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六章 江夏黄香 天下无双

    “哈哈”突然一阵笑声从山壁上传来众人大吃了一惊循着笑声望去只见左面峭壁的一块大石上站立着一个少年乞丐衣着褴褛面目可憎。那块大石距离地面大约有二三十丈这么高就连猿猴也难以攀缘上去也不知这少年乞丐是怎么上去的!
    岳护法一见着少年乞丐就象见了鬼一样拔足便逃他的轻功很是不弱转眼间便逃出这座山谷!
    众人无不大叫“可惜”惟有游盛天却轻出一口气如释重负!
    夏劲道心中疑云滚滚但游盛天不给他解释他也不好意思向游盛天提问只好将一股无名之火泄在那少年乞丐身上:“喂!你是什么人你下来我和你大战三百合——”
    那少年乞丐却不理他继续道:“游盛天雷万春枉你们还是老江湖中了别人的算计还不知道!司空无畏早已不在剑宫你们为何还念念不舍还要游山玩水么?”
    游盛天见他侃侃而谈不但直呼自己的名字似乎连司空无畏也不放在眼里虽然不满他如此傲慢却也感激他提醒一抱拳道:“多谢少侠指点迷津!雷堂主我们走!”雷万春点了点头道:“夏老弟你和不和我们一起走?”
    夏劲道望了一眼游盛天方要说话那少年乞丐笑道:“他可不能走他说过的话可要算数——”他站在那么高的位置上竟然将众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众人无不骇异!
    游盛天道:“劲道这少年绝非常人你跟着他说不定会知道真相!”说完这一句话最后一个字身形已在山谷之外!雷万春等人也施展轻功奔出谷外!
    夏劲道大叫道:“什么真相——游叔叔什么真相?”但众人背影渐杳唯余回音寂寂不由感到一阵惘然!
    那少年乞丐道:“你大叫什么?”
    夏劲道回过神来仔细打量了一阵不由暗自佩服这少年乞丐的武功和胆量!正是少年心胜一时忘却自己心中的烦恼道:“你是什么人——”
    少年乞丐道:“有胆量你上来我就告诉你!“
    夏劲道道:“你说话可要算数!”说着身形一纵跃在山壁上手脚并用捷如猿猴原来氤氲派的轻功心法最适合于丛林山地中攀登这座虽险但却不是太高的峭壁自然不在话下!
    那少年乞丐看的目瞪口呆似是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这么古怪的轻功!不消片刻夏劲道便已攀到少年乞丐居身的那块突出的大岩石下“怎么样?”夏劲道仰起脸来冲少年乞丐笑道说着双手攀住那块岩石的边缘一用力翻身上了那块大石和少年乞丐面对面站立!
    两人近在咫尺呼吸几闻夏劲道只觉着少年乞丐面目虽丑但一双眼睛却亮如夜空中的明星玲珑透彻皎洁无垠心里忽的对这少年乞丐起了莫名的好感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少年乞丐见夏劲道瞅定自己一付呆的样子只道是被自己的面孔吓住了不由大为得意道:“你也怕我了吧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夏劲道收回思绪道:“一个人面貌的丑与美是天生的其实面貌的美丑是无关紧要的最重要的是心灵美你说对吗?”心道:金巨不就是一付道貌岸然义博云天的样子谁又知道他是一个欺世盗名人面兽心的卑鄙、阴险、无耻之徒呢!
    少年乞丐心道:这小子年纪不大懂得还真不少!他无可辩驳只好淡淡的“哼”了一声又道:“你叫什么名字?”
    夏劲道见他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不觉气往上冲又一想自己毕竟有求与人家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叫夏劲道请问兄台尊姓大名?”
    少年乞丐道:“不用拍马屁我不会告诉你的我的名字你还不配听!”
    夏劲道心道:我对你恭敬如斯你怎的这样瞧不起人!心中一气立时便要作转念一想既已忍于一时又何必在乎多忍一会儿道:“你的名字想来怕给别人知道你不告诉我我也不怪你!”
    少年乞丐心里这个气呀瞧他木头木脑的样子别人明摆着瞧不起他他却一点不生气还为别人着想口中道:“你果然好脾气是跟你义父金巨金盟主学的吧!”
