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致命三角形

  乜航一怔,一怔拔剑,剑出血涌,血溅全身!
  姜青萍在对方一怔之际,将乜航天抱在了怀里!美人的怀抱,就像抱住了自己久别的情人,也似找到了失去多年的孩子。
  温馨的一抱,更是死神的一抱!
  华岚在身子断为两截之际,左手刀插在了被姜青萍抱住的乜航的左肋。
  左手刀左肋进,右肋出!
  华岚身子一动,等二个乜航出招,
  出招即出刀,刀似刀非刀。
  刀急、刀快、刀破风、一刀闪过。
  华岚抢身奔了出去,递了刀。
  华岚的身子递出刀后,上半身子突然后仰,下半身依然奔出约有三步,身子拦腰断为两截!血如泉涌!涌出丈远。
  好快的刀!
  乜航一刀挥出,就看到了莫寒的剑,莫寒的剑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孤线,从乜航的脖子下撩出一道血线,迎上了另一位乜航的剑。
  “好!”
  “好”字一出口,乜航的头便被血喷出七尺之遥,骨碌碌地滚到了一边。
  血溅出的似夕阳四射的霞光,那样的耀眼夺目!
  乜航挥剑,短剑,短剑非剑,却似剑。
  挥剑不进则退,退后时,挨了莫寒的一剑,一剑破衫,血现。
  莫寒并没乘胜追去,因为乜航已退至莫轻敌身后。
  莫寒一动,动加脱兔。
  云仙枝一动,快如疾风。其速较莫寒相比,有过而无不及!只是奔出尚不及一丈,脚步缓。云仙枝大骇失色,她想退,退已无力。朱三温跨步上前,原来极度萎靡的他,一下子变成了一只凶猛的狮子。
  朱三温瞪着云仙枝,就像一只凶猛的狮子突然见到了它的猎物。
  狮子张开了怀抱,他抱的却是云仙枝递上来的剑,剑前胸进,后胸出,剑出血涌。
  云仙枝的剑一出,就传来凶猛的狮了震天的怒吼!震呆了云仙枝,仅仅一呆之际,云仙枝便象一只娇弱的羔羊落进了这只凶猛狮子的怀抱!
  云仙枝惊恐地挥剑,长剑击飞了肖百合递上来的插肋长剑!
  肖百合再次扑上。
  起脚,朱三温起脚!肖百合被云仙枝的剑刺中后,被朱三温一脚踢的飞了出去,飞到了上官云云的面前。
  肖百合一下子又爬了起来,又用身体挡住云仙枝因疯狂而丢出的长剑!长剑插在了肖百合的后背,在肖不合摔倒的时候,剑落。
  长剑在碰到了肖百合的后背以后跌落于地!
  肖百合摔倒在地,接着“哇”的狂喷一口鲜血,一张俏脸顿时变得苍白无色!
  上官云云惊呼一声,俯身查看重伤的肖百合。
  就在她刚刚俯身之后,突地轰隆一声巨响!
  上官云云嗡的一声,耳根生痛,只觉一股热烘烘,粘绸绸的东西溅了自己一脸一身,伸手一摸,猝然惊叫!
  热的是血,热血!
  粘的是浆,脑浆!
  抬首一看,上官云云差一点吓昏了过去,只见朱三温的整个脑袋早已飞了出去,云仙枝的脑袋也仅剩了半落。
  朱三温没有脑袋的身子同云仙枝依然拥抱在一起。巍然不动!
  云仙枝一动,秋意也动了。
  她仅仅是一动,却再也动不了!她惊骇地发现她的腿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只手,一只黝黑的手!
  一只黝黑的手从地上伸了出来,抓住了她的细腿。
  秋意狂怒,她挥刀,小刀。
  刀破风,刀挥过。
  手落,血溅!
  秋意在感到腿上光明、蠢沟,三阴交,复溜,太溪五穴麻痛之际挥了刀。
  秋意挥了刀之后,身子跌了下去,在她跌下去的一刹那,她将左手的箫右手的刀一齐丢了出去,当作暗器丢了出去!
  箫刀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斜线,插在了朱三温的身上。
  箫从后颈进,前颈出。
  刀从腋下进,末顶!
  朱三温只做了一件事,他怒张的大口一下子合上,然后就传来了那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秋意眼睁睁地看了这一幕,然后就绝望地闭上了双目。
  这时,乜航退到莫轻敌身后冷冷地道:“师父,‘蜡炬始干泪’可有解药。”
  莫轻敌倏然转首,听到了叫声,爆炸声,也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他的脸上骇然变色。
  ……
  “如果不是那只手急时抓住了秋意,朱伯伯也不会成功,我和肖姑娘也决不会活着呆在铁扇门。”
  “其实,这其间的每一个环节,都决定着我们的成与败,生与死。”
  “最主要的环节却是那只兔子。”
  “的确如此,如果不是那只兔子适时地出现,吐出了那团毒雾,以毒攻毒解了我们所中的‘蜡炬始干泪’的巨毒,我们恐怕一个生还的也不会有。”
  “如果不是伯父,伯母在莫轻敌大叫‘杀’,之前出手,恐怕伯父、伯母命达上也不一定成功。”
  莫寒沉思良久。
  “其实。问题出在那个三角形本身。”
  “噢,为什么?”
