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十章 绝情七剑

只见东方胜一手提着一个牛皮大箱一手提着两个人大步赶上山来!白乐天看得真切一个正是自己的女儿白展凤一个分明是三个月前和游盛天到府上拜会自己的那个少年他一生敬礼多少凶险之事情知今天绝非善了之局。他一见自己女儿安然无恙稍微放松一口气当下装作一副气愤填膺的样子怒睁双目一言不!
东方胜赶到上官虹和白乐天跟前把夏劲道和白展凤二人放到地上然后双手捧住那个牛皮箱递向上官虹道:“托王爷洪福幸不辱命!东西我们到手了白小姐也安然无恙!”说着嘿嘿一阵笑声!
上官虹一手托住牛皮箱底接过箱子这才对白乐天道:“白大人令千金无恙归来你想必可以放心了吧!虽然我们事先没有征得大人你的同意但因为这件事关系重大传扬开去恐怕打草惊蛇!”说着忽然压低了声音:“实不相瞒王爷这次派我们来就是要将半年来潜入滇南的中原武士一网打尽的!”说着对白乐天眨了眨眼睛。
白乐天见上官虹惺惺作态简直欲呕当下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原来如此展凤你还不赶快谢过东方大人要不然哪还有你的小命在!”
原来几天前上官虹、司徒青山、东方胜、柳逢春在镇上安顿好之后就四处查探这几个人都是江湖老手对于这等事情自然手到擒来很快被他们察觉白乐天的女儿白展凤就是已经退隐江湖的铸剑师言必行的徒弟四个人皆大欢喜因为近半年来风传有一批神秘人物将要打劫言必行的宝剑所以他们此次的任务有三:第一以保护言必行为名逼他交出宝剑第二借机诛杀那些中原武林人士第三查访当地土司或少数民族的领有没有和中原武士互相勾结。四个人现这个秘密后立即有东方胜跟踪白展凤到言必行的住处去然后上官虹和司徒青山、柳逢春协同白乐天带领官兵将言必行的住处团团包围接着由东方胜施展地遁门挖洞的本领将那片竹林的根全部挖断只要有人进入竹林里面竹子从四面合围倒下来就是神仙也难逃一死!最重要的是白展凤不能死由东方胜负责把他从地底下救出事情的经过大致就是这个样子。但他们不知道白乐天乃是因为不知道自己的亲生女儿也在被围之中否则的话结果如何也就未料可知了!
白展凤见父亲要自己给东方胜道歉不由“哼”了一声将脸别过一旁。白乐天道:“小女刁蛮任性都是给我宠坏了希望东方大人尚请见谅——”说着话锋一转道:“咦这个小娃娃是什么人?”其实他早以瞧见夏劲道心里又是惊奇又是悲痛心道:夏劲道在此不知游盛天在不在?满腹疑团只恨此时此地不能开口询问!
夏劲道见白乐天装做不认识自己心里雪亮也学白展凤的样子“哼”了一声将脸别过一旁。白乐天佯怒道:“你这娃儿倒是强项得很来呀给我打!”
“哎——”上官虹伸手一拦道:“白大人对付这小子以后有的是时间重要的还在前面!”
白乐天装做一副余怒未息的样子点了点头!
上官虹回过身来扬声道:“言大师你可看清楚了你的东西在我手上你赶快过来否则的话我一声令下恐怕要玉石俱焚了!”
言必行一见上官虹托着那口牛皮箱又是吃惊又是悲痛一时万念俱灰张舵主、岳护法、古风行还有那七个蒙面人一见无不悲伤莫名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张舵主道:“言大师对不起!”古风行道:“对不起有个屁用事到如今拼了算了不是鱼死便是网破!老子要死也死了八百回了。这一回若然侥幸脱生定当洗心革面重新作人!”说到“重新做人”四个字时左手手掌伸出右手挥刀疾掠但见刀光闪过红光崩现五根手指齐根而断众人皆是惊呼出声就连言必行也为之动容!
