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乱花池

南宫不平上台后也不跟申无主说话,旁若无人地打了一套少林的伏虎拳。申无主看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场下群豪跟着起哄,叫好骂娘大笑不止。
南宫不平收拳立式,笑嘻嘻地道:“申老儿,本少爷改日再跟你较量。今日这武林盟主的位子就让于你,你可千万不让本少爷失望。”说罢,纵身跃下台,找华寒一众人去了。
申无主还没来得及说一句感激的话,眼前已没了南宫不平的影子。
第二天清早,参加武林大会的群豪发现华寒一干人已没了影子。
华寒众人回铁扇门的路上个个意兴索然,无精打采。
走出聚龙山三十多里,被两人拦住去路,正是武林大会上大战秋意的小尼姑,大战少林方丈的小道士。
小道士指着人群中的纪妙气势汹汹地道:“小丫头你出来。”
纪妙左右瞧了瞧,确信小道士指着她,奇道:“道长你找我?”
小尼姑生气地道:“不找你找谁?”
众人被眼前突如其来的变故,搞糊涂了。
小尼姑满怀敌意地道;“是不是你偷了我师姐的乱花谱?”
纪妙吃惊地道:“无稀道长怎会是你师姐?”
众人闻言,皆是吃惊不小。
肖百合瞪眼道:“无稀道长乃冷水庵的道姑,如何是你师姐?你没有搞错吧?”尼姑称道士是师姊,任谁也不会相信。
小道士怒道:“废话少说,快快把乱花谱交出来。”
纪妙冷笑道:“倘若本姑娘不交呢?”
“不交就抢。”小尼姑话音未停,身子已似箭一般地射了出去。小尼姑一动,小道也跟着扑了过来。
众人还没明白过来,二人鬼魅般的身影已到了面前。二人的身手纪妙早已见过,哪里还敢大意?扬掌迎了上去。
华寒唯恐纪妙有失,怒喝一声“看招”,斜刺里踢了一脚。小道士尚未近前,突觉一股快不可及的劲风扑面而来,大骇之下,身子一扭,似蛇一般闪开一旁。
身形立定,见是华寒出手,挠了挠头道:“果然厉害。”
华寒一脚竟被他轻易避开,招式诡异,闻所未闻,也是暗暗吃惊,动容道:“道长何方高人,为何拦路抢劫?”
小道士托大不起,道:“贫道乃冷月阁的听涛,那是我师妹现智,我们都是乱花池乱放翁的弟子。”
众人心中大奇:“乱放翁又是谁?”
造化七老脸色大变,齐声道:“难道是一僧一道一老尼,一翁一笠一蓑衣的乱花池主?”
小道士傲气十足地道:“就你们几个老头子还算长点见识。”
那边的纪妙被小尼姑逼得手忙脚乱,险象环生。可怜武林大会十六大高手之一的纪妙眼见只有招驾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杨凌忙道:“小神尼暂且住手,老朽有话说。”
小尼姑叫道:“她不还我乱花谱,贫尼就不收手。”众人见她跟纪妙动手不停,依然分心话话,更是吃惊。
杨凌软了下来,道:“老朽保证还你乱花谱就是。”
“小老儿可要说话算话。”小尼姑话音未落,人已跃出圈外。
纪妙早已被逼的没人喘息之机,小尼姑退出,这才长吸了口气,动容道:“果然厉害。”
杨凌上前道:“纪姑娘真有那乱花谱?”
纪妙点点头,就将无稀道长临终所托说给众人听了。
杨凌道;“姑娘能否看在老朽的薄面上将乱花谱还给两位道友呢?”
纪妙见他神色郑重,知事不寻常,展颜一笑道;“既然杨老前辈开口,小女子怎会不答应?”怀里掏出乱花谱交到杨凌手中。
杨凌道一声“谢姑娘成全”,接过乱花谱恭恭敬敬地交给了小尼姑。小尼姑毫不客气接过,看一眼放在了怀里。
小道士对华寒道:“贫道十年后全再来领教华掌门的高招。”说罢,也不管华寒同不同意,与小尼姑扬长而去。
杨凌目送二人远去,这长长吁了一口气。
众女早已忍不住,七嘴八舌地道:“乱放翁是什么人?”
“乱花池在哪里?”
“小道士为什么叫小尼姑是师妹?”
待众女一个接一个问题地问完,杨凌才叹气道:“乱放翁哪是乱放翁?江湖人都叫他乱伦翁。”
众女更是不解:“乱伦翁是什么意思?”
