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境界

  “不错,假如你知道本姑娘是蝴蝶谷的人,就应该知道蝴蝶谷里还有一件刀枪不入的金丝软甲。”肖百合依然话很多。
  上官云云吃惊地道:“你脖子上没有金丝软甲?”
  “让姐姐担心,百合实在过意不去。”肖百合朝她深施一礼。
  “死丫头,你拿命闹着玩呀?”上官云云心有余悸地道。
  不错,肖百合的确拿命作了一个赌。
  她赌铁云道长决不会给她脖子上来一剑!
  这得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多么大的胆量?
  她赢了,赢在对方的心理上。
  当她开口向欧珍儿叫阵的时候,就给对方造成了一个假象,她用脖子接对方一剑。她的脖子很硬,足以受一剑!
  欧珍儿不赌,她挑了用剑高手铁云道长。
  铁云道长的铁剑,一剑可以砍下十个肖百合的头!
  她不敢去做。
  因为她在想,肖百合的脖子上一这有东西。即便如此,她还是怀疑,只有当她看到剑至脖颈时仍然在笑肖百合与莫寒,她便断定她的想法是正确的。所以她的铁剑改削为挑,假如肖百合不穿金丝软甲,这一挑也足以要了肖百合的命!
  肖百合用命作赌,取得了她想象中的成功,所以她取出了兔子。
  铁云道长便看到了一身雪白的兔子。
  “你一定在想,这只兔子很可爱,绝对不会比五毒姥姥的五毒可怕。”
  铁云道长竟然点头。
  “如果我告诉你,这只兔子毒倒了秋思杀手的主人,吓跑了剑幻教主莫轻敌,你一定不会相信。”
  铁云道长果然点了点头。
  上官云云笑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铁云道长登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肖百合说的话她可以不信,毒不死的上官云云说的话,她一万个相信。
  “假如这只兔子咬你一口……”肖百合的话还没说完,铁云道长便没了影。
  “既然这兔子能吓跑莫轻敌,贫道为何就不能跑?”铁云道长发了疯地跑下山,她边跑边给自己寻找逃跑的理由。
  肖百合的胜利,换得了造化门上下雷鸣般的掌声。
  待肖百合回阵,莫寒便迈步出场。
  欧珍儿也微笑着走了出来:“真没想到,决定胜负的一战,总是要在我们之间进行。”
  “是呀,美梦被人惊醒,的确让人闹心。”
  欧珍儿轻哦了一声笑道:“莫掌门时常做美梦吗?”
  莫寒摇头,“时常做噩梦。”
  “不知莫掌门在做梦之前是怎样入梦的呢?”
  “难道公主会解梦”
  “不,小女只人碎梦。”
  莫寒哦了一声道:“叶公主是刀碎梦还是用剑碎梦?”
  欧珍儿一愕,笑道:“莫掌门真会开玩笑。”
  “叶公主已经入梦了吗?”
  “不是入梦,而是做梦。”
  “梦多了并不好。”
  “所以,本公主梦醒,剑仍在。”欧珍儿将手握在剑上,“剑是傲霜剑!”
  “刀是碎梦刀!”
  “剑”字一出口,刀光闪。
  刀,碎梦刀,一刀入梦,最后碎梦!
  莫寒跌倒。
  碎梦刀出,刀光闪后莫寒跌倒。
  莫寒跌倒在地,做了一个奇怪的姿式。
  他单手托腮,微闭双目,嘴角含笑躺在地上!
  刀、碎梦刀。
  碎梦刀从傲霜剑中拔出,刀光闪。
  刀小,刀薄,刀弯!
  众人在刀光闪后看清了碎梦刀!
  “莫大哥在做什么?”肖百合很奇怪。
  “梦,做梦,南柯一梦!”上官云云笑道。
  刀停在半空,却斩不下去,刀收,人空。
  华寒醒来时,已至下午黄昏时分。
  莫寒自改“莫”姓为“华”姓,我们也只好称其为华寒了。
  “大懒虫,梦做的怎么样?“上官云云问。
  华寒伸了伸懒腰,笑道:“还好。”
  “你到真的敢睡,还睡在碎梦刀下。”上官云云心有余悸,“你难道不要命了?”
  “就因为想要命,在下才会入梦。”
  “我不懂。”
  “其实我也不懂,但我总觉得要破解碎梦刀根本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跟刀一起入梦。”
  “你明明是用生命作赌。”
  “肖姑娘都能赌一次,在下何尝不能?”
  “难道碎梦刀真的这么厉害?”
  “不是厉害,而是可怕,一个一出刀便能让你做梦的人,你怎么去躲。”莫寒摇头苦笑。“碎梦刀根本没有江湖上传说的那四种境界,入梦得死,惊梦也得死,梦碎了岂不更得死?”
  “我明白了,那个姓彭的青年之所以杀了姓吕的青年,只因他用刀让他入了梦。”
  “不错,这正是碎梦刀的一刀梦碎,万劫不复的真正含义。”
  “一出刀便入梦,这岂不是刀中的最高境界?”
