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十二章人外有人

    阿勇一见假小信子在屋内不禁微咦了一声道:“小信子你在干什么?”
    假小信子垂手答道:“我给他们送茶水来的!”情知他业已起疑不禁心头砰砰直跳!
    “混帐!”阿勇大为不满叱道:“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擅自进入这间屋子还不退下——”
    “是!”假小信子应了一声慌忙转身就要出屋!
    正在这时突然传来一声:“阿勇你在干什么?”随着进来两个人正是上官虹和柳逢春!
    阿勇慌忙垂手答道:“回总管是小信子擅自给他们送茶水我才训了他两句小信子还不赶快给二位总管赔罪!”
    “是我错了二位总管!”假小信子垂手而立答道。
    上官虹点了点头不再理会他们转对白展凤和夏劲道道:“你们休息得可好?”
    白展凤点了点头道:“不劳挂心我们休息得很好!”假夏劲道摇了摇头假小信子看在眼中险些笑出声来!
    上官虹脸色一变似乎立时便要作柳逢春却道:“上官掌门有所不知这小子就是又臭又硬让我来问他!”说着跨前一步对
    假夏劲道喝道:“小子你还认识老夫吗?”
    假夏劲道又摇了摇头!
    上官虹本来就觉得柳逢春问得奇怪现在见假夏劲道又摇头暗道:奇怪昨天这小子还好好的今天怎么觉得有点傻兮兮的!
    柳逢春道:“你不认识我是谁那一定认识这手功夫了——”说着手一扬一道黑风击向屋角的那棵兰竹那棵兰竹本来生机勃勃
    苍翠欲滴现在被黑风一击立刻枝枯叶萎骇人之极!
    假夏劲道却又摇了摇头!
    这一下上官虹再也按捺不住施展幽灵千变掌左掌骈指如戟直戳柳逢春右掌掌心“劳宫穴”劳宫穴乃手少阳三经的大穴若
    被重创柳逢春的毒掌立刻便要废了!
    柳逢春早有防备脚下一滑让开上官虹一击笑道:“上官大人何必动怒——”心中却暗骂:好你个上官虹真他妈阴险想趁我
    不备废了我的武功咱们走着瞧!
    上官虹一击不中便也不敢在贸然出手他虽然自恃武功比柳逢春高出许多却也十分忌惮他那歹毒异常的毒掌更是不便公然掀起
    争斗打定主意遂也换上一副笑脸道:“刚才一时情急多有得罪柳兄勿怪!我是怕你一怒之下伤了他们二人要知道这两个小
    孩子可是动不得啊!”
    “我出手自与分寸不象你对同僚下绝手!哼哼!”柳逢春道。
    上官虹见柳逢春兀自忿忿不平恐他记恨于心忙道:“怎么柳兄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好吧”说着叹了一口气似是在下很大
    的决心半晌接着道:“反正这个秘密不久便会公开告诉你也无妨但千万不要泄露给其他人知道!”
    “哦——”柳逢春瞪大了眼睛“什么秘密这么重要?”
    这一回轮到上官虹大为得意他一指白展凤道:“王爷要有立白小姐为妃之意——”他又一指夏劲道“此人更不能动王爷已经
    收下别人三十万两紫磨金答应人家将夏劲道完好无损的送给他!”
    上官虹口气轻淡已极但在屋内的每一个人听在耳内却无不惊心动魄!尤其对于白展凤来说不啻于石破天惊一般!
    白展凤强自镇定道:“我要见王爷!”
    上官虹冷笑道:“要见王爷王爷自然要见你不过不是现在!”
    白展凤对他厌恶已极道:“你对我这么无礼难道不怕我在王爷面前告你一状?”
    上官虹呆了一呆忙笑道:“我语气是重了一点请海涵!”说着竟给白展凤陪了一礼!
    白展凤“哼”了一声不在理会!
    上官虹对柳逢春道:“柳兄你倒底给他们吃了什么药怎么这小子跟个哑巴似的?”
