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一百一十章 性情中人

  二人总是窃窃私语,莫寒便知二人感情非同一般。二人一路上对沅江附近指指点点,好像对此地极为熟悉,是以稍加留意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听此人有此疑问,便笑问道:“褚前辈好像对这洞庭湖极为熟悉。”
  褚胖子叹气道:“奈何江湖上大大有名的地阴教就在此地,老夫却不知晓,实感惭愧。”
  莫寒心中一动,道:“这洞庭湖与长江之上有一个天龙门。”
  “天龙门?”诸胖子脸色微变,“这个老夫也听说过,不知那地阴教距天龙门有多远?”
  他有意又开话题,莫寒只得道:“诸前辈可听说过断肠林?”
  褚胖子骇然地道:“莫少侠说的莫非是那号称‘无奈断肠林,魂游地狱门’的断肠林?”
  莫寒点头道:“神秘的断肠林便是地阴教的入教之地。”
  莫寒等人,按照地阴教的规矩,挨至深夜,方由地阴教的招魂使者率领,窜过断肠林,进入了神秘而又恐怖的地阴教。
  对于第二次光顾地阴教的上官云云来说,虽没上一次的心惊胆颤。但地阴教特有的阴森恐怖的气氛,依然心有余悸。而头一次光临地阴教的这一帮江湖人物,无异于在地狱里走了一遭。
  地阴鬼王姜永合亲自迎接了这些足以在武林中呼风唤雨的人物。
  姜永合对莫寒在武林中造成赫赫声望,也早有所闻,莫寒又领来这么多一帮一派之主,或一地之英豪,更是震惊不已。
  众人分宾主坐定,莫寒便把在剑幻总坛及秋思的一役,详细说了一遍。
  被莫寒救出的一众江湖人物离开幽灵门后,便马不停歇一路奔波,对莫寒如何闯入剑幻总坛,虽有所闻,却不详知。此时才有空聆听莫寒一众人的幽灵门之行,只听得包括姜永合在内所有不知详情的江湖人士,皆惊叹不止。
  听完莫寒的讲述,姜永合缓缓地道:“寒儿能奏此奇功,实乃天意。据外公所知,就在你们同秋思一战之日,秋思的大部分杀手也光顾了南宫世家以及东海普陀。”
  莫寒身子一震,失声道:“难道婆婆……”他再也不敢说下去了。
  姜永合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东方前辈以及墨家四将已被秋思所杀。南宫世家在几日前,被秋思杀手一举灭门。听说仅有少庄主南宫不平外,其余的三百多口无一幸免。”
  莫寒闻言如雷轰顶,半天说不出话来。
  如此震撼的消息,引起了众人的轰然大哗。
  众人议论纷纷之际,忽听殿外有人喊道:“大小姐到!”
  只见大殿外,有一位姿丽绝佳,身着锦罗绸缎的中年妇人,莲步轻移步入殿内,在她的身后尾随着两位颇有姿色的丫环。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武林四美人之一的飞天魔女姜青萍。
  姜青萍进殿,大殿内的众人嘈杂的议论声,因姜青萍的突然现身而瞬间变得一片寂静。
  母亲现身,莫寒忙着上前施礼:“孩儿拜见娘亲。”
  姜青萍伸手拦住,笑道:“寒儿已是堂堂一门之主,还行此大礼,也不怕外人笑话。”
  上官云云上前施礼道:“莫大哥虽为一门之主,依然是伯母的儿子,儿子拜母亲乃是天经地义的事。华前辈,你说是不是?”转首对神愁客华岚调皮地问道。
  再见神愁客华岚,正双目紧盯着姜青萍,好似惊异于姜青萍的美色,正看的目瞪口呆,哪里有暇回答上官云云的问话?
  上官云云连问了两声,神愁客华岚恍如梦中惊醒一般,手足无措地道:“什……什么事?”
  这一来,惹得大殿中人的一阵哄堂大笑。原本静的落针之声也可听清的大殿,一时间变得热闹起来。
  莫寒只当是他惊诧于母亲的美色,也不以为许,带姜青萍来到华岚的面前,意欲给母亲引见,还没等他们来到华岚跟前。华岚已左顾右盼地站了起来,他好似惊恐于什么事般地,额头上竟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就在他惊慌失措之际,莫寒发觉苗头不对,关心地问道:“华前辈,你不舒服吗?”
