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二十章 剑帝司空无畏

    王彩雯扶着夏劲道落荒而走也不知什么原因六大门派的人并没有追来王彩雯略松一口气放眼四望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块大石扶着夏劲道走到大石前坐下她自己盘腿对面而坐急急道:“小混蛋你醒一醒?”
    只见夏劲道神态昧暗目光呆滞哪里有半点反应?
    王彩雯又悔又恨泣声道:“都是我害了你!都是我害了你、、、、、、”哭罢多时这才一擦脸上的泪痕扶着夏劲道站起辨了辨方向选正北方向走去!
    路漫漫无尽头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但只要你勇敢坚定、机智执着再多的风雨、再多的险阻又何足惧!
    一连五天夏劲道和王彩雯二人寻访遍了沿途所能碰到的药店、药铺但所有的先生都对夏劲道的病症束手无策更有甚者后来的一家药铺大老远一见到两人走过来便“咣当”关上门板提早收业了!
    王彩雯不禁一愁莫展不过好在她性格刚烈绝不肯服输倒不至于悲观绝望!
    这一天两人来到一座大镇——贤武镇还没有进镇便被一群人拦住去路!王彩雯冷眼打量这群人:只见这些人约莫二十来个年岁不一年纪稍长的大约四五十岁年轻者也就和他们一样是年轻人个个长袍罩体衣服下摆微微隆起显见里面佩刀带剑。王彩雯并不害怕冷冷地道:“不知众位何以拦住去路请让开!”
    领之人展颜一笑声音极为和蔼:“姑娘切莫多心我等绝无恶意!只是在下主人说二位情形令他想起二十年前的一对故人伤感之余特请二位过去一叙——!”
    “哦!”王彩雯黛眉一皱心中大感奇怪略一沉吟点头道:“请——!”
    领之人笑道:“果然爽快姑娘请跟我来!”
    王彩雯扶着夏劲道与这些人随后而行沿途之人无不驻足旁观有是惊奇有是艳羡!这样一个貌美如花的小道姑却搀扶着一个病恹恹的少年郎也不知那少年交了什么狗屎桃花运!
    走了约莫三四十步距离这群人忽的站住身形领人道:“到了!”
    王彩雯早已看见街北一亍小铺之下端坐着一个一身白衣的中年男子!这亍小铺本来普通的已不能再普通但这个中年男子在这里随随便便的这么一坐这亍小铺的简陋、寒伧之气都似已变得令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因为这个中年男子的风范太迷人了足以迷倒天底下任何一个多情的女人!这个人的一切已不能用人间的词汇来描绘他仿佛来自天上天上来到人间的神令人不敢逼视!
    王彩雯心头砰砰大跳竭力抑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中年男子不说话王彩雯也不说话!
    中年男子打量了两人许久缓缓地道:“姑娘你是青城派弟子么?”
    王彩雯只觉他的话语中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令人不得不回答他的话点了点头道:“不错!”虽然青虚师太已当着六派众人将她逐出师门但她还是以青城弟子自居这倒不是因为青城是名门大派行走江湖可以不被人欺负而是因为她是性情中人对青城派的眷恋之情自然难以割舍对青虚师太的养育之恩更是挂于胸怀念念不忘!
    中年男子有对夏劲道道:“年青人你也是青城派弟子么?”
    王彩雯道:“我的这位朋友得了一种怪病神志不清口不能言还请先生莫怪!”
    中年男子眼中突然射出一丝亮芒却又倏忽泯灭又缓缓道:“本人认识一位国医圣手姑娘如果信得过在下就请你们和本人相偕而行待本人见到这位朋友代你们相求包管手到病除姑娘意下如何?”
    王彩雯心头大起疑心暗道:素不相识他何以如此好意?口中推辞道:“多谢先生关心我的这位朋友头部只是不小心给撞了一下休息几天我想便会没事的!”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道:“姑娘此言差矣!这位小朋友病之罕见实乃本人一生仅见再拖延下去恐怕会更为严重姑娘还请三思?”
    王彩雯见中年男子说话倒是情真意切只得道:“实不相瞒我们几天来一连走访了几家药铺都说此病十分古怪无人肯医恐怕、、、、、、”
    中年男子又摇了摇头道:“姑娘一身江湖人物打扮而且又是青城子弟、、、、、、那些民间的医师自然不敢轻易出手!”
    中年男子的话说的十分委婉王彩雯心中恍然大悟面上不由一红口中道:“多谢先生提醒!”
    中年男子面现一缕忧虑之色道:“你们年纪轻轻对于人情世故关系利害尚还不太通晓”说着叹了一口气又道:“想当年本人的两个故人也是如此!”说到这里一连摇了摇头!
