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十三章 重返王府

夏劲道和黄香并肩而行!
黄香道:“那个持剑人是谁?看样子鹰九扬好象认识他!”
夏劲道点了点头:“不错他的剑法真厉害我还从未见过这么可怕的人!”
黄香道:“真厉害比你义父金巨的‘金刚劈空斩’怎么样?他这以掌化刀的武功据我所知当今世人没有几个人能敌!”他的眼
睛看着前方当然没有注意到夏劲道眼里已喷出怒火!
夏劲道“哼”了一声道:“别在我面前提起此人免得污了我的耳朵!”
黄香回过头来这才注意到夏劲道的神色诧异道:“怎么你和金巨真有这么大的过节?!”他不敢再说“你义父”三个字以免
再戳到夏劲道痛处!
夏劲道吼道:“你不要在提没听到吗!你是不是为了金巨才和我在一起的!”他的声音已已接近咆哮石室中那惨烈的一幕深刻在
他脑海毕生难忘!五个人泡在水中金巨掌风过处肝脑鲜血浴红水池!
黄香良久不作声、、、、、、!
由于两个人都易了容谁都看不到对方的面色夏劲道只觉黄香眼中神色一黯显是很伤心的样子这才意识到自己语气太重了忙
低声下气地对黄香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不该这样对你我给你道歉!”说着又是作揖又是鞠躬。他自幼丧母孤苦伶仃
在金巨门下那些师兄弟也都瞧不起他还时常欺负他现在好不容易交到这个可以引为知交的黄香当然诚惶诚恐的怕黄香一气
之下离他而去了!所以这一番动作虽然有失男子汉气概但实是出于真心自肺腑无可厚非!
黄香心中好乐口中却淡淡的道:“你不必这样那是你的家事我也懒得管你——”说到“管你”二字脸上不由微微一红好在
夏劲道也看不出来!
夏劲道见黄香不在恼他不由大喜连连点头道:“对对这是我的家事、、、、、、”
年轻人本来就是很谈得来的小小的一点芥蒂过去就如同雨散云收一会儿便又欢欣洽然了!
这时红日将坠暮鸟归林越来越晚了!两人已经走了十几里路还没有现一个村镇或是一户人家!
两人又饥又疲黄香道:“哎呀饿死我了!”
夏劲道看了他一眼心道: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没有耐性饿一两顿算得了什么!
忽然黄香叫道:“哈哈有吃的了!夏兄你看——”夏劲道循声望去只见两人面前出现好大一片林子郁郁葱葱很是茂盛!
夏劲道纳闷道:“这不就是一片树林吗?与吃的有什么关系!”
“傻瓜跟我来!”黄香忽然来了气力拉着夏劲道蹦蹦跳跳的跑到树林边然后两手叉腰望着天空!
夏劲道刚要问黄香摆了摆手道:“你别问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这时一只大鸟“嘎嘎”叫着朝这边飞过来待到两人上方时似是现两个异类双翅一振就要逃跑黄香笑道:“你往哪里跑!”右手一扬一道金芒正打在大鸟身上那只大鸟惨嘶了一声坠落尘埃扑腾了几下便死了!
夏劲道这时已完全明白虽然佩服黄香的聪明伶俐却也为这只生命惋惜叹道:“可惜又要杀生——”
黄香没理他走过去将那只大鸟拣过来拔下插在鸟脖子上的金针道:“这是只大雁!”接下来又有十几只鸟被黄香射下来到
后来也不只是天色已晚还是后面的鸟知道这里有煞神侯命总之再没有一只鸟飞到这里了!
黄香将这十几只鸟归到一起满意的道:“这一下我们可以好好美餐一顿了!”他都认得这些鸟将名字一一说了一遍夏劲道可
记不住!
黄香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递给夏劲道:“余下来的全靠你了!”
夏劲道接刃在手道:“你干什么?”
黄香道:“我休息然后等着食用香喷喷的烤鸟肉!”他将地上打扫干净了一块盘腿坐下又道:“离我远一点免得我恶心!”
