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五章 一斗绝剑宫

山风劲烈艳阳高照。
这一天终南山脚下来了一位少年!
不用说这少年便是夏劲道。山风吹着他苍白的面颊使他的脸色更加显得苍白但他的目光却依然明亮亮如点漆眉宇间沉稳、坚毅几个月的丛林生活和遭遇打击使他成熟了不少!没有什么比生活更能让人成长!因为你必须学会生活!
夏劲道望着这座巍峨、雄伟、险峻的大山心中充满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感情是欣喜还是痛恨是前进还是退却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
“游叔叔不知道现在怎莫样了?也不知他到了绝剑宫没有?那司空无畏不知道会不会相信他的话?——”一想到这里他的心就不由自主一阵紧目光之中又是恐惧又是愤恨!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他也绝不会相信死也不会相信!那一幕惨绝人寰他一生也不会忘记!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雷电轰鸣的夜晚!他独自一人躺在被窝中怎么也睡不着他只是觉得很烦说不出的烦!就在这时候一个人进了他的屋子到了他的床前他忽然翻身坐起惊异的险些叫出声来:“游叔——!”
这个人就是游盛天游盛天忽然一把捂住他的嘴示意他不要说话同时回头“噗”一声吹灭了桌上的蜡烛屋里顿时一片漆黑!
黑暗之中游盛天的呼吸声听来十分迫切急促!显见有十分要紧的事情!是什么样的事情竟能让这位一向坚毅刚强的人如此慌张却又如此谨慎!
夏劲道心中充满了诧异因为他是这座宅子的主人最为要好的朋友他每一次来前事必通知这里的主人而且每一次这里的主人都要以最隆重的礼仪欢迎他的到来!游盛天和这座宅子的主人的交情武林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不然游盛天也不会将故友之子托付给这里的主人照顾!可是这一次却是黑夜冒雨而来!
游盛天似已知夏劲道心里的疑问在他耳边低声道:“不要问!——起来穿上衣服!”夏劲道不敢耽搁迅穿上衣服游盛天将床单撕破打成几束将夏劲道缚在背上然后穿房而出!
此时大雨下得更急气势滂沱几盏‘气死风’灯在雨中忽明忽灭宛若鬼火。远处不时传来家丁巡夜换值的吆喝声和更夫的梆击声、筛锣声!此时正值三更已是深夜!这座风雨之中的大宅此时充满了一种神秘和恐怖的气氛!
游盛天避明趋暗借物障形他轻功高明已极对这座大宅熟悉已极不一忽便摸到后花园的月亮门前突然间自月亮门后出现两个人同声喝道:“什么人——?”
夏劲道伏在游盛天铁一样的背脊上只觉心头砰砰直跳气都要喘不过来!游盛天沉声道:“是我——|说话之际身形已然靠近那两人不待两人反应过来出手如电点了两人的死穴那两人来不及抵抗便命归极乐!
游盛天身形一闪便已跃至园内然后快行几步奔到园中的那座假山之前伸手在假山一块石头上一按只见假山最前面的那块巨石倏忽移过一旁露出一个一人高的洞来!
一派光芒自洞内射出!
夏劲道只觉惊骇万分他熟悉这座大宅的每一个人每一所房子每一处地方包括角角落落对这座假山更是熟悉已极。因为这里本是他游玩戏耍的地方!
洞里灯火通明处是一条通往地下的甬道甬道由条石砌成有十三级之多两旁石壁之上间些插着火把光亮就是有那些火把出的!游盛天小心翼翼拾级而下然后又是一条通往左处的甬道甬道之中灯火依旧只是没有人把守这条甬道的尽头已隐隐听得有话语声传出来只是甚为嘈杂再加上甬道之内回音甚重却听不清说的什么!
游盛天迟疑少许似是拿不定主意忽然间轻轻叹了口气蹑足而行来到这条甬道的尽头甬道左侧是一道石门石门闭的不严中间约有一寸大小的缝隙声音就从石门的缝隙出!两人从缝隙之中看去于是夏劲道见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石门里面是一个巨大的石厅大厅四壁之上挂满了皮鞭、绳索令人一见便觉身惊胆战!大厅四周依墙而立着二十个精钢打铸的铁笼笼中之人各个似人非人似鬼非鬼显见在笼中关了不知多长时间大厅中央是一个六丈见方的大水池水池中泡着五个人五人只有头颅露出水面面色惨白如纸。这二十五个人都紧闭双唇目注着站在水池前面的那个人目光之中满是愤恨、怨毒!
