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八章 高人不高

夏劲道此刻只觉浑身酸胀两耳嗡嗡乱响双眼迷蒙只际只见柳逢春的五毒掌如山压来不禁心为之一冷心道:我命休矣!在此生死一线之间只觉前尘往事恩怨情仇幢幢攘攘一齐袭来不禁心伤欲碎!
就在此时忽觉眼前一亮两道虽然细小但却灿烂已极的金色光芒自眼前一掠而过刺入柳逢春出的掌影当中!就听柳逢春“啊”的一声惨叫如山掌影倏得泯灭无疑!夏劲道登时精神一震大叫道:“黄兄——黄兄——”那一日他随那少年乞丐自崖上飞下少年乞丐出一把梅花针阻住鹰九扬记忆之深如烙脑海此际梅花针再度出现怎不叫他热血沸腾!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人象大鸟一样飞扑到场内这时东方胜又从地底下伸出两只怪爪抓向夏劲道两足被这个人身在空中擒住手腕用力一抖就听“轰”的一声巨响东方胜连人带土被摔出五六丈之遥声势骇人之极!
夏劲道一边挥手遮挡扑鼻盖脸的土块一边打量只见这人须皆白鹫鼻鹰眼可不正是鹰九扬鹰九扬身形一落地一只手忽得搭在夏劲道的肩膀之上夏劲道兀自一恼忽觉一股暖流自肩井穴沿经络行致心田气血立时为之一畅知道是在给自己运功疗伤不由对鹰九扬投去感激的一瞥鹰九扬却不理他左顾右盼大叫道:“小要饭的你给我出来——爱捉迷藏的娃娃你给我出来——”
夏劲道知道鹰九扬嗜武成癖也知道少年乞丐不愿意和他比武的事情见他疯疯癫癫不禁啼笑皆非!
再说柳逢春和东方胜二人这几下变故兔起鹘落快若电光石火昏头昏脑好半天才还过神来!柳逢春用嘴拔掉钉在左右腕上尺脉之处的梅花金针两滴血珠立时渗出惊骇之余却又暗叫“庆幸”幸亏自己经验老到功夫不凡变化的快倘若给它射中掌心的劳宫穴那么自己一身绝顶毒功可就要和自己不辞而别了!
东方胜被摔得个七零八落全身象散了架子似的他晕头晕脑的爬起来一迭连声的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柳逢春气极反笑道:“不怎么回事——”这时东方胜业已看清楚鹰九扬不禁大吃了一惊道:“你是什么人!方才是你暗算本人么?!”
鹰九扬却似视而不见他嚷了半天也不见少年乞丐现身不由又是懊恼又是叹息忽的又象现了什么“哈哈”一声大笑把众人都吓了一跳只见鹰九扬大步走到僵卧在地上的那匹火龙驹近前左手一摸马的鬃毛右手在马腹一抹喝道:“起——”奇迹顿时出现那匹本来昏死多时的火龙驹竟然长“嘶”了一声生龙活虎的又站了起来众人一见都惊骇得喘不过气来!鹰九扬摊开右掌只见他掌心上又是一根金灿灿的梅花针柳逢春已是惊弓之鸟不由亡魂出窍急忙打了个呼哨他们的坐骑本来在不远的地方吃草立刻冲到他们跟前二人翻身上马柳逢春又打了个呼哨被鹰九扬抓住的那匹火龙驹也奋蹄挣脱鹰九扬的怪掌跟在他们之后绝尘而去!
夏劲道忙叫道:“老前辈他们跑了——”鹰九扬鹰眼一翻道:“他们跑了关我什么事——”接着又叹道:“梅花神剑果然名不虚传我一定要领教领教!”
夏劲道此刻也是心急如焚他害怕东方胜等人会对白乐天不利白乐天待他不错而且白乐天跟游盛天交情过命自然不能袖手不管主意打定向鹰九扬施了一礼道:“前辈多谢你救命之恩日后定当厚报。不过眼下我先告辞了!”