夏劲道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只得又将这堆鸟挪到稍远的地方。他曾经跟巫五怪在丛林中生活了两三个月耳闻目睹虽然没有亲手
做过剥皮、掏脏的活可也熟稔于心虽然有点笨手笨脚但不大一会也就弄好了记起巫五怪对自己的关怀呵护和谆谆教导一时
心里暖融融的哎也不知道五位师父现在倒底过得怎么样他想。
当夏劲道提着剥了皮的鸟回来的时候黄香早已生好一堆篝火坐在火堆旁正在满眼笑意的等着他夏劲道瞅着熊熊的火苗叫道
:“好啊黄香你骗我!”
黄香道:“等你这个又傻又呆又笨手笨脚的人恐怕早就前心贴肚皮了!”
夏劲道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赶忙动手用树枝将那些鸟肉穿起架在火堆之上烘烤不大一会肉香四溢令人馋衍欲滴!
黄香道:“想不到你还有这一套手艺!”
夏劲道道:“我曾经拜在氤氲门下跟随巫氏五位师父在森林中生活了三个月——”说到这里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心中想:师
父曾经一再叮嘱我不得泄露这个秘密因为这不但关系到氤氲门的生死存亡更加关系到五位师父的身家性命!我我为什么要将这
个秘密告诉给黄香听、、、、、、心中一时忐忑不安遂打住话头伸手撕下一块雁吃翅递给黄香道:“好香啊可惜没有盐巴要
不然当可算得上一等一的美味!”
黄香却冷笑了一声道:“谢谢你的好意我不吃!”原来他聪明伶俐早已看破夏劲道的心思恼他不把自己当作知心的朋友当然
大为生气!
夏劲道怔了一怔呐呐道:“你不吃你不是早饿了么?”
他不知道黄香在生他的气对黄香这种古怪脾气不由大为奇怪他递出的手伸在黄香的胸前一是伸也不是缩也不是不由大为尴
尬!
二人盘膝对面而坐近在咫尺呼吸几闻。这时夜已漆黑天地万籁俱寂两人四目相视也不知各自心里在想什么!
良久黄香忽然叹了口气道:“你虽然不把我当作自己人可我依然当你是朋友!”说着伸手接过鸟翅默默啃了起来再也不理
睬夏劲道!
夏劲道这才恍然大悟忙道:“黄兄我我什么时候不把你当自己人了!你怎么样才肯相信我我我、、、、、、”他一时情急
竟然说不下去!
正在这时忽然一声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自林中传出夏劲道和黄香二人同时一惊黄香身形一弹已然站起手中暗自扣好几支“梅
花神剑”凝神戒备!
又过了片刻只见从林中爬出一个人来他伸手扬了一扬似是在招呼夏劲道和黄香忽然又垂了下去接着身形一动不动地趴在地
上!
夏劲道大惊道:“他受伤了——!”站起身形冲向那个人黄香一把没有拉住不由又是摇头又是跺脚功行全身梅花神剑随
时便可射出但却是虚惊一场那人果然没有再动弹半分!
夏劲道因为吃了柳逢春的酥骨散浑身乏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个人拖到火堆之前火光之下二人凝目细看不由都吓了一
大跳!
只见此人面目狰狞可怖已极更为害怕的是前胸洞开一个大口鲜血兀自汩汩流出血凝衣袍腥臭已极!二人对望了一眼心中都
是突突狂跳不已!
忽见那人又呻吟了一声自昏迷中醒转过来用手指了指烤在火堆上的鸟肉夏劲道慌忙从架上取下一只递给那人那人躺在地上
接在手中阔口张合三下五除二便吞下腹中然后用手又一指意思还要!
夏劲道和黄香二人不由看得目瞪口呆此人进食之状生猛已极哪象是身受致命重创黄香用眼神暗示了夏劲道一眼意思是小心有
诈!夏劲道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扶危济难更是我们侠义中人的本分!”说着又取了一只递给那人那人接在手中依旧便
吞下肚去如是几番最后只余一只小得可怜的鸟肉其余全都进了那人的腹中!
夏劲道笑道:“朋友对不起了你就是再要我也不能给你了因为我的这位朋友还没吃过呢!”说着取下最后一只鸟肉递给黄香
道:“黄兄你吃了它!”
黄香接在手中道:“那你吃什么?”
夏劲道当然也早已饿得要命但却哈哈大笑了两声大声道:“男子汉大丈夫饿一顿两顿又有什么了不起再则我也然习惯于此!”
黄香忽然又把那块鸟肉递给夏劲道:“我不吃——”
夏劲道道:“你又怎么了难道你还在生我的气?”