    王彩雯瞪大了眼睛又是惊奇又是激动这个中年男子看上去如此的尊贵如此的威严怎么言语之间竟也似心事满怀?他口中说的那两个人又是什么人?和自己一样那他们当年的情形又是如何会是什么结局幸福?还是悲惨、、、、、、她忽然用力抓住了夏劲道生怕夏劲道突然消失了似的一种莫名的巨大的恐惧攫取了她的心灵她不敢想象没有夏劲道在自己身旁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时突然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马蹄声众人都吃了一惊只见四五十匹高头大马自镇外闯进马上之人一律黑纱罩面可不正是心月无相派的人领之人身材高大腰挎一口青铜剑王彩雯一眼认出正是张舵主大喜过望正想伸手打招呼却见张舵主等人纷纷下马径直朝这边走来!
    张舵主似乎没有现王彩雯和夏劲道二人因为刚才拦住王彩雯和夏劲道的二十个人将中年男子和王彩雯、夏劲道护在身后挡得严严实实!王彩雯本欲排队而出却又心中一动瞅了瞅中年男子却见他不知何时已经闭上了眼睛似是在闭目养神心中不由更为奇怪!
    只听张舵主道:“众位原来在这里叫我等好找!”
    一个声音答道:“你我素不相识找我们做甚?!”
    张舵主道:“众位几日来剑挑拜月山庄扫荡琉璃十八湾击败中原镖局大有称雄天下之威能令人敬服本派教主一向喜交奇能异士特令本人定要请到诸位到本派分舵盘桓几日已尽地主之谊!”
    那个声音答道:“多谢阁下美意只是敝主人向来喜爱清净恐怕要让贵帮主失望了!”
    张舵主道:“岂敢!岂敢!贵主人不怪本人唐突之过已令本人感激万分只不过敝教主令出如山本人实在不敢违抗这倒令本人如何是好?”
    那个声音答道:“就请如实转告贵帮主吧!”
    听到这里王彩雯以知这个中年男子绝非一般人物以张舵主之能七大门派都未曾放在眼中竟对他如此客气言语之间小心翼翼惟恐冲撞这个人究竟是谁?
    只听张舵主又道:“本人有一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那个声音道:“请讲——!”
    张舵主道:“既然贵主人不可屈移尊驾就请留一信物好叫本人回复教主如何?”
    那个声音道:‘我们与贵帮主素不相识何谈‘信物’二字?!”
    张舵主道:“既然如此就请赐尊名?”
    那个声音“哼”了一下似是已经怒:“你是想刺探我们的来历?”
    张舵主道:“不敢!不敢!阁下误会本人的意思了!”
    那个声音又哼了一下并未答话!
    张舵主道:“阁下不想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那个声音道:“我们想知道的就一定能知道不想知道的告诉我们也不会感兴趣!”
    张舵主道:“诸位果然不同凡响你们是普天之下唯一对本派不感兴趣的人!”
    那个声音又“哼”了一下沉寂无言!
    张舵主沉吟片刻似是再也无话可说但仍就伫立当场不肯离去!
    双方僵持了片刻那个声音道:“话已交代明白阁下为何还要如此执着!”
    张舵主道:“在下奉命行事你们不答应本人自然不能离去!”
    那个声音道:“你这人怎么如此纠缠不休你叫我们如何答应你?”
    张舵主道:“很简单要么移驾本舵一叙要么留下信物要么赐教尊名!”
    那个声音道:“好!我答应你柳师弟你告诉他!”
    就听一个声音应了一声王彩雯透过人群缝隙之处望去却见是那个年纪和他们仿佛的年轻人只见他派排队而出走到张舵主面前道:“你打得过我我便答应你!”神态甚是倨傲!
    张舵主道:“好!不打不相识欧阳堂主你向这位小朋友讨教一二!”
    就见一个身材奇瘦的蒙面人应了一声身形一跃扑到当场对那个少年人一抱拳道:“在下欧阳熊请!”
    姓柳少年嘻嘻一笑道:“不知是英雄还是狗熊!”
    欧阳熊大怒双掌出直朝姓柳少年劈去拳风甚盛烈烈作响使的却是“大力金刚掌”他看上去瘦削不堪却用这种最为耗费气力的内家硬功足见其内力修为非同一般王彩雯看在眼里不由暗暗替姓柳少年担心!
    姓柳少年面色不改笑道:“来的好!”身形一旋迅若闪电接见一道灰云腾起灰云当中寒芒乍现就听欧阳熊大叫一声身形退后一丈右肩之上已是平添一道三寸多长深可及骨的剑痕鲜血汩汩流出惨不忍睹!
    原来姓柳少年身形一旋之际已将身上灰色长袍脱下迎面一舞影住欧阳熊视线同时拔剑在欧阳熊肩上刺了一下这还幸亏欧阳熊退得快否则右臂就要齐肩而断了!
    张舵主道:“好快的身手好狠的剑法!欧阳堂主你也太大意了下去休息吧!”
