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一百零八章 莫轻敌

  房无反脸色铁青,沉声道:“本门上下自即夜起,人不御装,马不离鞍,整装待发,大家速去准备。”
  掌门人脸色难看,众人无人再敢询问。
  不一时,青城派上上下下吵吵嚷嚷乱成一团。
  房无反回到房中,其夫人大是不解:“无反,发生何事,让你如此惊慌?”
  房无反叹口气道:“事已至今,为夫不再隐瞒。二十多年前,为夫升任青城派掌门不久,秋思杀手与剑幻邪教二十余众,突临青城派,要为夫携全门上下归附剑幻教摩下,要将青城派作为剑幻教分设各地的一个分舵。”
  夫人动容道:“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房无反叹了口气:“那一年内,武林中的神龙堂、金鹤门、峒崆派、华山派、嵩山派、恒山派、铁扇门、黑虎堂的各大掌门全都无故失踪。”
  夫人奇道:“可……可是奴家听说这些帮派的掌门尚在人世呀?”
  房无反摇了摇头,道:“这些人失踪后,全被神医扁鲍做了手脚,造成了各大掌门还建在的假象。你可知,这二十年以来,这些门派的掌门人不都得暴病而亡了吗?”
  夫人失声道:“这难道也是剑幻教玩伎俩?”
  “不错。剑幻教为了怕引起武林公愤,全都暗中施为,那些不原听从剑幻教教唆的各大门派,先后惨遭杀戮。现如今,仅剩势力较为庞大的南宫世家,但听说南宫不平杀了沙无风,秋思杀手也决不会放过南宫世家的。假见时日,南宫世家也将于武林中不复存在。”
  夫人道:“海外诸神殿,仙人岛以及河北神拳堂,明月堡的遭遇也是一样?”
  房无反沮丧地点了点头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为夫为了顾全本门上下几千号人的性命,苟且偷生地答应了他们的条件。”
  夫人颓然坐在了凳子上,黯然地道:“我们青城一派传至你的手中已是第十三代,却不了数百年的基业让你拱手送人,你这般苟且偷生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
  房无反冷冷地道:“为夫苟延残喘为的正是祖宗的基业,何谈对不起列代列宗?”
  夫人冷哼一声道:“响蛇箭大概是你们的联络信号了?”
  “响蛇箭乃是总坛急招教主之用箭,追讨箭才是我们各大分舵的联络信号。”
  “响蛇箭从未见你用过,这次便用是不是贵教发生了重大事故呢?”
  房无反眉头紧锁,微微点了点头。
  “奴家白天所见的滚滚浓烟,听到的震响都来自峨眉山区一带,那儿该是贵教总坛了吧。”夫人面无表情地道。
  房无反脸色铁青地点了点头。
  “奴家见你整日坐立不安,也无甚睡意,就暗中留神。峨眉山地又传来了响蛇箭的信号,这一切恐怕不是巧合吧。”
  “你不要再说了,你以为本教遭到了不测是不是?”房无反冷哼一声,不屑地道,“本教总坛位于崇山峻岭之中,并同秋思居地唇齿相依,不但飞鸟不得入,武功再高的人也是休想越雷池半步。即使有人闯入,也是插翅难逃!”
  夫人不屑地道:“既然这样,你紧张什么?”
  房无反被问的哑口无语。
  夫人道:“假如真有人闯入了贵教总坛,此人武功必定绝顶。如你所说,贵教与秋思唇齿相依,那么此人也决非独身前往,看那滚滚浓烟,贵教必遭大火,以那巨响,贵教有可能被人易为平地也未可知。试问当今武林谁有此胆量,谁又有此豪气?”
  房无反铁青着脸,任其侃侃而谈,始终一言不发。
  夫人苦口婆心地道:“无反,你知道吗?现在你要对付是这些人。是这些为武林正义而战的人!你凭心自问,你是这些人的对手吗?听说贵教最近又要召开武林大会,无非想做上武林盟主之位。这是司马懿之心,路人皆知。这等狼子野心,岂不让武人唾骂?你却要助纣为虐,一心要把本门几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你可要三思而后行呀。”
  房无反道:“三十多年来,江湖中没有一人,没有一家一帮站起来公然同剑幻教和秋思叫板。今朝却听你在这里大谈什么武林正义?真是可笑之极。大丈夫实时务方为俊杰,我房无反等待追讨令已近二十年。既然教中有事,为夫自当孝犬马之劳而万死不辞。为夫心意已决,你不必再劝了。时间很晚了,你回房睡去吧。”
  夫人冷笑道:“好一个心意已决,我倒要看你如何的心意已决。”说罢,起身离坐,头也不回地退出房。
  房无反看着她的背影,良久无语。
  青城派施放了响蛇箭,追讨箭响遍大江南北!