    柳逢春也是莫名其妙:“我给他们吃的是百日酥骨散吃下去只是身体乏力别无它害谁知道他怎么变成这样子真邪门!”他当
    然不知其中玄机面前的这个夏劲道早已被人掉了包!
    上官虹将信将疑道:“柳兄你别不是另有居心吧!”他们本来就是艳羡夏劲道的轻功的上官虹那一次听柳逢春将夏劲道的轻功
    吹得神乎其神就起了觊觎之心还有他们已见识过雷火弹的厉害夏劲道和白展凤二人全身着火竟然安然无恙。也令他们大为惊奇
    所以才把二人掳来王府的谁知现在反而弄巧成拙投鼠忌器无法可施!
    柳逢春连忙辩解道:“上官掌门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要信不过我我现在就给他们服下解药!”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绿玉小葫
    芦来!
    上官虹道:“那倒不必了——”
    柳逢春释然道:“你相信我就好这小子轻功好的出奇为防万一我也是迫不得已!”一边说一边又将绿玉葫芦揣进怀中!
    眼看就要到口的解药又飞了假小信子和白展凤二人又急又气假小信子暗暗盘算着如何将它弄到手!
    上官虹这时才现屋子里还有阿勇和小信子在屋内暗道:不好自己只顾跟柳逢春勾心斗角怎么连这两人也给忘了万一他们到
    王爷面前告我一状——想到这里不禁沁出一身冷汗眼中杀机渐炽!
    柳逢春瞧在眼中暗自心惊:上官虹心狠手辣既然想杀二人我恐怕也难逃他的暗算我得想办法保住二人上官虹在王府内一手
    遮天日后事也好叫二人帮我说话!他明白这件事情的关系利害非同小可抢前两步双指扣住阿勇下巴迫他张开嘴有右手
    一弹一颗黑色药丸射入阿勇口中依法施为让假小信子也吞下一颗药丸然后道:“上官大人现在大可放心他们吃了我的‘穿
    心断肠丸’如不按时进服我的解药定会肠穿肚拦而亡相信他们不会到处乱讲的!”
    上官虹“哼”了一声道:“待会再来看他们!”说着转身出门而去柳逢春紧随其后!
    待二人走远假小信子突然用力一咳从口中吐出一颗药丸然后用力在阿勇背后一拍阿勇只觉一股大力直袭心头不由自主的大
    嘴一张也喷出一颗药丸!
    阿勇大惊道:“你不是小信子——”忽地又压低了声音对假小信子深鞠一躬道:“多谢好汉救命之恩!”
    假小信子道:“你都明白了吧看你人不错所以救你一命!”
    阿勇一进门时就觉得这个小信子有点奇怪所以当上官虹问起时才刻意遮掩没想到一念之仁竟救了自己一命他恨恨地道:
    “上官虹二人真他妈狠毒竟然至人于死地!有机会我一定在王爷面前告他们一状泄露机密擅杀侍卫这还不等于造反!***
    他们忘了这是谁的地盘!谁的天下——”说得愤起一跺脚但听“咔嚓”一声脚下方砖竟断为两截显见外家硬功已然登峰造
    极!
    假小信子道:“怎么你不能随时见到王爷吗?”
    阿勇摇了摇头道:“我虽然身为侍卫长王爷又是我的隔系叔祖但我的职责是保卫王府的安全所以不能擅离职守的就更不能随
    时见到王爷了!”
    假小信子大失所望他本想让阿勇带他去见王爷然后伺机制住段正德擒贼先擒王有了王爷这张护身符三人自可安然脱险!但
    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而且段正德是阿勇的叔祖他更不敢把自己的打算告诉阿勇了只好另做打算!
    阿勇见他似乎不高兴忙道:“你别这样我姓段双名忠勇以后你再到王府来直接找我我一定盛情款待!不过现在你得赶紧
    走我保证没人敢伤你半根毫!”
    假小信子道:“那我的两位朋友怎么办?”
    段忠勇道:“这我实在无能为力他们一个是要贵位娘娘的人一个是王爷点名要的犯人我就是有两个脑袋也不敢放他们再说
    我也不能那样做要不我对不起王爷除非你把我杀了!”
