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穿呀主神 > 第1890章 站住,打个劫57

“不过这件事,还是需要交代一下的……”希宁摸着下巴如有所思着。
第二天,她让柳绿又练了张字,这次因为用的是练字专用草纸,写下去就会透纸背,所以写了二张,当然是按照字帖上写的。
写完后,将二婶做的点心分成二份,装进食盒里,穿戴整齐的希宁就亲自送东西入宫了。
到了宫里,掌事太监亲自出来说话,说是官家正忙,所以东西收下了。
什么正忙,今天依旧没早朝,装着怕有人求情的样子,其实痛风的事情还瞒着。满朝文武早就对冯党不满了,冯国舅仗着冯贵妃得宠,没少做抢占民田、欺男霸女的事情,对于官职比较低的从来没个好脸色,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希宁听后道:“那我去太后那里看看,还给太后备了份点心。”
“县主有心了,太后一定很高兴。”掌事太监眯着眼,含着笑,行礼恭送。
掌事太监进了殿,将书写的字拿出来,点心到一旁验毒。
看着毛边草纸写的字,略微好转,已经靠着的德昌帝皱眉:“怎么还是那么难看?”
旁边的郑贵妃笑着:“开始练字都是如此,只有很少天赋异禀的才一上手写得好。听说官家就是天生字写得好,又肯苦练的。”
掌事太监也一起陪着笑:“奴才见呀,比起昨日的字,好了许多,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是呀……”德昌帝好似带着几分回忆:“五弟刚开始练字时,也写得如此,练着练着也好点了,至少能拿出来。”
有些还不知道永安县主身份的宫人,低着头暗思量:五弟就是以前的楚王,好端端的,提这个畏罪自裁的罪臣干什么?
验毒完的一碗点心端了上来,这次是几块紫红色的米糕。
验毒的管事太监在一旁说:“奴才尝着味是石榴汁做的,香甜可口。”
而旁边的太医说道:“石榴能利尿,有利于痛痹。”
听到此话,德昌帝的眉毛不禁微微跳了跳,拿起一块尝了口。确实微甜中,带着果汁的味道,可不知道为何,心中有点不大舒坦。
又咬了口,随意问了句:“永安县主回去了吗?”
“没呢。”掌事太监回应:“说是去太后娘娘那里请安,还特地另外备了份送去给太后娘娘尝尝。”
噢,可能是太后派人去告诉了,这才知道他正病着的事情。知道了后,还特地做了合适的点心……德昌帝感觉心中堵着的那抹不快,烟消云散:“太后一定欢喜,也算是她有心了。”
见德昌帝好似心情不错,掌事太监赶紧地顺着君意,溜须拍马:“那是自然,否则太后老人家怎么会念念不忘呢,今日也算是替官家去太后那里表表孝心。”
此朝也重孝道,这二天没去太后那里请安,虽然都派人来回问安,可都没有永安县主送糕去的心诚。
德昌帝对于掌事太监将功劳揽在自己身上,表示满意:“送点水果羹去太后那里,就说是朕特地命人做的。”
“是~”掌事太监知道这次说对了话,依旧堆着笑,退下去安排了。
希宁去了太后那里,太后一见到她,喜欢得不行,拉着她的手,就嘘寒问暖,话没个停。
到底是死去儿子的遗腹呀,希宁不怕烦地一一回答了,这让太后越发欣慰。
还没说完,官家那边派人送来了水果羹。
太后叫人盛上,和她一起吃。
咬了一口糕,问到这糕是用石榴取汁做的。太后一下表情凝固了,过了好一会儿,用目光示意身边的李嬷嬷将不干系的宫人打发出去。
等殿内只有区区几人,全是一直跟着,信得过的老人时。太后才问道:“你是否已知自己身世?”
希宁慢慢地点了点头,慢慢说道:“第一次见太后娘娘时,就觉得亲切,就好似见到自己亲祖母一般。臣女能封为县主,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无论以后如何,都会将太后娘娘当做自己亲祖母般孝顺。”
太后一下就哭了,希宁赶紧地抽出罗帕去帮太后擦泪,被太后一把搂在怀里。
太后老泪纵横,声音凄凄:“哀家苦命的儿呀……”
哭了好一会儿,才被李嬷嬷和希宁劝了回来。
太后洗了脸,又抹上了点香膏后,终于又恢复成原先威严中带着和蔼的老奶奶,对着希宁带着几分坚决:“好孩子,哀家定不会让你受委屈,以后该你有的,只要哀家活着一日,就会帮着你全都争取回来。”
楚王的冤屈,赵拂绫的身份地位,都是应该解决的事情。自己的一个儿子已经是皇帝了,而且龙椅上坐稳了,凭什么还让另外一个惨死的儿子继续受冤?
希宁一听,立即跪下:“多谢太后娘娘,臣女不求这些,只求太后娘娘福寿安康,想必臣女的父亲在酒泉之下也是如此希望的。”
“好孩子,好孩子……”太后的眼泪又一次差点没感动得掉下来。
希宁走时,身后跟着的宫女内侍又捧着一大堆的东西。太后也不事后叫人去府里赏赐了,直接给,见殿里啥好就给啥。
什么香膏、珍珠粉、香油、熏香;知道正在练字,墙上挂着名书法家的字叫人摘下送了;就连手腕上两支一对的上好绿母绿镯子也给撸了下来。
走时还叫人拿来了腰牌,凭着这腰牌可以白天未关宫门前、随时出入宫里。言下之意,要常来宫里坐坐。
到了宫门,桃红和柳绿吃惊地看着这一大堆的东西,难不成寨主又打劫了?
东西全都装上了车,有点多,挤得满满当当,柳绿差点没坐到外面去。
桃红小心翼翼地问:“这些都是官家赏的?”
“不,是太后。”希宁举起手,顺了下发鬓。手腕上碧绿的镯子,能亮瞎人眼。
看这油亮得都能照出人影了,必定长期戴着的,原本玉质就好,这要多少钱才能买得到呀!
桃红瞪着眼睛,和同样吃惊的柳绿对视了一下。不明而喻:寨主把太后给打劫了。
车在路上行着,突然前面有了响动。
希宁掀开车布帘,就看到不少百姓正惊恐地往后逃窜。
桃红赶紧问赶车的兄弟:“前面发生什么事?”
回答是不知道,但有打斗刀剑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