古风行仰天一阵大笑:“痛快!痛快!”刚才一番话其酣畅淋漓、豪气干云的程度简直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众人见他面不改色无不叹服大受鼓舞!张舵主道:“擒贼先擒王古兄我和你联手去对付那个手托箱子的人言大师、岳护法还有其他的人从四面突围!”话未说完古风行已然排队而出疾若飚矢冲向上官虹所在的山冈张舵主连忙身形一晃尾随而至其余之人一声喊从四面冲向山冈!
上官虹见这些人竟然冒死突围也不禁有点骇然忙对白乐天道:“快开炮!”白乐天实在对这些人赶尽杀绝忙道:“上官大人这些人人数太少又过于分散开炮徒糜弹药而已!”上官虹虽知白乐天在搪塞推脱却因他说乃是实情又无法跟他争辩“哼”了一声道:“那赶快防箭——”心想好你个老狐狸咱们走着瞧!
白乐天心想:若一味推脱恐怕被这狗官看出破绽忙下令道:“放箭!”锣声一响但见四面山冈万箭齐箭如雨下!
古风行和张舵主并肩冲到半山腰上见敌箭居高临下的射下来锐不可挡赶忙运刀剑舞起一片刀光剑影护住身形但这样一来他们虽然不至于被箭所伤却难以再进半步!
上官虹一见大喜道:“加紧射箭!时间一长累都要累死他们!”正在这时就听“轰”“轰”“轰”几声震天动地的爆炸声响上官虹和白乐天无不大惊失色但见四面山冈除了自己这座都是硝烟四起火光冲天!那些官兵死的死伤的伤鬼哭狼嚎四散溃逃!两人正惊疑不定之际突然听到背后一声喊:“不怕死的别躲!”上官虹回头一看就见从山下飞扑上几个人来其中一个遍身火红正是霹雳火王和游盛天等人!
那些爆炸之物正是江南霹雳堂的独门火药‘霹雳雷火弹’所及之物无论草木就连山石也都燃烧了起来端的厉害异常!雷万春见上官虹回头察看腾手射出两枚霹雳雷火弹上官虹见两枚火红的弹丸直取自己面门不由大骇刚要出掌将暗器震落忽见柳逢春一只手抓起白展凤一只手抓起夏劲道一挡就听“砰”“砰”两响两枚霹雳雷火弹一触夏劲道和白展凤的身体立即爆炸两人身上立即着了火!这时游盛天已看清那个少年正是夏劲道不由目眦皆裂虎吼一声飞一样扑上山冈!就在这时只听柳逢春“啊”的一声惨叫双手一扬将夏劲道和白展凤扔下山冈!这事情在一瞬间生等白乐天回过头来的时候自己的女儿已然全身着火被柳逢春扔下山冈不由悲痛万分怒对上官虹道:“上官大人你们|、、、、、、”他愤恨交织已说不出话来手一摆白展雄将手中铜锣一敲两人驱骑下山带领人马回镇去了!
上官虹也觉柳逢春方才一手太过心狠手辣他连声招呼白乐天不住回头方想要责怪柳逢春几句及至一看柳逢春的脸不禁“呀”的惊叫一声心中暗自幸庆!原来柳逢春被方才那两颗雷火弹的残渣击中了脸部那残渣有极强的烧蚀作用所以柳逢春柳逢春才会痛得一声惨叫现在柳逢春面容已毁简直就象一个恶鬼!上官虹、司徒青山、东方胜从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火器无不有点惊慌害怕!
在说古风行、张舵主一见山上火起白乐天忽然撤兵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张舵主和古风行两人正拿不定主意是进是退之际言必行、岳护法以及七个蒙面人已从别的山冈赶过来游盛天和雷万春几人同时越上山冈将上官虹、司徒青山、东方胜、柳逢春四人围在当中!
上官虹虽惊不怕喝道:“你们是什么人!胆敢破坏我的事情!”
游盛天冷笑一声道:“我们是什么人你管不着!但你害人就是不对!据我所知这些人和你门王府素无过节请回去转告你家王爷就说看在我的薄面上放过这些人吧!”