    假小信子道:“你果然又忠又勇!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不过还得请你保守秘密!”
    “为什么?”段忠勇瞪大了眼睛!
    “因为我不走!”假小信子道!
    “什么!”段忠勇瞅了瞅假小信子终于咬了咬牙道:“好吧不过你要好自为之我只能在我能力所及之内帮你你实话告诉我
    真的小信子在哪?”
    假小信子道:“你这人果然够朋友算我没救错你!”说着一指夏劲道“他就是——”
    “啊?”段忠勇惊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这时哪个假夏劲道“扑通”跪在地上叫道:“我是小信子侍卫长救我呀!”
    “饭桶!”段忠勇气得踢了他一脚喝道:“男儿膝下有黄金给我站起来你还得给我假扮夏劲道!”段忠勇为人果敢断练要不
    也不会胜任侍卫长一职他虽然不知道真的夏劲道在哪但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给人掉了包“玩忽职守”的罪名自己可承担不起!事
    到如今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听天由命了!
    听到这个命令假夏劲道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站起身形答道:“是侍卫长!”
    段忠勇刚要说话忽听屋外有“噔噔”的跑步声!
    段忠勇喝道:“是谁——”大步跨出屋外!
    “可不得了了侍卫长有人擅闯王府给他打伤了几十个弟兄我们已派人通知四位总管——”这个侍卫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显见
    事情万分火急!
    “有人闯宫!”段忠勇大怒今天真他妈倒霉事情一桩接着一桩他从身上解下一块金牌递给那个侍卫道:“去集合所有的弟兄!”
    “是!”那个侍卫接牌在手飞跑而去!
    “小卓子!”段忠勇又大喝了一声那个假小卓子和另外两个侍卫早已闻声冲出屋外!
    “着两个小孩已经服下酥骨散绝对跑不掉!你们四个跟我来!”段忠勇头脑冷静大将风度俨然说毕大步如飞冲向前宫!王
    爷府内宫殿叠嶂屋宇重重假小信子和假小卓子两人惟恐迷路紧随其后夏劲道却感到举步维艰有些力不从心假小信子皱了
    皱眉头伸手揽住夏劲道拖着他往前跑好在他们跑在最后面也没人注意!
    前面的喊杀声越来越激烈时不时还传来一声惨嗥显见有人在不断受伤假小信子和夏劲道两人心中又是激动又是迷茫不知道那
    个闯宫的人是谁“是来救我们的——”夏劲道立即摇了摇头又推翻了自己这个想法。
    这时眼前出现一座大殿正是馨德殿馨德殿是百官每日早朝以前休息的地方是前宫唯一的一座大殿。几人由大殿穿过眼前顿时
    出现一副异常激烈的搏击场面!
    只见七八十个侍卫刀剑并举围住当中一个人走马灯似的乱转假小信子和夏劲道凝目注视只见那人藏青布袍白披肩勾
    鼻鹫目不禁又惊又喜心中暗道:鹰九扬他来干什么?!闯宫之人正是鹰九扬只见他狂笑连连怪掌到处不是兵器被他打断
    就是有人负伤!
    段忠勇又惊又怒喝道:“住手——!”声如霹雳!
    那些侍卫如逢大赦慌忙撤出战场跑到大殿之前列成一队护住大殿!
    段忠勇走下台阶排队而出道:“你是什么人?”
    鹰九扬道:“我叫鹰九扬!”
    段忠勇道:“你为何擅闯王府?”
    鹰九扬道:“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能奈我何!”
    段忠勇再无可忍大喝道:“看拳!”右拳一挥而出直击鹰九扬面门拳风所至烈烈作响!
    鹰九扬道:“素仰段王府高手如云今日一见果然卧虎藏龙你的拳风刚猛如斯游盛天的霸王拳也不过如此!”他口中道来上
    身一偏让过段忠勇一击同时右爪如钩直扣段忠勇右手脉门!
    段忠勇冷笑一声道:“你在胡说什么!”右拳一圈而回同时大喝一声左手拳已是闪电般击出这一回却是攻向鹰九扬的小腹!
