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真相

肖百合噘起小嘴道:“人家已不是小丫头了,我都十五岁了。”
上官云云嘻嘻一笑道:“是不是虚岁呢?”
肖百合不服气地道:“虚岁不也是十五岁吗?”
姜青萍在二女说笑之际,似不经意地试了下眼角,仰首望向皓白明月道:“云儿,你可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慕容花死了。”上官云云惋惜地道:“听莫大哥说,她为了报仇,以身噬虎,已命丧虎口。”
肖百合不解地道:“以身噬虎是什么意思?”
上官云云道:“为姐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莫大哥这么说,我就这么告诉你。”
肖百合道:“为何会变成这般样子?”
上官云云道:“听说敌人武功极高。”
姜青萍涩声道:“神愁客华岚是因为慕容花的事而在那山上一呆十七年吗?”
上官云云摇头道:“当然不是了。听莫大哥说,华前辈好像做了一件对不起一个女人的悔事,内生自责,而呆在山上十七年的。”
姜青萍身子一颤,失声道:“那后来呢?”
上官云云道:“后来华前辈便和莫大哥一起共同对付秋思和剑幻邪教。”
“华岚是不是一直同寒儿在一起?”姜青萍急切地问道。
上官云云想了想,点点头道:“可以这么说,自从云儿找到莫大哥以后,就发觉华前辈同莫大哥呆在一起。”
肖百合不解地道:“莫大哥身为一代掌门,做属下的尾随其后,保护其安全并没有错呀。”
上官云云用同样疑问的目光看着姜青萍,疑惑地道:“伯母,这有什么不妥吗?”
姜青萍看了二女一眼,轻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好像华岚是个恶人似的?”
肖百合与上官云云对望一眼,齐齐地问道:“伯母,您真的没事吧?”
姜青萍被问的愣住了,看着二女疑惑的脸色,失声笑道:“你们这两个傻丫头,怎么会有事?好了,今晚就谈到这儿。”说罢,叫了一声“湘儿”
院外的丫头答应一声,奔了进来:“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你领两位小姐去厢房休息去吧。”
湘儿对二女施了一礼,道:“二位小姐请随我来。”
二女辞别姜青萍,跟着湘儿来到西厢房,西厢房早已收拾得干干净净,待丫环湘儿离去,肖百合迫不急待地道:“云姐姐,姜伯母总是这般怪怪的吗?”
上官云云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以前莫伯母可不是这样的。”
肖百合叹道:“地阴教的人与真人就是不一样。”
姜青萍看着肖百合与上官云云离去,喃喃地道:“我今天是怎么了?难道他,他会是那个人?”她抬头仰望着挂在天边的明月,思绪似乎一下子飞走了,飞到了那十七年前的一个月圆之夜。
十七年前的月圆之夜,她因痛苦和绝望跑到了一座山上,看到了一个快要死的乞丐,她为了报复让她痛苦和绝望的那个男人,毫不犹豫地投入了乞丐的怀里
她的整个身心融入了苦涩的回忆中,以至于莫寒来到她的身边,而茫然不觉。
莫寒望着表情古怪的母亲,迷惑地道:“母亲,你怎么了?”莫寒连问了二声,姜青萍才从往事回忆中惊醒。
“啊寒儿,你你还没睡吗?”姜青萍言不由衷,这让莫寒很纳闷。
莫寒摇了摇头:“睡不着。”
姜青萍关心地问道;“寒儿你有心事?”
莫寒喃喃地道:“有些事孩儿本不该问,但事关重大,又不能不问。”
姜青萍娇躯微颤,故作平静地道:“何事这等重要?”
莫寒道:“此事在孩儿心中压了近十年,却一直没有答案。”
“是不是你六岁那年,你父亲无故失踪达十年之久,十年后又在四明山上突然现身,现身之后却又成了残疾人,为娘从不为你父亲的失踪而感到焦虑,也不因你父亲的现身而去看望于他?”
莫寒近十年的疑问,在她口中说出来,却像是说别人的故事一样。
莫寒道:“母亲是不想告诉孩儿真相了?”
姜青萍反问道:“寒儿,你为什么一定想要知道呢?”
莫寒吸了口气道:“娘亲有所不知,那个叫云仙枝的女人,就是秋思的首脑。”
“什么?!”姜青萍身子猛颤,失声惊呼,“她,她会是秋思杀手的幕后指使?”姜青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孩儿如非亲眼相见,也决不会相信。”
“云仙枝就是秋思。”姜青萍喃喃而语,“所以,所以她想杀了你。”姜青萍的表情变得异常古怪。
莫寒静静地道:“这就是孩儿感到奇怪的原因。”他不在说话,只是用探询的目光看着震惊的母亲。
姜青萍恢复平静,叹口气道:“真没想到,这个女人连下一代也不放过。事已至今,为娘也不再隐瞒,就把你父亲还有云仙枝的事说给你听听。”
莫寒表面平静,心里却似揣着一个兔子,突突乱跳。
“大约是在二十年前,娘亲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由于厌倦了地阴教苦燥无味的生活,决定到江湖上闯一闯。那时为娘年纪小,哪里知道什么江湖险恶?只是怀着一颗无知,好奇的心来看地阴教之外的世界。直到有一天,为娘遇到了一个男人,改变了后来的一切。”
莫寒插话道:“那个人是不是父亲?”