  “三角形是最稳定的图形,乜航兄弟也就组成了最稳定的阵式,这才来缚了他们的自身潜力的发挥。”
  “为什么会这样!”
  “就因为他们的隐定,才使他们缺少变化,没有变化的阵式,就变成了死阵,这样的阵只有华丽的外表。这种华丽是用乜航他们深不可测的武功组成,看似强大,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所以,乜航三兄弟的好身手完全被这造作的外表而束缚。”
  上官云云点头,表示同意:“想想乜航能够在本门五大高手的合击下还能全身而退,武功已是登峰造极。一种应该变化的东西遭到了束缚,那是一件多么不幸的事。现在想想,你说的一点也不错。不过,多亏了伯父伯母看出了其间的奥妙。”
  莫寒沉默。
  “伯父,伯母同时出手,说明他们二人有一种共识,两个十八年不见的人却有这种默契,真的不容易,这只说明书一点。”
  “哪一点?”
  “只有两个真心相爱的人,才会做到这一点。”
  莫寒苦笑,话头一转:“那乜航完全有机会同我一战,可是他却不战自退,不知为了什么?”
  “就因为他不战自退,所以你那一剑没要了他的命。”
  “在下只是觉得奇怪,所以才没下重手。”
  “乜航这个人总是很神秘,神秘的可怕。”
  “那一刻,可怕的乜航却似完全没有了斗志,只想退,退出来。”
  “乜航之所以退,是不是为了保命?”
  “也许是,也许不是,我猜不透。”
  笑,银铃般的笑。
  “你一贯作法不是猜不透的就不猜,想不明的就不想吗?”
  笑,大笑。
  “而你呢,却是猜测不透的一定要猜,想不明的一定要想,总之,一定要追根问到底,搞个明白。”
  两人大笑。
  “我们就像两个极端。”
  上官云云脸一红,话锋又转:“直到我听到了那声爆炸,才知道朱三温外号小霹雳的真正含义。”
  “朱伯伯只想证明他决不是让两个孩子戏耍的小丑,所以云仙枝就要为她所说的话付出代价。”
  “真想不到,朱伯伯在哪种情况下,还能炸死云仙枝。”
  “其实他完全不必再挨那一箫,受那一刀。”
  “为什么?”
  “因为你!”
  “我?”因觉得意外而感到惊讶。
  “是的。朱伯伯踢飞了肖姑娘是不想让她靠前,是害怕炸药伤了她,也想踢昏她,让你感到意外,而去救她,你要救她,就一定要俯下身子,这时候,炸药才会响。”
  “这……这么说,朱伯伯只是为了让我和肖姑娘趴下以免炸药伤了我们。”
  “是的,肖伯伯不敢示警,只得这样做,他没想到肖姑娘却穿着金丝软甲,他的那一脚根本就没达到预想的效果,多亏了……”
  “多亏了肖妹子用身体挡了云仙枝因狂怒而丢向我的剑,剑虽没伤到肖妹子身体,却把她震成重伤,所以她才摔倒,然后我……”
  “然后你为了救护她,才俯下身,让已身受重剑的朱伯伯掌握了最后一次机会,咬响了藏在牙齿里的炸药,引爆了头颅,将云仙枝的半边脑袋炸飞。”
  “朱伯伯真勇敢。”
  莫寒叹息:“在那时我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如不是一笑上人,父母亲,朱伯伯他们抱着必死之心,拼命一搏,恐怕……”
  上官云云也叹气:“其实,这才是最主要的。他们把生的机会留给了我们,不需要语言,不需要示意,这得需要多么大的勇气?我真为有这么伟大的亲人,朋友而自豪。”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消灭剑幻教以及秋思余孽,让亲人死而无憾!”
  “是的。”
  二人良久又无语。
  “如果不是金毛耗子丘安适时现身,我们还是都没有躲过那一场劫难的机会。”上官云云突然间发话。
  “嗯,金毛耗子丘安……”
  金毛耗子丘安从地下钻了出来。
  上官云云先看到了那久违的金发,然后就看到那尖锥形的头颅,接着上官云云便失声叫道:“丘……丘前辈,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金毛耗子丘安突然现身,现身后的他,是个没了右手的老人,丘安的脸由于疼痛而变的有些扭曲。。
  莫轻敌看到了因狂怒而杀机膨胀的莫寒。
  莫寒的脸因愤怒而扭曲,扭曲的可怕。莫轻敌看到唯一还站着的莫寒,他做了一件事。
  他扭头便走。
  乜航随后跟上。
  所以他根本没有看到从地下冒出的金毛耗子,就因为他没看到丘安,才使莫寒他们终于有了生存的机会。
  莫寒“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朝着父母亲“咚,咚,咚”嗑了三个响头倏地站了起来。
  此时的前殿的喊杀声早已响起一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