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乱放翁

智明大师看在眼里,脸上喜形于色,连叫几声“阿弥陀佛”。
那自号无悔散人的黄袍人,在天宫之主的掌下没走了十三招,就被天宫之主一掌击下台去,待他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满嘴鲜血,竟是伤的不轻。
纪妙气恼不过,怒道:“天宫之主明明大战上风,何以下手如此狠毒?”
肖百合道:“让她遇到华大哥有他好看的。”
华寒苦笑道:“你怎知在下就胜得了此人?”
肖百合噘着嘴道:“华大哥倘若胜不了此人,还配称一毒一剑天下寒?你们说是不是?”众女子齐声响应。
上官云云不无担心地道:“此女心狠手辣,华大哥一定要小心了。”
华寒安慰道:“大会抽签决定对手,在下就怎能一定遇到她?”
二人正值情意缠绵,忽听朱慧失声道:“智明大和尚好像遇到了麻烦。”
果如其言,给少林掌门制造麻烦是小道士。小道士跟大和尚大战五十回合,未露败相。智明大骇之下,扬声道:“老纳可要用本门大悲掌,道长可要小心了。”智明菩萨心肠,见对方年纪轻轻武学造诣已不同寻常,爱才心切,是以出言示警。
大悲掌是少林内外兼修修的绝学,十分霸道。
智明之所以动用大悲掌,是不想少林数百年的声望毁在他的手里。智明大吼一声,一掌拍出。掌风呼啸,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小道士击来。众人就见台上骤然闪出漫天掌影,声势十分骇人。
小道士眼看就要罩于掌影之中,突听小道士一声叱喝,纵身跃出圈外。
“无量寿佛,大师内功深厚非贫道所能及。”小道士语气冰冷,根本没认输的意思,让人听了,到是智明方丈仅凭内力胜了他一般。
智明不以为许,双掌合什道:“不知道长跟念悲上人如何称呼?”
“那是我师兄。”智明一怔道:“阿弥陀佛,念悲上人乃是我佛中人,年纪已近古稀,道长”
智明话没说完,就听小道士嘻嘻一笑道:“难道大师就没听说过一僧一道一老尼,一翁一笠一蓑衣这句话?”
“乱乱放翁?”智明脸色突变,“乱花池的高手百年来江湖从不露面,道长此次何为?”
“师姐偷了师父的乱花谱,贫道是来收回的。”
智明失声道:“施主不去找那乱花谱,为何跑到武林大会上来?”
小道士瞪眼道:“难道玩玩也不成?”
智明皱眉道:“道长可知乱花池是有规矩的。”
小道士得意洋洋地道:“此次出池只有我跟师妹两个,她不讲我不说,师父怎会知道?”
“阿弥陀佛。”智明脸色凝重,“道长的乱花谱可曾找到?”
“找到了。”小道士回答的很痛快。
智明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道:“阿弥陀佛,谢天谢地。”
“不过还没拿到手。”
智明顿时紧张起来,忙道:“道长只要告诉老纳此谱在谁手中,老纳帮你讨来。”
“不必了。”小道士丢下这句话,纵身下台去了。
“乱花池竟有人来武林大会凑热闹,此事倘若传到武林可如何是好?”智明额头冒汗,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智明神色慌张地跃下台来,走到师兄弟跟前,耳语了一番。
华寒等人大惑不解。
上官云云奇道:“老和尚这是怎么了,紧张成这个样子?”
朱慧道;“问题一定出在那个小道士身上。”
上官云云笑道:“华大哥你是不是想我去问问?”
“你果然聪明。”
“你越是想我去,我偏不去。”上官云云果然没动地方。
华寒道;“你刚才去问叶掌门,他怎么说?”
“你越想知道我就偏不告诉你。”
华寒无奈地道:“你不讲就算了,我”
突听造化七老齐声大叫;“是他!”
二人吓了一跳。
“什么事?”二人齐声发问。
杨凌手指台上,愤怒地道:“建立雄!”
