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如梦令

  匕首长约三寸,说他是一柄匕首,还不如称其为一柄牛耳尖刀,与牛耳尖刀不同的是它的尖部不够弯。
  “归一匕!”萧公子脸上变色,“无名谷的抱元归一,你是苍恨居士的弟子?”
  “他老人家是在下的第九位师父。”
  “如此说来,你同我一战并非偶然了。”
  “不错。当大漠圣宫的高手把如梦令交给你时,在下便知道,你会参加梦之约。只是没想到是叶公主要利用你来对付造化门而已。”
  铁扇门的人这才明白,南宫不平在铁扇门突然现身,实乃是一直跟踪叶绿雪,等待与萧公子的一战。
  上官云云奇道:“不平老弟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要急,等一下就明白了。”莫寒劝她。
  “如此说来无名谷与不归谷到底谁是谷首,要在我们二人之间作个了结了?”
  “应该是这样的。”南宫不平并不否认。
  众人万没想到,莫寒与叶绿雪之间的七战之约,会引出如此之多的武林公案!
  萧公子脸色凝重,冷然道:“南宫公子请赐招。”说罢,身体跨前一步,朝着南宫不平深施一礼,十足的书生之气。
  见萧公子深施一礼,南宫不平也是跨了一步,屈膝似要跪倒。
  朱慧失声大叫,“你……”
  不但她失声,在场的众人也是不解。
  “姓萧的施礼,你也犯不着下跪呀。”上官云云心中一个劲地嘀咕。
  肖百合叫声未落,南宫不平双膝一屈,扑通一声坐在地上,盘膝而坐!
  朱慧这才松了口气。
  南宫不平双掌合什,恰似老僧入定。只是让人心悸的归一匕被其合于掌心,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
  萧公子在南宫不平屈膝时,那一躬便没施全,只见他脚步斜跨,背负手,围着南宫不平,转起圈来,也是喃喃有语!
  众人看呆了。
  莫寒脸色凝重,一言不发。
  少林八老剑眉拔张,佛号不止。
  黑衣人从亡灵驾上跃下,与其余三个青衣人并排站在了一起。
  萧公子开始似闲停信步,而南宫不平也是脸色平和。
  众人逐渐听清萧公子口中念的是白居易的《长恨歌》时,萧公子的脚步已越走越急,当念至“三千宠爱在一身”时,南宫不平脸色微变,口中依然念念有词。
  莫寒耳力甚佳,隐约听到南宫不平念的是少林《金刚经》。
  诗至“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萧公子已健步如飞。
  南宫不平脸上泛红,嘴巴依然在动。
  诗至“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萧公子已成了影子。
  南宫不平脸色红晕,嘴巴微微而动。
  诗至“排云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萧公子已没了影子,众人只看到了围着南宫不平的身子现出的一个圈,怪圈。
  南宫不平脸红如潮,嘴巴一张一翕。
  此时少林寺八大长老早已围成一团,个个神色反而变得十分安祥,只是手中的佛珠,却在手中飞速地转个不停。
  萧公子的四位随从,脸上冷汗在冒,四个人六只手不知何时已握在了一起。
  诗至“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萧公子转出的圈子带起了风,萧公子背负的双手早已不停地舞动起来。
  南宫不平的衣衫在他身形舞动时,哧哧连声,齐整的衣衫已被扯成了布条,而南宫不平脸色已由红转白,嘴巴歪扭,依然努力地翕动。
  诗至“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朝”,萧公子已是一字一顿,“绝”字一出,“期”字已细如蚊语,“期”字一吐,围绕着萧公子的那个怪圈一下子消失了,接着萧公子的身子就顿了下来。只见他全身褴褛,衣不着体,依然努力地自前走了几步,似乎要说些什么,苍白如纸的脸上看上去极度痛苦。
  嘴唇一张,“哇”的一声,狂喷一口鲜血,跌倒在地上!
  如此同时,南宫不平的脸因痛苦而变的扭曲,只见他双手一垂,归一匕跌落于地,口吐白沫,仰面跌倒,跌倒双腿依然盘膝,似已僵硬。
  就在二人跌倒的一刹那。
  少林八老,青衫随从齐齐扑上!
  少林八老围成的圈子,圈住了南宫不平,他们的双手按在了南宫不平身上的十六处大穴,佛号已无,佛珠散落。
  青衫随从紧连在一起的身子将萧公子抱了起来!
  每一队人的动作都十分古怪,让人惊讶不已。
  莫寒舍身扑上,他做了一个让人震惊的动作,他那足以拍死十头牛的手掌,一下子拍在了南宫不平的头上!
  少林八老不闻不问,眼中却现出了惊佩之色!他们不能言不能语,却露出了赞许的目光。
  莫寒的另一支手并没闲住,一下子掐在了萧公子的脖子上!
  青衫随从一怔,脸上现出一种极度奇特的表情,眼中却不知为何流下了热泪。
  莫寒一招施为,突觉右掌上竟有十六道气流似洪荒猛兽一样直冲肺腑,而左掌上却有四股雄厚的力道直击内脏。
  莫寒牙关一咬,逆天罡气,气冲丹田,与这二十股力道力争抗衡!这一来,莫寒的五脏六腑似开了锅的水,沸腾起来!
