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九十章 玩偶

  莫寒双手乱舞,如狼似虎地嚎叫,叫声响彻云霄,令人毛骨悚然。赵飞飞扑上前来,还没等看清发生了什么事,眼前人影一晃,一道劲风扑面而来。
  赵飞飞下意识地想躲,无论如何也躲不了。赵飞飞看到了莫寒充血的眼珠,狰狞的面孔,“哧”的一声响,衣衫已被莫寒扯烂。眼见莫寒不规矩的大手就要造次,大骇之下,不及细想伸手点了莫寒脑后重穴,莫寒嚎叫一声,跌倒在地。
  郑平山骇然道:“怎么回事?”
  赵飞飞不急解释,惊恐万丈地道:“快、快、快把上官姑娘找回来。”
  郑平山知道事态严重,转身就跑,上官云云轻功顾然不错,跟郑平山相比又差得很远,不一时,就赶在了上官云云的前头。
  二话不说,伸手点了上官云云的穴道,挟在腋下赶了回来。
  上官云云穴道解制,嚎啕不停。
  “别哭了!”赵飞飞厉声喝道。
  上官云云吓了一跳,哭声嘎然而止。但心中伤痛不可抑制,依然抽抽噎噎。
  赵飞飞长吸一口气道:“上官姑娘,老身失礼之处还望见谅。现在情况紧急,老身长话短说。掌门人现在身中巨毒,当前之下,只有你能救他。”
  上官云云身子一颤,慌忙府下身子,顾不得羞涩,凝神细看,脸色大变,失声叫道:“莫大哥中了游魂交合香。”
  赵飞飞没想到上官云云识得此毒,也是吃了一惊。上官云云抢来扁鲍的毒经,寻莫寒不着,闲来无事就将毒经取出来看,一本《蔡氏毒经》被她看的滚瓜烂熟,这才一语中的。
  郑平山早已把莫寒的衣衫取来,盖在身上。朱慧安葬好其师,刚刚赶到,见莫寒面容扭曲,样子十分恐怖,慌忙转过头去,不敢再看。听到上官云云说话,忍不住好奇道:“游魂交合香是什么东西?”
  赵飞飞顾不得回答朱慧的问话,忙道;“上官云云既知此毒之巨,老身也不多说,万望姑娘救掌门一命,老身在此先谢过姑娘地救命之恩。”说着,屈膝跪倒,拜了一拜。
  上官云云还没来得及阻拦,赵飞飞已从地上起身。
  上官云云慌忙还了一礼,动容道:“前辈折杀小女子了,莫大哥的命小女子一定会救的。”说着,脸上一红,“还望前辈找个妥善之处。”
  赵飞飞闻言大喜,道:“老身上山之前,曾看到对面山上有个山洞,此洞极其隐蔽是个妥善之处。”
  “事不迟疑,前辈在前带路。”上官云云说罢,俯身抱起莫寒,展开轻功随赵飞飞而去。
  众人表情严肃,朱慧知道事情严重,也就不在追问。见上官云云抱起莫寒就跑,也想跟上,被郑平山拦住,道:“此乃上官姑娘跟掌门之间的事,姑娘就不要去了。”
  三人匆匆忙忙地跑开,郑平山又是神色凝重,朱慧还是忍不住来问。
  郑平山被她缠得没法,红着脸道:“游魂交合香是一种比残阴掌厉害百倍的巨毒,残阳掌只需男女交合就可解毒,但游魂交合香却大大不同。中了此毒的人不但要男女交合,还必须吃一种特制的解药,如果没有这种解药,男女交合后,此人就会成为这个女人的傀儡,像个游魂一样永远伴随这个女人左右,可以任其所用,永世不得翻身。故此香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玩偶。”
  朱慧脸色大变,失声道:“那……那莫大哥岂不成了上官姊姊的……的……玩……”
  郑平山苦苦一笑道:“这总比落到别的女子手中好的多。”
  朱慧怒从心生,跺脚道:“是谁这等狠毒,竟然采用这等手段,来毒害我莫大哥?”
  郑平山摇了摇头,道:“这个女子老夫不认识,但一定跟掌门人很熟。”
  朱慧道:“此女是不是生着一双丹凤眼,柳叶眉,一笑嘴角还带有两个酒窝的貌美女子?”
  郑平山奇道:“姑娘认识此人?”
  朱慧倒吸了一口冷气,动容道:“果然是周少云这个坏女人。”
  赵飞飞所指的山洞,正是申无主练功的山洞,山洞前面是断崖,后洞跟山峦相连,若不仔细察找,实难发现。
  上官云云根本无暇去问赵飞飞如何发现的这个隐蔽之所,放下莫寒炽热的身体,怀里掏出从扁鲍身上搜来的回魂丹,撬开莫寒紧咬的牙关,一股脑地倒入莫寒的口中,又把身上的衣衫一件件地除去,露出了少女冰清玉洁的躯体,这才红着脸道:“烦劳前辈解开莫大哥的穴道。”
  赵飞飞盯着她道:“你决定了?”
  上官云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赵飞飞依言点开了莫寒的穴道,莫寒一声狂叫,把上官云云压在了身下!