    此言一出夏劲道心中已然明了原来这少年乞丐对自己是一清二楚不由对这神秘的少年乞丐产生几分戒惧之意他本来要把自己决心和金巨脱离关系的事告诉这个少年乞丐的但转念一想: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虽然这个少年乞丐未必是坏人但这件事情关系武林安危少一个人知道便少一分危险打定主意道:“不错!——我想向你打听一件事情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诉我?”
    少年少年乞丐见他忽然转移话题似是始料未及不由睁大了眼睛打量了夏劲道几眼心道:想不到他看来傻忽忽的却也有聪明过人之处!他自以为聪明机智天下第一所以步步紧逼为的就是要把夏劲道激怒好从他口中证实自己一路听到的传闻想不到夏劲道不愠不恼也不知他是有心还是无意不由大感失望遗憾的叹了口气道:“好——说来听听不过有言在先你打听的事情如果我不知道你可不要后悔?”
    夏劲道闻言心里“咯噔”跳了一下心想:不错他不知道怎么办?转念一想这少年乞丐一现身就吓跑了岳护法游叔叔又让自己向他打听这少年乞丐一定大有来头又见他面孔虽然依旧冷漠但口气已然缓和许多不由笑道:“是我主动问起你的你不知道我也不会后悔!”他顿了一顿方要开口就听山顶之上突然传来一阵大笑之声:“哈哈怪不得我找你不到原来和这小子躲在这里卿卿我我——”声音穿云破石的传将下来震得耳鼓嗡嗡作响!夏劲道大吃一惊循声望去只见山顶之上站立着一个衣着藏青面目凶恶的须眉皆白的怪人!
    少年乞丐一见这怪人突然现身也不有张慌失措一携夏劲道的胳膊道:“快跑——”说着反手想峰顶射出一把梅花针梅花针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
    这时那怪人从山顶上象一只大鸟般扑下见少年乞丐射出梅花针不由笑的更响:“哈哈——就让我领教领教你们黄家的梅花神剑!”说着用口一吹竟将那射到眼前的梅花针吹落端的惊世骇俗!
    只是这一缓少年乞丐已携着夏劲道翻下那块大石双足在山壁上一弹借势用力夏劲道只觉一股大力拖住自己身不由己的跟着少年乞丐落向谷底!
    那白怪人余势未衰怪掌伸出只差一尺距离就要抓住他们不由大叫:“可惜——别跑!”双足一点巨石又象大鸟一样凌空扑下!
    少年乞丐大笑道:“鹰九扬我还有事要办可没工夫跟你比武再会——”说着拖住夏劲道往山下便跑夏劲道只觉耳边忽忽生风四周景物飞一样向后退去不由暗叹少年乞丐的功力高的出奇!
    跑了也不知多久两人回头一望见后面没有鹰九扬的踪影也不知是他追丢了还是根本没有追少年乞丐刹住身形叫道:“啊呀累死了累死了!”说着双手叉腰身体前倾大喘起来!
    夏劲道见他如此一副狼狈的样子笑道:“你的武功很不错啊怎么这样不耐久?”
    少年乞丐白了夏劲道一眼夏劲道只觉他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有说不出的好看少年乞丐道:“如果不是你拖累我我岂会临阵脱逃让你这种小人笑话!”
    夏劲道见自己忽然之间又变成了小人不由更感到好笑只觉得这少年乞丐一会老气横秋的样子一会却又象是个不懂事的大孩子胡搅蛮缠的心道:啊哈原来他是很喜欢教训人的君子成*人之美再说这少年乞丐这么可爱!自己虽然一小就失去了双亲但还有一个游叔叔关怀照顾自己的可比这少年乞丐四处漂泊孤苦伶仃靠乞讨为生幸运的多了他心地淳厚良善不知不觉就起了关爱怜悯之心。
    少年乞丐道:“喂——你这个人傻里傻气的怎么总喜欢瞅着别人愣?”
    夏劲道回过神来笑道:“你的嘴巴真厉害这么一会儿我又从小人变成傻子了我算怕了你——”
    少年乞丐道:“你本来就是个大傻瓜不过还算是一个有一丁点可爱的傻瓜!”
    夏劲道道:“我既然是个傻瓜那你就无可避讳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是什么人了吧?”
