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小威天之绝情七剑 > 第一章 南天问剑

    悠悠天地几辈英才?
    滚滚红尘恩怨情仇!
    数江湖儿女
    风流敢为天下先。
    是非恩怨谁人能明辨!
    武林中有三大盛事:第一件就是‘剑帝’司空无畏每三年主持的‘南天论剑’;二即是武林七大门派两年一度召开的东岳泰山拳技大赛;第三件盛事远比前两件盛大、隆重和为武林人士所关注那就是八年一度的武林盟主大选!
    ‘剑帝’司空无畏潜居远离中原、山水险恶的终南山所以前往参加‘南天论剑’的人大都是西南、滇南蛮荒之地的武林人士。中原武林罕有人至。即便有也大都是对剑道有所偏好或对武学之道欲穷其极的武痴、狂魔之辈!
    然而今年的‘南天论剑’却比以往大异因为武林中盛传司空无畏于此次论剑前二月零三天以穷极剑道之理练成了习武之人梦寐以求的武学最高境界‘人剑合一’。所以此次参加‘南天论剑’的中原武林人士也是不计其数趋之若骛!
    这一天滇南之地正是瘴疠肆虐!各种鸟兽也为了躲避这厉害以极的瘴毒而逃得无影无踪密不见日的原始大森林里益显得神秘和恐怖!
    林中杂草从生的小路上正在前进着一高一矮两个人。高个的一位大约三四十岁身材魁梧面容峥嵘有角。虽然风尘满面却遮挡不住此人慑人的豪侠英武之气!矮个的眉清目秀身材羸弱竟是个十四五岁的大男孩子!
    只听那个中年汉子道:‘‘劲道见了剑帝之后你敢不敢揭穿那个大魔头的阴谋你怕不怕?”他说话之时语音分外沉重尤其提到‘大魔头’三字时目光之中更见阴郁!
    也不知他口中说的大魔头是什莫人他又要小孩子揭穿那个大魔头的什莫阴谋!
    那个男孩子把胸脯一拔又一脚将拦在他路下的一块兽骨踢向密林深处大声道:“游
    叔叔我不怕!你不是常说除魔卫道、匡扶正义是我们侠义道的责任莫?那个大魔头害死了
    那莫多人我——我——”他‘我’了半天终就未能把自己心中愤满不平、决心仗义除魔之意表达出来苍白脸膛也早以涨得通红。
    游姓汉子目光中露出一股嘉许之色点点头道:“劲道你真是好样的!枉你小小年纪却如此侠肝义胆人又忠厚善良、心地朴实实在是我们侠义道中人的福份!”他回过头来目注劲道一字一顿得道:“劲道你要记住做人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光明磊落、顶天立地!”“是我一定要做个像游叔叔这样的大英雄、大侠客!好男儿!”劲道一拍胸脯答道。游姓汉子仰天一阵大笑道:“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不过我可不是大英雄、大侠客、好男儿你可不要拍我的马屁我的三十六招奔雷手和霸王拳都已经教给你了我已是江郎才尽倾囊而赠了!”
    两人边走边说小路更见崎岖有时候那千年生的藤本植物、茎萝植物纠缠交错着生长在一起人只有象动物一样钻在下面匍匐前进。那多年的枯草败叶出阵阵的腐臭气味再加上动物的尿味、粪便味二者混和在一起中人欲呕!
    姓游的汉子笑道:“这条小路虽然难行却是最近的一条可以直达终南山脚比我们绕大理、经龙门、洱海要近两个月的路程。”
    劲道道:“游叔叔那个白族族长为什莫对你那莫好不但告诉我们这条路而且还赠给我们这可避瘴毒的蟒衣!”
    游姓汉子道:“五年前白族曾经生过一场叛乱。那时白族又逢涝灾老百姓颗粒无收渔猎又无法捕获。我跟大理段王爷稍微有一点交情跟他说了一点情免了白族和其他几个部落三年的赋税是以白乐天将我视作生死至交!这条路是云南大理境内洱源、剑川、鹤庆、云龙等县的商人经商的一条密路当地土人称作‘蜀身毒道’的一段现在早已废弃不用了!”
