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轿楼

  “不是差一点,而是已经得手了。只是上官云飞冷不防地被人刺死,上官云飞那一剑才没成功。老朽可以断定,与十二生肖及上官云飞一战,才是莫寒感情弱点暴露的时候,也是他武功最弱的时候。只有经过那一役,莫寒的武功才变得更加可怕。可是,我只手里现在没有可以寻找他弱点的尸体了。”
  欧珍儿冷冷地道:“本公主是想知道现在战胜莫寒的可能性,而不是想听你在这里说一些后悔的话。”
  百晓居士沉吟道:“假如莫寒不知道公主的武功来历,公主与他是五五开,假如莫寒知道公主的武功路数,你们一战是三七开。”
  石兰儿道:“假如我们找到了莫寒的弱点,而莫寒也知道了公主的武功路数,这一点的可能性是多少。”
  “如果这样,就决定于当时的天气条件,及土质结构,以及人心的向背种种原因。假如莫寒感情上有了弱点,天气也不好,这时公主胜他的把握就有六重。反之,莫寒胜的机会就达七重或八重。”
  天气不好,容易让人烦躁。
  土质结松也就发生了变化。
  弱点又掌握在敌人手里,岂有不败之理?
  一个真正的高手比武,一点微妙的过失,就可能造成全盘皆输。
  欧珍儿道:“如此说来本公主的胜算总比莫寒要少了?”
  “恕属下直言,只要莫寒尚不知公主的武功来历,公主就有全胜的把握,反之……”他的话没说下去。
  ……
  碎梦刀是众刀之首。
  要练成碎梦刀必须先入梦。
  碎梦刀的最高境界就是——刀梦,简称碎梦。
  练成碎梦刀的人,必须走四个步骤。
  入梦,梦,惊梦,碎梦。
  假如你有幸入梦,你可让人做各种各样的梦,这就是碎梦刀的奥妙之处。
  假如你有幸做了梦,你可以让人入梦,一个已进入梦乡的人,你取他性命岂不如探囊取物般的容易?
  假如你的碎梦刀让你惊梦,谁还能悄无声息地想杀你?
  假如你真的到了碎梦刀的最高境界,你可以让不同的高手做不同的梦,做你给他设计的梦,然后一刀碎梦,万劫不复。
  即使你不能入梦,碎梦刀有一套刀法,谓称,消魂,所以碎梦刀又称销魂刀。
  据说四十年前有一个姓吕的青年高手,手持销魂刀,一夜之间连闯八寨十三盟,取其总舵主的首钦于俄顷之间,然后全身而退。
  而这个吕青年在一位已到入梦境界的彭姓青年的碎梦刀下,没走了三十招,便被其一刀销魂。
  这只是一个传说,因为真正见过碎梦刀威力的人,在场内一个也没有。
  在场就是在杨凌的房间里。
  杨凌的房间里坐着造化七老,颠倒乾坤兄弟,金毛耗子丘安,六人堂的炅二闲,造化门掌门莫寒。
  众人脸色凝重,听杨凌一人发言。
  “在座的诸位前辈看不出叶绿雪碎梦刀上的造诣进入第几重吗?”莫寒虚心请教。
  “如非谢兄用生命换来第七剑,吾等决难看出欧珍儿用的是刀而非剑,至于她的碎梦刀已到了第几重,却是一件很难说的事。”发话的是无情剑方缺云,“依属下所见,应该已达到第二重的梦,或者超过了梦正进入第三重的惊梦,也许,还没到第二重的梦。”
  “属下也是这样想。”杨凌接话道,“因为梦根本就是一件极其复杂的东西,它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莫寒苦笑道:“在下对刀一窍不通,却遇到一个用刀的高手。”
  炅二闲道:“其实,无论用刀还是用剑,成功与否,再于你达到一种怎样的境界,欧珍儿能够一刀碎梦,莫掌门何尝不能一剑惊魂。”
  莫寒眼中一亮。
  欧珍儿的刀的确进入了一种境界,这种境界就是让你入梦,入梦的前提条件会是什么?
  杨凌眼中也是一亮。“流云掩日,风雨欲来,或者是飞凤抖露,也许是霜降之时。”
  颠倒乾坤兄弟突然道:“寒!”
  “不错!”莫寒忽地站了起来,“人在感到寒冷的时候,最容易有睡意,有睡意就意味着想睡觉,一睡觉岂不入梦?”