    少年乞丐笑道:“原来你是个聪明傻瓜你倒挺会哄人家开心的——”话音忽然一沉心道:这句话可有点露骨自己在这个少年面前怎么会变的如此不自重呢?想到这里面色突然一板道:“你想打听事情不必转弯抹角我最讨厌满肚子蛔虫耍弄小聪明的人了!”
    夏劲道见他由喜笑颜开忽然又变成一本正经摆出一副教训人的样子不由想道:怎么他年纪不大脾气怎恁的古怪及至听他如此说话不觉自尊心受了伤害气道:“我真心实意向你请教你不愿意告诉我也不必如此挖苦——告辞!”说着拔腿要走!
    少年乞丐见他生气也觉方才出言太重忙笑道:“你别走我给你道歉这总可以了吧?”说着向夏劲道抱拳躬腰行了一礼!
    夏劲道给他闹得哭笑不得只得停下身形道:“你没有错更不用向我道歉!”
    少年乞丐道:“我知道自己说话刻薄了一点但俗话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么这个毛病我以后一定改正不过你这样说话想来还是生我的气了?”说着一双眼睛瞅住夏劲道不放!
    夏劲道给他瞧得不好意思忙道:“啊你不必自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的好我答应你我不生气了!”心想他一个人孤苦伶仃无人照顾也难怪他养成如此偏执古怪的性格!
    少年乞丐见夏劲道答应自己不在生气不由大为高兴。一场小小的芥蒂很快过去就象碧空万里偶尔的一点阴翳只被微风一吹就消散得无影无踪。况且年轻人本来就是很谈得来的!
    夏劲道见少年乞丐对他的身世一直避口不谈实在忍不住好奇道:“黄兄说了半天你可还没有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呢?”原来方才鹰九扬从峰顶扑击他们之时口中大叫‘让我领教领教你们黄家的梅花神剑’夏劲道是以知道这少年乞丐姓黄又一想既然说‘你们黄家’想来这少年乞丐决不是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了而且他武功奇高肯定是武学世家子弟了!难道先前自己的想法全错了么?一时间对这少年乞丐的身份不由叵测迷离起来!
    少年乞丐心道:想不到他如此细心但为何他对江湖上的事情一无所知呢?不由十分纳罕道:“既然你已知道我姓黄你就称呼我黄兄或者黄老弟都行!”
    夏劲道碰了一个软钉子不由嗫嗫道:“原来你还是不把我当作真心朋友的、、、、、、”心道:不知他的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肯让别人知道。
    少年乞丐道:“你别胡思乱想我若不当你是朋友也不肯和你谈这么多话了不过你既然是金盟主的义子为何对江湖上的事情一无所知?难道平时他没有跟你谈论过这些吗?”他也实在忍不住心中好奇终于将自己的疑问提了出来!
    一提起金巨夏劲道心中登时升起一股愤恨之意淡淡地道:“是的他平时没有跟我谈论过这些至于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
    少年乞丐见他口气如此冷淡想是不愿继续谈论这个话题话锋一转道:“游盛天也没有跟你说起过吗?”心想:金巨不跟他谈论江湖这些事情的确有违常理有点奇怪了不过听他对金巨不称呼‘义父’而称呼‘他’想是他们的关系处得不怎么样所以大概这就是金巨不愿意和他谈论这些事情的缘故。这样解释虽有可通之处但也实在牵强因为金巨门徒众多朝夕相处茶余饭后之时竟没有一个人对他谈过这些事?少年乞丐虽然聪明剔透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尊老敬贤爱长护幼’乃是一个人最基本的美德他既然对他的义父如此想来心地未必象自己想的那样好?这样一想不由对夏劲道起了几分反感!其实他只见现象未明原因只凭自己一相情愿的猜测下去难免要对人产生误会了!
    夏劲道怎知他心里有这许多想法他幼失双亲游盛天虽然对他关爱有加但游盛天毕竟是男子汉对他照顾得不可能体贴入微后来金巨将他收为螟蛉义子却想不到他最尊敬的义父竟然是个包藏祸心的大魔头!心里的寂寞孤苦自不必说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年纪和他相仿的少年人不知不觉就起了求友之心他心目中是把这个少年乞丐当作最要好的朋友的!夏劲道道:“黄兄我知道你或许会对我有所误会但这一件事我不可能向你解释清楚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是决心要和金巨断绝关系的从今以后他不再是我的义父我也不是他的义子我们二人再无瓜葛!”说着将衣衫下摆的一角“嗤”的撕了下来丢在空中山风吹过立刻将那衣角卷的无影无踪。他这是仿效古人割袍断义之举以示自己的坚定和信心!
