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七章 宝剑异士

那个姓上官之人名叫上官虹是千变门的掌门。姓司徒的人名叫司徒青山是缩骨门的掌门。去追赶夏劲道的那两个人一个叫作柳逢春是百毒门的掌门师弟一个叫作东方胜是遁地门的掌门。这四个人现在都在段王府做幕僚段正德很是倚重他们虽然没有正式委任他们官职这四个人也都声称进段王府决不是为了升官财但私底下人们仍以“将军大人”称呼他们。今天这四人突然来到这里如何不叫白展雄吃惊异常!
上官虹用鼻子重重“哼”了一声却不答话司徒青山突然笑道:‘白公子说的不错上官大人咱们走啊!在白乐天的地盘生了盗窃王府御马的行径!我想白乐天会给我们一个交待的!“他为人狡猾之极心想:自己以一派掌门之尊连敌人的样子都没有看清就将坐骑失去如何向段正德交代!不如用话将上官虹套住以后段正德追究起来也好解释推脱!如果坐骑追回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白展雄如何听不出他话里的含意但却是敢怒不敢言心想:你想把罪责推到我们身上但你没有证据能耐我何!
上官虹点了点头道:“不错司徒你请放心咱们都是来替王爷办事的自当同仇敌忾有难同当。这件事我定会给你向王爷证明的!”
司徒青山见上官虹肯替自己做见证当然是大喜过望当下白展雄兄妹陪同上官虹和司徒青山往自己家中走去!夏劲道策马如飞心里却是惊奇万分心想自己对于骑术只是略通皮毛何以这匹马会乖乖地任己驱策不过情势危急却不容他细想身后柳逢春、东方胜二人左右包抄已经赶了上来!
东方胜喝道:“喂——小贼还不下马受俘还要你东方大人亲自动手么?”他见夏劲道只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大孩子惊奇之余更怕夏劲道身后还有极厉害的靠山是以不敢贸然动手先出言探听夏劲道的口风!二来他自报家门也想让别人知道他是谁以便心存忌惮不敢与他们这些‘大人’为敌!
夏劲道天不怕地不怕可不管他是什么‘大人小人’嘻嘻笑道:“有本事的话来抓我呀!”
柳逢春怒道:“好小子有种的别跑!”说着话猛兜一鞭他的坐骑负痛狂嘶一声向前猛地一冲立时跃过夏劲道的马头他骑术精绝将缰绳一揽这匹火红的大马也真是神骏非凡出一声嘶叫人立而起柳逢春将马头往回一圈登时将夏劲道迎头拦住夏劲道的这匹坐骑见到自己的同伴再也不肯奔跑欢嘶跳跃不已!
柳逢春细一打量夏劲道见他不过是一个身材羸弱的汉家少年也不由颇为诧异沉吟半晌道:“哦——就你一个人吗把你的朋友也叫出来吧!”东方胜颇为不耐道:“柳掌门何必跟这小子浪费唇舌喂——”转对夏劲道道:“小子你把马交给我们我们就放你一条生路怎么样?”
夏劲道笑道:“我看你比他还要罗嗦我不是说过了么你抓得住我这匹马自然归你!”
柳逢春道:“英雄出于少年这话看来一点不错!小朋友不知你师承何派令师怎样称呼?”
夏劲道见柳逢春一团和气说话也比较客气不由对他心存好感他刚想说话忽然觉得胯下一软坐下马出一声悲惨之极的嘶鸣“扑通”一声摔倒在地索性夏劲道反应快捷双手在马背上一按一跃而起才没有被马压住不由叫了声“好险”再看那匹马嘶鸣之声越来越弱挣扎了一会儿便口吐白沫死去了!
柳逢春与东方胜二人大吃了一惊他们骑的这四匹马乃是段正德珍逾性命的“火龙驹”这一次若不是事情特别重要段正德决不会让他们驱策的想不到事情还没有半点眉目先断送了一匹宝马叫他们如何向段正德交待!
东方胜再也顾不得一派掌门身份一掌拍出喝道:“小贼你好歹毒这匹马也只不过是一个畜生你如何忍心将他害死!”
夏劲道也不明所以身形一闪避开东方胜的一掌道:“对不住你的马怎么突然死了我也不知道我没有马陪给你只好给你道个歉了!”说着双手一礼向东方胜弯腰陪了一礼!他说的是真心话也是真诚向对方道歉怎奈在这种情况下效果却适得其反!
