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杀

  不一时,一笑上人冷汗满面。似乎那些银丝勒得很重,痛的他冷汗直冒。
  群雄惊讶地看着眼见的这一切,都不知他到底在做什么。
  “天蚕自残丝!”亭外有人失声惊呼,却是闻讯赶来的上官云云与肖百合,上官云云失声惊叫道:“上人,您不想活了?”
  天蚕自残丝?
  天蚕自残丝是什么东西?
  在场的众人,除了一笑上人以及刚刚赶来的上官云云外,恐怕再无人知道。
  上官云云惊讶地道:“莫大哥,一笑上人是怎么了?”
  莫寒苦笑道:“剑幻教的莫教主和三胞胎的乜家兄弟,还有秋思的女主人以及她的杀手女儿悉恋不请自来。”莫寒说的轻描谈写,上官云云听的花容失色。
  她这时才注意到,场内局势已是剑驽拔张,一触即发!
  莫寒所说的几个人物,放在武林中的任何一个地方,足以引起一声空前震荡。
  莫寒根本无暇去问天蚕自残丝到底是何物。
  此时的一笑上人又做了一个更为奇特的动作。
  他头朝下,脚朝上,竖了起来!
  天蚕自残丝早已将他捆了个密密麻麻!
  天蚕自残丝的诡异光芒在月光中闪烁不停,似一群莹火虫爬满了一笑上人的全身,煞是好看。
  场内的所有人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一笑上人怪异的动作,以至于场内原有的噪动一下子静了下来,静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啪哒”一声,众人心中一震。
  呼吸急速,杀机更浓。
  “啪哒”一声,一笑上人手中的火石相碰,点着了火摺。至于火石火摺什么时候掏出来,没有人看得见。
  众人顾然睁大了眼睛,也没有看清。
  不但没有看清这一切,连一笑上人用这因火摺点着了一根白色的蜡炬,也没有人看得见。直到白色蜡炬燃起了白色的光,众人才明白。
  一笑上人头朝下,脚朝上用天蚕自残丝将自捆成了一个发光的棕子。
  一笑上人头朝下,脚朝上用不知何时掏出的火石点着了火摺!
  一笑上人头朝下,脚朝上用火摺点燃了一根白色的蜡炬!
  一笑上人把自己捆起来,仅仅是想点着一根白色的蜡烛?!
  众人似乎这才明白了,仔细又一想,却什么也不明白。
  直到白色蜡烛映出白色的光,射到因痛苦而扭曲,因扭曲而苍白,因苍白而显的异常诡异的脸上。
  一笑上人自始至终做了一件奇怪的事。
  怪事做完,一笑上人高大的身躯突然间一寸一寸地缩小起来!
  众人虽不知道为什么,但都能感觉到那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
  一笑上人的身体正在缩小,几乎缩到了以前的一半!
  “嗖”的一声。
  “啊”的惊叫。
  “嗖”的一声,花丛中露出了一只雪白的兔子,兔子跑到了亭子里。
  “啊”的惊叫声,是亭子里的上官云云与肖百合因“嗖”的一声而齐声惊叫。
  众人心中一颤!
  众人因听到二女的惊叫声而心中一颤。
  皎洁的月光洒在泛着白光的一笑上人身上。
  银色的蜡烛银白色的光,映在一笑上人的苍白扭曲的脸上。
  月光,烛光,天蚕光,皓如美玉。
  银色的蜡烛,苍白的脸,外如一只雪白的兔子。
  还有正在缩小的身体。
  夜,黑夜。
  黑夜中却有白光,白色的蜡烛,白色的脸、白色的兔子,缩小中的身子。
  白!
  很白!
  雪一般的白!
  雪白色!
  小!
  很小!
  身子缩的很小!
  白色,白色的恐怖!
  白色,死之后的色彩!
  雪白色的兔子穿入亭中却吐出了赤色的雾!
  莫寒眉头一皱!
  华岚眉毛紧蹙。
  因为那雾有毒,毒雾。毒雾曾杀了余力佳的第二代十二生肖的一员。
  雾迷漫于长亭,雾散于长亭!
  上官云云扯了一把莫寒。
  莫寒一怔。
  上官云云一言不发却深吸了一口气!
  上官云云在吸雾,毒雾!
  莫寒竟没有犹豫,也吸了一口气,吸毒气!
  华岚竟也吸了一口气,吸的都是毒气!
  “蜡炬始干泪。”莫轻敌突似发现了让他震惊的事,而惊骇地大叫。大叫之后,他扬指。
  大菩萨指!
  指破风,风扑蜡!
  一笑上人又做了一件事,一件怪事!
  他的身子跌倒,跌倒之际,天蚕光就挡住了风!
  挡住了指风!
  一笑上人竟用缩了一半的身子挡住了大菩萨指!
  指风迷漫于天蚕自残丝的光茫之中,接着——
  哇的一声,一笑上人吐了血。
  鲜血!
  红红的鲜血!
  白色的蜡烛射出了白色的光茫,照在了地上鲜红的血上。
  色彩不在单调,红衬白,白托红。
  死与鲜血也总是互相衬托。
  血流多了就得死,死因血流的太多,就这么简单。
  “杀!”
  “杀!”