  也就是莫寒,如是别人恐怕早已命丧当场!
  饶是如此,莫寒也被这些力道冲荡的脸色苍白,不敢妄动。
  造化七老在莫寒跃出的同时,列开一个阵式,将莫寒等人围在当中。
  颠倒乾坤兄弟及胡膑这一干少年人一字排开,挡在了造化七老面前。
  秋意在莫寒跃出的同时,也跃了出去,她跃在了亡灵驾顶,然后她冷冷地说一句:“我是秋意,秋意就是我。”
  一语莫名,令人费解!
  凤辇之众蠢蠢欲动。
  轿楼中人一声大叫:“拦住那群女人!”
  八大轿夫齐声吼叫,轿楼挡在了凤辇前面。
  凤辇里有人“哼”了一声。
  仅此一声,上官云云神色大变!
  场上局势剑弩拔张,一触即发!
  呼啸的风,流动的云似乎一下子静止了。
  场上登时静的出奇,静的让人窒息。
  过了良久!
  南宫不平终于“哇”地叫了出声。
  萧公子也终开了双目。
  少林八老收了手,青衫随从松开了怀抱。
  莫寒缓缓地收回了手
  他的脸早已苍白如纸。他缓缓地蹲下身子,盘膝而坐,闭上双目,气纳丹田。
  造化七老阵式不变,脸色却大变。
  南宫不平从地上站了起来,看了莫寒一眼,在马夫的搀扶下,上了马车,又朝朱慧无力地摆了摆手,纵马而去。
  少林八老朝莫寒深施一礼,齐诵了一声佛号道:“少林寺随时恭迎莫掌门的大架光临!”说罢,尾随南宫不平的马车齐齐退去。
  萧公子朝正在盘膝运功的莫寒施一礼:“多谢莫大侠救命之恩。“又想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绢。“此乃不归谷的如梦令,莫掌门接令之后可让不归谷接受一梦之约。”说罢,领着有青衫随从,扬长而去。
  莫寒调息完毕,而不归谷的萧公子和南宫不平早已走去多时。
  他一睁眼便看到了那张黄绢。
  一见到这张黄绢,莫寒的脸色大变。
  欧珍儿不无羡慕地道:“想不到如梦令这般容易到了莫掌门的手中。”
  莫寒收起如梦令,冷冷地道:“原来叶公主抢夺那五十万镖银,竟是为了这如梦令。”
  欧珍儿脸色突变:“你知道的倒不少。”
  莫寒冷哼一声道:“没想到张天基竟是你的师父!”
  此语一出,凤辇里的人似乎吃惊地“咦”了一声。
  “你,你怎么知道?”欧珍儿几乎惊呆了。
  她竟没有否认。
  “如此说来,那张天基应该是鬼宫宫主了。”莫寒摇头叹气,“为了一张如梦令,他堂堂一宫之主,竟跑到英威镖局做个掌柜的。”
  话音未落,突听坐在亡灵驾顶的秋意“啊”的一声惊叫,从棺顶已跌落下来。
  亡灵棺嘭地一声,棺盖大开,从里面蹦出两个人来,一个黄袍老者,一个灰袍胖子。
  这两个人莫寒太熟悉了。
  黄袍老者赫然是英威镖局的总镖头周燕羽,灰袍胖子正是胖掌柜张天基。
  二人一出棺,便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周燕羽他的胸口留着一个很深的刀口,刀口却无血出。
  张天基的神色惊愕,他的胸口乱蓬蓬地插满了银针!
  轿楼与凤辇的人,齐齐惊噫了一声。
  周燕羽的眼中异色稍纵即逝。
  “你一定想不到会死在老朽手里。”周燕羽似乎很开心。
  张天基脸上肌肉抽蓄了几下:“的确想不到。”
  “三十年来,老朽一直把你当兄弟,没想到你竟为了一张如梦令动用如此心机。”
  张天基冷哼一声道:“你联合剑幻教毁去鬼宫,此令岂能落入你手?老朽忍辱求全,等的就是这一天。”
  周燕羽冷笑数声道:“这就是张大宫主等待的结果吗?”
  张天基苦笑道:“你拥有飞天神针的秘密你还是没有告诉我。”
  周燕羽冷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只是,你知道这个秘密已太迟了。”
  就在二人谈话之际。凤辇里走出了一位头戴斗笠,面戴粉纱的锦衣女子。莫寒一见此女,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这个神秘的女子好像在哪里见过。
  蒙面女子走到二人面前时,二人不约而同地齐齐摔倒。
  周燕羽的刀口终于涌出了血,血如泉涌。就在他绝望之际,他看到了蒙面女子,他扭曲的脸上抹过一丝异彩,然而双眼一闭就离开了人世。
  张天基见到蒙面女子,全身一阵颤栗,苍白的脸一下子变成乌黑一片,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无奈毒性发伯太快,他带着震惊离开了人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