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十一章 大闹王府

    四五百年的光阴从言必行口中似极为轻淡但众人的心却似已经历了几个世纪!
    言必行接着道:“这七柄剑每一柄都锐利无比催金断玉削铁如泥最主要的是这七柄剑被施以蛊剑之术分别代表了人的喜、怒
    、忧、惧、悲、恐、惊七情所以凡有七情六欲之人在绝情剑下绝无幸存之理!闻上古有‘泪痕剑’血泪半滴百年不去!何也?杀孽也!唉——不知天下苍生竟有几何屠毒于此七剑之下!”
    众人皆竟骇然!如果世上真的有绝情七剑如果绝情七剑真的有那么厉害那岂不是太可怕了吗?
    游盛天道:“言前辈照你说来那持剑之人岂不也要死在绝情剑下?这样的人我想世上绝对没有!”
    言必行摇了摇头道:“游大侠你错了!至少目前就有九个!”
    “哦!”游盛天不相信。
    “活死人!”言必行缓缓吐出这三个字!
    众人顿时明白对!只有活死人才没有七情六欲死人没有七情六欲但死人不会用剑众人一阵后怕幸亏绝情七剑没有落到活死
    人手上!不过看来活死人帮的帮主深谙此情要不然也不会派人来抢绝情七剑!
    世上真的有活死人?真的有绝情七剑!朋友你相信吗?
    张舵主道:“本帮帮主似乎不知道绝情剑的秘密吧!”他迟迟疑疑说来似乎自己都有点信不住自己“本帮帮主只是嗜好研制武器
    所以令本人在江湖之中搜寻著名暗器、火器、兵器的冶炼之术而已!”说着他瞟了雷万春一眼似是有向雷万春解释之意!
    言必行道:“但愿如此时候不早了不知各位如何打算?”这时已近黄昏落日的余辉映照着曾经血雨腥风的山谷不知有多么的
    凄凉和悲惨!
    张舵主道:“我打算暂留一些时间办理弟兄们的后事我不能让他们暴尸荒野!”
    古风行点了点头:“我也是、、、、、、”想到一奶同胞的兄弟死于非命不禁又流下泪来!
    言必行道:“我也老了江湖血雨腥风的日子早已厌倦了!我想找一个安逸的地方隐居下来娶个妻子但愿祖先荫德庇佑让我为
    言家留下一点根苗!”
    游盛天道:“我还要及早返回中原不敢耽搁!你呢雷兄?”
    雷万春苦笑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本来想找司空无畏帮忙的没想到他也不见了!只好回中原再作打算了——”
    众人举手依依告别古风行忽然道:“游大侠有人托我带件东西给你!”说着追上游盛天从怀中掏出一个绢布包成的小包递给游
    盛天!
    游盛天一边接包在手一边狐疑道:“哦——是谁?”
    古风行狡黠的一笑道:“她说你一看便知!”
    游盛天将小包放进怀中拱手道:“多谢——”
    古风行道:“唉何必客气!要说谢我还得先谢你呢!受人之托终人之事幸亏机缘巧合让我遇到你要不然我这信使可是吃饭
    饭不香睡觉睡不稳了!”
    游盛天现古风行并不象传说中那么可恶、凶狠不由好笑道:“想不到我们竟能化干戈为玉帛古兄你倒是良心现了!”
    一句‘古兄’叫得古风行好不舒服也更加难为情居然老脸一红呐呐道:“游大侠你真会开玩笑!后会有期——”说着跑回张
    舵主等人处!
    “后会有期!”游盛天扬手道!众人挥手告别!再说夏劲道和白展凤二人醒来的时候现身处一间极为精美的华室之中不由狐疑
    不定两人对望一眼夏劲道道:“这是什么地方?”
    白展凤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看这个屋子的装饰非富及宦!”说着“呀”了一声道:“莫非莫非这是段王府!”
    夏劲道大吃了一惊刚要说话就听房门一响接着有人拍着巴掌道:“白小姐果然聪明——”说着话走进两个人来正是上官虹和
    非人非鬼的柳逢春!