  经此一问,华岚好似恢复了许多,声音略带沙哑地道:“承蒙掌门人挂念,属下……属下好像染了风寒。”说着,竟然轻咳了几声。
  姜青萍的眉毛一挑,秀目落在了华岚的身上,上下打量了华岚一番,道:“寒儿,这位是……”
  莫寒被华岚搞得一头雾水,听母亲问话,忙道:“这位乃是武林三大世家华家的神愁客华岚,华前辈此乃家母。”
  此女一出,姜青萍娇躯猛地一颤,面部表情顿时古怪之极。
  神愁客华岚略显尴尬地抱拳,道:“原来是莫夫人,久抑,久抑。”
  姜青萍还了一礼,紧咬嘴唇一言未发,又随着莫寒同大众的见礼去了。
  华岚看着姜青萍的背影,解脱般地吁了一口气。
  上官云云觉得不对劲,满脸狐疑地问道:“华前辈,你没事吧?”
  华岚身子一颤,干笑道:“没事,没事,伤了风寒而已。”说着又轻咳了几声。
  莫寒将众人给母亲一一引见,姜青萍强笑应付。机警的莫寒,已发觉自己的母亲,满怀心事,心不在焉。
  姜青萍抱拳道:“妾身有幸与诸位大侠一见,实乃三生有幸。妾身有事在身,不便久留,还望诸位见谅。”说罢,对上官云云道,“云儿,百合,你们如没有事,就随伯母后堂一叙如何?”
  二人欣然前往。
  主仆五人便辞别众人来到了后堂,肖百合的惊诧绝不亚于第一次进入地阴教时的上官云云。
  肖百合惊奇地道:“真想不到地阴教里还有这般人间仙境?”
  姜青萍笑道:“是想不到我这女魔头会呆在这么好的地方吧?”
  肖百合忙道:“江湖人虽称伯母飞天魔女,却也是武林公认的三侠之一,想当年鬼妖谷一战何等的让人羡慕?”
  “鬼妖谷一战?!”姜青萍脸色突,涩声道,“没想到你们这些娃儿都还记得。”
  姜青萍脸色不对,上官云云试探地道:“鬼妖谷一战,吾等虽未亲临,但也听上一辈人讲过,是一场人鬼皆惊的大战,伯母好似不愿提它却是为何?”
  姜青萍惊异地看着上官云云:“云儿,你何以知道伯母不愿提它。”
  上官云云道:“云儿哪里知道伯母的心思?只是经百合妹子一提,伯母的脸色就变得不好看,云儿只是试着问一下而已。”
  姜青萍苦笑道:“是吗?伯母今儿不知怎的,心情不是很好。”
  肖百合惶恐地道:“是不是百合的话惹得伯母不开心?”
  姜青萍笑道:“傻孩子,是伯母自己不好,哪里能怨你?你们把剑幻教的事说给伯母听听,让伯母也替你们高兴、高兴。”
  一提起袭击剑幻教总坛的大战,二人立刻来了精神。
  三个女人一台戏,女人聚在一起话就特别多。
  上官云云与肖百合你一言我一语,将在剑幻教总坛的一战,从头至尾,虚虚实实地讲了一遍。其间夹杂着二人的感情色彩,这与莫寒说的轻描淡写又不相同,只听得飞天魔女姜青萍的思维与激情完完全全地融入了那一战中。
  二女添油加醋地讲完,姜青萍又问道;“云儿,寒儿如何识得造化谷的那帮高手,你可清楚?”
  “当然清楚了。”上官云云脱口而出。
  在姜青萍的询问下,便将同莫寒及一起离开地阴教后的系列遭遇,悉数告知了姜青萍。这一段遭遇肖百合也是头一次听上官云云亲口说起,同姜青萍一起听的津津有味,遇到惊险之处,肖百合自然与上官云云一般地投入,可谓与其欢喜与其忧。
  姜青萍只是聆耳细听,每在上官云云遗漏之处,加以提醒。当说到莫寒与华岚相识一幕之际,被一直聆听的姜青萍打断。
  她颇为激动地问道:“你……你说那华岚在那山上等了十七年?”
  上官云云点点头道:“云儿是听莫大哥亲口讲的,那神愁客华岚还有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呢?”
  肖百合羡慕地道:“莫大哥跟云姐真是无话不说。”
  上官云云脸登时就红了,心中甜蜜无以复加,整个人沉醉在对莫寒的浓浓爱意里。浑然不觉姜青萍业已花枝乱颤,好像遇到了极其震惊的事。
  姜青萍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抑制已发颤的声音,缓缓地问道:“那……那华岚,还……还有什么故事?”
  “是呀。那华前辈有什么故事?”肖百合一样的迫不急待。
  上官云云从沉醉中苏醒,见二人没有发觉她的失态,放下心来。她哪里知道三女现在是各怀心事?便将华岚与慕容花的事说与二女听了。
  肖百合啧啧连声道:“想不到华前辈也是性情中人。”
  上官云云笑道:“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是性情中人,当真好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