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孽种

“这是真的。”亭外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声音未落,亭外走进来一位四旬开外虬髯大汉,正是小霹雳朱三温。
“朱伯伯,您也来了。”莫寒招呼道。
朱三温的现身并没引起云仙枝二女的惊奇,因是同朱三温一路而来。
朱三温点点头,算是招呼,对姜青萍道:“这个孩子的确是二弟的骨肉。”
“真的?”姜青萍苦笑,“仙枝,你为何千方百计地想要除去我的寒儿?”
云仙枝冷笑道:“因为你!因为你抢去了我的男人!定平是我的,是你抢走了他,还生了这个孽种!”说罢,她用极其冷酷的目光看着莫寒。
莫寒心中似打翻了七味瓶一般不知是何种滋味。
“你胡说!”莫寒怒喝,“秋意不是爹爹的女儿。”
云仙枝轻笑道:“莫大侄儿有甚么疑问呢?”
莫寒恨恨道:“你云仙枝凭什么污辱娘与在下?你才是个不折不扣的孽种!因为你是莫轻敌与燕机灵的女儿!”
此语一出,满亭大哗。
“寒儿,不要胡说。”姜青萍厉声喝止。
云仙枝黑巾蒙面,看不出脸上是什么表情。但见她全身颤抖,可见气的不轻。
秋意冷冷地道:“这事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吗?莫轻敌是我爷爷,莫定平是我爹爹,这并没什么惊奇。”
“这也是真的?”姜青萍搅得满头雾水,“这怎么可能?”
的确不可能。
假如云仙枝是莫轻敌的女儿,莫定平又是莫轻敌的儿子,而秋意却又是云仙枝与莫定平的女儿,这怎么可能?
如果是真的,这岂不是兄妹之间的乱伦案。
“这一切都是真的。”从亭外又飘来一个人的声音,“千真万确。”
众人齐齐张望,只是亭外已走进来四个人,为首之人年近七旬,灰袍袭身,长得道貌仙骨,一对精眸着射出的寒光,让人望而生畏。他的身后,赫然站着三位衣着蓝衫手中持笛的青年公子。
青年公子呈三角形立在灰袍老者的身后,让人有一种极其巩固的感觉,恰似三座大山的巍然屹立!
莫寒就有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是那么的充实,稳固。
然后,莫寒就感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气。一种比秋意身上还有浓的多,深几倍的杀气!
这种杀气不仅让颤栗,而会让你退缩。
这股杀气,就像死亡已被禁锢,禁锢在那个固定的模式三角形中。三角形不仅禁锢了你的感觉,还禁锢了周围的空气。
于是,周围的空气让每个人都感到了窒息!
凉亭的人不约而同地退了一步。
莫寒不退也不进,他做了一件事。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全身上下抖了抖,抖的很做作。待他停止抖动以后,莫寒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那原本充满感情的目光,在他停止抖动后变成了死灰色。
灰袍老人看到这个动作,也注意到了这种目光,他也做了一件事。
那就是那缓缓进入亭内的脚步,嘎然而止。他止住脚步,身后三角形也随之固定了下来。
秋意一见来人,欢喜地迎了上去,道:“爷爷,您也来了。”
灰袍老人爱怜地把秋意搂入怀中,微笑道:“没人欺负你吧?”
“没有,不过大哥欺负母亲。”秋意告了莫寒一状。
莫轻敌!
来人便是莫轻敌!
莫寒的祖父,剑幻教主!
姜青萍趋步上前,莫寒紧随其后。
姜青萍深施一礼道:“青萍见过爹爹。”
莫轻敌哈哈大笑道:“免礼,免礼。”
莫寒只是抱了抱拳道:“莫寒见过莫教主。”
莫轻敌不以为许,笑了笑道:“莫掌门别来无恙?”
“莫教主?”姜青萍一脸的迷惑,“寒儿,你什么意思?”
莫寒微微一笑,恭敬地道:“娘亲,这位前辈便是剑幻教的莫教主。”
姜青萍娇躯又是一颤,她的眼中露出了极度惊骇的表情,自言自语地道:“真想不到。”
莫寒依然微笑:“娘亲,想不到的事情真的太多、太多了。”
莫轻敌盯着母子二人,干笑道:“想不到的事的确太多了。”
“阿弥陀佛,莫施主别来无恙。”是一笑上人的声音。
众人循声望去,院口走来两个人,赫然是一笑上人与神愁客华岚。
莫轻敌一怔,皱眉道:“果然是你。”
一笑上人双掌合什:“阿弥陀佛,老纳一笑,莫施主远道而来,老纳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华岚道:“启禀掌门,剑幻教与秋思杀手已包围地阴教总坛,望掌门定夺。”
莫寒微笑道:“没想到莫教主来的如此之快,到令在下心悸的紧。”他说是害怕,却不见他有丝毫惧怕之意,“可见今日一战,是脱不了了。”
云仙枝冷冷地道:“莫公子能够毁去幽灵禁地,我们又怎好让你失望?”