  赵飞飞叹了口气,跃出石洞,刚一着地,便听到上官云云“啊”的一声痛叫!赵飞飞无奈地摇了摇头,展开轻功朝郑平山二人的方向纵去。
  朱慧远远地迎上来,迫不急待地道:“赵前辈,莫大哥有救了吗?”
  赵飞飞黯然道:“要想掌门行如常人,唯有神医扁鲍在场。”
  朱慧怒火中烧,跺脚道:“周少云这个小贱人倘若落在我的手里,必将其碎尸万段。”
  赵飞飞叹口气道:“事已到此,急也没有用。魔教之众不会就此罢手,吾等还是给上官姑娘护法,以防不测。”
  一行三人在赵飞飞的带领下又回到了朱慧掩埋其师遗体的断崖下,忽听朱慧奇道:“刚才明明在这里的,为什么就没有了?”
  二人循声望去,三座坟堆少了肖永香的尸体。
  赵飞飞动容道:“这里必然有人来过,大家小心了。”就在这时,谷外人声喧嚷,不一时来了一群人。
  走在前面的是三位年过六旬的老者,身后有十多位清一色的黄衣人,年纪皆在三旬至四旬,神色木然,举止统一。
  朱慧失声道:“是剑幻教的人!“
  赵飞飞与郑平山脸色凝重,赵飞飞沉声道:“我们势单力薄,大家小心了。”三人退无可退,唯有直接面对。
  郑平山道:“为首三人,步履轿健,呼吸平稳,实乃一流高手。后面的人杀气逼人,更不可小觑!”
  朱慧道:“中间那人是剑幻剑五堂之一的不醒堂堂主自称一场噩梦的任半梦。”
  朱慧手下的十一个掌门人都死在此人的手里,至今记忆犹新,想到此人心狠手辣,不仅心中发寒。
  一行人很快到了三人面前,三人皆着灰袍,年纪相仿。任半梦的左侧之人,宽脸,稀眉,豹眼,朝天鼻,大嘴,额平,乱蓬蓬的胡须,一脸的模肉乱颤,满面的暴戾之气。右侧之人,长脸,剑眉,小眼,高鼻,嘴巴下留着个小羊胡,嘴角带着冷酷的笑,满面邪气!
  朱慧早已除去面纱,任半梦并没有认出她就是那个与剑幻教作对的十二掌门人。很显然任半梦觉得她很面熟,还是多看了几眼。转首道:“屠兄,怎么蝴蝶谷里还有活人?”
  左侧之人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蝴蝶谷做什么?”
  赵飞飞忙嘶哑的声音:“老身夫妇乃山野村夫误入此谷,哪知道这是蝴蝶谷?冒犯贵地,还望兄台见谅。”
  莫寒生死未卜,她不想与这帮人发生冲突,是以口气放软。
  右侧三人冷笑道:“阁下这般年纪腰不弯背不驼,眼光精湛,非常人可比。声音虽哑,气息畅顺,明明是内外养修的高手,却说是山野村夫,哼哼,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老夫。”
  赵飞飞心中一沉,见掩饰不了,恢复常态,冷冷地道:“阁下如此高明,非比常人,是何名号?还望见告。”
  右侧之人道:“老夫姓扁名鲍,乃是剑幻教不死堂的主人,你是何人?”
  “神医扁鲍?”赵飞飞失声道,“老身赵飞飞!”
  “飞凤堡的一飞揽月赵飞飞,久抑,久抑。”扁鲍哈哈一笑,“真没想到能在此有缘一见,实是难得,这位兄台恐怕也非常人了。”
  朱慧道:“这位乃是南极仙翁郑前辈。”
  “南极仙翁郑平山!”扁鲍颇为惊讶,“秋思找不到的人,一个个都出来了,诸位恐怕不是无缘无故就来蝴蝶谷的吧?”
  任半梦忽道:“这个丫头便是燕儿心的徒弟,那个欲同本教作对的乌合帮的掌门人。”说罢,用手一指朱慧,在他眼里朱慧的十二帮只是一群乌合之众,是以称十二帮为乌合帮。
  左侧之人冷冷地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小丫头你不觉得活得命太长了。”
  朱慧冷笑道:“你就是那个号称一笑了之的屠傲了。”
  “老夫剑幻教五大堂之不悔堂堂主屠一笑,并非什么屠傲!”屠一笑傲气十足地道,“既然知道老夫来了,你还不自行了断。”
  任半梦道:“此女是莫寒那小子的妹妹,捉到她,便可挟制莫寒那小子了。”
  屠一笑冷冷地道:“天苍神音的威力老夫亲眼目睹,难道任堂主认为姓莫的真的能逃出天苍神音?”
  扁鲍道:“不管姓莫的死不死,这小娃儿最好要活的。”
  屠一笑道:“扁堂主这是为何?”
  扁鲍道:“一言难尽。总之这小丫头我是要定了,”说罢,大叫一声,朝着朱慧扑了上来。
  赵飞飞见此人说话之间突然动手,哪容得他造次?叱喝一声,挥掌接下,二人双掌一交,名退半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