夏劲道一看到那个人的背影时心就扑通扑通狂跳起来。因为那个人就是金巨他的义父武林四大名堡“金、银、铜、铁”四堡之一的金堡主现任的武林盟主!所有金巨在他心目中的印象:和蔼、正直、英雄、尚义均都一扫而空!代之而起的是一种愤懑的被欺骗的感觉!“卑鄙、阴险”他在心中怒喝道!
金巨道:“你们到底说不说你们为什么不说话?”他的声音已近于咆哮人也近于狂怒高大的身材也已在微微颤抖!
那二十五人仍不说话目光冷厉如刀令人不寒而栗!
金巨似已再抑忍不住忽然间仰天狂笑一声笑声中一记“劈空斩”出水池中最前面的一个人头颅立刻被剖成两半整齐如同刀切得一般鲜血将池水染红了一大片!
夏劲道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景象不由“哇”的一声惊叫了起来!游盛天待要阻止已然不及暗叫一声“不好”心念电转折身向外飞扑——金巨已然回过头来道:“是谁!”同时左手向石壁遥遥一按只听整个甬道之内轰隆隆之声震耳欲聋机关已然动!
无数短箭在游盛天和夏劲道身前身后组成一道箭网箭网只中还杂有分量很重的钢杵、镖、锤之类——金巨已从石厅之内跃在甬道之上大喝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尔偏来——!”
游盛天低喝道:“不要回头!”他衣袖狂舞将袭向身近的暗器悉数卷没无遗身形闪电一样穿过箭网跃至这条甬道的尽头然后一弹而起自甬道内一飘而出——!
这时雨亦快要不下东方天空已然白天就要亮了游盛天不敢怠慢施展轻功几个起落已到金家堡的后花园围墙身形一拔跃上墙头两人回头一望只见金家堡内已然乱成一片!吆喝声、跑步声响成一片堡内已燃起火把火光之中隐隐约约听到金巨的声音在狂喊:“你是谁——你是谁——”
游盛天无言一笑不知是苦是甜然后跃下墙来落荒而行!
这时金家堡人已然冲出两条火龙一前一后然后又分散开来化作数段漫山遍野皆是!*
一阵山风吹过夏劲道只觉浑身一凛回忆倏得中断他苦笑了一声暗道:自己是一个无名小卒到剑绝宫去恐怕连剑绝宫的大门尚未进去就被人哄出来了更不要说见司空无畏了!他虽然顾虑重重却还是决心一试!想起自己答应游盛天的话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由小小的心灵里豪气万千!
他整了整衣衫身体里面套着白乐天送给他的银蟒衣睹物思人不由一阵神伤——就在这时突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他回头望去只见山路上行来三四十个人个个佩刀带剑看相貌打扮都是中原武林人物那些人老早就已瞧见夏劲道个个面露惊诧之色这些人脚程很快不多时便已走到夏劲道站立的地方数十道目光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一阵打量!
夏劲道不由一阵反感但见这些人似乎并无恶意是已隐忍不!这些人领头的一个面如烈火豹眼环虬十分威武但神色之间隐含颓废、萎顿只见他一抱拳道:“小兄弟这条山路是不是通往剑绝宫?”口气甚为客套!
夏劲道见他以礼相待遂也抱拳还礼道:“我不知道。”心道:只怕他不相信但我可不能向他解释清楚!他三个月来历经变故对于人情世故已然成熟许多!
那人果然面露不信之色又将他打量一番只见面前这个少年身高不足三尺衣衫褴褛身材羸弱一双眼睛虽然很大很灵活却也不象练武人的样子倒象是这大山里少数民族的穷孩子心中不由好笑:自己倒真成了草木皆兵惊弓之鸟了心中疑虑既去面色更见和蔼道:“小兄弟你怎么独自一人在这荒山野岭你父母怎么只顾打猎让你一人待在这里呢?”原来他把夏劲道当作随父母打猎的本地人了。
夏劲道一言被他触中心里隐痛心头不由一阵酸强颜小道:“啊我没有父母我父母都去世了!”他说得本是实情他一出生母亲便因难产去世了父亲也在八岁那年离开他到东海寻剑至今生死未卜音讯杳然!情动衷肠眼圈一红眼泪险不些掉下来!