    鹰九扬一扣未中不禁微“咦”了一声想不到此人看来高大粗笨拳法却是灵活机变他一时大意过于轻敌对于段忠勇的第二
    拳再也闪避不开只得大喝一声:“来得好——!”左掌化拳捣出硬接硬打!
    但听“砰”的一响两拳接在一处段忠勇上身微微一晃但他的下盘功夫稳若磐石大喝了一声第三拳已然递出!
    鹰九扬想不到此人如此威猛不由暗赞了一声他武学修为何等高深段忠勇上身一晃之时已然露出少许空门倘若乘隙进击段
    忠勇不伤也要大败!但一时怜才心起却不料被段忠勇反客为主占了先机!
    段忠勇双拳展开连环进击施展的正是著名的外家功夫“大力金刚锤”!这套武功以拳法为主讲究刚、猛、快、捷而且段忠勇
    天生神力能举八百斤的石锁现在全力施为当然声势惊人但见拳花朵朵拳风霍霍将鹰九扬全身团团围住!夏劲道看得心驰
    神往要不是情势所逼险不些要喝起采来。他觉得这套拳法跟游盛天教给他的霸王拳有许多相似之处不觉在心中暗自比划:呀
    这一招‘开山打石’原来还可以这样使用、、、、、、还有这一招‘趋步转身穿心肘’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样运用呢?
    正在这时突听段忠勇大叫了一声接着见鹰九扬自拳影之中冲天而起然后一脚踏在段忠勇肩上借势用力凌空扑向馨德殿!
    “你——”段忠勇大喝了一声但却举步未追原来他上身衣扣全被鹰九扬解开当然是落败了!而且也已明白是人家手下留情不
    由羞得面红耳赤!
    “拦住他——”那些侍卫惊叫连天但他们武功低微对付一些蟊贼也许绰绰有余但对鹰九扬却是无可奈何!
    鹰九扬跃上台阶正要起身扑进大殿忽觉有人在他耳边轻呼道:“鹰老怪——”
    鹰九扬仔细一瞅正瞧见假小信子他怪眼连翻已然明白也低低道:“哈哈黄香你果然在这里——闪开!”他忽然身形一
    跃护住假小信子往殿门一旁一推假小信子一把抓住夏劲道往后一拉与此同时一道黑峰自殿门内击出正打在尾随而至的侍卫
    们当中一人身上那人惨叫一声跌下石阶气绝身亡!真是危险绝伦!
    接着从殿内冲出五个人正是王府四位总管另外一个人罩着面纱手持宝剑不知是什么人!段忠勇此时也已清醒过来大怒道:
    “四位总管你们怎么这时才到!我的弟兄已经伤了百十个而且还被你们误杀一个你们就是这么尽忠职守效力王爷的吗?!”
    他又转对假小信子道:“小信子小卓子敌人就在你们身旁你们为什么还不动手!”一面暗使眼色!
    假小信子早已会意冲鹰九扬挤了挤眼鹰九扬如何不明白他哈哈一笑一把将假小信子和假小卓子揽在胸前扼住两人咽喉道:
    “谢谢你提醒我谁也别过来否则我先杀了他们两个!”说着眼睛一瞪凶光四射!
    这时又从大殿之内冲出七八百人这些人跑到大殿广场之上各个刀剑出鞘剑拔弩张!其中一个手执一面金牌跑到段忠勇面前道:
    “报告侍卫长我门分派一半弟兄保护王爷其余全都赶到这里!”
    段忠勇接牌在手点了点头道:“安排得很好退下!”那个侍卫退到一旁段忠勇又看了看鹰九扬三人装作又气又恼恨恨地跺
    了跺脚道:“此人凶恶万端在不明来意之下切莫贸然动手谁要是再伤了我的弟兄我绝不饶他!”
    柳逢春听在耳内悻悻地“哼”了一声这时大殿之前寂静异常这一声自然刺耳之极!
    段忠勇勃然作:“你他娘的柳逢春我***把你乱刃分尸!”他转对那些侍卫道:“柳逢春杀了我们一个弟兄弟兄们你们
    说怎么办?”