  “也许是,也许不是。这就像武林三伤剑的伤人、伤心、伤神,有人说剑一出便伤人是第一境界,伤你的精神是第三境界,也谓之最高境界,假如我们反过来想……”
  “结果都是一样,要命!”上官云云道:“就像刀一出就让你入梦一样。”
  莫寒笑道:“你变得越来越开窍了。“
  “你这个死鬼,原来一直以为我是一个不开窍的傻瓜。”上官云云嗔怒。
  莫寒一把把她扯到怀里嬉笑道:“其实,这正是你的可爱之处。”
  上官云云想想自己也的确够傻的,比如说,明明知道肖百合的金丝软甲穿在身上,什么时候会穿到脖上?
  “那你说胡公子的刀法达到了何种境界?”上官云云不愿去想,转了话题。
  这也许是她头一次不去想找不出答案的事。
  “这很难说,他把刀注入自己的感情,这就是一种匪夷所思的境界。”
  “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假如你同他对敌,结果也好不到哪儿去?”
  “你怎么知道?”莫寒发觉失口,连忙补充,“假如是我,不容他排好架式就出招,或者出招时,先用逆天罡气震掉他的刀。”
  “你只能震掉他手中刀,却震不掉心中的刀。”上官云云冷笑。
  莫寒苦笑道:“也许是吧。”
  “明明就是。当时他的刀不是铁扇刀,再多少好一点的刀,败的应该是南宫英,因为胡公子的刀不但没离手,还紧握着,即使刀只剩下了刀柄。”
  莫寒愕然道:“你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聪明了?”
  “跟你这种人在一起,傻子也会变得聪明了,反之聪明的人一定会成傻子。”
  ……
  “好。很好。简直太好了。”有人扶掌大笑,“莫大侠帮本教主消除了不归谷、鬼宫,瓦剌公主这难对付的高手,本教主大事岂不成矣?”
  发话的人是剑幻教主莫轻敌,他正坐在普掠之狱与人侃侃而谈。
  “这不足以说明莫寒的武功的可怕吗?”
  “莫寒的确可怕,但本教主早已有了对付他的办法。”
  “爷爷说的是乜航?”说话的是秋意。
  “不错!武林三伤剑他也已集大成于一身,对付莫寒绰绰有余。”
  秋意现出种不易捉摸的表情,喃喃而语:“乜航直的这么可怕吗?”
  “何止可怕,简直怕的要命。”
  ……
  天寒宫宫主南宫不险,脸色苍白,虚脱般地坐在地上,好似一夜之间老了几十岁,一个已近五旬的人,一下子老了几十岁,还有几日可活?
  想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叹气之后,他又想到那个锦盒。
  当他接到那个锦盒时,便知道自己完了,彻底地完了。
  “那里面是什么东西?”南宫英不解地问,“却让您如此害怕?”
  “小孩子不要多问。”南宫不险厉声喝止。
  “你儿子似乎很感兴趣?”一个女子的声音,传自那只神秘的凤辇。
  “不,没有。”南宫不脸色大变,好似遇到了极度惊恐的事,“犬子无知,犬子无知。”
  “你到底是谁?这般藏头露尾?是不是见不得人?”南宫英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啪的一声脆响,便挨了一巴掌,苍白的脸上立时现出一个手印,手印未退,脸已肿得老高。
  南宫英惊讶地看着他的父亲,“你……你打我?”他简直不敢相信。
  “滚,你给我滚!”南宫不险脸色铁青,剑眉暴涨,似已愤怒到了极点。
  南宫英一跺脚,转身便走。
  南宫英走着走着,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便又折回了身,回到了凤辇停落的地方,凤辇已经离去,他依然看到了三位黄衫女子。
  其中的一位正抱着让父亲觉得可怕的锦盒。
  抱盒少女冷冷地道:“你果然来了。”
  “你们怎知本公子会来?”南宫英有点惊讶。
  “你的想法岂能瞒过本宫宫主?”抱盒少女冷笑道,“你不是想知道盒里是什么东西吗?宫主让属下替你了却心愿。”
  说着,黄衫少女打开了锦盒!
  锦盒射出一束金光,金光又回到了锦盒。金光回到锦盒时,南宫英才看清。看清后,他很惊讶,因为他看到了他很想看到的东西。
  鱼,金鱼。
  在同胡膑决战之前,他很想散散心,于是就来到了有很多金鱼的无心池。但他什么也没看到,他就看着池水出神,欧珍儿派去打探的丫头说他在发呆。
  现在,他终于看到了自己想看的东西。
  金鱼。
  金鱼却咬了他一口,咬他的咽喉下,当锦盒合上的时候,他就摔倒了。
  锦盒掉在地上,滚出了那只金光闪闪的金鱼,然后抱盒的黄衫少女也倒下了。
  南宫英在金光闪的同时,出了剑。
  剑光被锦盒挡住,黄衫少女未觉,当她合上锦盒时,才知那要命的剑,不知何时已插入了她完全可以生八个孩子的小腹里。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