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九章 群雄聚会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夏劲道终于清醒过来却现置身于一张木榻之上轻纱笼幔雅致异常透过轻纱看去隐约可见有一个中等身材的老者和一个身材玲珑头挽双髻的少女正背对着他在案几之上不知忙着什么。这时突然记起曾经奔跑之时忽然间一跤跌倒然后就不省人事了看样子一定是人家救了自己想到这里慌忙起身下榻打算向老者和少女谢过搭救之恩却见那少女回过身来道:“夏少侠醒了么?”语音亲切好不温柔!
夏劲道定睛一看只见笑靥如花秋水盈盈可不正是白乐天的女儿白展凤慌忙躬身一礼道:“原来是白姑娘谢谢你救了我!”
白展凤“砣”地跳开道:“你行这么大的礼我可不敢承受。不过你先别谢我先谢过我师父吧!”说着转过身去向那老者恭恭敬敬的说了声:“师父他醒了——”
那老者这时才转过身来。盯住夏劲道淡淡说道:“你不用谢我生死有命这是你命不该绝!我看你年纪虽轻武功造化却非同一般我这里不敢留你凤儿你把这付药给他送他离开吧!”说着大袖一拂转身出屋而去。
夏劲道屡遭挫折叠遇异事早已是见怪不怪心道:这又是一个怪人高人施恩不图报我夏劲道日后做人定当如此!想罢对着老者的背影深鞠一躬又默默的看了白展凤一眼他拙于言辞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白展凤道:“今日一别不知可有再会之时?夏少侠那日你相救之恩我也还未谢过呢!”言罢对着夏劲道裣衽一礼。
夏劲道见他慢慢道来口气幽怨已极也是不胜伤感忙道:“白姑娘你千万别这样!”欲待伸手去扶忽又觉得不妥忙将手缩回!
白展凤见夏劲道一副慌张的样子忽的“扑哧”一笑她对夏劲道早已暗生情愫一颗芳心早就系在夏劲道身上这时得见个郎憨厚如此怎不欢喜无限!
夏劲道见她忽然笑不由一怔呐呐道:“白姑娘你笑什么?”
白展凤笑过之后忽的一丝离仇别恨又涌上心头哪还能笑的出来她无言的看了夏劲道一眼转过身去将案几上的一个药包拎在手中道:“师父说你心结豫集有伤神志所以给你配了这副‘清心汤’你喝过之后就会没事的!”她不敢有违师命理了理自己头前的刘海率先走出门去!
夏劲道一听不由连连咋舌自己的确有块心病梗梗于怀以致自己行为有些偏激怪僻。他对那日之事早已释怀自己以和鹰九扬结为兄弟金巨曾经是自己的义父说给他听又有什么要紧!如此一想顿觉神清智明心宽气朗。但对那小叫花不守承诺觉得实在有点可恨不过好在他没有将自己打算和金巨一刀两断的事说出来看在这一点上自己就原谅他吧!虽然这件事告诉鹰九扬也无不可但这件事非同小可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没也免得他为自己担忧!
正想着忽的门一响那位老者回来了:“你怎么还未离开凤儿呢?”
夏劲道翟然一醒望了老者一眼只觉老者目光凌厉如刀威严无比慌忙低下头去刚要解释白展凤这时已经折身返回她冲到门口一见此情此景惊叫道:“师父——夏少侠?”
那位老者并不理白展凤兀自对夏劲道道:“我不管你意欲何为只要你能出得门口而且毫不伤我就不在追究!”说着话功运全身衣衫鼓起就宛如一个大皮球将门口堵了个严严实实立在他一旁的白展凤抵挡不住慌忙退后五尺这时她已看不见屋里的夏劲道又不敢开口询问情知师父性情怪癖恐怕弄情犹反一时不禁心急如焚!
夏劲道只觉一股强劲无比的功力逼来身形一晃险些跌倒慌忙运功相抗复又站稳身形心道:你虽然救过我又何必如此盛气凌人而且言语之间分明将我做贼对待!不由气往上冲他少年心性争强好胜之心大起这位老者是他所遇见的功力最深的一个人一时间他竟已把这位老者当作生平罕见的对手对待!
那位老者见夏劲道在汹涌的气流中稳如中流砥柱坚不可摧不禁“咦”了一声满脸不相信之色。其实他不知这正是夏劲道所练的氤氲心法的无穷奥妙氤氲心法讲究的是无阴无阳返本归元的修炼境界。氤氲心法一经动所有攻击夏劲道的功力便在他面前化于无形而且敌人绝不会受到反震之力这正是那老者惊疑所在!他是武学的大行家却也不知道这是何种武功不禁匪思所疑!