    原来那日上官虹四人冲到山脚正现昏迷不醒的夏劲道和白展凤不由心头狂喜当下将二人掳上马背劫来王府!
    夏劲道当然认的二人站起身形怒道:“你们究竟意欲何为?”
    柳逢春道:“小子找死不成!”
    上官虹道:“柳兄何必跟一个小孩子见识!”
    柳逢春悻悻然作罢!
    上官虹道:“你们放心我们带你俩到王府来绝无恶意!好啦你们也累了休息休息吧你们要什么有什么尽管吩咐下人去做!”说到这里他咳了一声道:“阿勇——”
    “到!”从屋外走进一个彪形大汉对着上官虹一礼:“总管大人有什么吩咐?”
    “好好伺候这二位客人不许有丝毫怠慢!”
    “是!”阿勇垂手恭恭敬敬地答道。
    说完上官虹和柳逢春二人出门而去!阿勇随后走出去掩上屋门!
    夏劲道坐在凳子上努力回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只想到二人被扔下山冈以后就是一片空白想了半天也就作罢心想既来之
    则安之这半年多的经历已经使他成熟了许多夏劲道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
    “夏大哥你在想什么?”耳边传来一声怯怯的低呼声!
    “哦——”夏劲道翟然一醒这才觉出自己身边还有一个白展凤他瞧了瞧白展凤那俊秀的面孔忽然觉得此刻的白展凤就象一只惹
    人怜爱却又无依无靠的离群小鸟一种怜悯、爱护的心情由然而生道:“我没什么白小姐你怕不怕?”
    白展凤道:“我是有点害怕不过有夏大哥在我身边我就什么也不怕了!”
    夏劲道道:“为什么?”
    白展凤努力抬头看了看夏劲道的脸却终究没有勇气对视夏劲道的眼睛:“我知道你会保护我谢谢你替我挡住那些竹子!”
    夏劲道忽的记起当竹屋轰然倒塌劈头盖脸砸下来时自己不顾一切扑在白展凤身上的情景不由不好意思的一笑道:“你不用谢我
    那那是我应该做的!——不过我们还是落在东方胜手上了!”
    经过了一阵忸怩之后白展凤终于大方起来她大胆的注视着这个就在一刹那扑在她身上保护她时就已经完全掳据了她的芳心的男孩
    子道:“东方胜的武功那么高我们落在他手上也是理所当然的!”她当然不知道夏劲道和东方胜柳逢春大战的情形这么说只是
    为了给心上人找个籍口安慰他罢了!
    夏劲道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也不知你师父他们怎么样了白——”“小姐”两个字尚未出口却被白展凤两根纤纤玉指堵住
    了嘴不由瞪大了眼睛不解地道:‘你这是怎么了?”
    白展凤一脸嗔怒幽幽的道:“我们曾经共患难同生死我称呼你夏大哥你还叫我白小姐吗?”
    “那我叫你什么?”夏劲道道。
    “你不叫我小妹就喊我的名字也可以呀!”
    “那好吧小妹!”刚一出口夏劲道还觉得有点别扭不过一说出来也就处之坦然了心道:女孩子的脾气真古怪一个称呼真
    的那么重要!
    白展凤这才转怒为喜道:“师父他们一定会没有事的!”
    正说到此忽然屋门一响那个叫阿勇的侍卫领着四个仆人端着饭菜进来了。待仆人将饭菜在桌上摆好阿勇道:“请进膳——”说
    罢就要转身出门——白展凤道:“哎这是什么时候的饭!”
    阿勇转回身来注视了两个小孩片刻道:“晚饭你们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吃东西了快吃罢!”
    夏劲道见他面目虽然毫无表情但语音里却充满了关切之意忙道:“谢谢你——”
    阿勇就象充耳未闻出门而去!
    白展凤吐了吐舌头道:“这个人真怪!”这些饭菜精美之极再加上两人早已饥肠辘辘手著并举一回儿就将其消灭地干干净净
    那些仆人早已等候在外准时进屋收拾停当阿勇将宫灯点燃又出门而去!