上官虹大怒登时便要作东方胜赶忙止住他对游盛天道:“闻其声色观其举止想必您就是游盛天游大侠吧!失敬!失敬!”说着抱拳一礼!
人的名树的影上官虹一听‘游盛天’三个字脸色一变不禁有点心惊肉跳!他虽然自负武功了得但一来对方人太多二来柳逢春已受重伤以寡敌众犹是败多胜少!况且这些人个个都红了眼对自己恨之入骨还是快溜的好!主意打定道:“就依游大侠所言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我们走!”
“哪里走!”古风行身形一纵拦住上官虹的马头!他二目圆睁眼角见血张舵主也是身形一纵蹦在上官虹马前横剑当胸冷冷的道:“难道古兄弟和我帮中数十位兄弟的血就白流了不成!”接着转对游盛天道:“游大侠对不住了今日一战倘若侥幸活命你的救命之恩定当厚报!”
上官虹怒道:“游大侠这如何解释!”其实他也知今天绝非善了之局他这么做无非是先将游盛天稳住再做打算否则游盛天强要插手此事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古风行道:“你不要为难游大侠!”接着对游盛天道:“游大侠我仰慕你一生侠义但今天的事一定要血债血偿!我死了就请你将我和我兄弟葬在一处我们兄弟俩来生定当结草衔环相报!”
游盛天一时大感为难上官虹瞧在眼里心中一阵窃喜他惧惮游盛天可不怕古风行等人双掌凌空拍出登时难同时喝道:“好一个血债血偿!”
上官虹施展的正是他的掌门绝学‘幽灵千变掌’掌式诡异灵怪但见一团一团的掌影立时将古风行和张舵主罩住他以一敌二竟全未把古风行和张舵主两人放在眼里!
古风行和张舵主二人心中早有防备冷哼两声左右一分刀剑并举避敌进招“唰唰”劈出一刀刺出一剑。本来这分攻合围的战术是不错可惜上官虹的武功实在高出他们想象之外就见上官虹双张左右一分二手中指一弹恰巧弹中二人的刀剑上官虹狂笑一声双掌一翻分别击中古风行和张舵主的胸膛。但听“砰砰”两声巨响二人闷哼一声身形一晃险些没有跌倒“哇”的都吐出血来众人不由大惊慌忙上前抢救与此同时上官虹四人趁乱冲出包围狂奔而去!
众人见上官虹四人逃跑不由连叹可惜游盛天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眼下先给古大侠和张舵主治伤要紧!”说着扶古风行坐下然后四掌相抵运功给他疗伤那边岳护法也同样施为救护张舵主。在说言必行忽地翟然一惊翻身扑下山冈大叫道:“徒儿——夏少侠——”他找遍四周终于没有现两人的踪迹不禁长叹一声怅然而返!
这时游盛天和岳护法二人施法已毕同时跃起古风行和张舵主依然盘腿打坐运功调息!游盛天道:“怎么没有找到他们?”他声音颤显然紧张之极!
言必行已知游盛天和夏劲道关系绝非一般忙出言相慰道:“游大侠不必过于挂怀!夏少侠宅心仁厚侠肝义胆老天爷一定会保佑他的!”
游盛天道:“但愿如此!”他环目四顾却现雷万春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古怪之极忙问道:“雷兄你怎么了?”
雷万春忽然捶胸顿足道:“是我害了他们夏少侠中了雷火弹恐怕、、、、、、恐怕凶多吉少、、、、、、”他语音哽咽悲痛欲绝众人闻听此言心皆惨然忆起夏劲道和白展凤浑身着火的情形不由都念道:“阿弥托佛但愿老天爷保佑!”
游盛天强忍悲痛道:“事已如此伤心无益!我们还是打算一下怎么办吧!”
这时古风行和张舵主二人调息完毕站起身形对游盛天当头一揖同声道:“多谢游大侠搭救之恩!”