夏劲道可没有那老者想的那么多他武学见识尚浅也无暇细想吐气开声抱拳一礼:“前辈得罪了——”说着施展氤氲步法身形幻作一线穿过老者出的如山功力自老者的衣袖下掠门而出。
这一下饶是那老者如何见多识广定力高深也不禁骇异出声他转过身来呆呆的看了夏劲道半晌忽的叹道:“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老朽输的心服口服夏少侠方才得罪之处还请见谅——!”说着对夏劲道抱拳施了一礼!
这一下不但白展凤呆了就连夏劲道也吃惊异常他赶忙跳过一旁道:“前辈你这不是折杀晚辈了吗?”
老者道:“老朽言必行隐居这里已有十九载耳塞目蒙如同井底之蛙不才请问少侠所练是何种武学不知能否见告?”
“这——”夏劲道不禁面有难色他稍一迟疑言必行又摇头叹道:“罢了罢了我已近知天命之年想不到争胜猎奇之心犹未消减半分倒教少侠见笑了!”
夏劲道见言必行不再追问松了口气道:“前辈并非我刻意隐瞒实在是情非得已还请前辈原谅!”原来这半年来夏劲道于世情世故通晓了不少他本欲直言相告忽然想起自己五位师父说过给他们五毒珠劫杀自己和游盛天的那个人是个手眼通天的大魔头言语之间忌惮万分自己倘若说出这个秘密万一泄露恐怕危及五位师父生命所以才打消了这个念头的!
言必行道:“少侠请进屋一叙!”夏劲道这才注意到他们身在竹林深处那些竹子高可及天茁壮挺拔苍劲非常!
三人进屋分长幼坐下这时气氛已经融洽许多白展凤对夏劲道又是钦佩又是爱慕一双眼睛老往夏劲道脸上瞅!
言必行道:“凤儿你去把木榻下面的皮箱取出来!”他满面隆重之色显然事关重大!夏劲道不禁忐忑不安。
白展凤应声走到那木榻前边弯腰从下面拖出一口大皮箱来那口皮箱显然沉重异常她用力一拎没有拎起来不禁粉脸涨得通红夏劲道忙道:“前辈我可以帮忙吗?”言必行点了点头夏劲道走到那口皮箱近前伸手抓住箱子的提手轻轻一拎就拎了起来言必行不禁喝彩道:“想不到夏少侠不仅身法奇妙就连气力也人一等这口皮箱有三百斤重被你提在手上却轻若无物。夏少侠请你把它放在案几之上!”
夏劲道依言把箱子放到桌上这口皮箱古朴已极显然年代久远长三尺厚半尺宽有二尺不知里面装的什么。
言必行站起身形走到那口皮箱跟前一连拜了三拜然后打开箱子的牛皮扣将箱子打开。
“啊!”夏劲道和白展凤大吃了一惊只见箱子里放着七把无鞘无柄的怪剑相互对望了一眼都是满腹疑团!
言必行复又坐下道:“夏少侠凤儿你们也坐下吧!”两人依言坐下言必行又接着道:“你们想必都很奇怪是吧我说给你们听我的先祖曾得一种冶金秘术所以我们家族世代以炼剑为业所炼之剑不计其数人若身怀绝技必怀冲天之志所以我的先祖每人都曾携剑东行寻找剑术名家以较高下一为扬名立万二为增进自己的炼剑技能但每一次都是打败而归——”说到这里。语音愈加低沉“所以我的先祖每人回来的时候都将自己所炼之剑悉数悔去立志再铸新剑以雪前耻但每一位先祖新剑炼成之后都是心血耗尽以近天命更加上心有所悟对比剑之事绝不再提——!”叹了口气又道:“屈指算来已有七代之久了!”
夏劲道道:“前辈想必这就是你的先祖所留之剑吧!”
言必行点了点头忽又豪气顿道:“上古神兵如‘干将’‘莫邪’‘惊鱼’‘墨鱼’已不可复寻放眼天下天下之剑见此七剑便已无剑!”
夏劲道听他口气道:“着前辈说来谁要得此七剑岂不是天下无敌了吗?”心道:这是你们家族的精神命脉夙愿所积情志所嘉当然是希望无敌于天下了!不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可不能相信!