    欧阳熊退回本队早有人上来给他包扎伤口。
    姓柳少年一招却敌更是得意非凡道:“就凭这两下子还敢在江湖上闯荡笑话笑话!”
    张舵主道:“年轻人不要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方才一招你若不存心使诈又怎能伤得了欧阳堂主!”
    姓柳少年道:“你是什么人要你来教训我!我又怎么使诈了!”
    张舵主道:“君子对敌讲究光明正大你以长袍为障又突下毒手不是使诈又是什么?欧阳堂主若不是仁心宅义可怜你小小年纪即便伤在你的剑下你也会被他的大力金刚掌所伤!你小小年纪心胸却流于奸巧阴狠可惜!”
    姓柳少年被张舵主揭穿心计不由恼羞成怒狠狠地道:“你这么说来那你的武功一定很高了!来来就让我向你请教两招!”
    王彩雯先前还为姓柳少年的武功喝彩不已及至听张舵主说来又见姓柳少年如此姿态不由又对他讨厌起来她看了看身旁的夏劲道暗道:小混蛋虽然痴呆呆的但他心地善良为人厚道比这姓柳少年可强多了想到这里一阵幸福感袭上心头不由自主得抓紧了夏劲道!
    只见张舵主道:“我不和你打你退下再换一个人上来!”
    姓柳少年道:“你瞧不起我!难道你真的以为我只会使诈!”
    张舵主道:“我不是瞧不起你我是瞧不起你师父育人以德为重他怎么会调教出你这样的徒弟来!”
    姓柳少年脸色大变道:“你敢侮辱我师父找死!”身形展动长剑平胸刺向张舵主!这一剑又快又狠再配合他迅灵的身法威力端的惊人!
    张舵主身形巍然不动腰间长剑不知何时已经脱鞘而出也是平胸刺出招式和姓柳少年一模一样!
    姓柳少年冷冷一笑道:“依样画葫芦好你再看这一招!”剑到中途突然一分为二一招两式直刺张舵主左右两肩大琵琶骨!
    张舵主赞道:“好一招‘一剑双夺命’你比我年轻之时强多了!”招随声变也是一分为二一招两式又和姓柳少年一样!
    这时候就听一声大喝:“柳师弟你不是他的对手赶快退下!”同时一道人影扑向姓柳少年和张舵主二人!这时姓柳少年和张舵主的两柄长剑已经碰在一起就听姓柳少年一声大叫长剑已经脱手而出虎口震裂!
    那道人影一把将姓柳少年扯开数尺身形一定道:“阁下果然艺业惊人!佩服!佩服!”
    王彩雯一看正是那个领的中年人情知此人深不可测不由暗替张舵主担忧!
    就见张舵主道:“阁下何必如此惊慌!我方才一招只不过教训一下这小子目中无人罢了绝不会伤他性命!”
    中年人道:“我这位小师弟年少不懂事阁下莫怪!我看阁下气度、武功定是武林声明通达之士何不肯示人以庐山真面目?”
    张舵主道:“本帮自教主至下均以黑纱罩面本人不敢坏了本帮的规矩!”
    中年人道:“这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不知你们是何门派!”
    张舵主道:“心月无相派!”
    那些心月无相派的弟子立即振臂高呼道:“无情无义无信无欲!”“教主英明神武千秋伟业永垂不朽!”声震苍穹声势骇人!
    中年人突然一阵大笑声如惊涛骇浪竟将心月无相派众人的声音全部压了下去!中年人笑罢道:“好一个心月无相派!贵教主果然治教有方纪律严明令人万分钦慕!”
    张舵主道:“过奖过奖!我们心月无相派人数众多但却比不上阁下一人贵主人可算是人中神龙了佩服佩服!”
    中年人道:“既然如此你还要怎样?”
    张舵主道:“诸位既然无意结纳我也不好执意强留!山不转水转我们一定还会碰上的!”说完这句话一声令下心月无相派众人翻身上了坐骑扬鞭奋蹄驰骋而去!
    王彩雯望着张舵主等人的背影呆了片刻她本欲向张舵主打招呼的却又觉得心月无相派行事诡异未必是什么好路道!她早就怀疑心月无相派对夏劲道是怀有图谋的所以也就没有出声!
    这时只听那白衣男子道:“他们走了?”
    为的那个中年人道:“是的!”
    白衣男子道:“这个心月无相派绝非等闲这些人武功高强均是一流身手而且是来自不同的门派其中至少包括了地堂门五虎断门刀、**神枪流星门金刚铁碗拳、烟波派骷髅帮还有七大门派至少十四个门派想不到我二十年位涉足中原江湖上竟然成立了这样一个奇怪的门派!”
    王彩雯听得心头狂跳不已这个白衣男子未和心月无相派众人动过一招半式竟然将心月无相派众人的底细看得一清二楚他倒底是什么人?心中不由对这个白衣男子又敬又怕!
