这是强人所难!”他似乎对鹰九扬十分顾忌言语之间口气并不强硬!
    这时只见薛六郎从身上掏出一个物件抖手扔到半空中那物件在半空中“啪”的一声炸开火花四射继而形成一朵斗大的七彩烟花光彩绚烂煞是好看!
    王彩雯先叫道:“长生教!”面色惨变原来薛六郎是长生教的人那日夏劲道为救自己师姐妹四人以吸毒**将长生散人打成重伤结下深仇大恨要是落到长生教的手里真是凶多吉少!
    蒙面人却未理会只是道:“姑娘这小子何以会变成这样是谁伤了他?!”
    王彩雯闻声一愣心道:怎么这个人不知道小混蛋的情况?听他语气似乎对这小混蛋十分关心!不过他为什么又要抓我们?口中道:“这不关你的事也没人伤得了他!”心想要是小混蛋清醒如常我们联手又怎会给你迫得如此狼狈!小混蛋的毒功比长生散人还要厉害恐怕你也不是对手!
    蒙面人“哼”了一声道:“没有人伤得了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鹰九扬道:“小丫头你还罗嗦什么待会长生老怪物来了再想跑可没那么容易!我可告诉你长生老怪物是个大**!”
    王彩雯脸上一红道:“多谢老前辈提醒!”拔腿便跑!
    蒙面人喝道:“站住别跑!”
    鹰九扬身形一落落在蒙面人前面道:“不要欺负小孩子你们心月无相派专做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怪不得要在脸上蒙一块遮羞布!”
    蒙面人又急又气沉声道:“鹰九扬你胡说什么什么心月无相派!你快闪开!”
    鹰九扬道:“你以为我老鹰是三岁顽童你不是心月无相派的人鬼才相信!”
    蒙面人知道鹰九扬不可理喻趁他说话之际身形展动直朝王彩雯和夏劲道追去!但鹰九扬身形只一晃便又拦在他的面前蒙面人道:“鹰九扬你可别逼我!”
    这时忽见王彩雯惊叫一声身形又退了回来!接见腥风四起中人欲呕!一条盘花怪蟒出现在众人面前粗若水桶长有丈余一双怪眼黝深碧绿电光四射血色长信不时从口中吐出出“咝咝”的怪响众人从未见过这等庞然大物鹰九扬道:“乖乖长生老怪物净弄些吓人的玩意真拿他没有办法!”
    蒙面人道:“异域邪教竟也敢兴风作浪!哼!”
    鹰九扬道:“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是谁。天下无敌?这怪物喷口毒气也能把你毒死!”
    这时只见七八十个奇彩异服的人口中吹着一种奇异的口哨声出现在众人面前当中一人须眉皆白身着七彩罗袍正是长生教的教主长生散人他左右身旁立着洞中仙和玉壶子!
    薛六郎慌忙跑到长生散人面前行了一礼用手一指王彩雯和夏劲道道:“师父第一百个少女被我找到了不过却被这两人从中搅和还未曾得手!”
    洞中仙叫道:“师父这不是青城派的那个小道姑吗!咦那个臭小子怎么了怎么缚在小道姑的背上!”
    玉壶子叱道:“薛师弟这个小道姑不是处*女怎么你看不出吗?”
    薛六郎脸色红实在难以启齿只好摇了摇头以示不知!
    长生散人道:“你们不要吵了!薛六郎虽然没有找到第一百个处*女但他现了这个臭小子也是大功一件。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哼这个臭小子受了伤我看他还怎么用吸毒**!”
    鹰九扬道:“长生老怪你站在那里念什么经还认得我老鹰吗?”
    长生散人眉头一皱道:“烧成灰我也认得你鹰九扬我劝你最好别管闲事!”
    那个蒙面人趁鹰九扬和长生散人一问一答之际轻移脚步欲要离开长生散人觑得真切口中出一声尖利的哨音只见那条怪蟒出一声沉闷骇人的怪吼张开血盆大口直向蒙面人扑去腥风四溢!
    蒙面人喝道:“畜生你也欺我无能吗!”身形不闪不避两记劈空掌出轰若雷响雄浑无比但听两声震天巨响蒙面人的劈空掌一记击在怪蟒头顶一记击在怪蟒身上怪蟒怪吼一声扑起的身躯坠地“轰”的一声巨响砸得地面乱颤!
    鹰九扬拍手喝彩道:“好雄浑的掌力!”他话音未落骇人的情况已经生但见那条怪蟒尾部一扬一股恶风陡起原来这条怪蟒浑身鳞甲细密无比蒙面人的掌力虽雄击在怪蟒身上已然消去大半并没有将它震毙!