东方胜一掌抓空面上便觉得火辣辣的其实方才是他过于托大手上只用了一二成功力又是身在马上夏劲道当然得以‘轻松’闪开要是他身在地上全力一击那结果如何却也未料可知了夏劲道就算避开他一掌不被他抓住恐怕也要给他打伤!东方胜给夏劲道气得便要疯身形一飘从马上落在地下喝道:“小贼这一次看你往哪里跑?看掌——”又是一掌出径抓夏劲道的面门!
夏劲道给他三番两次呼做‘小贼’也不由怒火冲天道:“来而不往非礼也看拳!”用了一招“霸王卸甲”左拳护住面门硬崩硬架右拳借身体右旋之势以披挂拳砸向东方胜的鼻梁,霸王拳讲究以快制胜凶猛霸道气势骇人夏劲道早将这套拳法练的滚瓜烂熟出手之际快若闪电弥补了本身功力不足的弱点!
东方胜道:“好快的身法!”他身为一派掌门焉能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打中他脚步一错移向夏劲道身体右侧两掌齐伸按向夏劲道的两个肩头他是遁地门的掌门地遁隐形的功夫想来可算是天下第一这拳脚上的功夫却很平常这一来胸膛、腹前的空门大开他这一击若不能将敌人抓住自身可就要受到敌人的攻击了!
夏劲道本想迫东方胜以内力相搏氤氲门“无阴无阳”**神奇无比上一回他牛刀小试便将岳护法打的啊败这一次想不到东方胜自恃身份不肯以内力取胜只望在拳脚上将他制服不由暗叹可惜他见东方胜两掌向自己肩头按来沉肩挫肘脚下一滑抢入东方胜怀里一招“霸王扛鼎”双拳在东方胜胸膛、小腹重重打了一拳!
柳逢春在一旁观战多时早已瞧出这少年有点古怪不由暗自纳罕:莫非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年果真身怀绝世武功么?要不然以他小小年纪如何敢与东方胜硬打硬拼?他心里百思不得其解这时见东方胜被夏劲道打了两拳便挺身而出道:“东方掌门待我来领教领教这位小朋友的武功!”
东方胜给夏劲道打中虽然不痛却也觉颜上无光只好点了点头道:“柳掌门这小子有点古怪你小心了!”说着闪身退在一旁。
柳逢春点了点头走到夏劲道面前站定道:“小朋友你出招吧我让你三招!”
夏劲道见他一副和蔼之极的面孔心里便觉得一阵好感孰料却是大上其当。柳逢春是百毒门的掌门师弟为人最为阴险狡诈不过‘笑面虎’的功夫却无人能出其左右许多江湖好汉就是被他一副假面孔迷惑而稀里糊涂的死在他的手中!
夏劲道笑道:“你要让我三招我看不必我立誓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绝对不会占别人的便宜你出招吧!”
柳逢春突然阴恻恻的一笑道:“那好你既然要做一个大英雄那我就成全你吧!”心中暗自得意只怕你武功再高也抵不过我一掌他笑声未绝双掌一前一后已然拍出!
夏劲道见他掌式平平无奇不由笑道:“怎么就这两下子么!”身形不闪不避双掌一翻硬接硬架!
站在一旁的东方胜见这个汉家少年竟然敢硬接柳逢春的五毒掌不由惊奇无比心想: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历何以敢硬接柳逢春的五毒掌?难道他对百毒门一无所知。他虽恨夏劲道劫了他们的宝马却也不忍心看他小小年纪死在柳逢春的五毒掌下不由喝道:“小心掌上有毒!”
柳逢春又是阴恻恻一笑道:“怎么东方兄心软了不成——?”掌力一吐两道黑峰电射而出周围两丈之内登时腥臭无比令人闻风欲呕正是五毒门的五毒掌!
夏劲道一见大吃了一惊但自己双拳出再难收回情急生智双拳硬生生左右一分避开柳逢春的毒掌但由此一来胸膛空门大开被柳逢春双掌重重拍了两下幸亏所练的氤氲心法立生反应身体随风一荡而出再加上他身穿银蟒宝衣所以并没受重伤但胸中气血翻腾也是难受异常!
柳逢春见夏劲道适才一退之际身法奇妙无比也不由的一呆他本来这一招适在必得结果却出乎所料不由面上一红灿灿说道:“果真英雄出于少年佩服!佩服!”
夏劲道见他自恃身份不敢连施杀手忙运功调行气血口中道:“你的功夫也不错啊你那毒掌也不知是怎么练成的想必厉害的很吧!”
柳逢春只道他在揶揄自己不由气得七窍生烟但他性格沉戾奸诈却是‘恼’不出来又是阴恻恻一笑其实他哪里知道夏劲道身负一甲子的功力是氤氲门的唯一传人方才交手夏劲道吃亏是输在临阵对敌缺少经验罢了倘若一交手夏劲道便全力抢攻那么吃亏沾光却又难以预料了!