言必行摇了摇头道:“那也未必天下武学浩繁如烟海包罗万象又何言天下无敌?你的武功虽然自保尚可却乏杀敌之威我想把这七柄剑送给你至于这七剑为何无柄无鞘无锷我也不知道!”
夏劲道闻言惶惑不已道:“前辈这是你家世代相传的宝物我实在不能答应!”
言必行忽然面露戚容叹道:“哎这一切俱是天缘少侠就不要推脱了!实不相瞒老朽略通于神剑风角之术这几日临镜自观觉印堂悬针双目带赤恐怕是天限已近为日不多了。老朽一生阅人无数自信所托非谬神兵宝物唯德者居之!少侠侠肝义胆宅心仁厚定会妥善保管七剑造福武林!”
夏劲道见言必行语气苍凉悲切似乎一瞬间苍老了许多也是不胜伤感忙道:“前辈切莫如此!我答应你就是!”说着站起身来走到那口箱子之前恭恭敬敬连拜了三拜——正在这时屋外忽然响起一阵尖利的哨音!言必行面色一变低声道:“在屋里千万不要出来!”说完身形一掠夺门而出。
言必行离开小屋有两丈之遥站定身形喝道:“朋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哈哈”随着两声怪叫两个硕长无比的身影从密林深处翻了出来一黑一白迅捷无伦正是“黑白双煞”!黑白双煞人一落地双刀合壁刀用剑式刺向言必行的胸口。言必行见双刀来势如虹锐不可挡不由叫了一声:“好刀法!”身形不闪不避功运全身全身衣服立时鼓起膨胀如球就听“扑扑”两声轻响杀刀扎在他的衣服上再难刺进分毫黑白双煞没有料到言必行内功精妙如斯情知不妙两人反应奇快一击不中立即后退言必行冷冷地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大袖一拂恰巧拂中黑白双煞的双刀双刀被大袖一拂立时刀口朝上反斫向黑白双煞的双额黑白双煞大惊失色齐声叫道:“沾衣十八跌!”两人俱是绝顶高手焉能被自己的兵刃所伤刀到中途两人用力一格就听“砰”的一声脆响火花四溅两口刀在空中架了一个十字古风顷、古风行只觉得虎口震的隐隐作痛不由暗叫一声“好险”!
言必行见这两人并没有被自己的“沾衣十八跌”所伤知道这两人绝非等闲之辈也不再趁势反击道:“两位倒底是什么人?我和两位素不相识为何下此毒手!”
古风行道:“不为什么只是爷们干的就是杀人越货的勾当!”他满口粗话二目凶光必露令人一见便要退避三舍!
言必行道:“原来是梁上君子可惜老朽穷困潦倒一贫如洗仅此茅草屋一座赖以存身不知二位看上了老朽什么?”
古风顷道:“呸!你少他妈装蒜爷们踏遍了整个滇南大地才找到这里你赶快把东西交出来免得爷们再费气力!”
言必行知道二人是穷凶极恶之徒不原再和他们理论。脸色一沉立在那里一言不他这是惟恐黑白双煞不和他厮斗反而去对屋里的夏劲道和白展凤不利!
黑白双煞方才吃了言必行一个不大不小的亏也不赶贸然进攻双方一时僵持在那里!
夏劲道在门缝当中瞅的真真切切不禁热血沸腾一推门板就要冲出去!却被白展凤一把拉住!“白姑娘你拉住我干什么?”夏劲道一回头大惑不解!白展凤一脸惶急之色低声道:“夏少侠千万不能出去!”“为什么?”夏劲道道。白展凤道:“你看不明白吗?师父武艺高强就算打不过那两个人要想脱身也很容易他唯一担心的就是我们所以我们要想办法逃出屋去以解师父后顾之忧!”夏劲道道:“你说的很对可是我们怎样出去呢?这间屋子四壁都是竹子做成坚固异常顶上又没有天窗?”白展凤也摇了摇头无可奈何地道:“我也没有办法!”
这时屋外又有了新变故只听那些参天的竹子噼里啪啦出一连串的响声从竹林的四面八方同时跃出一伙黑巾蒙面客总共有四五十人将黑白双煞、言必行、以及夏劲道和白展凤所在的竹屋围了个严严实实!
