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八十六章 孽情

  莫寒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暗中自嘲道:“身穿蓝衫的青年天下多的是,为何就一定是那人?”莫寒所想之人即是秋思杀手乜航,便道:“蓝衫青年来蝴蝶谷又是所为何事?”
  肖永香道:“老身说出此事之前,烦劳少年答应老身一件事。”
  莫寒见她神色凝重,猜测事不简单,道:“只要在下力所能及,必定全力以赴。”
  肖永香展颜一笑道:“有公子这句话,老身就放心了。”
  莫寒道:“难道前辈还有放心不下之事?”
  肖永香苦苦一笑道:“老身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百合这孩子。这孩子跟莫少侠年纪相仿,且不管你们谁大谁少,老身希望莫少侠能认她做个妹子如何?”
  莫寒笑道:“在下还当什么大不了事的事,如此说来,在下高攀了。”
  肖永紧咬双唇,似是在下一个决定,默然半晌,就听肖永香道:“公子先前入谷曾问起此女的身世……”
  莫寒眉毛一挑,细耳聆听。
  肖永香银牙一咬,忽道:“百合其实是我的孩子。”莫寒这一惊当真非常小可,一时之际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肖永香初为人母,对自己的孩子呵护有加。眼看孩子一天天长大,更是欢喜的不得了。孩子尚不足周岁,肖永香就开始张罗给孩子摆周岁酒。肖永香初出江湖认识的人也不多,孩子满岁酒宴请的多是自己的师兄师姊。
  就在孩子满周岁的前三天,丈夫高不通外出未回,家里突然来了一群蒙面歹徒,抢了她的孩子。肖永香空有一身武功,但蒙面歹徒以孩子性命的要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被掳走。高不通回谷后,不见了亲生骨肉,更是心急如焚,多方查找依然下落不明,担心孩子生死的高不通一夜之间老了许多。
  一晃数年,孩子还是音信皆无,肖永香也渐渐失去了希望。为了能在有生之年跟子女享受天伦之乐,肖永香多次要求高不通再生个孩子。
  高不通一心放在失踪的爱子身子,对妻子的要求也只是唯唯喏喏。高不通终日忙于找寻亲骨肉,完全忽略了对初经男女房事妻子的爱抚。
  妻子日渐消瘦,高不通还以为妻子担心孩子而焦虑至此。这一来,高不通更是心急如焚,就将妻子安置在蝴蝶谷,自己一个人外出寻找,却不了,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肖永香感到事态不妙,就派人多方打听,还是没有结果。肖永香丈夫在世,肖永香也是独守空房。高不通一去无踪,肖永香更是寂寞难奈。身边虽有近百名丫环奴婢服侍,但到夜里,少妇独守空房难免想入非非。四十刚过,更觉独身之苦,想起与子相伴的美好时光,只能以泪洗面。
  一晃就是又是数年,有一天,一个来深山采药的青年郎中不幸摔伤,被谷女救起。数十年没见过男子的肖永香与那男子打个照面,魂儿就似被那男子勾去了一般。于是亲自煮药熬汤,喂他吃了。
  一来一往,二人也就渐渐熟识。那男子虽是百般推却,又如何消受的起肖永香的大欲琴?二人就有了不可见人的苟合之情。
  那男子伤好就想出谷,任肖永香用尽心思,那男子还是执意离开。肖永香碍于谷内众人的目光,这才放他老了。那男子一走,肖永香埋藏十多年的春潮一发不可收拾,使她的脾气变得越来越爆燥。
  不曾想,二个月之后的她竟然有了妊娠反应,这一惊非常小可。为了掩藏事实,她对手下的虐待更是变本加厉。有些人吃不消就偷偷逃走了。谷中原有的近百十号人到最后不足二十多人,而她的身体的变化也越来越明显。肖永香担心事情败露,一天夜里,竟自奏起大欲琴将二十人悉数毙于音下。
  十月怀胎,瓜熟蒂落,肖永香顺利产下一女,取名百合。眼看肖百合一天天长大,肖永香唯恐肖百合问起她的身世,二人年纪又相差悬殊,只得以婆婆相称。
  就这样,一晃过了十多年。
  肖永香一口气讲完,心头重石落地,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莫寒听了,只觉得背上冷汗直冒,一阵风吹来,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虽说心中的诸多疑团有了答案,却总也想不起肖百合在什么地方见过。
  莫寒苦笑道:“百合妹子的亲生父亲是不是尚在人世?”
  肖永香摇摇头道:“老身寻他数年未果,是否尚在人世不得而知。”
  莫寒道:“那蓝衫人持令至此,到底是求肖谷主做何事?”
  “此人命我在今日未时,见到莫少侠时奉曲一首。”
  莫寒“噌”地一声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大惊失色道;“前辈莫……莫不是想杀我?”
  肖永香苦笑道:“莫少侠神功盖世,老身又如何杀得了你?”