    少年乞丐不由惊异的睁大了眼睛叫道:“你这是干什么?”他先前还是怀疑夏劲道的但是夏劲道说的诚恳之至令他对金巨的信心也不由逐渐瓦解武林中对金巨的评论虽然褒贬不一但是他主持武林大局尚能做到崇信尚义的姑且不论金巨有什么过失夏劲道这么做无疑也是大逆不道之举武林各门各派无不将‘欺师灭祖’这条当作要的戒律现在夏劲道以小辈的身份与他的长辈也是他的义父金巨划绝关系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奇闻异事当真可算是石破天惊了!
    少年乞丐冷冷的道:“谢谢你对我的信任肯将你最大的秘密告诉给我听不过你放心这一件事我绝不会向任何人提起!”
    夏劲道见他有将自己拒之于千里之外之意心顿时一凉道:“黄兄我知道在你眼中我或许是个怪人你既然不肯和我交朋友我也绝不敢高攀!多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话也谢谢你肯替我保守秘密!”声音晦涩虽自强颜欢笑实则伤痛不已!
    少年乞丐如何听不出来其实他心里也是伤感不已思忖良久道:“你的武功虽然很高但却很怪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武功日后你行走江湖要千万小心否则很容易被人误认为旁门左道邪教妖术。再有那群蒙面人是‘心月无相教’的弟子听说是专门抓你和游盛天来的!我还有事要办望你多加保重!”他匆匆说完这几句话对着夏劲道一抱拳施展轻功转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夏劲道大叫道:“喂黄兄你去哪里——”他望着少年乞丐在视野中消失胸中突然涌起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心想:这位黄兄脾气可真古怪不过他说话虽然冷冰冰的其实对我还是关心的!咀嚼着‘望你多保重’这句话心里觉的暖融融的“也不知有缘没缘再和他相见!”他自言自语道。一阵山风吹过翟然一醒举目四望但见峰峦叠嶂满目苍翠涧水淙淙赏心悦目所有的苦恼、郁闷之气不禁一扫而空!
    他思忖良久决定还是返回中原他心想:剑帝司空无畏封观出走说不定是去了中原以他这样的高人想来江湖上的事情不可能瞒过他的耳目!况且他本就是中原人对于中原武林的安危自不能坐视不管说不定他这一次就是专门为了对付金巨去的!他这样一想不由情绪昂扬心血沸腾恨不得插翅便飞回中原!这一回是识途老马轻车熟路他晓行夜宿风餐渴饮只走了二十多天便到了鹤庆县境内鹤庆县是白、傣、土、侗等少数民族杂居的地方商业繁荣大名鼎鼎的鹤庆帮经营的业务已致海外是国内为数不多有跨国业务的几个商业组织。
    远远望去只见几十幢白色的小竹楼散落于一片竹海当中。小楼是白色的竹海是绿色的交相辉映真是美丽极了!白乐天居住的小楼是这里最高的一幢。夏劲道心想:按礼节自己是应该要去拜望这位老族长的顺便也可以打听打听游叔叔的消息!刚念至此忽听身后响起一阵暴风骤雨般的马蹄声他扭转身形向后望去不由大吃一惊只见官道上并辔而来四匹火红的骏马其快如飞从他驻足之处望去足有三十里路之遥转眼间便似一朵巨大的红云滚到他身边又绝尘而去!
    这四匹马虽然跑得飞快但夏劲道还是听得马上四人的几句对话只听第二匹马上的人说:“奇怪这小子胆大的很纳咱们的快马迎面冲来他不但不躲反而驻足观望!”第一匹马上的人一边道:“他哪里胆大是给咱们吓傻了!”一边回头望了夏劲道一眼夏劲道只觉他双目精光电射不由吓了一跳心想:这人武功不可小视!
    四人见夏劲道吓了一跳不由哈哈大笑策马疾弛而去!夏劲道心想:这四个人不知是什么来头?看样子不是什么好人莫非是冲白乐天来的要是这样我可不能袖手不理自己武功虽然不高但多一个人便多一分力量!主意打定施展轻功紧跟在四人后面尾随着进入竹镇!
