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两败俱伤

少林寺派了八大长老前来,可见对南宫不平与不归谷萧公子的一战极为看重。
南宫不平一现身,天寒宫的南宫英移步上前拱身施礼道:“小侄南宫英参见六叔。“
南宫不平笑道:“想不到我们叔侄却要在这里比斗一番。”
“小侄不敢。”南宫英话虽如此,却没有一点不敢的意思。
“更想不到的是,在下却要与杀父仇人秋意姑娘共同抗敌。”他不禁苦笑连声。
秋意冷冷地道:“此战结束以后,本姑娘自然会与你作个了结。”
“所以师父怕我有闪失,悉数来助我。”南宫不平话锋一转,“看你请来的帮手,好像都不简单,他们是些什么人?”
“阿弥陀佛,不平,这三位施主乃是冷心庵的忘慈女施主,鬼妖谷的残阴姥姥云谷主,丐帮帮主荒原坤丐木天木掌门。”
“噢?”南宫不平不以为许,“果然来者不善。”
他不以为许乃是儿童心理,知其之名号,在场众人已震惊不已。
众人惊愕之际,突听轿楼的八大轿夫扯着嗓子又嚷了起来。
“祝黄河帮的上官女侠旗开得胜,马到功成,上官女侠毒功盖世,天下第一。”
上官云云脸上绯红一片,嗔怒道:“闭上你们的嘴。”
轿中人道:“上官女侠生气了,闭上你们的嘴!”八名轿夫扯着嗓子也跟着嚷道:“上官女侠生气了,闭上你们的嘴。”
轿中人尴尬地笑了一声,他一笑,八名轿夫也跟着笑了一声。
上官云云大奇道:“这帮怪物,他们在搞什么鬼,”她的话音未落,五毒教的五毒姥姥跳了出来,“谁说上官云云的毒功天下第一,老娘到要见识、见识。”
上官云云还没答话,轿中人却已冷笑起来。他一笑,八名轿夫跟着冷笑起来,这一笑,把五毒姥姥笑得怒发冲冠,“什么人躲在轿子里鬼鬼祟祟随的不敢露面。”
轿中人替己讲话,上官云云早已产生了好感,见五毒姥姥气势汹汹的样子,心中有气,冷冷地道:“今日是本姑娘与你之间的事,你有本事就冲着我来,何必在哪里吵吵嚷嚷的让人心烦。”
五毒姥姥一怔,道:“你就是上官云云?”
轿中人冷笑道:“这个老乞婆耳朵好像有毛病?”
他一发话,八名轿夫跟上一句。
五毒姥姥脸色铁青,又要发作,欧珍儿冷冷地道:“今日之战非同儿戏,你冷静一点。”转首对莫寒道:“这轿中人是莫掌门的朋友?”
莫寒笑道:“不是。不过,即是云儿的朋友就是在下的朋友?”
“好!”轿中人拍掌叫好,“说的好!”
八个轿夫跟着叫好。
欧珍儿“哼”了一声道:“是吗?本姑娘到要见识、见识在此吵吵嚷嚷的到底是何等高人?”她话音未落,她身后的四位白袍人,闪身跃了出来,便被造化门的二神一财拦下,丧门神卜波愁的招魂幡一摇,冷冷地道:“欧姑娘不要节外生枝。”
轿中人见造化门的人为己强行出并没有,哈哈开阵开怀大笑道:“痛快!”
八大轿夫的叫声接踵而至。
欧珍儿摆了摆手,四位白袍人又闪了回去。
欧珍儿冷冷地道:“南宫公子,人家在此叫嚷良久,你就为本姑娘出口气吧。”
南宫英从人群中闪出抱拳:“请赐招。”
胡膑迎上前来还礼:“南宫公子,请赐教。”
二人说罢,身子移后三步,准备应战。
八大轿夫在轿中人的指令下,不失时机地叫道:“第一局,天寒宫的南宫英对铁扇门的胡膑,见证人在场的诸路英豪!”
此语一出,便意味着决战的来临。
胡膑移后三步,铁扇刀缓缓抽出,然后将铁扇刀慢慢地横于胸前,刀背向内,刀刃向外,一手持刀,一手成拳伸出大拇指托住了铁扇刀。
这一切他做的不急不缓,有条不紊,一丝不苟!
在这紧张到令人窒息的空气里,在这即将展开的争斗中,他不抢攻,不进招,他只是认认真真地做了这样一件事。
胡膑只摆了一个姿式,一双眼睛突然间变得多情起来,他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的刀,就像看着自己初恋的情人。
刀无情,刀如多情岂不有了生命?
上官云云看到他多情的眼睛,脑中的第一个念头,“这呆子看书看多了。”
那是一本有美丽女子的书,一本有惊艳躯体的书。
杨凌淡淡地看看胡膑的一举一动,他冷漠的目光突然放亮。然后眉头一锁,沉入沉思之中。
苍穹中寒光暴烁!
众人心中一凛,顿时感到了一股凌厉的杀气!
南宫英扬起了剑!
剑窄、剑薄、剑利!
南宫英扬起剑,脚步一探,杀气更浓!
奇事发生了!