黄香忽然笑道:“你忘了么我早已经吃过一只翅膀了!”
夏劲道虽然看不到黄香的笑脸但黄香二目之中笑意盈盈眼波流慧哪里有半点恼他的意思不由大喜过望一时盯着黄香的双眼
竟然看呆了!
正在这时那人忽然喝了一声从地上坐了起来把两人都吓了一跳只见那人怪哦掌一伸扣住夏劲道的右手脉门怪声怪气地道:“
好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好一个侠义中人扶危济难!小子你刚才称呼老夫作什么?”
这一下事出突然黄香想要防范已经为时过晚不由恨道:“早叫你不要救他你偏不听你怎么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他一边
埋怨夏劲道一边暗思计策!
却听那人道:“黄毛丫头你的心肠虽然不坏却及不上你的心上人一半好!”
此言一出夏劲道不由一惊:“黄毛丫头!黄香你——”一时之间大彻大悟!为什么在王府中黄香换衣之时要他背过身去?为什么
黄香脾气如此古怪一会恼他一会却又欢喜一切一切只因为她是一个女孩子!
黄香被那人喝破女儿身还有心事不由又羞又臊她不敢看夏劲道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对那人道:“你是什么人?我们好心救
了你你却恩将仇报!”
那人道:“老夫司马义乃是百毒门的掌门人!”
夏劲道和黄香两人更为骇异黄香道:“你是百毒门的掌门人司马义?!”
司马义咳了两声目露得意之色道:“怎么你也听说过老夫的大名?”
黄香暗自摇了摇头看到司马义已然身受绝顶之创仍然眷恋于名利之间可见名利二字害人实是不浅!
司马义见两个人俱不答话目中神色渐黯凄声道:“唉现在纵然是天下皆知老夫之名又有何用!灭门之祸又何时能报?”人
生最为悲惨之事莫过于有心而无力所以诸葛亮才有五丈原之遗恨!现在司马义又何尝不是!
夏劲道道:“前辈是什么人打伤了你!”
司马义道:“剑帝司空无畏!普天之下除了他还有谁能在老夫的胸口刺上一剑!又有谁能将百毒门数百年基业悉数毁去!”
司空无畏的大名江湖中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以他的本领毁去百毒门似是毫无可疑但黄香却摇了摇头道:“司马前辈恕我直
言恐怕你是看错人了!”
司马义大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老夫连仇人都分不清么!你又是什么人?”他一作胸口之处鲜血加剧流出一刹那间
整个脸色变成苍白之色眼见便不行了!
黄香连忙道:“司马前辈你伤口要紧切莫动怒!”
司马义“哼”了一声道:“老夫所受之伤自有自知之明纵有大罗金仙再世再造回天丸之效也于事无补!你只管告诉我你究
竟是什么人?”
黄香并不答话只是取出几支梅花神剑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在司马义创口四周司马义惊道:“梅花神剑!你是中原中州
府黄家之人!黄花叠是你什么人?”
黄香道:“铁骨司马义果然名不虚传!家父时常向我提起前辈的大名!”
司马义哽咽道:“想不到黄大侠还记得我司马义!十几年过去故人之子已长大如昔又叫我如何面对你们这些后生晚辈!”他自怨
自责显是伤心已极!夏劲道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面前二人一个是武林大豪!一个是医学世家的千斤小姐!中州黄家以医剑二道
享名于世名声之隆上达天听下至朝野!怪不得那一次黄香对自己说“天下无双江夏黄香”之时自己不知道何以面有憾色了!其实她已是在暗示自己她的女儿身份了怪就怪自己太过‘孤陋寡闻’了!记的自己八岁那年初入金府也就是金巨刚坐上武林盟
主宝座的第九年武林之中还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那就是素不涉足武林的黄家也派人参加了武林大会!当时黄家的少主人黄
花叠携其独生爱女黄香救治了一千八百三十二人当时黄香年仅八岁但却医术惊人武林中人奉送一个爱称“天下无双江夏黄香”!那时自己的父亲夏凌霜离家出走自己对于身外之事索然无趣惟独此事却深记心中!想到这里不由暗骂自己糊涂!
黄香道:“司马前辈你亲眼看到是司空无畏打伤你的么?”
司马义道:“他虽然蒙了脸但我相信他肯定就是司空无畏!”