    这时天已渐晚屋外逐渐黑下来烛光融融映照着两个少年温馨又微妙两人对望了一眼忽然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赶忙又将
    目光移开屋里一时静极了夏劲道和白展凤都能听到对方“扑腾扑腾”的心跳声!
    突然窗户一响室内微风飒然当两人注目细看时屋里已多了一个衣着破烂面目奇丑的少年乞丐白展凤惊道:“你是什么人?”
    夏劲道拍了拍白展凤的肩头道:“别怕他是我的朋友黄兄别来无恙?”
    少年乞丐冷笑道:“卿卿我我好一对才子佳人!亏你还记得我!”
    白展凤羞得满脸通红恨恨瞪了少年乞丐一眼!
    夏劲道道:“黄兄你可真会开玩笑!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少年乞丐却不理他悄无声息的跃上床一躺来起被子往身上一盖道
    :“夜已深正好一尝黑甜乡之温柔滋味也!”
    夏劲道不禁啼笑皆非忙道:“黄兄你快走吧这是段王府被人现可不得了!”
    少年乞丐道:“我既然进的来就能出的去!多谢你的关心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
    夏劲道心想:他说的倒是真的他武功那么高王府的人未必捉的到他!当下不在理会他转对白展凤道:“你睡哪?我在地上打坐
    入睡!·”
    白展凤道:“大哥你不睡我也不睡我陪着你!”
    少年乞丐道:“好一个郎情妾意真羡煞人也——”
    白展凤“呸”了他一口道:“要你多嘴你不是要睡觉么!”
    少年乞丐道:“寒榻孤枕偎黄梁哪如弄玉同床满怀香怎么样小妹妹可有兴趣与乞儿我共枕?”
    白展凤见他口没正经脸羞得更红狠狠“啐”了他一口不再理他!
    夏劲道见两人斗口个没完懒得理会笑着摇了要头盘腿席地坐下白展凤也依样坐下。夏劲道运功调息却忽觉丹田真气涣散
    提了几提竟然提不上来同时觉得四肢百骸软绵绵的竟似一点力气也没有不禁大吃一惊睁眼瞧瞧白展凤见她一脸焦急之色
    情知情形和自己一样!
    少年乞丐冷笑道:“看你们两个满脑灵光却是两个白痴而已!你们吃下去的饭菜已被柳逢春下了‘百日酥骨散’可惜我迟来一步!”
    “什么——”夏劲道奋力站起却又“扑通”跌倒道:“他要做什么?”
    少年乞丐冷笑道:“怎么你小子还横么现在我看你倒底怎么横!”
    夏劲道无视他的冷嘲热讽情知他只是言语刻薄心地却是极好!只是瞅着少年乞丐不放。
    少年乞丐看了夏劲道一眼道:“你怎么不吱声了害怕了吧?”
    夏劲道还是不说话。
    “你怎么了!”少年乞丐急道起身就要下床忽然瞅了白展凤一眼又悻悻然作罢复又躺下道:“吃了百日酥骨散只是浑身
    不能力而已不会死人的过了百日之期自然会好你们不用害怕!”
    夏劲道见他虽然关心别人言语却还是不冷不热的不由感到一阵好笑!
    少年乞丐把眼一瞪道:“你笑什么?”
    夏劲道忙道:“我就知道你是自己人——”
    少年乞丐道:“这回算你聪明!不过谁跟你是自己人想得倒臭美!”
    夏劲道给他骂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禁一呆呐呐道:“我的意思是说你对我好难道我、、、、、我说错了吗?”不知怎的
    心中只觉得自己在这少年乞丐面前总有点忸忸捏捏的感觉。
    白展凤也觉得这少年乞丐处处透着古怪牙尖嘴利的哪象个男人?不禁问道:“大哥他倒底是你的什么人他这么对你你都不恼?”
    夏劲道道:“小妹我这个朋友脾气是有点古怪不过人是很好!”