东方胜也没有料到夏劲道能够在柳逢春的五毒掌全力一击之下全身而退他本来是担心夏劲道会伤在柳逢春掌下的这一下不由大为诧异心道:这可如何是好?自己和柳五毒两人也没有把这个少年抓住传扬出去岂不要被滇南武林同道笑掉大牙!
柳逢春对夏劲道方才一退之际的身法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好象夏劲道的身体轻不受力竟能随自己的掌力荡出不由又妒又羡暗道:想不到天底下竟有这么奇妙的轻功身法!其实这也难怪他们如此身份竟这等‘孤陋寡闻’实在是一、二百年来氤氲门虽然名列滇南武林五大门派却因为人才凋零已然徒有其名而无其实了!这一次若不是天缘巧合恐怕氤氲门的不世奇功就要埋没于荒原古林了要不然滇南五鬼巫家几个糟老头子欢喜得要死要活的?
柳逢春自忖没有抓住夏劲道的把握也不敢贸然出手但就这样空手而返回去见了司徒青山却也难以交待不由得懊悔起来:只怪自己多管闲事司徒青山丢了自己的坐骑就让他自己来追好了!我这岂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想不到这样一个小小的盗马贼都这样难缠真是天下大乱不太平了!
这一刻夏劲道已然运功完毕全身气血运行浑然自如不由大松了一口气心道:真是惭愧想不到我得了游叔叔和五位师父的真传在这两个人手上却毫无还手之力!其实以他小小年纪能在柳逢春和东方胜两个人掌下全身而退毫不伤也已经是难能可贵可以说称得上奇迹了!这时已经日近中午酷热逼人夏劲道只觉难以忍受仔细一瞧东方胜和柳逢春二人鬓角也是微汗渗出心中不由暗笑:这两个气焰嚣张的家伙看你们能拿我怎么办你们刚才欺负白氏兄妹的本领到哪里去了!他方念至此忽听柳逢春长叹了一声接着又是一阵阴恻恻的一笑转对东方胜道:“东方掌门时候已然不早不如我们联手将这臭小子料理了吧——”
此言一出东方胜脸色不由一变他平时就对柳逢春的为人所不齿此刻绝没有想到柳逢春会说出这种话来不由气愤填膺心道:柳五毒我东方胜若和你联手对付一个弱冠少年岂不叫我羞对天下英雄。我拼了回王府挨一顿责罚也不能做此等勾当!打定主意遂道:“柳兄我看这小子也只不过是一手轻功了得罢了似乎还没有害死宝马的能为凶手恐怕另有其人你我倘若抓错了人那可就无颜在滇南武林立足了!”
柳逢春又是阴恻恻一笑道:“东方掌门话虽如此但事已致此还想明哲保身可能么?出师未捷先折宝马王爷怪罪下来谁担当得起这个责任呀?”
东方胜给他说得面色一变心道:柳五毒说的不错这个责任可是谁也担当不起权衡轻重还是先抓住这个臭小子再说打定主意遂点了点头道:“好吧——”柳逢春更不答话双掌已是闪电般拍出两道黑峰射向夏劲道夏劲道嘻嘻一笑:“怎么说打就打么!”五毒掌掌力腥臭异常他惟恐中毒赶忙闭住呼吸身形一侧让过两道黑峰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施展氤氲步法欺身便打!
柳逢春见这小子身形恍若鬼魅无声无息便奔到自己面前也不由骇了一大跳忙出两记五毒掌向后一退三尺大声叫道:“东方东方——”
夏劲道见他叫的奇怪也不由顺声望去不禁吃了一惊只见东方胜在顷刻之间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这一受惊骇气机力松五毒掌力之毒弥漫空中被他吸进少许呼吸顿时为之不畅赶紧在闭住呼吸。
柳逢春何等人物已知夏劲道中毒不由一阵狂喜折身纵回又是两记五毒掌出喝道:“还不给我躺下!”夏劲道已知五毒掌的厉害不敢再开口说话身形向旁一移忽觉脚下有异心念方动就见自脚下土中“哧”的伸出一把利爪恰恰贴着他的鞋边擦过将他的裤管撕裂开来好在没有受伤真个险之又险!
柳逢春叫道:“可惜——东方再往左!”他一边出五毒掌力一边将夏劲道闪避的方位告诉地底下的东方胜片刻工夫周围两丈方圆已被东方胜‘撕’出几十个碗口大的黑洞令人触目惊心!如此一来夏劲道的氤氲步自然施展不灵时间一长不免心力交疲但此时这刻要想逃走却是难之又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