    这些侍卫平时早就不满上官虹四人自恃武功飞扬跋扈仗势凌人虐待部属现在见侍卫长了话个个跟着喊道:“把他乱刃分
    尸把他乱刃分尸!”一时声震穹宇!
    上官虹见群情激愤柳逢春成了落水狗人人喊打他与柳逢春本是一丘之貉自也不免胆寒他情知段忠勇对今天早上事于他们记
    恨在心借机公报私仇忙站出来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
    待得人群静下来他又对柳逢春道:“柳兄你也太过于莽撞了!”
    柳逢春情知大势不妙哪还敢吱声慌乱的点了点头!
    上官虹叱罢柳逢春道:“把这位弟兄厚葬厚恤家属!”早有人上来把尸移到一旁上官虹这才对段忠勇道:“段大人咱们本
    是同忾连理何必反目成仇呢!”意思自是明显不过柳逢春死了你也活不了!
    别人不明白上官虹话里的意思段忠勇当然明白他冷笑了一声道:“上官总管说的不错!”心想:你当然不知我没有吃下那颗药
    丸了还在恐吓我不由对上官虹更是厌恶已极!
    上官虹奸笑两声接道:“段大人明白就好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对付这个闯宫之人!”上官虹不愧有大奸大智短短几句话就把
    事态安抚下来并把注意力重又转移到鹰九扬身上!
    段忠勇道:“且慢我有言在先绝不能伤了我的兄弟!”
    “段大人放心!”
    这一声自那个手持宝剑的蒙面人此言一出在场之人莫不心惊!
    所有的人都注视着这个持剑人!鹰九扬注视了这个蒙面人片刻忽然道:“你是——”
    “你是——”二字还未出口蒙面人剑已出鞘但见一道光华矫若游龙击向鹰九扬光华到处血影崩现鹰九扬大叫一声身体腾
    空而起“我还会来救你!”最后一个字传来他已飞出宫墙空中兀自滴下血珠映着午日的阳光晶莹鲜亮既美丽又恐怖!
    这一切生在一刹那间惊呆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光华到处血影崩现蒙面人剑已归鞘每一个人都没有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的他站在那里身体连动都没有动他是人还是神亦
    或是魔鬼?
    上官虹大笑道:“先生果然神技惊人!”
    持剑人只淡淡得哼了一声却没有答话!
    段忠勇长出了一口气道:“大家各回本位小信子小卓子你门四个跟我走!”
    假小信子和假小卓子以及另两个侍卫赶忙应了一声跟在段忠勇后面就要走!
    “且慢!”持剑人道!
    “你干什么?”段忠勇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我的事你也要管!”他虽然装作理直气壮可还是对这个神秘的持剑人有点害怕!“
    让开——!”假小信子忽然抖手射出几十道金光分别射向上官虹、东方胜、柳逢春、司徒青山还有那个持剑人!
    这一下祸起肘腋上官虹四人惊叫一声身形暴退持剑人也惊讶异常:“梅花神剑!”身形往后一退!
    假小信子又射出几十道金光趁机抓起夏劲道往后便退段忠勇也不阻拦早已闪避一旁!
    “哪里走——”这回持剑人再没闪避右手剑一挥将金芒全部打落左手同时击出一记劈空掌但听“嘭”的一声巨响正击到夏
    劲道身上夏劲道虽然浑身乏力但氤氲功仍在被大力一击立生反应“唿”的一下飘出十几丈就象御风而行一般带着假
    小信子已然冲到宫门口!
    假小信子道:“你的功夫果然奇妙!”这时宫门还未关闭假小信子施展轻功带着夏劲道冲出王府身后隐隐传来持剑人的骇异声!
    大街上车水马龙人市如潮两人穿着侍卫的衣服人群纷纷闪开给两人让开通路所以一路畅通无阻就连守城的兵丁也只问了
    一句假小信子道了句“有紧急公务!”就顺利的冲出了大理城!
    两人让开大路专拣小路而行跑了一会儿再也瞧不见大理城的轮廓了假小信子道:“可累死我了!”说着一屁股坐到地上大
    口大口喘起气来!