    那怪蟒负痛狂性大身躯在地上盘旋游走看上去笨拙臃肿的身躯竟然灵幻无比蒙面人竟然躲不过怪蟒这一击被怪蟒的尾巴扫中肩头闷哼了一声张口吐出一股鲜血身如断线风筝一般斜摔到王彩雯和夏劲道脚下!王彩雯早被他的武功吓怕了双脚一跳跳到一旁!
    这时那怪蟒吐着血色长信已然朝蒙面人游了过来看来这怪物也是凶残无比它挨了蒙面人两掌非要置蒙面人于死地不可!
    蒙面人出微弱之极的一声道:“救、、、、、、救我我、、、、、、不能死!”伸手向王彩雯摇了一摇突然又无力地垂下!王彩雯本不欲救他但那蒙面人脸上的面巾被鲜血染满样子凄惨无比忽然动了恻隐之心一时间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跳到蒙面人身前长剑舞起一团剑光直朝怪蟒刺去!
    鹰九扬大惊失色大叫道:“姑娘你这是找死快快退下!”身形大鸟一般掠起两掌钢钩一般抓向怪蟒!谁料那怪蟒一见王彩雯和夏劲道突然出一丝悲惨的怪叫声身躯迅盘起浑身鳞甲出“咔咔”的响声看上去就象一座小山一般十分怪异!
    王彩雯和鹰九扬正自骇异这怪蟒何以如此之际长生散人已经悄悄扑了上来双掌出两道七彩毒烟喝道:“给我倒下!”
    鹰九扬叫道:“好卑鄙长生儿你好不要脸!”身行飞起七彩毒烟自他的脚下射过他身形落地连叫:“好险好险我老鹰险些遭了暗算!”
    长生散人道:“知道厉害了吧!”双掌又出两道七彩毒烟这一回却是击向王彩雯和夏劲道王彩雯大惊失色方要避开却见那条怪蟒怪吼了一声声震天宇庞大的身躯一盘而开张开血盆大口恰巧将两道毒烟吸入口中接着直朝长生散人扑去!这一下谁都看明白了这怪蟒是在保护王彩雯和夏劲道!
    长生散人又惊又怒气得浑身抖骂道:“畜生真是畜生!老子白养了你三年!”口中一边连连出怪异的哨音身形一边连连后退!
    那怪蟒对哨音恍若未闻依旧向长生散人扑去长生散人大惊失色道:“快撤快撤!这畜生疯了!”回过头去领着众弟子没命一样往来路跑去那怪蟒闷吼连连追在他们后面一会便不见了踪影!
    鹰九扬叫道:“哈哈有趣有趣!哎呦哎呦肚子痛!”说着弯下腰去捂着肚子直叫起来!
    王彩雯忙道:“老前辈你不会是笑得肚子痛吧?”
    鹰九扬白了王彩雯一眼道:“小丫头你敢取笑我!哎呦!”
    忽听一个声音道:“鹰九扬你这是中毒了连这点常识都不懂还怎么在江湖上混!”鹰九扬和王彩雯回头一看却见那个蒙面人不知何时已经翻身坐起抱元守一正在运功疗伤!
    鹰九扬道:“你胡说什么我老鹰武功高强怎么会中毒!”
    蒙面人道:“信不信由你长生散人的‘七彩罗刹手’其毒无比再过一时半刻恐怕你的肚子都会烂掉!”
    鹰九扬道:“啊有这么厉害!好长生老怪待我治好了肚子痛一定找你算帐!”说着盘膝坐下运功驱毒!
    这时那个蒙面人已经疗好内伤长身站起大步向王彩雯走过来!
    王彩雯一惊不由自主退后一步道:“你要干什么?”
    蒙面人注视了两人片刻突然出一声长叹身躯腾起星丸一般向天空远处掠去转瞬便不见了!
    王彩雯望着蒙面人消失的方向呆了片刻心想:这个人真奇怪他的内功、轻功之强比自己师父青城师太还要高过许多他虽然受了内伤要杀自己还是易如反掌可是他为什么不动手呢?
    这时鹰九扬已将体内之毒逼出跳起身形道:“啊那蒙面人走了?”
    王彩雯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鹰九扬又道:“奇怪你怎么没有中毒?”王彩雯怔了一怔忽然脑际灵光一现恍然大悟道:“啊我知道了!”
    鹰九扬道:“你快告诉我我都要急死了!”
    王彩雯一笑道:“你先告诉我你是什么人我才说给你听!”她这一笑忽然一阵目眩脚下一软险些跌倒情知是劳累过度现在危险已去赶忙把夏劲道从背上放下然后长剑拄地大口大口喘息起来!