那人将大拇指一抻道:“小兄弟你真是好样的枉你小小年纪却如此刚强!”赞赏之情溢于辞色不过他心里对这少年的身份却又起了疑心:第一这少年面对如许多的武林人物丝毫没有害怕之意这若换了别人早已躲得无影无踪;第二这少年汉语说得如此流利言谈语吐不卑不亢显然并非普通人家的孩子!他江湖阅历何等老练夏劲道虽然故意隐瞒身份而且还自以为装得很象却也逃不过他的一双老眼给他瞧出许多破绽不过猜测归猜测他可仍就摸不清夏劲道是什么来头。顿了一顿道:“在下雷万春江湖上的朋友赠了个匪号‘霹雳火王’——小兄弟不知你怎样称呼?”说罢一双眼睛直盯着夏劲道的脸看他有什么反应!
夏劲道听得“霹雳火王”四个字心中不由一惊暗道:想不到此人就是霹雳火王雷万春听游叔叔说江湖上有‘宁遇阎王莫遇火王火王到处必然遭殃”一说心念电转面上丝毫不改颜色淡淡道:“原来是雷爷我叫夏劲道!”心道:自己是一个无民无名小卒想他也不会知道!
雷万春果然没有起疑笑道:“原来是夏老弟——”他刚要接着说下去他旁边的一个人早已不耐烦大声道:“老爷我们正事要紧何必理这个小子!”说着还瞪了夏劲道两眼似是在责怪夏劲道耽误他们赶路!
夏劲道瞧在眼里心中只觉好笑心道是你们自己要找我说话怎么倒反怨起我来了!
只见雷万春点了点头笑道:‘夏老弟你很有趣我们后回有期——”说着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元宝约有二十两重递给夏劲道“这点银子还望老弟收下买些衣服、柴米什么的!”殷殷关切实在令人感动!
夏劲道一副傲骨丹心秉性刚强实不愿受人恩惠但见雷万春面色诚恳实是出于真心遂伸手接过道:“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雷爷对我的一片真心饿哦定当永世不忘!”
雷万春哈哈一阵大笑心知这少年绝非普通人无疑道:“少年知自爱宝剑须磨砺夏老弟日后达之时切莫忘记你这个老哥哥呦——”说罢又是一阵大笑领着众人上山而去!
夏劲道目注雷万春的背影口中吟语着‘少年知自爱宝剑须磨砺’两句话一时间不由热血沸腾!
游盛天悠悠醒转现自己置身一个山洞之内不由惊诧万分伸手一摸脖颈再一瞧大腿不但伤口完好如初连身上的血衫也已换做一件干干净静的白袍不由一阵惘然思前想后恍若做了一场梦一般!他翻身跃起叫道:“是哪位高人出手相救——”石洞内四壁回音隆隆哪里有半点人迹。游盛天再叫几声还是无人答应不由一阵颓然他伸手摸了摸身上的蟒衣不由更增疑窦!心道:也不知那人是什么人自己在这滇南可没有什么朋友白乐天虽然和自己可算是生死之交但他可不会到这终南山来!百思不得其解不由自我解嘲道:我想他做甚总之他是个好人!
他出得洞来但见阳光明媚满山苍翠不觉天地一宽心旷神怡心道:脱凡俗红尘离远听松吟月傲啸山泉由何尝不是人生快事想那司空无畏隐居终南山不问江湖之事这一次却又不知为了什么迫得封观出走!——又一想那金巨被武林中人选举做武林盟主本应主持正义赏罚善恶却不料竟做出如此卑鄙无耻的勾当真是人面兽心枉我瞎了眼睛竟将他引为知己倾心结纳一时愤从衷来目眦皆裂!他心潮起伏思虑万千不由一阵惘然良久叹了口气循着山路一步步走下山来。
走不多时忽闻前面山谷中传来刀剑撞击之声游盛天心中一动施展轻功朝那座山谷奔去还未到山口便已瞧见四五十个人正在斗得激烈异常其中一伙黑巾蒙面分明就是十几天前和自己交过手的那伙人另一伙人显然已处下风被蒙面人围住苦苦支撑。其中一个一袭红袍甚为耀眼游盛天心道:此人莫非是江南的‘霹雳火王’雷万春不过雷万春是武林中有名的财阀养尊处优不问江湖中事何以灰放着清闲埠享跑到这荒凉、落寞的滇南来呢?
这时场内情势已然恶化与红袍人对敌的人手执一柄青铜剑突然一剑刺向红袍人的肩头这一剑有快有狠红袍人本已处下风对于这凌厉之极的一招绝难躲过只听蒙面人出一阵得意的奸笑声道:“雷万春——你还不给我躺下!”
