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一百三十章 梦之约

  “两败俱伤?”上官司云云茫然不解,“她们没有动手,怎会两败俱伤?”
  莫寒叹气道:“在下曾用那一剑在长江水中,借水遁杀了崔化光,多亏秋意姑娘不是崔化光,否则……”他剩下的话没说出来。
  这时滚滚江水及呼啸风声已随着武斗的结束而消失。
  上官云云奇道:“刚才是不是一场幻觉?”
  “上官女侠,那是不加帮的绝艺,世间人称口技。”轿中人解答了她的不解。
  八大轿夫的叫声,让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第三场,地缺宫的林近男对慕容世家的纪妙。”轿中人的话音未落,接着便听他“噫”了一声,“来的人可真是不少呀。”他位于轿中,立于高处,看的较远。
  他的每一句话,八大轿夫都重复一遍。
  众人转首观望,只见从山下浩浩荡荡地又开上来一队人,除了其中的四位脚夫。这队人皆为清一色的女子。
  女子分红白黄三队,每一人都是十二名,年纪皆在二旬以内,个个长得年轻貌美,极为出众。一台设计非常华丽的凤辇,抬起这凤辇的四位脚夫,步履轿健,踏地如飞,功夫也是不弱。
  这项华丽的凤辇前面立着红白黄衣衫的三位少女,她们手中捧着一只锦盒,锦盒金光闪闪,看上去十分惹人注目。在这凤辇的两侧分立着四位衣着青衣的中年妇人,妇人腰下悬着四柄刀,刀鞘上镶着闪闪发光的蓝宝石,显得十分名贵。
  这队豪华的阵容,来到场外便即立足。
  此时场内,纪妙与林近男早已战在一起。
  众人的目光又被场内的战事吸引了过去。
  地缺宫的林近男所用的兵器,不是刀不是剑,而是三丈白绫,也就是欧珍儿的丫环看到林近男用来上吊的白绫!
  与纪妙的长鞭相遇可谓旗鼓相当平分秋色,二女大战近百招,依然不分高低!
  百招一过,突听二女齐声叱喝。
  鞭绫泛起漫天叠影!
  突听纪妙“啊”的一声惊呼,林近男的三丈白绫不知何时已缠在了纪妙的脖子上!
  纪妙叫了一声之后,脸色涨得通红!眼看杀纪妙就要命丧当场!
  突听颠倒乾坤失声怪叫。
  “呀,这娘们没有nai子。”
  “不对,没有ru房。”
  众人这才发觉,林近男已是全身赤裸,雪白的胸脯直到小腹乃是一马平川,那女孩特有的引以自豪的零件却是一个也没有。
  纪妙在对方的白绫缠上身体的一刹那,乱花鞭在乱舞中抽离了林近男的身上衣衫,而林近男求功心切,却是茫然不觉。
  颠倒乾坤的失声惊叫,林近男大骇失色。三丈白绫半空中泛起重重叠影。再见时,林近男已成了一个被三丈白绫包起的棕子!
  白绫一松,纪妙忙不迭地咳嗽连声,哪里还顾得同已成粽子的林近男交手?
  林近男脸色苍白,哪里有心思再度进招?
  天残宫主林天南连忙上前,脱下衣衫包起已近裸体的女儿。林近男牙关紧咬,眼泪簌簌而落,硬是没哭出声来。
  上官云云忽然觉得她很可怜。
  肖百合早已走向纪妙,将其搀了回来。
  轿中人咳嗽了一声道:“第三局两败俱伤,平局收场。”
  这一句两败俱伤说的恰如其分,没人异议。
  八大轿夫跟着嚷道:“第四局,南宫世家的南宫不平对不归谷的萧公子。”
  话音未落,便听山下传来一阵急促的马铃之声。接着便是骏马的齐声嘶鸣,就在众人错愕之际,只见从山下争驰而上四匹骏马!
  马速风驰电闪般的迅捷无比,令人惊骇之下,马车随着马上人的一声哟喝,嘎然而止。
  黑马,黑车,黑棺,黑衣人!
  来的赫然是武林中盛传的亡灵驾!
  突听车上有人叫道:“不归谷萧公子到。”
  众人待骏马驻足近前,这才看清。
  发话之人正是亡灵驾里,黑色棺材之上的黑衣人。
  众人观望猜疑之际,从山下急匆匆地来了一帮人。领头之人是一位身着蓝衫的少年,年纪在二旬左右,一身书呆之气。他的身旁有一位年纪在十五六岁的姑娘,正是多情箫朱慧。在二人的身后还有三位衣着青衫的老人,年纪都在六旬以内,从他们高高隆起的太阳穴可以看出,来人都是内功深厚的高手。
  见了莫寒一干人,朱慧欢喜不尽地迎了上来。朱慧安然无恙,上官云云高兴不已,肖百合上前,众女子互相认识,欢喜不已。
  几人叽叽喳喳地互诉离别之情,突听南宫不平对着萧公子道:“书呆子,你怎么把我老婆带来了?”