游盛天慌忙还礼道:“拔刀相助乃我侠义道的本分再说非我之力也主要还是雷兄的雷火弹无敌神威呀!”说着与二人引见雷万春!众人见游盛天如此谦逊有礼居功不傲不由更加钦佩不已!
雷万春还了古风行一礼却对张舵主嗤之以鼻张舵主吃了个闭门羹怔了一怔强自笑道:“多谢雷掌门救命之恩!”还是对雷万春行了一大礼拜!
游盛天正不知所已就听雷万春道:“我雷某虽不敢当称光明磊落却最讨厌非人非鬼的怪物!张舵主今日念在游兄的面子上我霹雳堂被毁的奇耻大辱就先不与你算帐但是我一定要讨回公道!”说着也还了张舵主一礼!雷万春的十几个弟子也早已刀剑出鞘怒目相向雷万春的大弟子陈松明道:“师父你何必对这厮如此客气!我跟他拼了——”
雷万春伸手拦住陈松明叱道:“退下!先礼后兵为师自有分寸!”
张舵主忽然仰天一阵大笑:“好一个先礼后兵!好一个先礼后兵!好一个雷万春!”他忽的转身面对其余七个蒙面人振臂呼道:“无情无义!”七个蒙面人跟着他喊道:“无情无义!”“无信无欲”“无信无欲”声音响彻山谷!
游盛天等人望着这九个蒙面人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无情无义无信无欲’每个人都在心中反复念着这八个字!
张舵主道:“我们这些人都是没有血性没有欲念随时准备去死的活死人!众位虽然没有见到我们的真面目想必心中也已经有了恐惧!”
游盛天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舵主道:“游大侠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恐吓你们我只是想告诉你们同你们一样我们心中的感觉也是恐怖!”
“哦——”众人均都睁大了眼睛张舵主的话越说越玄怪越说越离奇以至于强烈的欲知究竟的心理竟胜过了恐怖的心理所谓猎奇之心人皆有之!圣人曰——
张舵主继续道:“迄今为止还没有见到过我们真面目的人因为见过我们真面目的人都已经死了!我们的人死在对方手上他也绝不会认得我们是谁!”
众人再度睁大了眼睛审视着这九个神秘的黑衣黑巾罩面只露出双眼的蒙面人!”言必行忽然叹道:“张舵主你的故事已够恐怖但还有一件恐怖的事情恐怕要胜过你的一万倍!”
众人又将目光凝注在言必行身上在刹那间人们才似乎明白了今天的事情都因这个古朴的老头子而起!也只有这个老头子才是最为神秘的人!
言必行的目光缓缓掠过古风行和张舵主二人道:“二位今天来的目的都一样吧!”
古风行和张舵主两人对望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言必行接着道:“那二位是出于本意呢还是受人所托?想必是受人所托吧?”
两人育点了点头!
言必行道:“那想必你们也已明白上官虹的来意了吧?”
这一来不但古风行、张舵主已明白言必行的意思就连游盛天、雷万春等人也已明白了!游盛天本来打定主意追问这件事情的起始究竟的现在见言必行自动谈起正遂己愿当下静听下文!
言必行道:“群雄集会志在老夫的绝情七剑而已!但请问二位今天如果不是游大侠适逢其会鹿死谁手呢?所谓蚌鹤相争鱼翁得利罢了!你们都陷进了一个大圈套而还不自知岂不是太恐怖了吗?”
张舵主怒道:“你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本人为帮主赴汤蹈火而万死不辞你这么说分明是毁誉本帮帮主存心挑拨离间!“
言必行却不理睬他古风行低头不语![bsp;游盛天道:“有一好汉歌唱道‘来十三时六去时十八双若有一人竟定是不还乡’张舵主你的弟兄死伤殆命请你好好想一想我觉得言老前辈的话很有道理!”
张舵主沉吟了一会儿忽然道:“那你的绝情七剑倒底是什么样子?”
言必行叹道:“我早知你会有此一问!这七柄剑乃是我的祖先六人加上我所炼而成每一柄剑渡耗费了一代人的心血屈指算来已经四五百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