    少年乞丐冷冷的道:“哼你知道就好——”
    夏劲道摇了摇头白展凤心中却有点酸溜溜的感觉可究竟为了什么她自己也不清楚。
    少年乞丐道:“你的轻功奇妙之极百日之后自可伺机跑掉就是你”他瞪了白展凤一眼接着道:“废物一个不过你是大土
    司的金枝玉叶他们也不敢把你怎么样!”
    白展凤白了少年乞丐一眼有心与他辩驳却又情知说不过他只好不甘心作罢!
    这一下少年乞丐大为得意笑道:“这个办法虽然不错但一百日太长了难保他们不会再下别的什么毒手!不过你们要是肯听
    我的话我保证你们平安脱险!”他说得眉飞色舞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夏劲道瞧在眼中更觉好笑心想:他沦为乞儿饱偿世间唾弃自然事事好胜都要高人一头才肯罢休了!知他古灵精怪自是言
    听计从点了点头道:“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少年乞丐瞧了白展凤一眼道:“你呢?”
    白展凤虽然不大情愿但有求于人家又怎能不低头只好点了点头以示同意。
    少年乞丐更为得意招了招手道:“你们到这边来!”
    白展凤和夏劲道二人费力地走到床前当下少年乞丐说出他的锦囊妙计两人一听又好气又好笑却也佩服他的思虑之妙!白展凤
    冲屋外喊道:“喂有人吗?”
    稍时房门一响大踏步走进一个人来正是阿勇道:“白小姐有什么吩咐?”
    白展凤粉脸涨得通红吃吃道:“我我内急——”
    阿勇注视她片刻大声道:“来人!”
    一会儿走进一个中等身材身形稍瘦的年青仆人道:“侍卫长什么事?”
    阿勇道:“原来是小信子领这位小姐到茅房!”说完扫了躺在床上的夏劲道一眼“哼”了一声出门而去!
    这位叫小信子的仆人道:“小姐请跟我来!”说罢转身就要出门突然只觉身体一震全身登时僵住猛一回头只觉一股凉森森
    的寒气直逼喉咙仔细看时却是一柄匕不由骇得魂飞天外!
    少年乞丐道:“不要出声要命的话跟我合作!”
    小信子瞅着这位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丑少年乖乖的点了点头!
    少年乞丐道:“阿勇是什么人?”
    小信子道:“他是王府的侍卫长王府所有侍卫都归他管。”
    “那上官虹等人在王府是干什么的?”
    小信子道:“他们是王府的四位总管总领王府一切事物的!”
    少年乞丐道:“那你们平时出府有什么手续?”
    小信子道:“等闲人等是不能随便出府的除非有总管放的腰牌或者有王爷的亲笔手谕!”
    少年乞丐道:“想不到这么麻烦!”忽然眼睛一瞪道:“你说话怎么一点都不紧张是不是存心欺骗?”
    小信子一笑道:“我的小命在你手上怎么敢骗你!”
    少年乞丐冷笑道:“你别给我耍小聪明!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杀了你我们三人都跑不掉是不是?”说着手中一紧道:“你要不要试
    一试!”
    小信子被他喝破心中诡计又被他一吓顿时吓得面如土色战战兢兢地道:“别别、、、、、我全都告诉你其实王府的侍卫
    们是可以自由出府的!”
    听到这里夏劲道和白展凤不禁大为叹服这少年乞丐如此机警干练心思缜密绝非常人所及!
    少年乞丐冷笑道:“算你老实!”
    白展凤忽然咳了两声少年乞丐道:“你干什么?”
    白展凤道:“我怕时间耽搁久了会引起怀疑的再说——”她憋了老半天终于道:“我真的有点内急!”
    少年乞丐道:“内急就是内急女人就是麻烦!”他语虽如此心中却也由衷赞赏白展凤的细心谨慎暗道:多亏她提醒要不真的
    坏了大事!当下对小信子道:“茅房在哪儿?”