南宫英刚刚抬起的脚步,极其缓慢地缩了回来,他的剑举在半空,脚步却缩了回来。
那因一抬脚而变的更浓的杀气似乎正在逐渐减弱,脚一落地。
刀光闪。
刀光一闪,残月划过,苍穹中乍现一抹光圈。
南宫英在刀光闪的一刹那,他做了一件事。
他一下子蹲了下去,那一抹光圈就罩在了他高举的长剑上!
“当!”的一声脆响,刀光无,杀气消!
刀跌,剑落。
南宫英缓缓起身,脸色铁青!
铁扇刀像是一面扇子平铺在地上,南宫英的长剑掉入泥中末柄。
“好!”
全场顿时暴发了雷鸣般的掌声,叫好声。
胡膑与南宫英平视良久,齐齐抱拳施礼退了回去!
“天寒宫南宫英与铁扇门胡膑平分秋色。”轿中人话音一顿,“第一局,平局!”
他一叫,作大轿夫齐齐大叫。
叫声直插云霄,震人耳鼓!
胡膑退回来,朝着莫寒施礼道:“在下幸不辱命。”
莫寒还礼道:“胡兄一刀倾城,在下实感佩服。”
欧珍儿脸上看不出是喜是忧,南宫英上前施礼,欧珍儿冷冷地道:“辛苦你了。”
南宫英脸色铁青地退了下去。
“第二局,幽灵门秋意姑娘对不加帮石兰儿。”依然是轿中人在叫。
八大轿夫跟着大叫。
秋意与石兰儿在叫声中步入场内。
石兰儿道:“本姑娘这是第二次与秋姑娘交手了。”
秋意道:“阁下的身手在下见过,你要想赢本姑娘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
石兰儿笑道:“在下想换一各方法同姑娘比试,不知姑娘给不给这个面子?”
“本姑娘也想见识一下,不屑加入武林七大帮的不加帮,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托大的本事。”
不加帮,并不是帮名为“不加”,乃是百年前的逍遥散人,不愿加入巴山大会后武林的排名。其后创建的门派便以不加帮叫了起来,后来入主武林的七大帮。此事在当年武林也算传出来一段佳话。
“既然这样,我们无需对阵,姑娘就见招拆招吧。”石兰儿说罢,站在原地手中长剑在空中点了三点,同时踢了一脚步,出了一掌。
莫寒一看,脸色突变。
上官云云大吃一惊道:“莫大哥,这这不是你的功夫吗?”
石兰儿所做的几个动作,正是莫寒同秋意杀手对敌时随意中施展的招式。
石兰儿十分清楚她的武功与秋意相差甚远,所以就在欧珍儿寻找莫寒武功破绽上的那堆尸体上,寻找莫寒的武功套路。在其父亲的帮助下,将莫寒所出的拳法,剑法,以及所施展的身法悉数学了去。
如果她们不近身比试,这就意味着是莫寒在同秋意作战,所以莫寒见了,脸色大变。
莫寒如此,秋意又何尝不是?
她万没有想到石兰儿会来这么一手,震惊之际哪敢大意?石兰儿一出招,秋意便踢了一脚,出了一箫,那轻易不出手的小刀,也迫不及待地拔了出来,划了一划。
少林寺的八位长老见了,脸色大变,“阿弥陀佛。”响成一片。
秋意一出手,莫寒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退!”莫寒竟不由自主地开口大叫。
石兰儿果如其言!
身子暴退!退如闪电。
上官云云失声道:“莫大哥,你怎么了。”
莫寒身子打了个寒颤,额头冒出了冷汗,脱口而出:“好厉害的身手。”
秋意似乎迫不得已攻进,她攻进的速度决不亚于石兰儿。二人依然相距甚远,众人凭感觉二人正斗的难分难解。
二人相距甚远,却斗的难分难解!
众人突然听到了水声。
滔滔江水,滚滚而来。不但有水声,还有风声,风声呼啸。
众人顿觉好似身在长江之畔,正在观赏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
莫寒的脸变成了铁青色.
突听秋意“啊”的一声惊叫,惊叫声中她的箫丢了出去。石兰儿的头好像歪了一下子,那柄剑就递了出去。秋意之所以惊叫就是看到这递出的剑。然后她的刀掉在地上,就在刀掉在地上的一刹那,她抬起了脚,脚踢小刀!
石兰儿也是惊叫一声,花容失色。她也似迫不得已,长剑一递出便掉在地上,身子闪向一旁!
箫、刀、剑纷纷跌落于地!
二人虽没近身搏斗,兵器却齐齐弃手。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少林寺八大长老脸上变色双掌合什,齐声叫诵。
莫寒铁青的脸这时也略为好转。
秋意脸色苍白,好似经厉了一场生死攸关的搏杀般的长舒了一口气,拾起地上的箫、刀,一言不发地回到场边。
石兰儿脸上表情与其一般无几,拾起剑回到本阵,施礼道:“公主,属下幸不辱命。”
欧珍儿微笑道:“好,很好!”
轿中人场声道:“第二局幽灵门的秋意与不加帮的石兰儿,两败俱伤,平局收场。”
八大轿夫齐声大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