夏劲道一见那些蒙面人不禁大吃了一惊这伙蒙面人正是劫杀自己和游盛天的那伙人!和言必行相对的那两个人一高一矮身材矮的那个人姓岳夏劲道曾用氤氲心法将他打的大败是以记的他的姓名。
白展凤见夏劲道呆呆的愣道:“你怎么了?”夏劲道回过神来苦笑了一声不便细和她解释道:“没什么只是这一下想跑可没那么容易了!”白展凤点了点头道:“但原不要被那些人现我们!”当下两人不再答话细瞧门外!
那些蒙面人一出现言必行倒没什么黑白双煞却吓了一大跳两人一生杀人无数对于血腥味有特殊的敏感这伙蒙面人每个人身上都散出浓浓的血腥之气令他们这对天生的恶人也感到有些害怕两人对望一眼不禁有点后悔!
古风行道:“兄弟贪心不足蛇吞象我看恐怕我们兄弟两人的大限到了!”
古风顷道:“哥哥生死有命不要难过!咱们兄弟双刀合壁怕过什么!”
言必行道:“哎!罢了罢了!皆是天注定半点不由人不知这些位又是为何而来呀?”
那个使青铜剑身材略高的蒙面人道:‘言大师你不认的我我可认的你!三十年前你携剑中原任侠使气连挑南北少林剑室怒闯武当解剑池在下钦佩之至毕生难忘!’
言必行苦思良久始终回忆不起在自己的经历中还有这么一个人只得叹道:“哎!请恕我眼拙我年老痴呆对于往事已十有**都忘了。”
岳护法性情急躁大感不耐道:“张舵主何必多费唇舌!杀了他把东西抢了不就得了!”他这次滇南之行不但寸功未立连自己心爱的兵器五行轮也被游盛天弄坏了早已是积愤满腹只恨无处泄!
张舵主道:“休得多言我自有主张!”又对言必行道:“言大师休要误会在下绝非歹意专程而来实有要事相告!”
言必行道:“不劳费心在下闲云孤鹤孑然一身无牵无挂!”
张舵主道:“言大师何必如此决绝呢!这一件事我若说出来恐怕言大师也会大吃一惊!”
言必行见他故作高深语弄玄关早已心生厌恶不耐道:“我无心听阁下所言你若无他意敬请离开!”
张舵主碰了一个大钉子不由恼羞成怒道:“敬酒不吃吃罚酒言必行我叫你见识见识真正的剑法!”说着身形一掠排队而出!
言必行见此人身法宛若行云流水目光沉稳如山不禁脸色为之一重道:“凭阁下这份身手足以开山立派成为独当一面的一派掌门却又为何遮遮掩掩做此有欠光明的勾当呢!”
张舵主冷冷地道:“开山立派为一派掌门又怎能和敝教主的宏图伟略齐天之志相比!”
言必行不禁暗自心惊情知今天绝非善了之局心中一个劲的直念老天爷有眼保护白展凤和夏劲道能够安然脱险!他一生没娶妻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自觉愧对祖宗所以他对白展凤视若己出关爱倍至!
这时古风行忽然道:“既然你们有事相商我们兄弟不好在此打扰!兄弟我们走——”
古风顷和他哥哥心意相通情知是非之地不可久留点了点头两人施展轻功就欲离开!
岳护法道:“不要走吃我一掌!”身形一跃阻住黑白双煞同时双拳一左一右击向古风行、古风顷二人的面门!黑白双煞横行江湖二三十年从来都是自己先出手何曾吃过这个亏!不禁恶由心生古风行一招‘盘花盖顶‘舞起一片刀花护住自己和古风顷的面门同时古风顷一哈腰一招‘乌龙入海’向岳护法的腰部扎去招式老辣异常又快又狠!岳护法道:“好狠!”击向古风顷的拳头收回变拳为掌喝了一声拍出一股内力同时腰部微微一侧以毫厘之差避过古风顷的刀锋!古风行只觉岳护法出的掌力竟能穿过自己的刀锋若被击中岂不头颅粉碎慌忙后退古风顷一刀走空不敢再行险招撤回身形和古风行站在一起两人面上阴晴不定显然心情激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岳护法一招逼退黑白双煞也不在出手道:“两位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要走!”
古风顷不知岳护法等人究竟意欲何为不禁又惊又怕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岳护法突然不再吱声原来那边张舵主已经将青铜剑拔出就要和言必行交手。黑白双煞对望一眼二人心意相通知道想跑很困难不如静观其变再相机而动两人打定主意遂安下心来观看比武!