建立雄在台上正跟独臂老人战在一起。
“此人就是杀死庞兄、姜兄的那个幻影杀手。”
上官云云皱眉道:“那人据说是用双钩,但此人却使双枪。”
华寒道:“他把双钩改成双枪,兵器虽改但招式是改不了的。更何况钩镰枪跟双钩大同小异。”在建立雄凌厉的杀着之下,独臂老人不足十招便即落败。
建立雄跃下台来,造化七老就要抢上去,被华寒拦了下来:“此地不是动手的地方,大家暂且不要注意他,以防他起疑逃去。”
建立雄下台后,有意无意地扫了华寒几人一眼,见华寒正跟上官云云说笑,也就松了口气。
飞天帮帮主吴不凡跟极乐岛岛主大战五百回合,不分胜负,出现了大会开会以来的第一场平局。众人经过一番讨论,达成一致意见,吴不凡二人补缺,入主十五大高手。
众人经过一天麈战,休息一天,第二天再战。
第二天清早,大家通过抽签,莫轻敌沦空,其余十四人各有对手。造化谷众人一看抽签结果,全都傻了眼。
华寒的对手赫然是天宫之主。
“怎会这么巧?”肖百合瞪大了眼。
“还是第一场哩。”朱慧补充了一句。
当华寒跟天宫之主立在台上,众女子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华寒举起了软剑,天宫之主取刀在握,刀曰吸血匕。二人凝神良久,全场静如止水。天宫之主一声叱喝,娇弱的身子挟着一道血光,向华寒刺来!
华寒眉头微蹙,目不转睛地盯着天宫之主的一举一动。就在天宫之主接近华寒的一刹那,天宫之主骤然止步,吸血匕当成暗器丢了出去。
华寒一怔。
一道白光从天宫之主的胸口疾射而出!
白光扑喉。
华寒看得清,那是一条鱼,天宫的戏佛鱼。白光射出的同时,华寒又看到了一朵花,花从黑色的面纱里射出。
鹰冰花。
花透明,花夺目,透明的花带出一股刺骨寒意。
天宫三宝在华寒一怔之际同时出手!
华寒惊异于天宫之主不惜动用天宫之宝要他的命时,他又看到了一件最不想见到的东西!
华寒看到了一个针筒。
待华寒见到这个针筒的同时,大叫一声,鹰飞鱼跃,刀走空!
华寒惊叫声中接着传来天宫之主的一声惨叫,天宫之主惨叫声中跌了出去,如此同时,有物坠落。
赫然是三根手指和一个断为两截的针筒。
华寒垂下了剑,喷火的目光盯着天宫之主。
天宫之主笑了,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疯狂地笑了起来。
群豪这才发觉,华寒的胸口密密麻麻地布满黑针,带毒的黑针!
华寒愤怒!
他可以用剑击飞鹰冰花,可以令封喉的鱼跃去,可以避开吸血的刀,却无论如何躲不开要命的飞天神针!
华寒的确够快!
华寒在躲开天宫三宝之后能够再削毁针筒。华寒只能削毁针筒,却挡不住要命的针!
天宫之主狂笑中怒吼:“华寒!你也有今天!”
华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你!”
天宫之主扯下了脸上的面纱,露出了华寒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脸。
周少云的脸!
天宫之主是周少云?!
“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没有死?”周少云非常得意,即使断去的三根手指血流不止,也不能阻止她侃侃而谈,“你能在那座山上见到我,一点也不是巧合。连我跌下悬崖都是假的。你是被天宫的天幕引到那座山上去的。”
华寒这才想起他莫明其妙地到了那个地方,原是天幕的误导,让他步入一个早已设计好的圈套之中。
“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何成了天宫之主。”周少云越说越得意,她似乎很想华寒能死个明白,“相当年家父救了天宫之主一命,天宫之主不但给了家父防身的飞天神针,还让家父做了天宫的天眼。天眼就是天宫的眼睛,天眼看中的人就是天宫之主。”
华寒替她回答:“所以你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天宫之主是不是?”
“你”周少云话没说完,一张脸就因过度震惊变成了苍白色。
周少云看到了一件奇怪的事,也是一件让她感到震惊的事,一件她觉得不可思议的事。
周少云看见华寒抖了抖,抖了抖身子,抖落了身上的毒针。
“你忘了一点,”华寒冷冷地道,“你忘了我有一个不中听的外号,大家都叫我杀不死的华寒。”
周少云脸色苍白,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想杀了我,手段卑鄙毒辣到了极点,然而念在你救我在先,所以在下不跟你为敌,今日之事权当惩戒,希望你好自为之。”
周少云看了华寒一眼,眼中现出一种难以表达的奇特表情。她紧咬双唇,俯身默默地将散落在地上的天空之宝一一捡起,无声的眼泪簌簌而落。
周少云退走,华寒胜出,全场欢呼。
上官云云激动的热泪盈眶。
华寒回到众人身边,向肖百合抱拳行礼,道:“多谢百合妹子的救命之恩。”
上官云云笑道:“当时我让他把金丝软甲穿上,他还不想穿哩。”
肖百合好奇地道:“莫大哥又为何穿上了?”
“如不是我说”上官云云的脸上突地现出一抹红晕,吃吃一笑,不再说下去。华寒跟她目光一对,幸福地笑了。
“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孩子生下来就没了父亲,就最好把它穿上。”上官云云只说了这一句话,华寒就乖乖地将金丝软甲穿在了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