黄香道:“这就是了!你既然没有看到司空无畏的脸所以现在还不能肯定是司空无畏打伤了你!”
司马义想了一想不禁有点犹疑不决!
黄香又道:“还有两个原因也不能肯定就是司空无畏!”
司马义道:“哪两个原因?”
黄香道:“第一是你的伤口一般的剑锋宽只有一寸三分巨剑客谷怀星的巨剑也才宽有三寸七分你的伤口足有五分剑创一般
为裂痕你的伤口却呈圆柱状所以我怀疑打伤你的人非但不是司空无畏而且所用兵器也不是剑!”
司马义摇了摇头道:“司空无畏我不能肯定但用的兵器的确是剑!”
黄香不禁将信将疑:“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伤口换了别人恐怕早已不行了!难道司空无畏新练成的‘天人合一’的剑法真的
那么厉害?!”
给黄香这么一说司马义不禁也有点怀疑仔细想了一想点了点头肯定地道:“没错的确是一柄剑!”
黄香道:“那你又是如何逃脱的呢?”
司马义道:“说来惭愧当时我中了这一剑便仰面跌倒了想来司空无畏以为我必死无疑所以才没有再施杀手!想不到老天爷有
眼我大难不死让我将这个秘密得以告诉世人!”
黄香点了点头道:“那还有第二个原因司空无畏为何要蒙着脸以他的个性断不会如此!”
司马义给黄香说的一怔道:“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不错以司空无畏的为人绝不会蒙脸见人!不过这也不能证明蒙面人就不是司
空无畏呀!”
黄香无言以对!
夏劲道本来一直没有说话现在道:“我知道了黄香——”他顿了一顿以前一直喊黄香为黄兄现在直呼其名未免有点不好意思
接着道:“你还记不记得那些黑衣蒙面人?”
黄香道:“怎么你怀疑是那些人?”
夏劲道点了点头又对司马义道:“那人为何要与你百毒门为敌?”
司马义道:“他要我与他联手对付金巨我当然不答应所以便打了起来!”
夏劲道闻听此言心中不由一惊他隐隐约约觉得打伤司马义之人和自己有关系一时思虑重重不由呆了一呆!
黄香觉夏劲道异状以为他不舒服忙道:“你怎么了?”
夏劲道回过神来忙道:“没什么!”话虽如此心中那份不安的感觉更有扩大的趋势他当然不敢告诉给黄香听!
黄香又对司马义道:“那人没有说为什么要对付金巨么?”
司马义摇摇头道:“没有!”
黄香又对夏劲道道:“你呢为什么要到滇南来?”
夏劲道最怕黄香追问此事心中不由一凛事到如今恐怕愈解释反而愈乱还有一个原因他惟恐黄香会因此离他而去正所谓情
不乱人人自乱!
这时司马义却对夏劲道大感兴趣他受了致命重创自知绝难活命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把自己的武功传给一个人以免遗恨九泉!
这也是他为什么支持到现在的原因!
司马义对黄香道:“黄姑娘你这位朋友是什么人?”
黄香道:“你问他把他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
夏劲道听黄香的口气似乎已经对自己误会很深不由暗自苦笑了一下心想:对不起黄香我真的不能把事情告诉你至少在我
没有把事情真相弄清楚以前!打定主意遂对司马义道:“司马前辈我是一个无名小卒不值一提!”
黄香见夏劲道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不由大为反感不禁“哼”了一声!
夏劲道听在耳内不由呆了一呆一刹那间他对黄香的感觉又是亲近又是遥远起来如此奇怪不由一阵惶惑!
司马义道:“无名小卒!甚好甚好正是天遂人愿!”
黄香和夏劲道见司马义说的奇怪不禁异口同声地道:“为什么?”话一出口两人不由对视了一眼黄香却又把目光移开夏劲道
见黄香突然变得和自己疏远起来心中不由一阵痛苦!
司马义道:“你们年纪尚小与武学之道尚有所不知!本来武林各门各派习武目的小至强身自卫大到造福苍生均是无可非议!但
武学之道自古就分为正、邪两道以至于门户之见、派系之争延习至今祸害武林已不可累除!我们百毒门自然被那些自命为武
学正宗的门派叱之为邪派了所以武学也被人视为旁门左道受人唾弃!那些自命为正派的武林人士当然也就不屑也不敢染指我们百
毒门的武学了!所以我说你是个无名小卒自然是天遂人愿了!”