“且慢——”鹰九扬伸手将夏劲道拦住他比夏劲道高出足有两头觉得低头对夏劲道讲话实在不方便也有失自己的体面双手拿住夏劲道的双肩把夏劲道拎了起来和自己头顶平齐这才道:“你得告诉我那个小要饭的藏在哪里?”
夏劲道只觉双肩如被铁箍痛彻心脾但他不愿示弱强挤笑容道:“我——我怎么知道!”
鹰九扬双眼一瞪道:“不可能!——”
夏劲道见他双眼一瞪好不怕人忙道:“这怎么不可能很有可能第一我和他非亲非故第二我和他只是一面之交第三、、、、、、第三——”他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第三个理由唔了半天只得作罢!
鹰九扬双掌一用力喝道:“第三怎么不说?”
“啊呀!”夏劲道一吃痛脱口而出道:“第三我也想见他就是不知道他在哪里!”
“哈哈”鹰九扬大笑一声将夏劲道放回地上道:“小老弟你果然有趣!”
夏劲道如释重负不禁长出了一口气心道:亏他身负绝顶武功怎的性情举止宛如孩童见鹰九扬称呼自己小兄弟忙道:“前辈不可这样称呼——”
“哎——”鹰九扬道“什么前辈后辈的十五年前就因为这一句前辈勾起我恻隐之心却没有料到留下无尽罪过哎、、、、、、不说了!”
夏劲道见他忽的黯然神伤不止忙道:“前辈对不起是我不好!‘
鹰九扬把眼一瞪道:“我叫你小兄弟你就是我的小兄弟——”
夏劲道已知他面目虽恶心性却极其良善忙道:“是老哥哥请受小弟一拜!”东方胜柳逢春二人策马驰回凤竹镇来到白乐天府前滚鞍下马早有仆人等候在此二人也顾不得禀报箭步冲进院内越过乱石铺就的大院奔到大厅之前!
司徒青山和上官虹在客厅之内早已等得不耐烦一见他们回来了二人也不顾有**份慌忙抢出客厅迎住道:“怎么样?”柳逢春方要说话却被随后而吹的白乐天截住道:“诸位大人请进去再谈也不为迟嘛!”
司徒青山和上官虹也觉方才过于匆忙有失镇定一齐点了点头道:“也好——”
五人进厅分宾主落座白乐天在下相陪上官虹身份最高居于上座待得东方胜和柳逢春二人喘息稍定上官虹方问道:“为何耽搁如此之久?”
柳逢春叹道:“哎!一言难尽——”遂把如何捉拿夏劲道以及自己被梅花针射伤和鹰九扬如何出现、如何厉害详细描述了一遍!
上官虹一边仔细听柳逢春讲述一边暗中留意白乐天的神色。他本来是怀疑白乐天可能事先知晓了他们的来意方请了高手暗中相助的不料观察片刻却见白乐天神色如常毫无异样不由疑虑不定待听到鹰九扬将火龙驹救活之时不禁耸然动容道:“嗷——竟有这等奇事老柳那两枚梅花针还在不在你手上?”
柳逢春道:“在——”说着从身上取出那两枚梅花针递给上官虹上官虹接在手中仔细瞧了片刻不禁失声道:“难道是、、、、、、是、、、、、、”他满面惊骇之色竟似不敢再说下去!
白乐天道:“在下一介草民虽然略通武艺却对江湖之事知之甚少不过宝马失而复得可喜可贺来呀上酒筵——”
上官虹也觉方才过于失态忙道:“哎白老兄尊贵一方比我们这些在公门讨饭的可强多了你这样自歉倒叫我们无比汗颜!”
白乐天道:“上官大人武功盖世就连王爷也要敬你三分这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怎么能和您比呢!”
司徒青山东方胜和柳逢春见白乐天一意恭维上官虹不由各个面露不快之色上官虹也有所察觉忙道:“白兄说笑了!”心道:好个白乐天果然老奸巨滑这分明是挑拨离间我可要小心着了他的道!