  方缺云拍掌道:“所以欧珍儿的剑一出让人感到冰冷切骨,寒意顿生。”
  沈化道:“欧珍儿的剑之所以能够一剑击杀李云中,极有可能是将剑放在他脖子上时,有剑的切骨寒意让其在不知不觉中入梦,这种梦谓称白日梦,是老朽时常做的。”
  此语一出,引起了众人的一阵开怀大笑。
  这一笑,屋内的阴霾一扫而光。
  “能够让李云中这等高手不知不觉做了白日梦,欧珍儿的碎梦刀应该进入第二重的梦!”莫寒分析道,“如果这样,谢前辈当时就有想躲躲不了的感觉,所以他老人家根本就不躲了,而是希望我们能够找出欧珍儿刀法中的破绽,有意受了那七剑。”
  众人齐齐点头。
  炅二闲道:“按理说,谢兄根本就没机会的。”
  齐正道:“欧珍儿没有理由犯这个低级的错误。”
  “第七剑也该是最后一剑,最后一剑出了错,是不是因为她看到了让他惊诧的人或事?”卜波愁道。
  一直没有说话的蔡飞突然发句:“欧珍儿的武功如此之高,她完全可以杀了谢兄,她又为什么迟迟不动手,而等李云中来给谢兄一刀呢?“
  “不敢亲手杀谢兄,是害怕我们造化门找她的麻烦。”东濮行叫道,“所以她要等李云中那小子来动手。”
  “她在等李云中来动手之前,连刺了谢兄七剑。”方缺云道。
  “那第七剑一定是她等得急了,烦躁之余刺的谢兄。”杨凌道。
  “不错。”莫寒欢喜地道,“欧珍儿在烦躁的时候露了碎梦刀法,在下也可等她烦躁的时候制住她呢?”
  ……
  胡膑在第五天的晚上把书恭恭敬敬地交还了莫寒,回去蒙头大睡了一天二夜!
  纪妙在第四天晚上从澡盆里走出来,赤身裸体练了一套乱花掌,然后就蒙头大睡,直到第六天的晚上才去看望了上官云云与肖百合。
  肖百合在第六天的中午,才把自己搞的一踏类涂的后花园,打扫的干干净净,睡了一下午,与上官云云和纪妙玩至深夜。
  最悠闲的是上官云云,她时儿看看南宫不平,时儿找找想做尼姑的秋意,然后找莫寒聊聊,莫寒也从她嘴里也知道了其余五人的功向。
  第七天早上,铁扇门大开。
  上官云云很惊讶!
  因为她看到了三顶轿楼,三顶轿楼下有八个轿夫。
  八个轿夫抬着二顶轿,二顶轿上还有一顶轿,是谓轿楼。
  莫寒一干人刚靠近轿子,突听轿楼的八个轿夫扯着嗓子叫了起来:“祝上官女侠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叫声此起彼伏,良久不急。
  突如其来的叫喊吓了上官云云一跳。
  莫寒奇道:“云儿,你何时认识了明月山庄的明月四侠和天河帮天河四舵?”
  肖百合吃惊地道:“这些轿夫会是江湖上赫然有名的明月四侠与天河四舵吗?”
  “先前的那四个轿夫,头两位是金杆判官司杭江夫与玉剑男子贾运,后二位那断手的是索魂手厉严升,铁手郎君费九。另外那四个轿夫,头两位乃是一剑不全杨贵全,力拔九鼎铁漫。后两位乃是飞天棍唐胜,无双戟冯士金。”
  上官云云奇道:“这八大高手成了别人的轿夫这倒奇了?”
  肖百合道:“这事应该问姐姐才对,他们那是来替姐姐助阵的。”
  “你问我,我又问谁?”上官云云有些生气,“我与这天河四舵的梁子还没了结呢?”
  二女正在说话,忽听有人扬声叫道:“叶公主到!”
  众人循声观看,只见欧珍儿领着一队人,浩浩荡荡地开了来。
  欧珍儿今天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衣衫,显得尤其性感,在她的衣后立着四位衣着白袍,年纪四旬左右的中年男子。
  在这中年男子后面,紧跟着不加帮的百晓居士石震和他的女儿石兰儿,石兰儿依然一身白衫一口剑。石兰儿的身后是地缺宫的林近男和她的父亲地缺宫主林天南。
  其次便是天寒宫主寒漠一枭南宫不险与她儿子南宫英,大漠圣宫的宫主大漠圣姑,江北铁剑门的铁云道长,江南五毒教的五毒姥姥,其次便是叶绿雪的几个随从。
  上官云云扯了扯莫寒的衣襟道:“不归谷的萧公子怎么不见现身?”
  莫寒还没答话,便听到轿楼里有人叫道:“幽灵门秋意姑娘到!”
  轿内人一叫,杭江夫等八名轿夫扯着嗓子叫了一遍,这八名轿夫皆为武林中一等一的好手,这一齐声大叫,响彻九霄,震耳欲聋!
  秋意并没像上官云云想象中的成了尼姑,秋意的身后紧随着一尼一丐一老妪。
  秋意一露面,朝莫寒面点了点头,算是招呼。
  大家现已知道秋意乃是莫轻敌的孙女,见她带来这么三位高手,大家也就不觉得奇怪,都暗自惊诧于剑幻教的实力。
  正在从人嗟叹之际,轿楼下的八名轿夫又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南宫世家少主人南宫不平到!”
  喊叫声山鸣谷应,传出老远!
  南宫不平端坐于马车之内,马车旁边赫然分列着八位白眉长髯的光头和尚。
  莫寒看罢,不由大吃一惊,因为这几位和尚跟智光和尚一扮打扮,竟是少林智字辈中的高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