  朱慧脸色倏地变红:“死小子,闭上你的嘴。”
  南宫不平嘻嘻一笑:“你可不要不承认,上官嫂子可是见证哟。”
  莫寒奇道:“云儿,怎么回事?”
  上官云云笑着把南宫不平施救时对朱慧说的话讲了一遍。
  “你听听,这可是真的吧?”南宫不平嬉笑道。
  莫寒这才明白南宫不平乃是与为了跟他一较高低,以为他有了上官云云他也应该找个老婆,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莫寒严肃地道:“不平小弟,这种话可不是随便说着玩的,你如果真的有意,此事为兄就代为慧儿妹子替你答应下来。如果只当儿戏,以后切切不要胡说。”
  南宫不平挠挠头道:“这个丫头片子到也合我胃口,尉迟叔叔,这事您就替平儿答应下来吧。”
  “我合你胃口,你还不合我胃口呢。“朱慧红着脸嚷道。
  上官云云笑道:“说话可不要骗人哟?”上官云云很了解她。
  “他……他不过只是个孩子。”朱慧红着脸低下头拧着衣襟,声音细若蚊蚋。
  “你不也是个孩子吗?”上官云云笑道,“这事只是定下来,也不是让你们立刻成婚。”
  朱慧垂首无语,脸却红到了脖子根。
  南宫不平的马夫翻下马车,走到莫寒面前抱拳道:“南宫世家刚遭家难,本不应接下这桩婚事。但平儿情有独钟,老夫也无话可说,待吾等重震南宫世家后,必去造化门迎娶朱姑娘。”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只玉佩,“此是龙凤佩,乃家主生前交于小人,给平儿拟定终身所用,现在事已挑明,这事就交于莫掌门托为保管,日后我家小主人自当来取。”说罢,把玉佩交于莫寒。
  莫寒接过,小心翼翼地没入怀中:“此事就这样定了,四年后,请不平老弟前来造化门取走。”
  马夫见莫寒如此慎重,一开口便是四年之后,可见其深知重建南宫世家非一年半载之事,赞赏地点了点头,抱拳退了回去。
  欧珍儿冷冷地道:“萧公子,你来的也真是时候。”
  萧公子还未答话,坐在亡灵顶的黑衣人冷冷地接话道:“武林中亡灵驾再现,必定引起一场浩劫,我家公子乃为武林造福,抢下亡灵驾是来还,请叶公主见谅。”
  石兰儿冷冷地道:“我家公主问你家公子,你插什么嘴?”
  黑衣人冷冷地道:“你又是谁?”
  眼看二人就要争执起来,萧公子道:“毛叔叔容在下说几句。”
  黑衣人恭恭敬敬地道:“公子请讲。”
  萧公子道:“亡灵驾百余年来,一直就在不归谷,然而近几个月来,武林风传亡灵驾几度出现,先父担心此车再度引发武林浩劫,即令在下出谷查证此事。吾等费了好大心思才将亡灵驾驯服,急急赶了来,还是耽误了不少时候,还望公主见谅。”说着朝叶绿雪深施一礼。
  叶绿雪还了一礼道:“本公主的梦之约,乃是希望萧公子能够与南宫世家的南宫不平在武功上决个高低。”
  萧公子愕然道:“可是,家母让在下在武林大会之前不与别人动手。”
  叶绿雪笑道:“只要萧公子接下这场,我师父与不归谷的梦之约也就算一笔勾消了。”
  萧公子好似碰到了什么难题,良久无语。
  亡灵驾上的黑衣人道:“叶公主可有鬼宫宫主的信物?”
  “阁下是信不过我家公主了?”石兰儿语气不善地道。
  “这等事岂能大意?如果叶公主拿不出信物,这梦之约就算了。”
  叶绿雪冷冷地道:“阁下为何不问你家公子,本公主的信物现在何处?”
  黑衣人一怔。
  萧公子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定:“好吧,这梦之约,本公子就接下了。”
  黑衣人道:“难道公子不想争夺盟主之位了吗?”
  萧公子道:“武林盟主乃是虚名一个,既然有此机会,了结先祖遗愿,武林大会不参加也罢。”说着举步上前,朝南宫不平而来,“在下领教领教少林高僧用《洗髓经》调教出来的高手,是不是真与传说中的那般厉害?若能学个一招半式,也不屈此行。”
  此语一出,众皆骇然!
  南宫不平竟然是少林《洗髓经》调教出的高手,听到这些,想到南宫不平能够杀了让无风也就不足为奇了。
  上官云云惊咦一声道:”没想到不平老弟的武功会来自少林寺的《洗髓经》?”
  “这萧公子竟能一眼看出,着实不简单,仅凭这一点就比在下高明多了。”莫寒由衷而言。
  南宫不平一改先前的嬉笑表情,从马车跃下道:“在下能与不归谷的萧公子一战,实乃三生有幸,你能看出在下练的是《洗髓经》,一定也知道这匕首的来厉。”
  南宫不平一边说,一边掏出一把匕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