黄香和夏劲道见司马义说了这一大通这才恍然大悟!夏劲道这才知道司马义欲传武学于他大为惶惑不安呐呐道:“司马前辈
这可使不得!”
司马义道:“这也是缘分如此你千万不要推辞了!你难道要使一个身受重创眼看就要永别人世的人遗恨九泉吗?”这一番话至情至
理义正词严夏劲道无言以对只好点了点头!
司马义苍白的面孔之上又露出一丝笑容转对黄香道:“黄姑娘老夫一生阅人无数此子古道热肠宅心仁厚为我平生仅见我
祝你们白头到老儿孙满堂!”
司马义此言一出夏劲道和黄香两人大是羞涩不安两人谁也不敢看对方的脸又不忍心打断司马义的话只得强自忍耐听司马义
说下去!
司马义道:“还有黄姑娘请转告令尊就说十六年前救命之恩我从来都没有忘记来生定当结草衔环以报!还有那一件事
我所说一字不差——咳咳!”说到这里突然咳了起来声音宛若破絮败革令人惨不忍闻!
黄香追问道:“前辈什么事?”她自知自己的梅花神剑虽有镇痛止血的功效但司马义所受之伤过于恶毒回天乏力作为经医世
家不免自责!
司马义好不容易忍住咳嗽又费力挤出一丝笑容道:“你说给令尊令尊他自会知道!唉十六年过去了那个可怜的孩子现在也已
经长大了吧!唉好一个义薄云天黄花叠我铁骨义得友如此虽死何憾!”他连叹了两声绝口不言双目微合似是在努力收摄
心神!
夏劲道心中砰砰乱跳冥冥中他隐隐约约觉得司马义说的那个孩子就是他自己:难怪难怪当时游叔叔一见到黄香的时候就说要自
己跟着黄香为什么为什么游叔叔不亲自说给自己听呢!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念头在他心中乱撞使他差一点就要喊叫起来!
这时司马义又睁开双眼对夏劲道道:“你身上中了百毒门的百日酥骨散是谁下的毒?”
夏劲道道:“是一个叫柳逢春的人!”
司马义忽然二目射出骇人的光芒恨道:“这个畜生看来我来大理找他真是自欺欺人大错特错了!我还指望他能够替我报仇
重振师门看来是没有指望了!”
夏劲道刚要开口说话司马义忽然摆了摆手道:“现在时间不多了你赶紧盘膝打坐我将毕生功力以灌顶**传授给你此后不
但你酥骨散之毒可解而且百毒不侵!”
夏劲道盘腿坐在司马义跟前司马义双掌交叠压在夏劲道头顶百会穴上。百会穴乃人体最为紧要之穴位人之禀气津液莫不由此
而运复又达于百骸乃是百脉交汇所在!司马义所说的灌顶**就是由百会穴将功力传送至夏劲道体内此法看似简单实则凶险
万端如果被传功之人与传功俱属阳刚或俱属阴柔一类则无甚危险反之则两个人内力不能交相融汇一旦互相抵抗起来被
传功之人则非死即伤了!现在司马义在不明夏劲道内力修为的情况下强自传功给他乃是籍以自己毕生内力强行压制住夏劲道体内真
气以求侥幸的做法黄香精于岐黄如何不明白一颗芳心砰砰乱跳欲想婉言阻止又于心不忍只得暗中祷告希望老天爷保
佑!
过了片刻司马义忽然大叫了一声声音听来另人又是欢喜又是凄哀只听他道:“恭喜你了大功告成!你现在体内有了我毕生
修为的百毒真气除了少数几种毒物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任何毒功伤得了你!”
夏劲道不胜惶恐欲要大礼相拜司马义摇了摇头道:“你不必拜我!我虽然将功力传与你但却没有教你一招半式你不算我百毒
门的弟子相反老夫倒要谢谢你——”说到此处声音忽转低迷停了一停又道:“老夫还有一不情之请希望你能答应!”
夏劲道不胜伤感连忙道:“前辈尽管吩咐!”
司马义道:“柳逢春是我的同门师弟虽然顽劣不肖还请你念在我和你的这场情份上不与他斤斤计较还有——”说着又从怀中
取出一本真经和一面三角小旗递给夏劲道“这本百毒真经乃是本门镇派之宝这面小旗乃是掌门信物请你交给大理段皇姑告
诉她不要替我报仇——!”说到这里声音忽的中断头垂胸前绝气而亡!
