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有喜

  “吾等出得造化门之所以能够次次得手,是因剑幻教及秋思气焰嚣张,此为骄兵必败。而我等又是攻其不备所致。如果剑幻教派来高手围攻铁扇门,诸位一定会知道结果如何。”
  众皆无语。
  “在下之所以掩埋秋思主人及乜航兄弟尸体,不瞒诸位,在上已有了求和之心。实不想再让诸位前辈再身遭不测,我们已没有本钱在同他们一战了。要我华寒名留青史,却要用诸位前辈的生命作代价。这样的名,在下要之何用?在下只想与云儿回到造化谷待奉诸位前辈,以享晚年,以此逍遥一生而别无所求。”
  此语一出,在座众老悚然泪下,唏嘘不已。
  “华大哥是不去参加那武林大会了?”上官云云有些失望。
  “大哥我不但要去,还要同他们一较高下。”华寒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地道,“我们要让莫轻敌知道,造化门绝非贪生怕死之徒。”
  “你一会说不去,一会说要去,你到底要做什么?”上官云云不解。
  “参加武林大会与做武林盟主是两码事。在下之所以会参加武林大会,是想让他们有所畏惧,也是想让他们感到在下有做盟主之心,也是向世人证明在下有做上武林盟主的实力,是让他们在统一武林之后有所顾忌。”
  肖百合笑道:“这就叫刚柔并济,软硬兼便。”
  华寒苦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
  百晓居士石震与石兰儿辞别叶绿雪,在路上遇到麻烦。
  麻烦来自四位已近六旬的老人,四个长相怪异的老人,还有一位二旬开外的公子。
  一个胖子,当你看他第一眼时,你就感到他胖的很假,具休假在哪里,却说不清。
  一个瘦子,瘦得十分过火,瘦成一根竹竿。
  一个高大威猛,站在那里像一只猎豹。
  一个神色萎靡,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青年公子二旬开外,一个身白衫。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青年公子脸色很难看。
  “叶公主令我助你一臂之力,为的是夺回天龙门掌门,以便她一统武林,至于咱俩的婚事根本就是假的,你也不用难过。”说话的是石兰儿。
  “可……可是咱俩已有了夫妻之实。”天龙门的金子丹在喃喃自语。
  当他迫不得已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已经红了。
  不用说找上百晓居士麻烦的是天龙门的长江四龙了。
  石兰儿嘻嘻一笑:“同你上床的人是问潮山庄的欧珍儿,跟我可没有半点关系。”
  “好一个狡诈的女娃儿。”金龙英皱着眉头道,“石兄,此事如果传到武林中,您老的面子可向哪儿搁?”
  “成大事者……”石兰儿话还没有说,便听到石震厉声喝止,“闭上你的嘴!”
  石兰儿只好闭嘴。
  “天下武林人士没有不知道我百晓居士的女儿成了天龙门掌门的儿媳,亏你还有脸在这里恬不知耻地谈成大事,你替瓦剌公主做了一些对不起中原武林的事,还觉得不够多么?”
  石兰儿垂下了头,红着脸道:“事已至今,您发火也同用。”
  “你同金公子虽无夫妻之实,却有夫妻之份,此事就这么定了。你如果还认我这个父亲,还不想把不加帮的名声断送掉,你就当着金掌门的面答应下这门亲事。”石震涨红着脸对金龙英说道,“万望金掌门给老朽一个薄面,认了这门亲事。”
  金龙英哈哈一笑道:“我金家拣个好儿媳,却是鼎鼎大名的石帮主之女,此乃我金龙英受了数年的罪,修来的福分,又岂有不答应之理?子丹,还不快快叩见你岳父大人。”
  金子丹欢喜不尽,纳首就拜。
  石兰儿一改同叶绿雪在一起的飞扬跋扈,变得乖巧多了。
  一对因阴谋设计的冤家就在石震恍悟间促成,两家皆大欢喜。
  百晓居士在欢喜之余又接到了一件让他欣喜若狂的物事。
  请剑玉令!
  送令人却是含春楼主昝明明。
  轿楼之主接到了请剑玉令。
  送令人是青海派掌门人兰海川。
  轿楼之主接到请剑玉令一个劲地苦笑。
  上官云云接到请剑玉令后,简直不相信她的眼睛。
  她不能不相信,因为送令人赫然是她的师父,黄河帮掌门尹去衣。
  尹去衣一句话也没说,丢下请剑玉令,铁青着脸走了。
  上官云云拦都拦不住。
  “这怎么可能?”上官云云一直在怀疑。
  肖百合笑道:“没什么不可能,你是毒不死的上官姐嘛。”
  “你这个丫头尽说瞎话,你去把胡公子找来,我有话说。”
  不一时,胡膑便到了房内。
  “上官姑娘有事?”胡膑很奇怪。
  上官云云道:“小妹知道胡公子最大的愿望便是重震铁扇门。”
  胡膑红着脸道:“让姑娘见笑了。”
  “当我见你力敌南宫英而不败时,便知道你能做到这一点。但这还不够,所以我要助你一臂之力。”上官云云把手中的请剑玉令交给了胡膑,“此令也许能助你扬名立万,重震铁扇门昔日之雄威。”
  见是请剑玉令,胡膑吓了一跳:“姑娘……”
  “你不用说了。我清楚自己的武功有限,根本不可能在武林大会上有所作为,而你就不同了。你那多情一刀不但南宫英无法躲,连莫大哥都躲不了,所以我相信你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胡膑的眼泪差点流出来:“谢姑娘成全。”
  “我真的不明白,那本破书竟能让你的武功一日千里,你是用什么办法看出那本书会是一乃武林秘籍?”