言必行见张舵主拔剑之时沉稳凝重不急不躁不由叹道:“剑果然是好剑剑法也是一流可惜心怀杀机心性偏狭致使剑气与剑身相离不能挥剑法的上乘境界以剑御气以气使剑!”
张舵主并不答话只是冷哼一声却也不出剑。众人不禁暗自奇怪。其实张舵主一拔剑便被言必行喝破武学修为但凭这份眼力自己就要甘拜下风不禁又羞又恼又羡又妒这种心情又岂是语言所能表达?
言必行道:‘你是在等我出剑了可惜我在三十年前便已誓再不用剑了!”
众人闻言恍然大悟又不胜惊讶!原来张舵主是在等言必行出剑惊讶的是以言必行对剑术精通如斯竟然是个不在用剑之人?尤其是黑白双煞两人闻言都跳了起来异口同声道:“真的么?言必行你可别骗人!”
张舵主再也忍耐不住道:“言必行既然你如此目中无人也就别怪张某人心狠手辣!”声落剑出一招‘暗点幽萍’刺向言必行的左肩剑式迅如奔雷剑光乍隐乍现众人无不咋舌!
言必行道:“好!老夫就以指代剑领教领教!”他忽然自称老夫又是豪气顿隐含‘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意思。
言必行左手掐剑诀右手食中二指骈指如戟还了一招‘梅花绽蕊’!但见指影交错眼花缭乱映入眼中的哪里是指分明是剑!众人轰然喝彩纷纷叫好!
两人用的都是极普通的剑法招式但其火候、度均已登峰造极!稍为懂的武术的人都知道张舵主的那一招‘暗点幽萍’快得已不能再快正是武学‘先制人’的上乘境界。而且蕴含无数变化端的厉害异常!言必行那以指代剑的功力自不必说而这一招‘梅花绽蕊’还的恰到好处不但以守为攻将自己全身空门锁住还将敌人的全部变化悉数挡住了!夏劲道透过门缝看得如痴如醉眉飞色舞!一时竟忘却了自身的安危。他一身武学已不下一流高手境界所乏只是实战的历练和经验罢了。这时有幸得见如此绝顶高手相斗自是得意匪浅!
张舵主见言必行只用了一招防守招式便将自己的凌厉攻势化于无形也不由叫了一声“好”青铜剑倏地撤回连用‘鹊压惊枝’‘浮萍叠翠’‘月涌江流’一招三式剑走轻灵直刺言必行双目、双肩、胸口三处要害!言必行见张舵主之剑迥若灵蛇快捷如风也叫了一声好‘沉沙落雁’‘推窗迎月’‘剑荡春风’也是还了三招恰巧将张舵主三剑破解!张舵主见言必行只是化解自己的招数并不放手进攻心中不由窃喜立刻展开进手招数剑光闪烁将言必行困在当中!言必行运指如风左比又划连消带打尽展所能两人斗在一处一时难分胜负!
正在这时突然起了惊天动地的变化!只见那些参天的竹子忽然一排排倒了下来!那些竹子每一根都有碗口粗铺天盖地的倒下来势若排山倒海!竹林里的人肝胆皆裂胆子小的竟然哭叫起来!言必行猛攻一招将张舵主逼退数尺撤身冲向竹屋同时大声叫道:“凤儿夏少侠快出来——”声音忽的中断一根竹子呼啸着劈头盖脸地砸下来骇得往后一退但仍被竹枝扫中面颊顿时平添几道雪痕!
这时竹林里已成阎罗殿、生死狱由于那些竹子从外面呈圆形倒下来如同天罗地网一般有的人甚至连躲都来不及便被竹子砸中死于非命!张舵主毕竟定力非凡大声道:“大家不要惊慌注意闪避!”但情急逼命哪还有人注意听他讲话。正在这时一声惨嗥传来原来是古风顷被一棵竹子击中头颅头骨立时爆裂古风行嚎啕痛哭:“兄弟呀!兄弟!都是为兄不好哥哥一定替你报仇!”接着“轰”的一声那间竹屋被竹子砸塌了几十根竹子压在上面足有千斤重言必行不顾一切冲到竹屋近前大声呼唤已状如疯狂!
约莫一刻钟的时间竹子终于全部倒了竹林里的人已经所剩无几只有古风行、张舵主、言必行、岳护法还有七个蒙面人可谓死伤殆尽!现场血腥味扑鼻惨不忍睹!几个人对望几眼眼中早已没有了恐惧只有复仇的烈焰在熊熊燃烧!(未完,准备上传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