望着这曾经叱咤一方的武林大豪突然撒手而去虽是萍水相逢一面之缘但其铁骨铮铮义气凛然的风范已足以使任何人折服!夏
劲道和黄香强忍住悲伤一起动手挖了一个坑将司马义的遗体埋葬然后又默默祷告了一番!黄香看了夏劲道一眼道:“你呢
现在有什么打算?”
夏劲道听她语气似有拒人于千里外之意不禁又是伤感不已道:“我没有什么打算你呢?
黄香道:“江湖险恶血雨腥风我也尝够了我已经离家半年多了恐怕家父挂念不下所以想要回家看看!”
夏劲道道:“那我祝你一路平安早日和家人团聚!”
黄香心中一凉她说那番话本是希望夏劲道能够陪她一起返回中原的现在见他如此不近人情不由黯然神伤幽幽道:“那你不怕
我孤单一人会有危险么?”芳心流露已是情不自己!
夏劲道如何听不明白暗自叹了一口气将心一横道:“我武功不济跟着你反而是个累赘——”说着掏出黄香的那柄匕又
道:“这把匕是你的防身之物还给你!”心中暗道:对不起黄香我不把事情弄清楚是绝不回中原的!他隐隐约约觉得杀死
司马义的人就是王府之中的那个神秘持剑人同时也和自己有极大干系所以打定主意再返王府不过当然不能让黄香陪他冒这个险
了!
黄香眼中神色一变道:“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不会收回你如果不要可以丢了它!”
夏劲道见她对自己误会更深强自笑道:“你不打算收回我可以暂时替你保管我虽然见过的兵器不多却也知道这是一柄削金断
玉的宝刃无功不受禄我也有一件东西送给你!”说着脱下外面的侍卫装束又将里面衣服除去露出亵衣亵衣除去最里面就
是白乐天送给他和游盛天的银蟒宝衣了!
黄香虽然大羞可还是冷冷地注视着夏劲道的一举一动及至夏劲道脱下那件银色怪衣露出一身强健肌肉只着一条短裤之时这
才恍然大悟心头砰砰乱跳一时之间分不清自己心中的感觉对夏劲道是爱还是恨是喜还是怨!
夏劲道将银蟒宝衣捧给黄香道:“这件银蟒衣是白乐天送给我的不畏刀剑可避水火现在我把它送给你你穿上它可以防身!
你我天涯疏途就此别过吧!”
黄香接衣在手眼泪已然夺眶而出幽幽道:“那我们何时再见?”
夏劲道不忍心看黄香的眼睛将脸别过一旁道:“有缘何处不相逢——!”其实他又何尝愿与黄香分离虽然直到现在他还没有看到
过黄香的真面目但内心深处早以把她当作堪付此生的知己了!
黄香道:“有缘何处不相逢!只怕将来相见无期别愁离恨饮泣终身!”
夏劲道见黄香说的如此凄凉心中更加酸楚不已强自笑道:“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纵使如此你我也不必为此报憾了!你说
对吗黄香?”
黄香注视着夏劲道一时无言这时篝火渐杳寒蛩初啼已近半夜了!
夏劲道将衣服穿上又将百毒真经和三角旗在怀内揣好对黄香道:“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我会永远记在心里!江湖险恶你自己要
多加小心!”
黄香这时已逐渐平静下来事已如此再伤感又有何用道:“你也多加小心!日后你会不会来找我?”
夏劲道无言世途坎坷变幻难料又有谁能知道身后事!
黄香道:“一定来找我!”说完这句话也未等夏劲道回答施展轻功转瞬身形已在十几里开外!
夏劲道目注黄香的身影溶于茫茫夜海再难辨分毫才收回目光长叹了一口气一时思虑纷纭千头万绪集结胸中!
思索了良久打定主意决定再入段王府!那个神秘的持剑人究竟是谁!多么厉害的剑法!在他的记忆中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八年
前离他而去的父亲夏凌霜!父亲是当年唯一和司空无畏并驾齐驱的剑客能够打伤司马义的人不是司空无畏就是父亲无论是谁
他誓都要弄清楚因为死了的司马义不是一个坏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