    小信子道:“由曲廊往东过角门前一进院子东北角即是。”
    少年乞丐待他说完啪的点了他的哑穴然后伸手将他身上的衣服扒了下来接着把小信子拖到床边塞进床底道:“先委屈你老
    兄一会儿!“
    白展凤道:“你扒他的衣服做什么?”
    少年乞丐道:“陪你去内急啊阿勇侍卫长不是说要小信子带你上茅房吗!”他故意装小信子压低了嗓音又瞅了瞅二人。
    夏劲道恍然大悟刚要开口说话却见少年乞丐道:“转过身去——”
    白展凤早已羞得满面通红瞪了少年乞丐一眼道:“干什么?”
    少年乞丐道:“我要换衣服男女授受不亲你难道不懂?”
    还没有等他说完白展凤早已羞得捂住双眼转过身去!
    少年乞丐又道:“还有你男女——”忽的又咽了回去道:“偷看别人换衣服是没有礼貌的转过身去!”
    夏劲道觉这少年乞丐有点蛮不讲理不由又好气又好笑心想:男人看男人换衣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再说你当着别人换衣服怎
    么赖别人偷看哎他脾气古怪依着他就是当下也转过身去!
    片刻就听少年乞丐道:“好了大功告成!”
    夏劲道和白展凤两人回头一看不由惊得膛目结舌只见眼前活脱脱又一个小信子除了声音稍异以外简直不分真假!
    少年乞丐笑道:“我的易容术天下第二这可算是雕虫小技!”
    两人更加骇异这少年乞丐在两人的眼里扑朔迷离起来这个小信子是假的那先前的这个少年乞丐是不是他的真面目?他的易容术
    天下第二那自然又有天下第一了那天下第一又是谁?管它那么多呢?反正他是友非敌就行了!两人心中同时想到。
    少年乞丐道:“你们想幸亏我不是你们的敌人而只是你们的朋友?但焉不知我会不会对你们另有企图呢?”说着神色一凛好象
    真的似的!
    夏劲道心中为之一怔旋即笑道:“不会的我知道你对我好!”
    “呸!”少年乞丐轻啐了夏劲道一口道:“谁对你好了你想的倒臭美!”
    “嘿嘿”夏劲道不好意思地傻笑着搔了搔头他今夜已被这少年乞丐连骂两次‘臭美’了但不知怎的并不着恼反而心里甜滋滋
    的十分受用!
    白展凤听了心里却觉得不是滋味先前心里的一丝酸溜溜的感觉突然扩大开来她打定主意一定要揭开这少年乞丐的真面目!
    正在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一声“小信子怎么耽搁得这么久?”声音越来越近正是阿勇!
    三人一惊旋即又镇定下来白展凤道:“我突然觉得有点肚子痛所以忍了一会儿!”假小信子和夏劲道瞧了白展凤一眼赞叹她
    的随机应变!假小信子嘀咕道:“想不到此人如此尽忠职守!”说着伸手一拉门恰巧与阿勇撞个对面!
    阿勇道:“小信子你刚才嘀咕什么?”
    假小信子低下头答道:“我是在说这个女人可真麻烦!”
    “哦——”阿勇释然的点了点头也不知是他粗心大意还是假小信子的易容术天衣无缝竟然没有觉异状他又看了看白展凤和
    夏劲道道:“快去快回!”然后转身而去!
    “是!”假小信子毕恭毕敬地答道。
    三人见闷混过关不由长出了一口气假小信子道:“快走吧!”
    白展凤道:“我不要你跟!”
    假小信子道:“怎么要他跟你去么!”他一指夏劲道忍不住笑道:“我是个守信有礼作怀不乱的正人君子比你这位‘傻大哥
    ’强多了不会被美色轻易所虏获**情网!”
    白展凤臊得满脸通红假装不经意的瞟了夏劲道一眼却觉夏劲道的脸居然好象比自己的还红不知怎的心里竟有一种无限甜美
    的感觉心头不由砰砰鹿撞!她怕再被假小信子取笑赶忙率先走出门去!
    假小信子一个箭步赶到白展凤前面道:“小姐不对吧你这么聪明应该让我走在你前面的!”