莫轻敌笑道:“这就像一场交易,有赚总会有亏,今天赚的应该地我们。”
一笑上人道:“阿弥陀佛,今夜来到地阴教的高手好像不仅是秋思杀手。”
秋意笑了:“大和尚猜的不错,除了我们毁去南宫世家的原班人马外,地阴教已处在天龙门,骷髅教,万毒蛇庄的三面包围之中。”
莫寒道:“好像我们必败无疑了。”
莫轻敌道:“为了杀了你,本教主不得不亲自出手,以防万一还给你带来了一件礼物。”指了指身后的三角形,“一个乜航能从贵门五大高手手里脱险,不知三个乜航你如何应付?”
莫寒苦笑道:“其实,他们三人足以毁去整个地阴教,莫教主又何必如此兴师动众?”
莫轻敌摇摇头道:“你错了,武林大会召开在际,本教主不想花费太多的心思与尔等周旋。”
姜青萍听得花容失色,惊恐地道:“爹爹,你不能这样做,寒儿可是您的孙儿呀?”
莫轻敌冷笑道:“这样的好孙儿,老夫实在不敢恭维。你不是说定平与仙枝之间是不可能的吗?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莫定平根本就不是老夫的亲生儿子。”
此语一出,在场之人无不失声惊呼,姜青萍更是不能自持,吃惊地道:“爹爹,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云仙枝插话道:“一点也不错,定平根本就不姓莫,他只是先父收养的一个义子而已。”
莫寒恨恨地道:“在下终于明白,诸位千方百计想置在下于死地的真正原因了。”莫寒漠然地盯紧云仙枝与莫轻敌,“好一帮卑鄙无耻的小人。”
“哦?”莫轻敌轻笑道:“这看上去并不卑鄙吗?”
莫寒冷笑数声道:“阁下作恶多端,在武林中的极多恶迹,在下起先并不十分相信,现在看来,一切都是真的了。”
莫轻敌依然在笑:“你好像证据确凿,不妨说出来听听?”
莫寒冷冷地道:“你真的想听?”
“在你临死之际,让你多说两句,并没有什么坏处。”莫轻敌说的轻描淡写,却让人由衷地感到了死前的恐怖。
莫寒道:“云仙枝说家父是莫教主收养的一个义子?”
莫轻敌点头道:“不错”
“家父根本不是你收养的什么义子!而是阁下用极其卑劣的手段从蝴蝶谷主高不通的手里抢来的一个孩子,他不姓莫,应该姓高,他叫高定平,是不是?”莫寒怒视莫轻敌,厉声喝问。
莫轻敌一愕,道:“你怎么知道?”
此语一出,无疑承认了莫寒的问话。
莫寒道:“欲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挟持了这个孩子,逼迫高不通将蝴蝶谷的不传绝学大菩萨指传授于你,因你早被蔡风秋老前辈打开玄督二脉,所以很快就学会了武林中五大绝艺之一的大菩萨指。”
莫轻敌道:“你说的一点也没错。老夫不懂的是,这一段已过去四十多年的公案,何以你知道的一清二楚?”
莫寒道:“这没什么稀奇,在下与肖永香肖前辈有一面之缘时,她告诉了我很多秘密。当我见到百合妹子的时候,总觉的在什么地方见过她。”
姜青萍轻轻道:“寒儿,你曾见过肖前辈?”
“孩儿在蝴蝶谷见过肖前辈。之所以觉得她女儿很面熟,是因为她长得很像家父。”莫寒叹口气道,“高谷主临死之时也不敢将真像说出来,是因为他的儿子还在这位莫教主的手中。”
莫轻敌并没有显得太过惊讶,缓缓地道:“你知道的秘密如此之多,老夫真没理由让你继续说下去。”
姜青萍冷冷地道:“莫教主,这儿是地阴教,并不是阁下的剑幻教。”
她明白了真相,也就不在称莫轻敌为父亲,反而真呼其教主。
莫轻敌哈哈一笑道:“贤儿媳,这么快就反脸,倒是出乎老夫的意料,难道你忘了定平虽与老夫没有父子之实,却有四十多年的养育之恩。难道你就一点情面不讲,而同老夫作对吗?”
众人万没想到,这道貌岸然的莫轻敌,竟如此的厚颜无耻。众人义愤填膺,却又无可奇何。
姜青萍冷笑道:“莫教主是想让我们母子报答你对定平四十年的养育之恩了?”
莫轻敌干笑道:“老夫这也是替寒儿着想。你想想,假如寒儿与老夫为敌,其间固然有老夫的许多不是,但传到武林中,寒儿岂不成了不忠不孝之徒?”
姜青萍冷冷地道:“你想怎样?”
莫轻敌扫了莫寒一眼道:“贤孙,你一定会给老夫一个满意的答复是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