    鹰九扬一见夏劲道呆头木脑的大吃一惊一把拉住夏劲道的手连连问道:“傻小子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我是鹰九扬漠北神鹰鹰九扬!”
    王彩雯休息了一会情况略为好转苦笑一声道:“老前辈他不会回答你的!”
    鹰九扬道:“为什么?”
    王彩雯一时心痛如绞强自道:“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他!”遂把六大门派如何抓到他们夏劲道为救自己不肯只身离去自己假装和他恩断义绝谁料弄巧成拙夏劲道竟然变成这个样子说到这里脸上泪水涟涟伤心欲绝!
    鹰九扬一拍大腿道:“嗨!姑娘你真傻你也不想想他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你却不跟他走他哪能不伤心呢!岂只伤心恐怕是伤心的肝肠寸断再说这小子南下滇南重返中原来回不下万里其间赴汤蹈火出生入死早已心力交疲哪里还能受得了半点刺激!”
    王彩雯更加伤心道:“我知道错了!”
    鹰九扬道:“姑娘你不要哭了!这小子福星高照一定能够转危为安再说他只是受了一点小小的刺激并无大碍他的武功未失平常之辈也奈何不了你们!六大门派的事就包在我老鹰身上那静尘牛鼻子还是要给我老鹰一点面子的!”
    王彩雯拭去脸上的泪珠道:“多谢老前辈关心!”
    鹰九扬连连摆手道:“你别这样我老鹰最见不得别人对我客气!”说着解下背上的长箱道:“这箱东西是白娘娘交给我的让我转交给夏劲道现在我找到了你们物归原主再说大理王府的高手已经大举追来我武功高强当然不怕不过带着这箱东西终是不便!”
    王彩雯吃了一惊她年纪虽小可也知道大名鼎鼎的大理王府大理段家的“一阳指”是天下无双的绝技王彩雯不止一次听师父青城师太谈起言语之间倍加推崇所以记忆犹新!她双手接过箱子只觉分外沉重也不晓得里面装了什么东西口中道:“老前辈我们武功低微被大理王府的人给现了怎么办?”
    鹰九扬道:“不会不会!他们追的是我又怎么会现你们呢!好了时候不早了我要走了!”
    王彩雯心中忽然一动道:“老前辈追你的人是不是司空无畏?”
    鹰九扬道:“奇怪你说的是哪个司空无畏?”
    王彩雯道:“当然是剑帝司空无畏了他不是僻居滇南么?”
    鹰九扬的更加奇怪:“你怎么会想到是他?不会不会依司空无畏的个性又怎会替王府卖命!”
    王彩雯道:“我不是无缘无故想到的昨天我在贤武镇见到了司空无畏!”
    鹰九扬道:“你怎么知道那人是司空无畏?”
    王彩雯给鹰九扬问得一怔迟疑道:“我也只是猜想而已!”
    鹰九扬道:“这就对了!如果真的是司空无畏那天下武林当真又要大乱了!好了你们多加保重我走了!”说着双臂一振施展“神鹰九扬”轻功飞上半天空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
    王彩雯看得连连咋舌不已心道: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叹罢多时忽觉肚子饿得要命放眼四望这附近也不见有什么村镇只得扶着夏劲道一步一步又捱回贤武镇!
    刚一进镇便见大街之上人们三五成群的正在议论什么看上去个个兴高采烈!只听一人道:“薛六郎一向欺压百姓无恶不作这下遭了天谴真是大快人心!”
    另一人接着道:“可不是那条大蛇足有贤武镇这条街这么长腰粗得象一头大水牛两眼大得象一对大灯笼所过之处俱都夷为平地不光毁了薛府不说而且还吃了七八十个人呢!”
    一个又道:“真是活该!听说这方圆百里失踪的黄花大闺女还和薛六郎有关呢前去看热闹的人们在薛府的地窖里现了她们嗨那个惨呀就甭提了!”
    王彩雯心中暗自好笑找了一家饭馆拣个干净之处扶着夏劲道坐下然后将那口长箱放在桌上这口箱子形式古雅已极虽然磨损得略显破旧大门一看便知价值不菲!饭馆里的人目光“刷”的一齐集中到了王彩雯和夏劲道的身上惊奇当中满是艳羡其中也有认的二人的忙扯同伴的衣袖低低道:“哎伙计可别生歪心眼这两人来历复杂你没瞧见昨天他们和那白衣人在一起吗?”
    那人忙道:“哪里哪里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我也只是好奇而已!”
    王彩雯佯做视而未见要了饭菜先喂夏劲道吃饱然后自己一阵狼吞虎咽将剩下的饭菜全部消灭饭菜下肚自然精神百倍兴冲冲待要掏钱付帐可当手伸进兜囊之中却不由一呆:盘缠已尽这可如何是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