    白展凤恼他过于油嘴滑舌本想不理他终究没有忍住恨恨道:“你要不老实小心我抠掉你的眼珠子!”
    出乎白展凤的意料这回假小信子却没有吱声只是笑了笑!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醒来洗漱完毕阿勇领着四个仆人端上饭菜当然假小信子也在其中他趁别人不注意冲夏劲道和白展凤挤了挤眼
    睛然后又做了个‘吃‘的手势意思是饭菜没毒可以放心大胆的食用!
    两人会心的一笑夏劲道心想:也真有他的也不知他昨晚是怎么熬过来的!
    接下来的一切皆在预料之中展当四个仆人进来收拾碗筷的时候假小信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点了三人的穴道然后扒下其
    中一个人的衣服将扒下衣服的人也塞进床底当然这位和那位小信子在床底如何受罪就不得而知了!
    接下来假小信子以极快的手法给夏劲道换上衣服易容成那位被扒了衣服的仆人他虽然装作极为镇定可夏劲道还是觉他的双
    手在不停的抖而且呼吸也十分急迫心想:他怎么了当然这么危险的情况任谁也要害怕的!夏劲道自己给自己解释道。
    假小信子似乎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笑道:“别胡思乱想我从没有给——给别人易过容!”说完又给夏劲道正了正衣服在这一刻
    夏劲道觉他的目光好温柔温柔得就象早春融融暖暖的阳光心想这位仁兄可真怪!
    假小信子走过去啪啪解了另两个仆人的穴道压低了声音道:“你们乖乖的别嚷你们虽然给解了穴道可你们的小命还在我手上
    明白吗?”
    这两个王府侍卫虽然忠心耿耿武艺娴熟但从未见过这等惊世骇俗的手法瞧了瞧那个真假难辨的同伴早已骇得魂不附体对眼
    前的这个假小信子更是怕得要死惶恐之极的点了点头表示言听计从!
    少年乞丐假小信子一指易了容的夏劲道:“他是谁?”
    “他是小卓子王府末等侍卫我们的同伴!”两人异口同声的道!
    “你们看花眼了吧!”
    “不会绝对不会十里地外的一群蚊子是公是母我们都分得清清楚楚怎么会错呢!没错他就是小卓子!”两人煞有其是的
    道!
    三人强忍笑意对侍卫顺风转舵吹牛拍马的本领佩服的五体投地然后夏劲道加入仆人的本队他虽然浑身乏力但对于这等粗活
    却还是游刃有余!
    待他们欲出门时白展凤忍不住道:“夏大哥你不会丢下我吧!”说着心头一酸竟流下泪来!
    夏劲道刚要说话假小信子道:“把你这个丽质天成倾国倾城的美人丢下不管岂不是暴殄天物有亏造化?”
    白展凤明知他又在取笑却也破涕为笑夏劲道道:“我们不会丢下你得的你放心吧!”
    白展凤点了点头望着他们出门而去!待了一会儿假小信子端了一壶茶水过来问白展凤道:“没有人来过吗?”
    白展凤道:“没有人阿勇没来上官虹柳逢春也没来!”
    假小信子道:“这就好!你赶紧到门口看看!”
    白展凤依言到门口——
    假小信子从床底下掏出真小信子道:“老兄你已经委屈了一夜现在让你放松放松你要乖乖合作!”
    真小信子惶恐的点了点头假小信子三下五除二把他易容成夏劲道又把夏劲道的衣服给他穿上然后解了他的穴道假小信子看着
    自己的杰作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还不错就是高了点!”又对真小信子道:“你中了我的独门点穴手功力直透骨髓你现在只
    是能够活动而已十二个时辰之后若得不到我给你推拿活血便会血液凝滞全身僵硬而亡!你现在要装哑巴别人问你什么你
    都要摇头明白吗?”
    “明白明白!”真小信子连连答道。
    正在这时白展凤突然轻咳了一声假小信子一回头正瞧见阿勇从门外跨进屋内心中暗自庆幸好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