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一百零九章 去向

莫轻敌的脸色终于变得有些难看了,依然不紧不慢地道:“来的是些什么人?”
风七扫了众人一眼,道:“属下也是凭空猜测,如有失误还望教主及诸位大人见谅!”
莫轻敌道:“本教主信得过你。”
“谢教主赏识。”风七显得有些激动,“莫寒领的人除了诸神殿的二神一财,奈何居的百手巧匠,神拳堂的八步神拳庞元坤,天狼帮的鬼残哭嚎东濮行,黄河帮的上官云云,还有飞天帮的颠倒乾坤孙氏兄弟,无风居的踏雪无踪拓跋玉,明月堡的南天客杨凌,华家的美髯客华风,神火堂的火威神龙齐正,烟波岛的无情剑方缺云,好像还有蝴蝶谷肖永香的后人肖百合,再加上莫寒一共有十六人。”
众人面面相觑,震惊不已。
“十六人?”莫轻敌不怒反笑,“十六人竟将本教主三十年建立起的基业毁于一旦?哈哈,诸位,十六人!”说罢,他的精眸冷冷地扫了众人一眼。
众人心中一寒,齐齐垂下头去。
霍堂主上前道;“教主,本教设置的如此机密,莫寒对本教何以知道的如此清楚?依属下所见,恐怕本教有”他的话一顿,没有说下去。
莫轻敌冷笑道:“你怀疑本教有内奸?”
霍堂主忙道:“望教主明查。”
莫轻敌道:“风七,你是这场活动的目击者,你有何高见?”声音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风七的额头上顿时冷汗直冒,忙道:“教主明鉴。属下护教不力,自当该死!”说罢,“呛啷”一声,拔剑在手,挥剑自刎,就在他的长剑挥到脖颈的一刹那,莫轻敌手指轻轻一抬,也仅仅这轻轻一抬,风七便觉手腕一麻,长剑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风七大骇失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莫轻敌脸色稍缓,抬了抬手道:“本教主并无怪罪之事,你又何必如此?你先起来吧。”
风七汗流浃背地站了起来:“谢教主不杀之恩。”
莫轻敌道:“你把经过说给大家听听。”
风七便将莫寒携血魂手鲁跃波,中原一刀谢去污,修罗一剑文厌寒来到衙门的一幕开始,把事情的发展经过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众人瞠目结合,良久无语。
莫轻敌的脸上一直阴晴不定,众人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待风七一口气讲完,沉吟半晌方道:“霍堂主,依你之见呢?”
霍堂主道:“从本教禁地中出走的那些,如果容他们在江湖中走动,势必会给本教造成一些麻烦,依属下所见,应立即沿途狙杀,一个不留。”
莫轻敌点了点头道:“这件事就由霍堂主亲自去办。”
霍堂主答应一声,领着二个人出谷去了。
莫轻敌转首对着另一位老者道:“任堂主,下一步该怎么走呢?”
这位任堂主正是掌毙南极仙翁的郑平山的一场恶梦任半梦。
任半梦道:“这些人出谷,必会处心积虑地想着报仇雪耻。既然要报仇,需得有同本教一斗的资本,所以他们必会先在门下争取势力,先让他们拼个你死我活,我们坐收渔翁之利也不迟。”
莫轻敌道:“听说不归谷的主人也露面了,可有此事?”
任半梦道:“千真万确。”
“这件事就由你亲自去办,不归谷的小骚货本教主总会让她驯服的。”说罢,脸上的肌肉又抽搐了几下。
任半梦接令带着两个手下去了,莫轻敌把目光落在身后的一位蓝衫青年身上,“航儿,你有什么话说?”
蓝衫青年正是杀手乜航。
乜航道:“进谷之前,徒儿去了一趟蝴蝶谷,发现了师父曾对徒儿说过的百女图。”
“百女图?”一直处事不惊的莫轻敌听到这条消息还是吃了一惊,“百女图果然是在蝴蝶谷?”