一阵寒暄过后酒筵摆上酒过三巡白乐天恭谨地问道:“四位大人不知到此有何公干怎么不下函文事先通知老朽请恕老朽未曾远迎之过——”说罢又倒了一杯酒一仰脖子“咕噜”灌了下去!
“白——”司徒青山见白乐天以酒代过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忙抢着回答却不料被上官虹暗中踩了一下脚尖他虽有些不快却还是强自耐住性子悻悻然作罢!
上官虹道:“啊白兄有所不知我们兄弟几个这是到洱源去路过此处特意前来拜访的!”
“哎不敢当!”白乐天忙道心中却道: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情知他所言非实却也不便再问端起酒杯道:“众位大人请!”
柳逢春却道:“慢——”
白乐天道:“啊柳大人不知有何话讲?”
柳逢春道:“白兄怎么不见贵公子和令千金呢?”
白乐天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已经被司徒青山打成内伤但先前白展雄曾以目示意告诉他来着不善然后借口有事要办就又出去了这会儿见柳逢春忽然问起不知他是何用意忙道:“啊犬子每天负责治安巡查之职这时想必正在街上办事吧!”
“哼”柳逢春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又道:“那这样说来贵公子一定交游广阔的很吧!”
此时不但白乐天心中恍然大悟就连上官虹、司徒青山、东方胜也已经明白柳逢春要说什么了本来上官虹已经将火龙驹被劫之事当作纯属意外早已抛诛脑后现在听柳逢春旧事重提不禁疑心又起所以也不加制止只是一双眼睛盯住白乐天看他如何回答!
白乐天心道:原来他们是要打听那劫马少年的消息是呀他们吃了如此大亏当然不肯善罢甘休了哼你们四人依仗自己在江湖上的势力和在王府的地位欺压良善鱼肉百姓无恶不作早已是人神共愤人人得而诛之了!现在本地出了这样的少年英雄我欢喜还要来不及又怎能对他不利就算我知道他的来历也不会告诉你们听的主意打定遂道:“年轻人性喜胡闹任性乱为想来应该如此不过这与柳大人有何关系么?”说着面色一沉似乎已然怒!
“这——”柳逢春一怔他没有料到白乐天竟会坦然承认是以不知如何回答才好不过他毕竟工于心计狡猾奸诈心道:你明刀明枪我也就开门见山遂道:“白兄误会了我只是想从贵公子那里打听一下那盗马贼的消息罢了并没有别的意思哎老实说我们栽了这样大的跟头回去见了王爷实在无法交待!”说罢做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连连摇头!
白乐天心道;无凭无据量你们也不敢诬良为盗见柳逢春已然认错自己也不好跟他们撕破脸皮也就见台阶就下道:‘原来是这样倒是我多疑了柳大人切莫见怪!”
上官虹见两人弄僵忙道:“都是自己人何必如此来咱们五人干一杯!”
五杯酒过上官虹将酒杯在桌上重重一顿忽然叹了口气。
白乐天忙道:“上官大人为何叹气?”
“哎!”上官虹道“本来我已将劫马之事当作一般小贼向我们四人寻仇报复早已不放在心上!我们兄弟秉力忠心为王爷办事自然会得罪不少道上的朋友——这也不足为奇不过经你们方才一闹我觉得这件事情未必这么简单!”说着语音一顿盯住白乐天。
白乐天本来不愿意再提这件事但见上官虹盯住自己不放惟恐他起疑只得接口道:“那不知上官大人如何看待这件事?”
上官虹道:“我们不知那小贼倒底居心何在?但他敢劫王府宝马这第一么就是觊觎名驹犯上作乱这是说他盗得宝马现在宝马已回这第二么就是挑拨离间浑水摸鱼!”说着又是一顿眼睛看了看白乐天、东方胜、柳逢春、司徒青山几人满面隆重之色!
