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四章 剑宫惊变

    百毒公主走到游盛天跟前面对游盛天柔声道:“刚才好险——‘
    游盛天只觉那面纱后面蕴藏着万种柔情一时也不由一阵痴迷神往热血沸腾!一阵山风吹过翟然一醒暗道:游盛天呀游盛天你这是做什莫?你虽无出身、门户之见但她贵为公主所嫁也应该是王公贵族这一段情缘就当作从未生过吧!一时间陷入天人交战之际痛苦难当!
    百毒公主见游盛天默不作声只道他累了又是柔声道:“多谢你出手相救!说着向游盛天裣衽一礼。
    游盛天道:“你不必谢我你也曾经救过我从今以后咱们互不相欠!你多保重——”说到‘保重’二字身躯扭转大步而去!
    百毒公主语已哽咽泣不成声:“游盛天、、、、、、你难道真的无情吗?”玉手掀处露出一张清丽绝俗的脸来!
    山风吹过卷落两行珠泪!
    游盛天真的没有回头他如果回过头来会是什莫样子?
    夏劲道在这原始森林里已有一个月之久!这一个月来他潜心钻研刻苦习武武功进境一日千里!巫德乾五人看在眼里喜在心中对自己这个徒弟颇为满意!
    这一日巫德乾五人将夏劲道叫到自己面前师徒六人在草地中央面对面盘膝坐下。
    夏劲道见五位师父面色凝重知有要事向自己交代心里不由一阵忐忑:不知师父要对自己说些什莫!
    只见巫德乾道:“劲道你觉得五位师父对你如何?”他勾直的双目忽然间目光炯炯盯住夏劲道的双眼仿佛要看到夏劲道的心里面!
    夏劲道道:“师父对徒儿的厚爱劲道终生不忘!”这一个月来巫德乾五人对他关怀照顾无微不至生活上的琐碎之事根本不让他动手连饭都是巫宝绅做好以后才叫他吃的!这一个月来夏劲道大饱口舌之福所食皆是山珍海味什么鹿肉、虎肉、蛇肉不一而足!
    巫空放道:“好就是好什么终生难忘年轻人最重要是诚实肯干切忌花言巧语!”他一生最不喜口舌之能对巧言善辩之徒尤为厌恶是以教训徒弟一开口便是者句话!
    夏劲道老老实实道:“徒儿多谢五师父教诲!”
    “哎——”巫德坤摇了摇头道“象你这样老实日后行走江湖还有不吃亏的!”
    巫胜己道:“游盛天临别之际曾经要你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你还记的么?”他见夏劲道点了点头继续道:“他这样做必有深意事情详尽日后自然知晓。你也不必一直放在心里挂念不下!”话锋一转又道:“我们氤氲门一向不涉足武林半不步想不到这一次一念糊涂竟然险些害了一位侠义之士!不过因祸得福却叫我们收了你这样一个宝贝徒弟令师父得尝夙愿!氤氲门绝世武功不至于在我们几个老鬼中葬送愧对列祖列宗可见世事变幻祸福无常实是常人不可预料其实一个人只要心存正义又何必在乎世俗的看法呢——?”
    巫胜己娓娓道来说了这一大通实则另有玄机!原来他为人最为机警心思缜密老于事故每每见夏劲道于睡梦之中还长吁短叹知道他心中挂念着这件事恐怕他抑郁成结落下心病是以拿这一番话来开导他。
    夏劲道听在耳里身躯不由一震暗道:不错自己这一个月来魂牵梦绕夜不成眠不就是牵挂这件事莫?他思虑良久终于想到:既然这件是无从考证自己还要想它做什么!四师父说的对一个人只要心存正义又何必在乎身外的邪恶呢!他小小年纪能够想通这些道理已是难能可贵。不过他将巫胜己话中‘世俗的看法’当作了‘身外的邪恶’却是将巫胜己的意思曲解了!
    巫宝绅道:“劲道这一月来你的氤氲心法和氤氲掌已然颇有进步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日后的成就还要靠你多下苦功!”
    巫德乾忽然正色道:“劲道我现在将氤氲门第一百七十七代掌门人之位传于你——以后你就是氤氲门唯一传人!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你我师徒缘份到此亦该分手了!”
    夏劲道不胜悲痛但见巫德乾心意已决只好恭恭敬敬给巫德乾五人叩了三个响头哽咽道:“师父我们就此告别望你们多加保重!”
    游盛天施展绝顶轻功向剑宫疾驰。一路之上也不见有剑宫弟子巡山不觉甚为奇怪!掐指一算日期不由哑然失笑原来今天已是‘南天论剑’的第三天想到司空无畏练就‘人剑合一’的绝顶武功真乃武林一大盛事!