  “杀”字终出口,杀气迷漫,杀声震天!
  第一个“杀”出自莫轻敌之口。“杀”字一出口,地阴教内杀声震天!他迈了一步,仅仅一步,就到了一笑上人的身边,他扬指,指称菩萨指!
  指破风,风吹一笑上人的发光的头,光头。
  一笑上人躲不了,所以他根本就没躲。一笑上人躺在地上,做了一件事,那原本被捆住的手,不知何时已捧着一团光,光根本就抓不住,一笑上人却捧着一团光!
  天蚕自残丝上的光!
  一笑上人捧着光,他身上的光也就消失了!
  光罩住了风,风无!
  光盛。
  光大盛!
  一笑上人不知何时站了起来,那原本缩到一半的身子突然间又变得高大威猛。
  光,不知何时从他身上消逝了,那些光,不知何时照在了莫轻敌的身上!
  于是莫轻敌成为了棕子,光的棕子。棕子越缩越小,成为一个光球。
  一笑上人在光罩在莫轻敌身上的刹那,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笑。就在那一刹那,一笑上人的笑,永远滞留在了脸上。他带着笑看着光团的缩小,然后带着笑摔倒在地上。他的笑没有被随之而来的惊惧而抹掉,他带着这永远的笑离开了人间。
  一笑上人的一笑!
  一笑丢魂!
  蜡烛也灭!
  一笑上人摔倒在地,他的后脑的指洞汩汩地流出了血。
  冷笑,有人冷笑。
  莫轻敌在冷笑。
  莫轻敌站在一边看着一笑上人的尸体在冷笑。
  莫轻敌逶迤在地的灰袍不知何时脱了去,一笑上人的天蚕自残丝根本就没有缠住莫轻敌,仅仅缠去了莫轻敌的灰袍。
  莫轻敌冷笑道:“金蝉脱壳也许是天蚕自残丝的解救之法。”
  “蜡炬始于泪可有解药?”莫轻敌的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莫轻敌突然转首,脸上骇然变色!
  ……
  “天蚕自残丝,是用百年难遇的天蚕丝制成,凡被天蚕自残丝缠住的人,就会在极短的时间缩小,直到缩小成一个蚕茧。”
  莫寒动容道:“这难道就应了春蚕到死丝方尽的真正含义?”
  “当我看到天蚕自残丝时,却没想到一笑上人会把天蚕自残丝缠在自己身上。”
  “他老人家之所以那样做,无非是想迷惑莫轻敌,造成他自残的假象,想让莫轻敌上当。”
  “嗯,他这样做是为了点上含有巨毒‘始干泪’的蜡烛。”
  “一笑上人用他的生命,换取这唯一机会,可惜却被莫轻敌用金蝉脱壳之计成功逃脱。”
  “一笑上人能够迷惑住老奸巨滑的莫轻敌很不容易。”
  “最主要的是我们这些旁观者的震惊帮助一笑上人得以成功施为。”
  “如果不是我看到一笑上人做那一切是为了点蜡烛,才没有去救他。否则我万一忍不住出手,一定会坏了一笑上人的计划。”
  “是的。当时的我,如果不是因为母亲和父亲在我身边我也会第一个冲上去了。”
  “要知道,我们这边的敌手是三个乜航,一个秋思,一个秋意,而我们这边只有你、我、肖百合妹子、伯父、伯母、朱大伯,除了你之外,我们所有的人加起来也不是一个乜航的对手,更何况乜航竟然有三个,练的还是武林中的至高剑法,三伤剑。”
  “三伤剑!伤体,伤心,伤神,想想都让人害怕。”
  “如果不是伯母、伯父的刀剑合壁,如果不是她们拼死出招,如果不是不见经传的朱伯伯以命相抵,如果不是百合挡了那一剑……”
  “如果不是那‘蜡炬始干泪’的巨毒,如果不是那只兔子,如果不是那只手……”
  “如果不是那只手……”
  ……
  第二个“杀”字,是莫寒在第一个“杀”没落之后喊出来的。
  最先动手的却是华岚夫妇,他们在莫轻敌还没喊出那个“杀”之前便出了手。
  他们几乎同时出了招。
  华岚的左手刀!
  姜青萍的飞天剑!
  刀剑合壁,势如破竹,其式,其速决不亚于颠倒乾坤兄弟的心神合一!
  华家的刀剑合壁!
  他们双双扑向了那个奇异的三角形!
  这个三角形比莫轻敌还要可怕!
  三角形是任何图形中最为巩固的图形。
  三角,互为输角,坚不可摧。更何况组成这个三角形的人不是别人,而是秋思最恐怖最厉害的杀手航乜,一个乜航足让人心惊,更何况三个子乜航?
  三角形动了。
  三角形一动,莫寒也动了。
  三角形一动,快如闪电的一动。
  寒光闪烁,杀气过漫。
  杀机云涌!
  一个乜航手中的似刀非剑,似剑非刀的怪异兵刃就插在了姜青萍的酥胸之上。姜青萍的飞天剑根本就没有机会出招,而她更没有机会躲。
  乜航的剑已快的让她躲都不知如何去躲,躲都没法躲的地步。
  姜青萍没有闪,没有躲,只是笑了笑,美人一笑,一笑倾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