这时不但白乐天就连东方胜、柳逢春、司徒青山也不由佩服上官虹思维之缜密分析之精辟难怪能登上王府总管的高位。几人见上官虹又卖关子不禁异口同声的道:“浑水摸鱼——摸什么鱼?”
上官虹道:“摸什么鱼?这鱼么你我身上没有自然白兄有啦!这想必就是那个小盗马贼的第三个居心——”他不紧不慢的说来眼睛一直盯着白乐天不放!
白乐天一听这话心里不由骇了一跳暗道:好个上官虹果然老奸巨滑厉害如此一来他将自己也圈在里边自己想抽身事外已是难似登天了。哼我倒要看看你耍什么花招?主意打定也不答话仍就作倾听的样子等待上官虹的下文!
上官虹见白乐天并不答腔暗道:白乐天果然狡猾异常难怪王爷叮嘱我们千万要小心行事心里想着口中接着道:“所以这件事情绝非寻常事关重大我们必须查个水落石出好在去洱源办事期限尚早我们就先在这里住下如何东方大人、柳大人、司徒大人?”他以目示意三人早已心领神会都点头称是!
白乐天心知中计不由暗自叫苦但也不便推脱只得点头道:“好极了——”
鹰九扬一把扶起夏劲道道:“好兄弟从今以后有获同当——”
“有福同享!”夏劲道接上去道一张小脸兴奋得通红这是他有生以来结交的第一个朋友人生得若一如此该当痛饮三大白!可惜此时这刻此情此地没有半滴酒哎就是一醉又如何又怎能宣泄他此时浑身的高兴劲呢!
“快事——快事——真乃痛快事也!”忽然一阵清脆的喝声传来把夏劲道和鹰九扬都吓了一跳寻声望去只见从路旁的竹林里走出一个人来!
面目奇丑衣衫褴褛可不正是那个姓黄的小叫花只见他一手托着一个酒坛走到二人跟前笑道:“适逢其会可作雀人花雕老酒略表吾心!——”
鹰九扬叹道:“罢了罢了神龙见不见尾天下无双第一人我老鹰这回彻底输了!”
小叫花道:“罢了罢了无情无义无信无欲武痴神童鹰九扬我小黄这回彻底服了!”
两人对望几眼竟都大笑了起来!鹰九扬竟然笑出了眼泪!
夏劲道见两人一个叫“输”一个喊“服”不由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他看看鹰九扬又看看小叫花被两人的情绪感染不禁也哈哈大笑起来!正笑在得意之时忽然被小叫花喝住道:“傻小子你乐什么?”
夏劲道见他忽然板住面孔心道:你怎么说变就变?不知怎的他一瞅小叫花的两眼就觉浑身扭捏呐呐道:“你们是我的好朋友你们高兴我当然也高兴你们笑我也就跟着笑了!”
鹰九扬见夏劲道忽然变得垂头丧气忙道:“好兄弟别难过你现在虽然比不上他但你有——”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接着道:“一个独一无二的老哥哥量他绝不敢欺负你!”
小叫花白了鹰九扬一眼冷冷的道:“别把自己捧得那么高凭你还不配你可知道他还有一个独一无二的义父么?”
“喔!——:鹰九扬惊异得睁大了一双怪眼瞅住夏劲道似乎不相信!
夏劲道瞪大了自己的一双眼睛盯住小叫花不放他本来是害怕和小叫花对目光的但现在心中已经满是愤怒和恼恨所以目光变得锐不可挡!“为什么为什么要相信他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他!”在他心中一个声音在用力的喊着!
小叫花却似视而不见继续道:“他的义父就是现在的武林盟主金巨——不过”他咂了咂嘴想要继续说下去但又终于止住!
“什么!”鹰九扬忽然一跳退到小叫花旁边。
夏劲道见鹰九扬像避开怪物似的闪开自己不禁更加心凉“哇——”他忽的转身拔足飞奔在这一刻不知怎的竟已泪流满面“我不是——我不是!”他一声声狂喊着脑海里乱轰轰一片似乎已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人也忘记了天忘记了地似乎将一切都忘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