  剑幻教势力之庞大,令人叹为观之。
  响蛇箭响过的第二天中午时分,一队十六骑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剑幻教总坛。他们一入谷,便看到了余力佳和第二代十二生肖的尸体!
  十六骑为首之人飞身下马,来到了余力佳尸体旁边,十五人也紧随其后来到了他的跟前,个个神色凝重,满面惶惶,震惊不小。
  为首之人年纪已近七旬,看上去也不过五旬有余。灰袍袭身,道貌岸然,深藏不露的一身修为,在他的一双精眸里充分显现出来。眼中精光落处不怒而威,令人望而生畏。
  灰袍人查看了一下余力佳的伤势,缓缓起身对着身后一年过六旬的老者道:“霍堂主你怎么看。”
  霍堂主道:“来人武功极高,非属下所能敌,当今武林中有此身手的恐怕没有几个。”
  灰袍老者道:“会不会是莫寒那小子?”
  霍堂主道:“除了他之外恐怕没有人敢公然向本教叫阵。属下不解的是好像还有人与他一同前来,教主请看。”指着地上的气死灯道,“能用此灯伤人,只有夜游神沈化做得到。”又指了指地上沾满血迹的招魂幡,“这是丧门神卜波愁的杰作。”又指了指洒落遍地的算珠道:“这是财神蔡飞的伎俩。”然后总结道,“这三位便是当年本教消灭诸神殿时,仅漏掉的三个人物,也是诸神殿中的二神一财。听说是被无名客所救,三十年来一直下落不明,却不了此番突然现身。”
  灰袍老人道:“这也算不上什么突然,在几个月前,谢老儿与文老儿曾在大别山遇到了神火堂的天威神龙齐正与无风居的踏雪无踪拓跋玉,他们连手把上官云云救走,本教主便觉得有一股神秘力量再同本教作对。
  余力佳率领的十二生肖又在衡山受挫,据说有华家的美髯客华风与烟波岛的海魂无子裘方衣也参入搏杀。再就是航儿在问潮山庄曾被五大高手合围,除了那个来历不明的纪小石之外,还有天狼帮的鬼残哭嚎东濮行,无心堂的无心判官谢牧,孤鹰岛的独行掌狄正良,明月堡的南天客杨凌。
  以及任老儿在蝴蝶谷所杀的飞风堡的残月妪赵飞飞,仙人岛的南极仙翁郑平山。这一干人在三十年后突现江湖,绝不是一个巧合。本座经过一番摧敲,发觉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在失踪前都被无名客所救,无名客不曾露面,却冒出了个比无名客更难对付的莫寒。
  想当年枝儿执意要除去此人,本座念在祖孙之情没有下手,想不到让这小子造成这等风浪,想起来实在可恨。”
  灰袍老人不用说便是莫寒的祖父,也就是百手巧匠莫如烟的亲弟弟莫轻风,现已改名为莫轻敌的现任剑幻教主。
  一行人折入总坛,便看到了大火焚烧后的断壁颓垣。原本繁华的一片闹市,已是狼藉一片,偶尔可见未灭的星星火点。谷内正有几个教中弟子在掩埋尸体,几人见到莫轻敌露面,忙上前见礼,其中便有那个捕快。
  “属下风七拜见教主!”捕快上前拜伏道。
  莫轻敌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极感兴趣地道:“你叫风七?”
  风七忙道:“属下风七,在第二香堂叶堂主手下供职。”
  莫轻敌道:“你以后就跟着教主吧。”
  风七连忙叩首,感激涕零地道:“多谢教主提拔,属下愿伴随教主左右,生死不渝!”
  莫轻敌道:“你既有此忠心本座也心领了,你起来吧。”
  “谢教主。”
  莫轻敌道:“响蛇箭与追讨令是你发的?”
  风七忙道:“属下不敢,是大小姐的命令。”
  莫轻敌哦了一声道:“大小姐没事吧?”
  “大小姐尚安,只是……”风七略作迟疑,“只是三位娘娘遭了不测。”
  莫轻敌古井无波的面上抽搐了一下,缓缓地道:“什么人下的手?”
  风七道:“西宫娘娘被莫寒斩去一臂,又被奈何居的百手巧匠莫如烟的索魂铃勒住,死在天狼帮鬼残哭嚎东濮行的鬼残掌下。”
  “莫如烟?”莫轻敌喃喃而语,“她们俩位呢?”
  “东宫娘娘被莫寒斩于剑下,正宫娘娘受惊后中了神掌堂八步神拳庞元坤的神掌,被上官云云斩于剑下。”
  莫轻敌道:“本教伤亡死样?”
  风七道:“除了普惊之狱的所剩的青年高手外,本教精英已十去八九。”
  莫轻敌沉思良久道:“如此说来,莫寒这小子此次进犯带的高手不少了?”
  风七不自然地道:“属下已经查过,莫寒这次进犯本教来了不足二十人。”
  此语一出,引起了莫轻敌随众的一声轻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