    劲道不由听咋舌他只知道这条小路只是无人行经的一条当地土人进林打猎的密秘通道没想到竟还有这莫大的用途。那个白乐天肯将这条密路告诉他们足见他跟游叔叔的交情了。
    二人爬过这一段甚为难行的‘毒道’前面视野豁然变得开阔一大片草地被铲得一干二静方圆足有十丈。一个用野藤、竹杆搭成的路卡横在空地中央。奇怪的是静无一人!
    阳光透过林叶间的缝隙在空地上投射成无数不规则的光斑跳跃、晃动就象魔鬼的眼睛。在这人迹罕至的原森林里此时此刻一派死寂。
    劲道道:“奇怪游叔叔这是怎莫回事?”
    游姓汉子面色凝重如山更不答话。他目注那横在空地中央看去极为普通的道卡目光中流露出一股惊骇之色!他一生游历江湖足迹踏遍中原大地所见希奇、神秘、古怪、恐怖之事不计其数却唯独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东西!那座道卡看似极为普通实则已极尽天下之奇那看去似竹杆和野藤的东西是产自现今缅甸今云南大理一带原始森林中的当地人称作‘绵蛇’的毒虫——现代生物学中爬行科蜥蜴目中罕见的有角蜥中的——中生代中的龙蜥。那加杂其间的看去甚为美丽的黄色小花也是罕见的金足蝎。
    绵蛇毒性阳烈能够蚀石成粉。金足蝎毒性阴柔能够把水银凝结成冰。二者毒性相克现在却纠缠交错被人搭成一道路卡。看上去二种毒物十分温驯驯服毫无争斗。也不知那搭这座蛇蝎卡的人用了什莫样的妙法方能做到这种改天换地、生性伦移骇人听闻的地步!更令他震惊的是白乐天曾经告诉他这条路除了白乐天和几个部落领之外绝没有人知道!白乐天当然不会出卖他“难道——难道白乐天已经遭了那个大魔头的毒手被迫说出了这个秘密!”游姓汉子忽得打了个冷颤实在不敢再想下去了!
    劲道不识其中厉害催促道:“游叔叔救人要紧时间浪费一刻众人便多一分危险!”他小小年纪侠义心肠只知牵挂别人生死却不知此刻自己已身在鬼门关。
    游姓汉子道:“这是宇内十大毒物中的‘绵蛇’和‘金足蝎’我也没有办法对付它们。想不到滇南武林中还有如此御毒高手亦不知他是友是敌——但愿他是友非敌——!”
    劲道不敢再吱声心中只叹天下之大人外有人!突然密林深处响起一种尖利的哨音数十枝藤箭从四面八方向二人射来!这种藤箭不同于中原武林的弓箭制作也十分简单是用原始森林中的一种硬杆藤本植物削制而成只是箭头淬了剧毒闪着黝黝的蓝光!
    游姓汉子叫道:“小心!”伸腿一拌劲道“扑通”一下摔倒在地与此同时游姓汉子身形一纵跃上近旁一株大树他身形迅如飙风堪堪避过这一组毒箭!紧接着林中又是一声哨音比前一次更加急促、尖利!随着哨音又是数十枝藤箭如毒蛇般射向游姓汉子栖身的那株大树游姓汉子双掌在树身一推一招“金鲤穿波”身形倒翻而下数十枝藤箭又告落空。
    这时劲道已从地上站起他把眼一瞪刚要破口大骂突地一枝藤箭击中他的肩头奇怪的是藤箭并没有射进他的身体而是“噗”的落在地上。但那枝毒箭劲道奇大又将他顶翻在地!
    “原来如此!”游姓汉子叫道!原来白乐天送给他们的这两件蟒衣不但可辟瘴毒而且不畏刀剑!
    密林之中也是“咦”了一声突得又告沉寂!
    劲道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跃起冲密林深处喝道:“是英雄是狗熊出来和小爷较量一下暗箭伤人不算好汉!”他连跌了两个跟头早已气得七窍生烟!
    游姓汉子也朗声道:“朋友!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一见?!”
    密林中“桀桀”一阵怪笑藤草分处从四面八方走出五个衣着兽皮的怪人!这五人身形奇高、奇瘦宛若枯竹竿。面色蜡黄毫无血色二目勾直身上斜挎着一个兽皮囊如同僵尸一般!
