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喝你的血吃你的肉

  “请。”百晓居士,话一出口,长剑点了三点。华寒闪身避开,还了一剑。一剑刺出,华寒就发现石震的脸色很难看。心中一动,剑走偏锋,削其手腕。
  石震一怔,收手进招又刺了三剑。华寒退后一步,攻了一剑。两剑相交,清脆悦耳。二人剑来剑往,战在一起。
  众人只见剑光闪闪,目不暇接。二人大战一百个回合不分胜负。百招一过,突听华寒低声沉喝,剑光消逝,华寒跃出场外。
  “承让。”华寒收剑抱拳。
  石震收剑回鞘仰天一阵大笑,道:“好!好一个‘一毒一剑天下寒’。”
  石震面上的阴霾一扫而光,此时春光满面,长笑着跃下台去。他人败而恼怒,石震却喜形于色,令人莫名。
  早有报话人大叫:“第一场造化门掌门华寒胜不加帮帮主石震。”华寒四下抱拳,跃下台去。台下多半人都想看华寒出场,见华寒胜石震唯有掌声欢送。
  华寒跟石震大战一百回合方才分出胜负,明眼人暗暗点头,多数人不明就里,窃窃私语。
  肖百合不解地道:“华大哥怎么跟石老儿大战百合才分胜负?”
  杨凌道:“他们明明是在品剑,哪里是在比武?”
  肖百合更是不解,道:“品剑是什么意思?”
  杨凌笑道:“掌门一剑足以胜了石掌门,掌门之所以跟石掌门大战百合,是为了保留不加帮的名声。”
  肖百合恍然道:“我明白了。不过,不加帮石帮主大战杀不死的华寒百招而不败,倘若传出江湖,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众人大笑。
  纪妙并没有石震那么幸运,她在乜航剑下一招败北!
  纪妙下台的脸色十分难看,华寒感觉不对,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纪妙热泪盈眶,似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上官云云上来劝她,她却抱着上官云云大声哭了起来。众人都来劝她,劝也劝不住。
  崔夜星跟玄飞子大战二百回合,青钢剑被鹰嘴琢点去一块口子,玄飞子收剑认输。玄灵子跟笑面神佛大战一百三十回合,将笑面佛逼下高台。
  第五场最让造化门牵肠挂肚,赫然是胡膑对贾伙记。上官云云抱着纪妙,心里惦记着胡膑。胡膑在台上摆了一个更奇怪的姿势,他的左脚在前,右脚在后,呈人字排列。左手成掌,大姆指指在梁门穴上,右手握刀,刀刃向上,刀背向下,手腕紧贴着左肋尾骨,双目多情地盯着手中铁扇刀。
  贾伙记看了胡膑第一眼就拿出了一把刀,一把普普通通的菜刀。然后就托着腮开始想,想了大半天开始挠头,挠着挠着,头上冒出冷汗,最后丢下刀,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胡膑一招未出胜了第五场。
  上官云云想象中的多情一刀压根就没出。
  肖百合想象中的一场惊心动魄的武斗也没有发生。
  她们两个傻了。
  全场群雄惊呆了。
  一刀逼走嵩山掌门的贾伙记,在铁扇门掌门胡膑面前弃刀而逃。莫轻敌皱了皱眉,乜航的表情很奇特。报话员叫出胡膑胜的口号时,全场默然。
  上官云云还没来得及上前祝贺,张翠竹、陆明月齐齐地跑上去,问这问那,搅得胡膑面红耳赤。待二女发觉失态时,众人哄笑不止。
  上官云云无奈地道:“英雄难过美人关,以后的日子可有他受的。”
  华寒奇道:“云儿,你说谁?”
  上官云云白了他一眼,道:“说你。”
  华寒一怔,正欲追问,台上突如其来的惨叫声,吓了众人一跳。
  众人循声望去,就见酒鬼不知何时,跟忘慈老尼抱在了一起。酒鬼全身血迹斑斑,看样子伤的不轻,依然紧紧抱着忘慈不放,喷着酒气的嘴狠狠地咬着忘慈的脖子,不时吐出几块带血的肉来,酒鬼面部狰狞,看上去十分恐怖,惨叫声正是忘慈所发。秋意扑上高台,忘慈几乎被咬断了脖子,鲜血沽沽外泄,场面惨不忍睹。
  秋意与酒鬼溅满鲜血的狰狞面孔打个照面,失声惊叫道:“你是禤子觅!”
  酒鬼吐出最后一块血肉,仰天一阵大笑,笑声中狂喷数口鲜血,倒地而亡。
  上官云云脑海中蓦然现出朱三温炸死燕灵芝一幕,动容道:“华大哥,禤子觅是谁?”华寒茫然摇头。
  杨凌道:“禤子觅的名子字没有听说过,不过离情岛上人都是姓禤的。”
  东濮行道:“离情岛家早在三十多年前被人灭了满门,岛毁人亡,不知禤子觅是不是离情岛的后人。”
  肖百合道:“这还用说,禤子觅若不是跟忘慈有血深深仇,也不会咬死她。”
  朱慧心有余悸地道:“这大概就是恨不得喝你的血,吃你的肉吧?”