“早在百年前,江湖上有个自号无理尊者的高手,因看不惯和尚不能娶妻,尼姑不能嫁人的清科戒律,自己削发为僧。跑到清水庵与清水庵的一个小尼姑有了苟且之情,生了个儿子,且叫他的儿子做了道士,长大后又让他儿子娶了个尼姑,惹起武林公愤,群起忖之。然而此人武功绝顶,海魂,东方有礼,高大若,不知神仙四大高手联手都奈何不了他,四人无奈找来少林寺主持空空大师,五大高手联手才将其赶到了乱花池中。”
“从那以后,五大高手胁迫无理尊者立下了一个规矩,乱花池的人永世不得出池。作为条件,五大高手也默认了他们胡为。无理尊者也就成了以后的乱花池主,因其不能行走江湖,整日在池边披着蓑衣戴着斗笠垂钓,江湖人又叫他乱放翁。”
“后来,有些禁受不起僧道尼戒规的人,都跑去了乱花池。乱花池渐渐壮大,人才辈出。老朽没有出道的时候听说乱花池走出了一个叫念悲上人的和尚,大闹少林寺,少林寺动用十八罗汉才将其困在少林塔林中,数十年不得出寺。而现在又见乱花池的人,若不答应还他们东西,天下武林岂不大乱?”
一席话听得众人目瞪口呆。
纪妙道:“小尼姑跟无稀道长年纪相差悬殊,二人为何师姊妹想称?”
“乱放翁不但不遵守僧尼道的清科戒律,还让他收的弟子不伦辈份高低,一概以年纪大小兄妹相称。乱花池主受五大高手合围出不得乱花池,对武林人忌恨甚深,扬言惹是有人得罪乱花池,必定满门遭殃。”
“百年前峨眉派也是武林一大门派,峨眉派掌门恼怒乱花池主收容她的大弟子,公告武林意图讨伐乱花池主的乱伦恶行。乱花池主收到消息,仅派出僧道尼各一名弟子将峨眉派一夜灭门。武林大震,再也没人敢开罪乱花池。现今乱花池的高手找到造化门头上,老朽私下做主,了结这场恩怨,还望掌门见谅。”
众女听罢,更是震惊不已。
华寒道:“杨前辈既为本门分忧,在下岂有怪罪之礼?此事如此了解,也算是皆大欢喜。”
一行人逶迤回程,路上华寒向上官云云问起叶雪浪苦战木天一事,才知木天跟忘慈竟是莫轻敌的左右两大护法。众皆恍然。
纪妙道:“若不是这层关系,二人也不会在铁扇门辅佐秋意姑娘大战石兰儿。”
上官云云叹气道;“连天下闻名的丐帮都甘愿臣服于剑幻教的淫威之下,莫轻敌的武林盟主之位又岂能旁落他家?”
待众人回归铁扇门三日后,江湖上传来莫轻敌轻取秋意,申无主跟莫轻敌大战三天三夜,申无主终因体力不济伤在莫轻敌的剑下。莫轻敌升任武林盟主后,坐在一个纯金打造的椅子上,被乜航率众抬出了聚龙山。
召开了十多天的武林大会以剑幻教的大获全胜告终。
莫轻敌从大醉中醒来,忽然发觉自己坠入一个可怕的黑暗之中。他挣扎着想起身,惊恐地发觉,四肢被什么东西紧紧地捆住,无论如何也动了。饶是他武功盖世无双,依然不能挣开束缚。
“意儿,意儿!”莫轻敌惊慌失措地大叫。耳边却没有秋癔的回应。不但没有秋意,四周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大醉之前跟手下把酒言欢的喧嚣就似凭空消失了一般。
“师父,您有什么吩咐?”在莫轻敌惊恐万状的呼叫声中,终于听到了乜航变得多情的声音。
莫轻敌骇然道:“为师这是在哪里?”
乜航毕恭毕敬地道:“您在望生界。”
“这里是普掠宫吗?”莫轻敌茫然地道,“为师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乜航淡淡地道,“您只是被天蚕自残丝捆住了手脚,又被蜡烛始干泪毒瞎了双目而已。”
“你!”莫轻敌惊得汗如雨下,他大叫一声想起身,却发觉全身软弱无力,身下异常沉重,束缚的手脚传来一阵阵钻心的刺痛。
乜航爱怜地道:“师父,您就不要再动了。如果再动下去,天蚕丝就会侵入您的体内,后果如何您大概一清二楚。”
莫轻敌目眦尽裂,吼道;“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乜航淡淡地道:“徒儿只是不想您在去害人而已。”
莫轻敌嘶声叫道:“你这个小畜生!”
乜航轻轻地摇了摇头,缓缓地道:“师父欺师灭祖,奸嫂弑兄,强暴妇孺,滥杀无辜,徒儿若是小畜生,您更是个连畜生都不如的东西。”说着,轻轻叹了口气,“弟子一直不明白慕容花为什么那么恨你,现在终于想通了,只是弟子明白的有点晚了而已。弟子很后悔,后悔当日没让慕容花杀了你。”
莫轻敌怒极反笑,道:“冷漠无情的杀手乜航从什么时候开始后悔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