  胡膑苦笑道:“那本书的确是一部医书,根本不是什么武功秘籍。”
  “可是……”
  “华掌门让在下从书里找出他们武功上的破绽,一个不动的人哪里会有破绽?在下就学会了以不变应万变。南宫英根本就没将在下放在眼里,他出招,出招后又去收招,这就是最大的破绽,而我原本可以一击成功。”
  “只因你的刀不好?”
  胡膑摇头:“是南宫英杀气太重。他的无情注入剑中已达十几年之久,而我用一见钟情破他的十年无情,有些勉为其难。如非他出错在先,在下也不会一击而就。”
  “你们岂不是多情刀大战无情剑?”上官云云开心地笑道,“不管怎样,他手中无剑,你却手中有刀。便何况,多情总比无情好。所以说,在下是看不错你的。”
  ……
  “什么?!”华寒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你不要大惊小怪的让人听见。”上官云云羞涩的声音。
  “我……我……我要做爹爹了?”华寒惊喜的语无伦次,“这……这……这可如何是好?”
  “怎么?你不愿意。”
  “不……不……我简直太高兴了,还……还有几天,我可以见到我的儿子?”华寒急得手舞足蹈,全身冒汗,“我得找个东西装着,不……找……找什么好呢?”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
  看他如此狼狈,上官云云咯咯笑道:“看你急得,还早着很呢。”
  “还早?”华寒一怔,“还要几天?不会在后天的武林大会上吧?”
  “你胡说些什么呀,最少还得过六七个月呢。”
  “六七个月?这不是明年的事了?你吓我一跳。”华寒擦了擦头上的热汗,“怎么这么晚?”
  “不跟你说了,明天去造化谷,你准备好了没有?”
  “天凉了,我们的孩子不会冷吧。”
  “你不懂就去找人问问,在这里瞎说些什么?”
  上官云云生气地离开了他的房间。
  华寒挠了挠头,就去找炅二闲。
  ……
  普惊之狱,大殿内。
  “如果不是看在你和你母亲的份上,十个铁扇门本教主也给他毁了去。”莫轻敌有些生气,“现在你却劝我不要让乜航碰华寒那小子。”
  秋意紧咬嘴唇一言不发,眼泪却在眼圈里打转。
  “我知道你很喜欢他。”莫轻敌语气软了下来,“可是,做上武林盟主也是爷爷四十多年来的心愿呀。”
  “这都是要用生命作代价的呀。”秋意终于发话,“母亲的死还不是因为你。”
  秋意似有些怨恨。
  莫轻敌想要发火,还是忍住了:“我答应你,假如你帮爷爷做上武林盟主,爷爷一定不再与华寒那小子为敌,也不在滥杀无辜,怎么样?”
  “您说话可要算话。”
  “爷爷什么时候骗过我的乖孙女?”
  “好吧,我答应你。”
  ……
  造化谷,谷内。
  上官云云吃惊地道:“这就是你说的那凄凉之地的造化谷?”
  “以前是这样以为的。”华寒耸了耸肩,“我也不相信会成了这样子。”
  “这都是炅二爷的功劳,如果不是他老人家出资出力,这造化谷还是一处凄凉之地。”陆明月道。
  造化谷内一改先前的凄凉情况,花草虫鱼,精舍小筑。连普通农家的狗鸡鸭鹅,猪马牛羊都是一应俱全。
  众人简直到了来到世外桃源。
  肖百合欢呼道:“这里比蝴蝶谷热闹多了。”
  “你简直就是见异思迁,依我看还是蝴蝶谷好。”上官云云道。
  “好什么都是些些蝴蝶?鸡呀鹅呀,母亲都不喜欢,哪里像这儿,简直到了家似的。”
  朱慧道:“这才是田园生活嘛。”
  杨凌笑道:“田园生活是我们这帮厌倦武林打打杀杀的老人所希望的,哪里有你们这些女娃儿的份?”
  “杨前辈是不喜欢百合留在造化谷了?”肖百合显得楚楚可怜。
  杨凌笑道:“傻丫头,哪里不喜欢?只是你们迟早要嫁人的不是,要嫁人就得出造化谷,这不是正常的事?”
  “我不嫁人,我要留在造化谷。”肖百合孩子气的。
  “这世上岂不多一条光棍?”杨凌玩笑道。
  众人哈哈一阵大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