    行不多时一座依山傍岩巍峨雄伟的黄檐、碧瓦、红墙宫殿现于面前规模之宏大建筑之奇巧堪称一绝。五年前游盛天游侠滇南就曾想到剑宫拜望司空无畏后因机缘不巧没有达成所愿。今天到此自不免感慨万千!
    司空无畏本是中原人士当年被人公认为‘不一不二亦正一邪’的怪物!后来因为一桩轰动天下的武林公案被人误会一气之下携剑南游在终南山潜心钻研剑学之道创立剑绝宫这已是二三十年前的故事了!
    游盛天驻足观望多时亦不见宫内有人出来迎接心中暗暗诧异侧耳细听但闻诺大一座宫内静悄悄无声无息似已多日没有人烟的样子!他缓步踏上宫前的白玉石阶拾级而上每踏上一步石阶心情便愈加沉重一分!以剑绝宫在武林中的声望和地位再加上司空无畏的绝世武功剑绝宫绝不会在它召开南天论剑的第三天如此沉寂!
    司空无畏到哪里去了?
    司空无畏的弟子、门人又到哪里去了?
    还有那一大批前来参加‘南天论剑’的武林人士又到哪里去了?
    这么一座大观死气沉沉令人感觉身在地狱一般!
    游盛天终于踏上宫前的平台当他目注剑绝宫那两扇紫红的檀木大门时瞳孔忽然一阵紧缩全身冷甚至连心也以变冷!
    那两扇大门一扇分明刻着‘入宫者死’一扇则刻着一柄宝剑!
    这当然是司空无畏的手笔除了这座宫殿的主人又有谁有这样的胆量做出这样的‘杰作’!
    游盛天脸色凝重如山心中之惊奇骇异已绝非笔墨所能形容:是什么事情会让司空无畏带领弟子离宫出走?这种事情也已绝非惊天动地所能形容!司空无畏真的以为刻下这四个字便能阻挡天下所有武林人士进入他的剑绝宫么?当然决不可能至少阻拦不了游盛天!
    游盛天心道:自己两个月来劳苦奔波历尽千难万险不就是为了见司空无畏么?主意打定伸出右掌在山门一推“唧——‘山门应声而开游盛天双目扫射剑绝宫内只见里面空空荡荡果然没有一个人影!
    游盛天提神戒备抬腿迈进宫内就在他双脚尚未踏实地面之际自两边山门之后突然攻出两刀一左一右砍向他的腰侧刀锋无声无息却是狠辣异常!这一下变生肘腋当真惊险绝伦!游盛天早有防范身形一弹而起在间不容之际避过这致命的两刀。他身形在空中一个劲翻落在院内乱石铺就的甬路上回过头来冷喝一声道:“朋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哐当”两扇大门重又关上自大门之后走出两个身材高瘦的汉子。游盛天一见这两个人的装束打扮不由心头狂震暗道:今天慢不要血战一场了!
    只见这两个人身披一袭麻布做的风袍只不过一个染成黑色一个染成白色脸色蜡黄一双眼睛精光电射头上两边太阳穴高高坟起一看就知是内外兼修的高手!两人各执一柄单刀只不过站在左边的一个用左手执刀站在右边的一个用右手执刀!两人目注游盛天一言不!似是仍在惊异游盛天如何能避过他们方才的致命一击!
    游盛天道:“二位可是‘黑白双煞’古氏弟兄么?”
    黑白双煞乃是武林当中令人一提起就变色的黑道巨枭自打两人出道以来死在他们双刀合壁之下的已不下数百人。二人武功高强行踪鬼没虽然血债累累却令人无可奈何!
    白煞古风行道:“不错正是我们兄弟二人!你是谁?”游盛天心头不由怒火中烧心道:不知姓甚名谁下手就取人性命足见其心肠之恶毒也是天网恢恢让我遇到他们心中思虑口中道:“在下游盛天!”
    “游盛天”三字甫一出口黑白双煞也是吃了一惊二人对望了一眼黑煞古风顷嗫嚅道:“你——你就是游盛天、、、、、、中原双璧的一条龙游盛天——!”
    “不错——”游盛天朗声答道听到中原双璧这个名头他心中不由一阵酸想起当年同夏凌霜一道并肩锄魔傲啸江湖的那段岁月是何等畅意痛快淋漓!可自从夏凌霜携剑遨游东海之后中原双璧的名头再也不那么响亮了!
    白煞古风行道:“二弟你怕什么游盛天也不是三头六臂!”
    黑煞古风顷将脖颈一挺斜视白煞一眼道:“我怕什么——怕游盛天?笑话大不了一死!”说完一阵哈哈大笑似是完全不将游盛天放在眼里!