姜青萍摇摇头道:“那个人使的一口极好的刀法,与别的刀客不一样的是,他是一个左撇子,江湖上左手持刀的高手又很少。”
见母亲对这个左手刀客如此熟知,莫寒知道此人绝不简单,心中暗讨“那个人是谁,却让母亲如此牵挂?”
姜青萍似乎看透了莫寒的心里,苦笑道:“你一定想知道那个人是谁,但可惜的很,为娘也不知他是谁。那年为娘出道不久,就遇上了武林中极有名望的四大魔头,他们号称四野屠夫为恶武林甚久,适逢为娘赶上他们作恶,就跟他们叫板,无奈技不如人,如非左手刀客拼命相救,为娘早已凶多吉少。以后为娘在也没有见过那个人,为娘询问恩人的姓名,他却说,假如为娘知道了他的姓名,一定会有杀身之祸所以二十多年来为娘一直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莫寒奇道:“娘亲,这个人很重要吗?”
姜青萍苦笑道:“假如你有空就替为娘打听一下这位救命恩人,他到底是谁,姓氏名谁,如果你找到了人,有些你解不开的迷也就解开了。”
莫寒道:“娘亲同四野屠夫结了梁子,那后来呢?”
姜青萍轻轻叹口气:“后来相继认识了你的父亲莫定平,以及你大伯朱三温,我们三人行侠武林,好不逍遥。”说到这里,姜青萍忧愁的脸上,已多了一份异彩。
莫寒道:“娘亲,秋思与剑幻教正肆虚武林,父母亲与大伯在武林中行侠仗义,却没遭到秋思与剑幻教的非难,这本就是奇事一件。”
姜青萍苦笑道:“现在想来我们的确可笑,幼稚之极。为娘跟你父亲他们认识的那一年夏天,大家在杭州西湖游玩,在湖上的一个画舫上认识了云仙枝,大家都是同龄人,玩的比较开心,任谁想得到,那个女孩子便是秋思的主人?”
莫寒叹道:“想不到的事太多了。”
“的确,想不到的事太多了。”黑暗中传来了一个幽幽而又冰冷的声音。
“谁?”姜青萍厉声喝问。
“我。”从黑暗中的声音应问而答,便见黑暗中,皎洁的月光下走出两个人来,两个女人。
姜青萍一见二女,脸色突变!
一位是黑衫蒙面女。
另一位是紫衫持箫女。
发话的是黑衫蒙面女,由于黑衫蒙面看不清年纪大小,听其口音估计也已不小。
紫衫持箫女,年纪约有十六七岁,天生丽质,脸上的凌然杀气与她的年纪实不相符,莫寒一见二女,心中一沉,缓缓地道:“是你们。”
“是我们。”黑衫蒙面女微笑道:“想不到吧?”
莫寒沉声道:“想不到的事的确太多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秋思创建者燕机灵的女儿云仙枝,以及在普陀山上阻杀妖魔鬼怪的秋思杀手秋意。
云仙枝微笑道:“青萍妹子多年不见,一向可好?”
姜青萍道:“没想到秋思的主人,真的会是你。”
云仙枝笑了笑:“想不到的事的确太多了,意儿,还不见过你二娘和大哥。”
秋意双手一抱拳,冷冷地道:“意儿见过二娘和大哥。”
姜青萍与莫寒齐齐一愣。
“谁是你二娘。”姜青萍问。
“谁是你大哥?”莫寒更吃惊。
云仙枝故作吃惊地道:“难道定平没有告诉你,我已同他有了一个女儿?”
姜青萍身子一颤,用极度惊讶的目光打量了秋意一番,“你是定平的女儿?”
莫寒的惊讶决不亚于其母,如果这是真的,自己将有一位同父异母的妹妹,更为糟糕的是,他的对手竟是自己的亲妹妹,想到这里,他就觉得不寒而栗。
秋意冷冷地道:“二娘是觉得意儿不像象家父吗?”
“像,真是像极了。”姜青萍苦笑道:“这真是天意。”
莫寒道:“娘,这都是真的吗?”
“这的确是真的。”姜青萍问道,“定平呢?定平在哪里?”
“定平死了!”云仙枝冷冷地道。
“爹爹死了?!这不可能!”莫寒脑子“嗡”的一声,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爹爹死了半年之久。”秋意接着道。
“定平死了。”姜青萍颓然坐在了石凳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