  莫寒慌忙摆手道:“大欲琴在下是领教过的,万万不想再听了。”大欲琴在肖百合手下奏来,已令莫寒心猿意马,几度难以自恃,若在内功更强的肖永香手下奏出,他又如何消受的了?想到这里,便道:“在下这就告辞。”说罢,起身就走。
  忽听肖永合道;“莫少侠还是不必费心了。此乃蝴蝶谷禁地,四下机关重重,你是走不出去的。”
  莫寒闻之色变,道:“前辈……你……”
  肖永香苦笑道:“老身罪孽身重,少侠若想活着离开此地,只有杀了老身。”说罢,引颈就戮。肖永香之所以将隐私全盘托出,已存必死之心。
  就在莫寒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忽听身后有人叫道;“小师妹多年不见,一向可好?”叫声未停,衣袂破风之声耳边骤起,一个白袍老人轻飘飘地落在地上。莫寒见来人身手不凡,心中暗惊。
  来人六旬开外的年纪,腰中金笛,光芒闪耀,长髯垂胸,双目炯炯,气宇轩昂。莫寒见了却不认识,听他称呼肖永香为师妹,心中一动,暗道:“此人莫不是江湖人称伤心君子的张守俊?”
  肖永香面现喜色,动容道:“二师兄,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张守俊道:“家师临终所托,师妹可曾记得?”
  肖永香闻言色变,道:“二师兄也收到了如梦令?”
  张守俊一怔道:“师妹难不成也接到此令?”
  肖永香黯然点头。
  莫寒闻言,心中震惊尤甚。显而易见,这一切并不是巧合,而是冲着他来的。
  张守俊早已注意到了莫寒,奇道:“这位公子气宇不凡,不知如何称呼。”
  莫寒忙道:“在下莫寒,这位前辈莫非就是武林中人称伤心君子的张大侠?”
  “正是老朽。”张守俊面现喜色,道,“莫少侠侠名远播,老朽推崇之至,想不到竟在此地得以一见,当真三生有幸。”
  莫寒唯唯喏喏,心里却是叫苦不迭。
  就在莫寒思忖脱身之计时,耳边一声长啸,啸声响彻云霄,如雷贯顶,一听就知来人内力不同一般。啸声由远及近,一个黑衫妇人倏忽间已立亭外。张守俊,肖永香几乎同时欢叫。一个叫“四师妹”,一个叫“四师姊”。来人不用说就是冰心血剑燕子心。
  “二师兄也在这里?”张守俊的在场让燕子心颇感意外。
  张守俊奇道:“四师妹怎么也来了?”
  燕子道:“师妹收到如梦令,命师妹在蝴蝶谷禁地,未时吹箫一曲。”
  三人面面相觑,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了莫寒身上。
  莫寒的表情此时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燕子心得知眼前少年就是令秋思杀手闻风丧胆的莫寒,不禁大吃一惊,惨然道;“难道我们兄妹学成无悔岛的天苍神音以此助纣为虐不成?”
  张守俊叹气道:“天苍神音一经合奏,天怒人怨,蝴蝶之行难道是我们兄妹三人的葬身之所不成?”
  众人感叹之际,谷外传来震耳欲聋的一声怒啸,啸声山谷回音,声势骇人,竟不亚于少林寺的狮子吼。
  怒啸声中,有人高声叫道;“未时已到,三位兄台为何迟迟没有行动?是想把海魂前辈的遗托抛于脑后不成?”
  三人闻言,身子一震。
  莫寒气恼之极,怒道:“来者何人?”
  来人一声狂笑,道:“姓莫的小子,数日不见竟将老夫忘记了?”
  莫寒听其声音极其熟悉,眼光一亮道:“莫不是三生有幸姓屠的鼠辈?”
  “哈哈哈。老夫剑幻神教不笑堂堂主屠一笑,是负责用天苍神音杀你的监斩官。”
  莫寒心中一动,道:“既是屠前辈,在下即死之前有一事相询,不知前辈能不能直言相告?”
  “念在你就要死的份上,老夫答应你。”
  莫寒大声道:“剑邪汪天河汪前辈是不是阁下所杀?”
  “不是。”屠一笑断然否认。
  莫寒冷笑道:“何以虎威镖局总镖头周燕羽一口咬定是尔所为?”
  屠一笑怒道;“周燕羽是什么东西,竟敢诬陷本座?待你死了本座自当找这个老匹夫算。”接着又叫道,“三位为何迟迟不动手?难道真想违抗师命?”
  屠一笑步步紧逼,三人仰天长叹。
  肖永香道:“莫少侠有此一劫也许是天意施然。倘若莫少侠侥幸活命,不妨前往对面崖底,然后上崖三十丈,崖中洞穴藏有蝴蝶谷高家之遗物,算是弥补吾辈之过失。”
  莫寒避无可避,退不能退,硬着头皮道:“还望肖前辈琴下留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