“雷万春”三个字游盛天听得清清楚楚这时他离雷万春等人还有十几丈之遥正可谓鞭长莫及情急之下大喝一声:“鼠子敢尔——”声若虎啸龙吟震得山谷之中嗡嗡作响所谓先声夺人游盛天只盼这一喝令蒙面人缓得一缓自己冲进谷中距离已在自己劈空掌力之内雷万春便保无虞却不料手执青铜剑的那人功力之高定力之强实则出乎他的意料那人对游盛天的啸声恍若未闻剑势反而加眼见便要刺到雷万春的肩头肩井大穴肩井穴若被刺中肩头的琵琶骨也被刺穿那时纵有多好的武功也废了这正是练武人的大忌!
这时候奇迹突然出现只见半空中一道银光掠过正撞在蒙面人的剑尖上将蒙面人的长剑弹开寸许雷万春沉肩向后一跃避开这致命一击扬声喝道:“是哪位朋友出手相救雷某谢过了——”他胆气甚豪虽则刚才凶险万端却仍面不改色镇定不乱!
只见从谷口的另一端飞一样跑过来一个少年身形快得令人咋舌!一眨眼的工夫便跑到雷万春众人跟前少年对雷万春抱了个拳道:“雷爷受惊了!”说着弯下腰去接着道:“不过雷爷赏赐的这银元宝可不能给坏人抢了去!”一伸手把方才弹开蒙面人长剑的东西捡在手中。
游盛天与此同时到达他也看清了弹开蒙面人长剑的竟然是一锭元宝心中不由惊奇万分及至他看清楚那少年人的面孔时心中的一万分惊奇则变成一万分惊喜了:“劲道—原来是你!”那少年业已看清楚游盛天惊喜的大叫道:“游叔叔——”
这时候那伙蒙面人后纷纷罢手都在看着那个使青铜剑的蒙面人似乎在等着听候命令!
那个使青铜剑的蒙面人似乎吃惊太甚现在方缓过神来只见他将青铜剑挽了个剑花哼了一声道:“真是不是冤家不碰头游盛天原来是你这个小子是谁?”他忽然目注夏劲道提高了声音道!
游盛天听他口气有异心中不由一动不答反问道:“你要怎样?”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他一定是——!”蒙面人放说到这里游盛天已是大喝一声道:“你知道什么!——”欺身进步展开蒲扇般的大手就来抓蒙面人脸上的黑巾!
那蒙面人似已料到游盛天这一招身形向旁一闪避过游盛天这一抓冷笑道:“怎么你怕了不成夏——”说到此处忽得中断原来游盛天一抓落空乃是因为轻敌之故第二招用了十成功力蒙面人在游盛天全力进攻之下哪里还能分神说话!
这一来不但在场的每位上了年纪的人就连夏劲道也明白游盛天用意何在了!夏劲道心道:奇怪为何游叔叔不让那蒙面人把话说完呢?听口气那蒙面人所说似乎和自己有关他说游叔叔害怕游叔叔又害怕什么呢——?
雷万春站在一旁见夏劲道两眼呆神情恍惚知道他心里起了疑念心道:自己虽然和游盛天只是慕名之交但游盛天是光明磊落响当当的汉子就算他方才不出手相助自己也应该替他向这位少年解释一两句的想到此遂道:“夏老弟你千万不要胡思乱想令叔侠义之名播于天下他的为人天地可鉴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深意——”话音忽得止住突的叫了声:“游大侠小心!”原来另一个身材矮胖的蒙面人见高个蒙面人给游盛天迫得险象环生自己再不上前助阵只怕回去要受教主责罚想到教主的残酷无情心里倏得一个激凌只听他道:“游大侠对不住了!”原来他念及先前游盛天对自己手下留情是以不想暗地伤人出言提醒游盛天!
游盛天听出此人声音心头不由一凛暗想:此人武功怪异端的不可小瞧他心神一分招式自不免一滞高个蒙面人趁机连刺三剑缓过一口气来叫道:“岳护法你倒好心啊——”原来这个身材矮胖的蒙面人姓岳岳护法听他如此言语不敢再稍加耽搁双掌左右一分就要出手!忽觉眼前一花面前已多了一个少年可不正是夏劲道夏劲道道:“两个打一个好不要脸来我跟你打——”
那高个蒙面人又叫道:“岳护法教主要的正是这小子你千万可别放过他若不然—”言外之意自是你如果放过了这小子定会受到责罚!