    站在游姓汉子对面的那个怪人道:“中原一条龙游盛天果然人如其名!久仰!久仰!”说着向游姓汉子抱拳一礼。
    劲道喝道:“呸!谁要你拍马屁你们——”游姓汉子止住他道:“劲道——不可口出不逊!”对那怪人也抱拳一礼“众位可是滇南‘氤氲门’的巫氏兄弟莫?!”原来这游姓汉子和这五个僵尸一般的怪人都是当今武林中极有名头的人物。游盛天一生崇侠任气侠义之名播于四域!他武功虽高却不开宗立派。专门游侠江湖除强扶弱济世救民。那个叫劲道的男孩子是他结拜义弟夏凌霜的儿子。夏凌霜人称“君子剑客”也是一位侠肝义胆的热血男儿武林中合称二人为“中原双璧”。只是君子剑客过于痴迷武术尤其对剑道情有独衷八年前他把独生爱子托给义兄游盛天照管自己独身一人巡游东海寻找剑学真谛去了!
    这五个僵尸一般的怪人是滇南奇门武学“氤氲门”的传人。这五人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老大——也就是跟游盛天说话的怪人叫巫德乾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分别叫作巫德坤、巫宝绅、巫胜几、巫空放!这五人性情怪辟亦正亦邪。所作所为全凭自己喜好中原武林人士知道他们的极少。游盛天五年前曾经游侠滇南是以知道他们的名头!巫德乾被游盛天一口道破师承门派心中也是一怔道:“游盛天果然见多识广巫德乾佩服已极!”他性格生硬不近人情说话之时连自己的名字也挂在嘴边“我受人之托终人之事。只要游大侠屈尊移驾到我们兄弟陋舍暂住几天巫德乾就和游大侠是好朋友!”
    夏劲道早已怒不可遏叫道:“是好朋友怎样不是好朋友怎样——!”游盛天止住他道:“不可无礼!”转对巫德乾道:“多谢巫兄美意只是在下身系重任不敢枉己枉人。待事情办完我一定到巫兄处请罪拜访!”
    巫德乾被游盛天一口一个‘巫兄’称呼他兄弟五人一生孤僻被别人拿怪物看待所到之处不是冷落、便是白眼。现在被人优礼以加真诚相待他知道游盛天为人绝不是虚伪造作。他不喜言辞是以竟然无言以对!
    巫德坤、巫宝绅、巫胜己、巫空放四人却对夏劲道大感兴趣老四巫胜己道:“咦——你这个小孩子倒是强项你难道不怕我们兄弟莫?!”说着跨前一步伸出枯竹一般的怪手就朝夏劲道的额头摸来!
    游盛天想要阻拦已是不及叫道:“劲道小心!”巫德乾也喝道:“老四你干什莫?!”说话之际巫胜己的怪手已堪堪摸到夏劲道的面门!夏劲道嘻嘻一笑道:“你也是人我为什莫要怕你!”身形一弯一招铁板桥同时抬腿踢向巫胜己右腰侧的大横穴这一招叫做“凌空撞月”是游盛天成名绝技之一。夏劲道自幼承家学内功已颇有根底对于游盛天所传奔雷手和霸王拳已是苦练八年有余现在施展出来招式颇为老到、熟成只差功力不足而已!
    巫胜己何等身份焉能被击中!夏劲道避得虽快他的右手也还是搭上夏劲道的额头在夏劲道头顶百会穴轻轻摸了一下。同时连看都不看左手一把握住夏劲道踢向腰际的小腿轻轻一掀将夏劲道翻了个跟头道:“小孩子你的武功很好哇!”
    夏劲道又迭了一跤气得有苦说不出瞪了巫胜己一眼翻身爬起站在游盛天一旁再不说话!
    游盛天刚才见巫胜己在夏劲道头顶百会穴触了一下不由大惊失色!要知百会穴乃头顶最脆弱的地方稍一用力撞击不死即残!现在见夏劲道安然无恙已知巫氏兄弟绝非恶人但却不知巫胜己意欲何为?
    但见巫胜己僵尸般蜡黄脸上已是溢满笑容虽则他的笑令人看起来比哭还要难看。巫胜己走到巫德乾跟前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巫德乾僵硬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巫胜己又跟其余三人耳语了几句三人也都喜笑颜开频频点头!游盛天大敢诧异不知他们要搞什么鬼!只见巫德乾道:“游大侠既然你有要事在身巫德乾也不强留。只要你答应我们兄弟一件事我们就不在纠缠不放怎莫样?”
    游盛天心道:也不知他们要提什莫要求!但就算再艰难我也要做到。当下朗声道:“好!你说吧!”