    游盛天强压胸中怒火冷冷道:“好一个大不了一死!果然够胆色可惜你二人杀人如麻血债累累死有余辜!也是苍天有眼叫我游盛天遇上你们二人今天我定要锄魔卫道!”
    古风行冷哼一声道:“好一个锄魔卫道!游盛天你自命侠义也是我们兄弟二人倒霉道不同不两立你出手吧!”
    黑煞古风顷却道:“游盛天且慢动手!有一件事情你听我说——”
    游盛天哪里肯听身形一跃而起喝道:“接我的霸王拳!”一招‘天马行空’双拳直击黑白双煞面门!他知二人乃是劲敌这一招旨在先声夺人是以不余遗力。他人本自魁伟又天生神力这一下凌空扑击每一拳不啻千斤之重声势孩人已极!
    黑白双煞见话音未落游胜天碗口大的拳头已然击到面门拳风所至剐得面颊肌肉竟隐隐生疼心中不由大骇!但二人也是身经百战的绝顶高手却也不惧黑煞古风顷嘿嘿一笑道:“好!够狠——”身形一移恍若鬼魅一般已绕到游盛天身后左手单刀一招‘拦腰玉带斩’拦腰横扫前面白煞古风行却不退反进右手单刀舞起一片刀花径削游盛天双拳!
    游盛天见黑煞古风顷移形换位的功夫如此精妙心中不由一凛心道:二煞果然是劲敌不过这一招以诈取胜却也有违我游盛天光明磊落的声誉!原来他穿了白乐天送给他的蟒衣不怕给黑煞的单刀削伤是以头也不回一招‘倒踢紫金冠’径踢向黑煞古风顷同时双拳变拳为掌以小擒拿手刁拿白煞古风行的单刀!
    黑白双煞二人同时大喝一声身形倏忽各退七尺复又猱身攻上!一招之下双方都不敢心存轻视各自施展看家本领苦斗!游盛天的奔雷手和霸王拳以刚猛、霸道著称一招一式俱是硬打硬撞出手踢腿之际拳风烈烈勇不可挡!黑白双煞二人在他拳风逼迫之下双刀合壁的招式竟然不能施展惟有凭借自己轻灵的身法和游盛天游斗。游盛天冷眼细察见二人虽处下风但一进一退之间门户森严毫无破绽自己一时取胜却也甚难!
    转眼之间三人已斗过二百招有余身形业已从山门之际移到剑绝宫第一重的大院当中。这大院不下十丈之围碎石铺就是专为剑绝宫弟子习武练剑之用!
    黑白双煞见游盛天越战越勇招式也越来越狠辣不由焦虑难安。其实二人虽然战不过游盛天要想逃走也极为容易但偏偏二人都是偏执斗狠之徒明知不敌却仍自咬牙苦撑只盼游盛天内力衰竭乘机取胜!
    游盛天此际也是焦躁不已心道:自己以一敌二已然吃亏再则自己的奔雷手和霸王拳最为耗竭内力短时间倘不能取胜时间一长怕不要遭了敌人的道!要知高手对敌切忌心浮气躁游盛天这一分神身形自不免一滞露出少许空门黑白双煞何等人物早已瞧的真切白煞古风行大喝一声一招‘丛中探蕊’单刀幻作一条白练自游盛天重重拳影中穿过劈向游盛天左肩与此同时黑煞古风顷身躯霍然一矮一招‘抢地反臂撩阴刀’单刀自下而上直击游盛天下盘这两刀均是又快又狠何况黑白双煞在这两柄单刀上一已经进浸淫数十年功力时间、方位配合得天衣无缝!
    游盛天见这两刀来势凶猛避开已是不及大喝一声身形不退反进上身左转一招‘犀牛望月穿心拳式’易掌为肘直击古风行胸膛同时右腿电弹而出猛踢古风顷的头颅!
    这时双方贴身搏击任谁也不能避开对方致命一击!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漫天拳影、刀光隐没无遗!古风行偌大一个身躯竟被游盛天一记肘拳击得斜飞出三丈有余“扑通”摔倒在地但他的单刀也在游盛天的脖颈处砍下一条足有两寸深、三寸长的伤口鲜血如同泉涌这一刀若再用力恐怕此刻游盛天的头颅已不复在位!
    古风顷的情形也好不到哪去!他虽然头颅没有被踢中肩头却被踢了一脚身躯如同葫芦一般轱辘辘滚在地上恰巧与古风行躺在一起但他的单刀也在游盛天左腿内侧留下一条深及入骨的伤口鲜血顺着裤管流下将游盛天足下碎石染红了一大片!
    这一下竟是两败俱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