    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不但崎岖而且狭窄路两旁店铺林立人来人往喧闹异常!四匹高头大马排成一字飞一样闯入当头一人喝道:“让开——”街上立时大乱行人纷纷闪避夏劲道见他们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虽则气愤他们横行霸道的行径却也佩服他们的骑术精绝!
    突然一声清朗的喝声传来:“是什么人在此闹事?”与此同时最后一匹马上的那个人伸手在马背上一按身子离鞍而起在街上众人一片惊骇声中宛若一只大鹏鸟一样越过前面三人的头顶向音之处扑去第一匹马上的人道:“司徒下手不要太重——”姓司徒的那人答道:“放心我自有分寸!”
    夏劲道透过人群看去看清说话的那人正是白乐天的儿子白展雄跟他在一起的是他妹妹白展凤本待出手相救但那三匹马上的人虎视眈眈实在是危险恐怕救人不成反而连自己也要搭上又一想白家在这里财大势粗一呼百应料想他们也不敢对白氏兄妹怎么样!心念未了就见那姓司徒之人已然扑到白展雄百展凤二人近前双掌在二人肩头上一按落下身形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白公子白小姐!失礼!失礼!”口中说赔礼行动却没有表示任何人都看出他根本没有半点道歉的诚意!
    白展雄给他在肩头上按了一掌只觉痛彻心脾但骇于此人的身份和武功却是敢怒不敢言强颜笑道:“原来是司徒将军——”说着又向马上的三人打招呼。
    他是个男子汉尚能忍耐他妹妹白展凤是个弱质女子却是禁受不起白展凤花容变色“哎呦”痛叫出声来!
    夏劲道不由义愤填膺心想:白家兄妹对自己不错他们受别人欺负我帮他们出口恶气!主意打定身形一纵一个‘旱地拔葱’便落到最后那匹红马上笑道:“螳螂捕蝉黄雀再后对不住我要走了!”说着将马往回一圈一抖缰绳便冲出镇外!
    这一下变故始料之未及那四个人过于托大一则相信在这里决不会有人对他们下手与他们为敌二来他们正在沉浸于捉弄白氏兄妹的那份‘喜悦’当中是以丝毫没有防范待得回过神来已被夏劲道得手为的那个人大喝道:“咦——原来是你这个小贼!我当真看走眼了哪里走看掌!”说着话一记劈空掌出大街上登时起了一道狂飙街上的人俱都惊叫一声凛然变色!另两个骑马的人早将坐骑圈回大叫一声:“别跑!”驱骑追了下来!姓司徒的那人则出一声口哨呼叫他的坐骑他的坐骑与他心性相通一听到主人的哨声便会自动跑回他的身边但这一次不知什么缘故却呼之不灵眼看着自己的坐骑托着夏劲道越跑越远不由脸色变成酱瓜菜一般!大街之上一时人喊马嘶乱成一团!
    白展凤早已看清楚夏劲道不由欣喜的大叫:“夏——”兄弟两个字还没有出口早被白展雄一把捂住嘴巴咽了回去!白展凤忽的明白个中利害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幸亏姓司徒的和那个第一匹马上之人只顾注意夏劲道没有现他们的举动!
    白展雄为人机巧伶俐通权达变笑道:“量一个小小的偷马贼绝逃不过柳、东方二位将军的手掌心司徒将军不必过分担忧”又转对马上的那人道:“上官大人你们远道而来一路跋涉想必多有劳累!不如到敝舍短憩一下一边饮茶一边坐侯佳音如何!”这番话实是一石二鸟之意!
    原来这四个人俱都是大有来头的人物背后有极强的靠山的!滇南武林有五门十三派之分这五门分别是氤氲门、百毒门、千变门、缩骨门、遁地门。十三派名目众多大多是一些三教九流之徒武功低微大都不成体统是以知者甚少!氤氲门、百毒门、我们前面已经提到这里不在重述。千变门是以一种变幻无常的擒拿掌响喻武林的缩骨门听说功成之人能将七尺之躯在瞬间缩成一个只有三尺高的小孩子一样遁地门则可以象穿山甲一样在地下任意穿行而不被人所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