  “死丫头尽是瞎说。”上官云云听不下去了。
  禤子觅跟慈触目惊心的一幕,引起群雄议论纷纷。
  这是武林大会召开到现在,第一场流血事件。这就像一瓶调味剂,吊起了群雄的胃口。谁又猜得到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秋意与一个年近十几岁的小尼姑大战七十余招不分上下。这也许是秋意出道以来,首遇劲敌。秋意在铁扇门与石兰儿一战,实乃石兰儿以己之长、搏彼之短,多少有投机取巧的成份。
  眼前一战却是真正的实力相争。
  秋意万没想到武林中还有如此本事的少年高手,越战越是心惊。百招将过,忽听小尼姑叱喝一声,跃出圈外。
  “无量寿佛。秋意姑娘武功高强非贫尼所能敌。”打个稽首,就要离场。
  “且慢,”秋意忙道,“不知师妹哪院修行?”
  觉悟一怔,道:“清凉一院,无独有偶。”
  秋意脸色一变,愕然道:“你……”
  觉悟微微一笑,飘然离去。
  上官云云远远见二女窃窃私语,忍不住好奇,道:“华大哥,她们在说什么?”
  华寒道:“隔的太远,听不甚清,像是在说什么院修行。”
  木天跟叶雪浪大战二百回合,各受一记重掌,战成两败俱伤,二人内伤太重,不能再战。
  朱慧奇道:“杨大侠,叶老儿是不是有意找老叫花子的麻烦?”
  杨凌点头道:“表面上二人两败俱伤,实则木天比叶老儿伤重的很。”上官云云奇道:“这又是为何?”
  “叶雪浪武功高出木天一筹,忌惮大会的规矩,不敢下重手,以受对方一掌的办法,解决战斗。”
  上官云云奇道:“此事太过蹊跷,叶老儿跟老叫化又有什么深仇大恨?”
  华寒笑道:“要想知道为什么,最好亲自去问个清楚。”
  上官云云哼了一声道:“你认为我不会去是不是?我偏去问个明白。”扭身去找叶雪浪去了。华寒对上官云云的脾气一清二楚,越是搞不明白的事情,就越想弄清楚。
  莫轻敌跟霍不适的争斗,二人只是象征性地战了几个回合,霍不适落败而去。平子升在申无主的手下没能走出三招。玄真子跟青钢蒙面客大战三百回合,将其逼退。
  见南宫不平跟任半梦上台,华寒十分关心,以至上官云云来到身边也没有查觉。
  南宫不平掏出归一匕,嘻嘻一笑道:“我知道你是剑幻教的五大堂主之一,所以我们俩今天比试结果是非死即伤。”
  任半梦冷笑道:“小娃儿能伤了沙无风就不见得能伤了老夫。”
  “本少爷已告诫于你,识不识相就是你的事,”南宫不平一改先前的嬉笑的样子,表情严肃地道,“南宫世家惨遭灭门,本少爷杀一个邪教之徒,家仇就得报一分。”
  任半梦心中发寒,嘴里却不示弱:“你是不想按会规办事了?”
  南宫不平冷哼一声道:“规矩是贵教定的跟本少爷没有干系。”
  任半梦冷笑道:“既然这样,老夫就见识、见识南宫不平是不是真像传说中的那么厉害?”说罢,冷不防地一刀削出。南宫不平一脸漠然,双掌合什,归一匕夹于掌中,迎刀而上。二人双刀相交,一合即分。
  南宫不平“哦”了一声道:“碎梦刀?难怪你老儿如此托大。”
  任半梦愕然道:“小娃儿果然有点见识。”
  南宫不平含笑道:“据说碎梦刀能够一刀碎梦,阁下为何没让本少爷梦碎呢?”任梦刀当然清楚碎梦刀之所以不能令南宫不平梦碎,实因南宫不平手中的所持,乃是跟碎梦刀抗衡的入定刀。
  人已入定,岂有梦碎?
  任半梦冷哼一声,手中刀再度挥出,南宫不平闪身避开。任半梦得势不饶人,一刀接一刀,一刀快似一刀,漫天刀影,席卷而至。
  南宫不平只是一味地闪避,眼见就要被任半梦逼到台下,突听南宫不平一声沉喝,身子在碎梦刀换势抢攻的刹那,箭一般地射了出去!
  任半梦眼见就要奏功,突见一道寒光已至近前,大骇之下,闪身急退!饶是他退的快,还是觉得胸口一凉,一股钻心痛疼瞬间布满全身,倒退的身形伴随着任半梦的一声惨叫,跌下台去。霍不适台下看得清楚,抢身近前,将任半梦伸臂接住,任亲梦受伤过重,已昏死过去。南宫不平心存仁念,没有将其一刀贯胸,持刀向上一撩,一拳打了他的胸口之上,饶是如此,还是将任半梦打了个半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