“是,但已被人毁去。”乜航沉声道,“徒儿仔细察过了现场,去过那里的人不少,但真正练成上面所载武功的人,也只有一个。”
“是不是莫寒?”莫轻敌显得很急躁。
乜航道:“假如莫寒不被天苍神音击死,可见他的功力又增加不少,如果再练成百女图的武功也极有可能。”
“难道真的是他练成这旷世奇功?”莫轻敌显的有些沮丧。
乜航摇了摇头道:“徒儿并不认为莫寒练成了百女图上的武功。”
莫轻敌脸现喜色:“如此说来是另有其人了?”他不问为什么,却断定另有其人,可见对乜航十分信任。
乜航的回答没让他失望,他说了一个“是”字,莫轻敌就陷入了思考。
莫轻敌对教内遭此劫难不惊不乱,却对百女图如此关注,无不感觉到了百女图在莫轻敌心中的份量。
莫轻敌极其冷静地处理了谷中的一切。
风七感到意外的是,莫轻敌极感兴趣的百女图,自从乜航提起过后,就再也没有听莫轻敌与乜航谈论过。
风七深知事情并不这么简单。
自从风七跟了莫轻敌以后,乜航就不见了影子。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但风七十分清楚,乜航一定去做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去了。
乜航走了以后,风七就变得很忙,忙的他没有时间去想自己到底在忙什么?莫轻敌还是那个样子,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风七打心眼里开始佩服这个老人。
是佩服他的处乱不惊?还是运筹帷幄?他说不出来是什么,反正他很佩服他。
这一天,莫轻敌把他叫到跟前。
他看上去很和蔼,很可亲,风七却很拘束。不知道为什么,他在佩服这个老人的时候,也很怕眼前这位正朝他微笑的老人。
“你一直为大小姐做事,跟了本座是不是不习惯?”莫轻敌笑着问风七。
风七惶恐地道:“属下受教主抬爱而伴随教主左右,实乃风七前世修来的福分。”
莫轻敌笑道:“你很会说话,难怪大小姐舍不得你离开她。”
风七道:“大小姐赏识属下,属下却屡屡办事不利,实感惭愧之至。”
莫轻敌道:“这也怪不了你,莫寒那小子武功太高,人也机智的很,是非常可比。”
风七道:“莫寒即为教主之孙,教主何不利用之,反而千方百计地想除去他呢?”
莫轻敌笑了笑,“这个问题难道大小姐没有告诉你?”
风七道:“属下不敢问。”
莫轻敌哦了一声道:“你却敢问老夫?”
风七道:“教主胸怀远大,非常人可及,属下得以亲近教主,及幸敬教主洪恩,所以无所不言。”
莫轻敌眼中抹过一丝异彩,缓缓地道:“你的问题本教主会考虑的。”语音一顿,“你分析一下,莫寒离开此地,会如何逃遁?”
风七沉吟片刻,道:“莫寒救出的那一帮江湖人物,如果不走容易脱身的旱路,那就会选择水路。走水路比走旱路不止慢一倍,水路中急流险难,难走的很,他又怎能冒这个险?”
莫轻敌道:“莫寒非比常人,他选择走水路正应了防不胜防的道理。你想想,我们一味地以为莫寒会急于奔命,他却同我们玩起了互相追逐的游戏,你越想他慢,他反而跑得很快,你越想他快,他反而会很慢。”
风七不失时机地道:“依教主之见,莫寒现在该是身在何处呢?”
莫轻敌道:“莫寒藏身之地不会少,但他最可能去的有两处。”
风七道:“其中一处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造化门?”
莫轻敌道:“造化门已经不是传说了,而是确确实实地存在。如果有可能,他们的幕后主使应该是无名客。”
风七一怔道:“难道无各客还没有死?”
“他死没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永该知道造化门现在何处?”
“教主对造化门位于何处,已有了计划?”
莫轻敌微微一笑:“这件事影子去做了,相信不久就会有结果。”
影子?影子是谁?
风七几乎脱口想问,最终还是忍住了:“教主所说的另一处又是何地呢?”
“地阴教。”莫轻敌沉声道,“地阴鬼王姜永合的地阴教。”
诚如莫轻敌的猜测,莫寒一众乘夜离开神龙堂,强渡岷江南下戎州,由戎州乘船直达沪州,由沪州弃船走旱路,直扑长空帮,由长空帮暗中相助,已进入了湘省之境的地阴教。
这一路由六人堂的伏桩掩护,行众虽多,却也避开了剑幻教的耳目。
这一撤退路线,是由莫寒、炅二闲、华岚他们精心布置的,他们不但没有直达造化门,反而绕着造化谷周围转了一圈。
从沅江上看去,地阴教遥遥再望。
莫寒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对华岚道:“华前辈,我们见了外公,此行可谓成功了一半。”
不但莫寒高兴,全船上下一片沸腾。
从幽灵门内脱险的高手激动的难以自持。
个个如蛟龙脱因般地神采奕奕,就如获得第二生命般地狂喜不已。几天来的风雨同舟,他们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造化门诸众不畏生死的英雄正气。
华岚道:“剑幻教受此重创,嚣张气焰一定淡去不少。”
旁侧里走上来一个胖子道:“莫掌门,难道江湖中传说的五大邪地之一的地阴教,会在这洞庭湖周围不成?”
这个胖子正是莫寒从幽灵门里救出的江湖人物之一,由于对方不愿透露姓名,莫寒只知道他姓褚,跟一个瘦成竹竿的人非常要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