    只听中年人道:“这些不同门派的人为何会凑到一起?”
    白衣男子摇了摇头声音忽转低沉道:“千秋伟业这个心月无相派的教主是谁?”他又像是在问别人又像是在问自己最终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中年人道:“岂只这一件事奇怪还有一件更奇怪的事呢?”
    白衣男子道:“什么事?”
    中年人道:“七大门派除了少林以外镇派秘芨全部被盗现在六大门派再度联手重出江湖全力追查盗秘芨之人大有当年梅山一役之声势!”
    白衣男子道:“这真是惊世奇闻谁会有这样通天的手段?”
    中年人道:“据传闻说只一个不知名的少年所为!”
    王彩雯心头砰砰直跳生怕白衣男子会怀疑到自己和夏劲道身上!右手下意识的抓紧了夏劲道打定主意一看形势不妙立即逃跑!
    白衣男子道:“不知名的少年所为这真是奇上加奇了!不过这样也好七大门派一向飞扬跋扈狂妄自大让他们吃点苦头也是应该的!”
    王彩雯听白衣男子这样说来心情略为平静看样子这白衣男子对七大门派并无好感他如此贬抑七大门派想来绝不是七大门派的朋友!
    中年人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白衣男子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山雨欲来风满楼也不知道金巨那厮现在作何打算?”
    王彩雯听白衣那子口中道出“金巨”二字心中不由大吃一惊金巨是现任武林盟主论地位、声望还在七大门派之上这位白衣男子却称呼塌实“那厮”难道这个白衣男子本领竟还在金巨之上!不过好在他不知道面前这个痴呆呆的少年便是金巨的螟蛉义子要不然真是不堪设想!思念至此手心不由沁出一把冷汗!
    中年人道:“近一段时期江湖之上事故迭起金巨并未出头料理想来是养尊处优惯了还有一件事情这二三年来武林之中相继有人神秘失踪就连金巨的义子也不知下落武林人士现在是人人自危真是恐怖!”
    白衣男子道:“这件事情论剑大会上曾经有人提及现在看来所言非讹哼!武林盟主的位子绝不是那么好坐的金巨此刻恐怕早已焦头烂额了!”
    王彩雯听到这里脑际忽然灵光一现心道:啊!我知道这个人是谁了!论剑大会!、、、、、、这人一定是“剑帝”司空无畏!怪不得他对七大门派、金巨都未放在眼中心中一阵大跳!有是吃惊又是害怕还有几分惊喜想不到自己和夏劲道竟能得到“剑帝”的关注!
    中年人又道:“金巨照理来说应该出盟主令通知天下武林各门各派共查此祸害武林的迷案但他并未这么做只是在古都洛阳开了一家规模宏大的‘金风酒楼’款待天下武林人士并以私人的名义请这些人帮忙这不是更令人奇怪么?”
    王彩雯心中暗道:这一点都不奇怪武林盟主令现在在小混蛋身上金巨如何得出除非那是假的!她本欲将这件事告诉给司空无畏但转念一想这是关系整个武林安危的大事还是小心一些的好也就没有说出口!
    白衣男子道:“金巨这厮心思缜密老奸巨滑说不定打什么鬼主意!我们一定要加倍小心以免露了行藏!”顿了一顿又道:“沿途之上除非万不得已切莫在和别人动手过招!好了时候不早了上路吧!”
    中年人点了点头道:“是!”他忽然看了看王彩雯和夏劲道一眼又对白衣男子道:“这两个小孩怎么办?”
    王彩雯道:“多谢关心我们自己会照顾好自己再说我们跟你们在一起反而会惹人注意恐怕会连累了你们!”
    白衣男子沉吟了片刻道:“姑娘身在患难之中反而处处为别人着想真是难能可贵!我祝你的这位朋友早日康复!后会有期!”说完转身领着这些人上路而去!
    王彩雯目注司空无畏等人离去心中不由一阵怅然但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原因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这时已经日近傍晚王彩雯扶着夏劲道找了一家不起眼的小旅店住下吃过晚饭两人由伙计领进一间客房店伙计点着屋内的蜡烛之后转身出了!烛光融融王彩雯四下一打量见这间客房虽小但却收拾的干干净净满意的点了点头她扶着夏劲道上了竹床然后自己和衣卧在夏劲道身旁!
    时间过得飞快那根蜡烛转眼便剩一堆残类烛心在残泪中晃动了几下终于灭了屋内顿时一片漆黑!
    夏劲道早已进入了梦乡王彩雯欣慰的一笑她正打算合上双眼忽然听见屋外传来一阵“橐橐”的靴声由远及近直朝他们的这间客房走来靴声甚重在着漆黑静寂的夜里有一种令人心悸的神秘和恐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