    巫德坤道;“好果然够爽快!”
    巫宝绅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巫空放道:“说话一条龙办事一条虫!游盛天——你要考虑清楚!”
    游盛天豪气上冲仰天一阵大笑道:“我游盛天一生快意恩仇光明磊落答应过别人的事又有何时未曾办到!”
    巫氏兄弟五人也不由为他豪气所折五人对望一眼老四巫胜己道:“游大侠果然豪侠英武!在下兄弟绝不敢存什莫非分之念但这也实在是一个不情之请还请游大侠见谅!”他说着一指夏劲道“只要这个下孩子留下来认我们做师父游大侠就请去终南!”
    夏劲道一听不由气的七窍生烟大叫道:“你休想!游叔叔你别答应他!”
    “这——!”游盛天也是大感为难。一边是数十人的性命;一边是故人之子孰轻孰重他一时也难做决断去!他一生无牵无挂放荡不羁却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巫胜己道:“怎莫难道游大侠不相信巫氏弟兄的为人莫?!咱巫家兄弟虽然不及你游大侠侠肝义胆却也是响当当的汉子!”
    巫德乾道:“游大侠请恕在下直言。你这番去终南山千难万险生死未卜?为何还要一个小孩子陪你出生入死呢!实不相瞒——”他从身上兽皮囊中掏出五颗黑幽幽的珍珠接着道:“青岛柴达木黑格尔王爷的五行辟毒珠哪一颗不是无价之宝哪一颗不是价值连城?可是有人出了这五颗珍珠的高价为的只是要我们兄弟留下游大侠你一支手臂——再有——”他又一指停在前面不远空地处的那座蛇蝎卡道:“夺命追魂蛇蝎卡自从出道以来尚无一人从它下面逃脱性命!阴阳相合天下无敌!这就是滇南百毒公主的杀手锏夺命桥毒性之毒就连这五行辟毒珠也无法克解。游大侠武学渊博难道不识其中厉害!”
    夏劲道听得不由骇然变色他只道这次去终南山面见‘剑帝’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没想到竟然如此凶险!游盛天道:“在下此次终南之行早以将生死置之度外!唯一所挂唯这故人之子!但这孩子与这件事有极大干系。我一时蒙昧情智现在被巫兄一口喝破心私实在汗颜!对我拿一个小孩子的性命来做赌注实在算不得光明正大!好——!巫兄我答应你!只要你好好照顾这孩子我就是死也瞑目了!“他越说越激动语音哽咽眼圈泛红险些掉下泪来最后自我解嘲道:”男儿有泪不轻弹难道真是英雄气短莫?!”
    众人见他说得悲凉凄沧无不黯然神伤。巫德乾道:“游大侠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你真是好样的!可惜我不能将那个人的姓名告诉你希望你见谅!”
    游盛天道:“江湖儿女重信尚义本该如此。巫兄你不必挂在心上你肯保护敝侄我已是感激不尽!”他将‘保护’二字说得分外郑重其是以提醒巫德乾收夏劲道为徒虽然是他们的幸事可也是一件万分凶险之事!
    巫德乾焉有不明之理道:“夙愿了了虽死何撼!游大侠——我们巫家兄弟能够交上你这样的朋友真是三生有幸!劲道的安危我们兄弟一定竭尽全力!”
    巫空放道:“游大侠你也不必自责太甚你若算不上光明正大谁算的上光明正大!”
    巫德坤道;“游大侠以后你的敌人便是我们的敌人谁若和你过不去我巫老二第一个不答应!”
    众人欲说欲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夏劲道又是高兴又是伤心。高兴的是自己又投了武艺高强的师父;伤心的是要离开养育自己八年的亲人游叔叔要去闯龙潭虎穴自己却不能跟他一起出生入死!
    游盛天道:“劲道你一定要跟你五位师父勤练武艺将来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丈夫!来——给你五位师父叩头!”
    夏劲道跪在地上给巫氏弟兄恭恭敬敬分别叩了三个响头叫道:“大师父、二师父、三师父、四师父、五师父!徒儿给你们磕头了——!”
    巫氏弟兄宛若得了宝贝一般欢喜无限五双怪手一起扶住夏劲道齐声道;“乖徒儿起来吧——!”
    巫德乾道:“我们跟百毒公主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想不到这一次却要结怨了!”言下之意似乎对那百毒公主十分忌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书首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