岳护法心道:你想把罪责推到我一个人身上果然够狠不过教主怪罪下来我也有话答付。原来他眼见这个少年方才以元宝弹开高个蒙面人的长剑内力之强端得罕见自己可没有必胜的把握!殊不知他这样想那个高个蒙面人想的和他一模一样!
夏劲道笑道:“来来你不是要抓我么为何还不动手!”
岳护法怒道:“你敢小瞧于我念你小小年纪不知天高地厚你赶快束手就擒吧免得多吃苦头!”夏劲道仍就笑嘻嘻的道:“你要我投降那可要拿出一点真才实学否则你就是叫我三声爷爷那也办不到!”
岳护法怒喝道:“放屁!你如此不尊重长辈那我就替你爹娘管教管教你!”他给夏劲道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生烟他虽以长辈自居不过‘放屁”这句粗话可是显的有点不雅。引得不但连雷万春一伙人哈哈大笑就是他们自己人也是捧腹不已!
夏劲道道:“你要动手么来吧!”
岳护法更不答话两掌左右一分左阳刚右阴柔向夏劲道攻到!这阴阳兼济是他的独门心法厉害异常不明底细或是功力不如他的人只此一招就会败在他的手下!他打算一招就将夏劲道擒下以挽回方才所‘丢失’面子心道你就是从一出生之日起就开始练武也难逃我双掌!”
殊不料事情的结果却大出他的意料“嘭”的一声他的掌力击到夏劲道的身上立刻便有一股极强的吸附力传将过来不禁大吃一惊他双臂往回一收想撤回掌力就见夏劲道的身体也跟着飞了起来四目交视之中就见夏劲道骈指如戟向他的胸口大穴点来!这一下骇的面如土色好在脸上蒙着黑巾别人也看不出来连忙双掌向外一吐夏劲道的身体也随着他的掌力向后一退!不明底细的人还以为夏劲道是给他的掌力吸着一般不由都替夏劲道担心!
岳护法失声叫道:“你是太极门下么不对!”原来他见夏劲道的内功颇似太极拳的粘连诀但太极拳粘连诀的要旨是以静制动以守为攻粘连诀一经动便绝不可能再采取攻势攻击敌人!他百思不得其解又无法摆脱夏劲道身上出的古怪吸力不由叫苦不迭他原来是打算以内力取胜的想不到反成了作茧自缚自找倒霉了!
游盛天瞧在眼里心中不由大喜暗道:想不到滇南五鬼的氤氲心法如此神奇现在我可以放心了!他精神一振让过高个蒙面人迎面刺来的一剑身躯一矮左掌如钩径拿高个蒙面人的左肩琵琶骨右臂横肘如拐直击高个蒙面人右手长剑同时右腿电弹而出踢向高个蒙面人下腹!一招三式乃是他的成名绝技不料高个蒙面人反应奇快倏得抛掉手中长剑双掌闪电般击出迎住游盛天的双拳同时抬腿还了一脚就听“轰”的一声巨响两人各退三尺刚好势均力敌高个蒙面人笑道:“一条龙也不过如此!”
游盛天也觉刚才一击高个蒙面人的内力似乎比先前强劲许多又听他如此言语不由恍然大悟心道:原来他怕被自己看破武功家数是以不敢全力施为方才性命相搏才迫得他以内力相拼不过这伙人究竟是什么人呢?如此神秘心中疑云滚滚只是恨不能明了!
这边岳护法已是气喘如牛高个蒙面人一见之下也是目瞪口呆!他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情形不由心头毛打了个呼哨率先逃出山谷其余蒙面人跟在他身后一会儿跑的无影无踪!
游盛天道:“劲道这人还不算太坏放了他吧——”
岳护法不由羞愤难当暗道:想不到自己竟败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手中!
夏劲道将功力一收岳护法只觉全身骨骼百骸俱要破碎一般不由惊骇欲绝心道:时间一长恐怕不死也要重伤!不由对游盛天投去感激的目光!
游盛天道:“你走吧——”
岳护法突然大声道:“游大侠你两次饶我不死我如果再不告诉你实情实在对不住你——”他方要往下再说游盛天忽然把手一挥道:“你不必说了你赶快走否则我会改变主意的!”
游盛天此言一出众人无不大吃一惊雷万春道:“游大侠这是为何?——”他先前还是相信游盛天的此时也不禁起了疑心!
“是呀游叔叔这是为何?”夏劲道心中疑云更甚!
“这——”游盛天心中一时转过千百个念头所有辛酸的往事全都浮现在脑海里血、泪、情、仇——又叫他如何开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