    夏劲道对他感激莫名道:“多谢你相救之恩!”说着给假小信子行了一礼!
    假小信子白了他一眼道:“你少来这一套!你不用谢我不过你这个人还不错——”说着说着声音忽然低了下来咳了两下又道
    :“谢谢你替我挡了那一掌!”原来持剑人的劈空掌是击向他的夏劲道那时在他身上一护才打在了夏劲道身上!
    夏劲道道:“你冒着生命危险救我我替你挡那一掌又算得了什么!”
    假小信子道:“你真的那样想要知道那一掌会死人的——!”说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两眼直盯着夏劲道“不过幸亏你的武功奇妙!”
    夏劲道见他忽然认真起来不由呐呐道:“我、、、、、、我是这样想的怎么你不相信我吗?”
    假小信子见他一脸委屈的样子忽的“扑哧”一笑!
    夏劲道给他笑的莫名其妙不禁有点着恼刚要说话却见假小信子道:“你别恼我相信你还不行吗我给你道歉!”说着给夏劲
    道掬了一礼!
    夏劲道也不由不好意思起来心想:他的眼光可真厉害连我的心情也看的出来忙道:“哎你别这样我、、、、、、我”他拙
    于言辞想要说自己的意思并不是这样却无法表达出来!
    假小信子瞅着他不由又“扑哧”一笑!
    这一回夏劲道可真恼了道:“你又笑什么?”
    假小信子忙道:“你这人傻头傻脑的额还傻的真有点——”他顿了半天才说出“可爱”两个字又道:“难怪你白妹妹喜欢你—
    —”
    夏劲道不知道他是在赞赏自己还是揶揄自己心想:他这个人阴阳怪气的我不理会他就是!
    假小信子见他不吱声忙道:“喂你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夏劲道道:“我没想什么!”
    假小信子道:“没想什么不可能吧?”他眼珠一转道:“嗷我知道了你在想白展凤你的白妹妹!”
    夏劲道眼前浮现出白展风楚楚可怜的眼神叹了口气道:“我答应过她不会丢下她不管的——”
    假小信子见他一付黯然伤心的样子忙安慰道:“你放心吧!她是大土司的女儿他们不会把她怎么样!再说段王爷就要立他为妃
    了!”
    “什么!你说什么?”夏劲道一惊盯住假小信子道!
    假小信子这才现自己说漏了嘴心里暗骂自己该死忙道:“没什么我没说什么呀!”
    夏劲道叹了口气道:“其实你不用安慰我王爷要立她为妃我应该替她高兴才对!只要她平安无事就好平安无事就好!”说着
    心里升起一股也不知是甜蜜还是酸楚的滋味!
    假小信子道:“你真的这么想?”
    夏劲道点了点头努力抹去萦绕心头白展凤的倩影道:“当然她是我的好朋友!”
    假小信子看了夏劲道老半天忽然道:“她是你的好朋友那我呢?”
    夏劲道看着假小信子的脸奇怪道:“你当然也是我的好朋友我难道不是你的好朋友吗?”心想:他怎么这么问?
    假小信子赶忙避开夏劲道的目光道:“当然你是我的好朋友要不我怎么会救你!”他的声音轻轻的也不知是在说给自己听
    还是说给夏劲道听一时间他竟现自己的心里很乱糟糟的紧紧的!
    夏劲道道:“你叫黄香是吧?”
    假小信子道:“你怎么知道?”
    夏劲道道:“鹰九扬说的!”鹰九扬那时认出假小信子曾经叫了一声夏劲道就站在旁边当然听得见!
    黄香点了点头悠悠道:“天下无双江夏黄香听说过这个名字吗?”
    夏劲道摇了摇头道:“说的是你——?”心想:他为人古灵精怪机智百出当然称之无谓!
    黄香大失所望道:“你这个人真是又傻又呆走!”
    夏劲道又给他骂了一句不禁有点莫名其妙道:“走干什么?”
    黄香气道:“不走难道在这荒郊野地里过也!”
    夏劲道这才现天已近黄昏不由笑了自己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