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八十二章 暗镖与护花使者

  “当年,老朽身为六人堂的掌门,听说江湖上出现了一个以杀人为业的秋思组织,于是准备发下武林贴,指名向秋思挑战,却不料武林贴还没发下,天下第一快剑莫轻敌便打倒了老朽。”
  胡膑失声道:“难道莫轻敌是秋思的杀手?”
  炅二闲道:“当时老朽也这样想,事实并非如此,他以剑著称,扬言要打败天下武林中的用剑高手,老朽也以剑术见长,他寻老朽实是比武论剑,老朽同他比剑,大战一千五百余招,后被他剑气所伤,临行前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胡膑连忙问道。
  “他说,你勇于同秋思作对,这份勇气可佳,可是在下却没有那个胆量。他留下这句话就走了,后来江湖中再也没听过他的消息。”
  胡膑道:“秋思的杀手有没有来找师叔呢?”
  “在同莫轻敌比剑后的第七天,秋思的幻影杀手余力佳找上门来。”
  胡膑道:“可是,你已经受伤了。”
  杨凌插话道:“假如炅兄受伤不重,七天的时间足够了。”
  炅二闲苦笑道:“杨兄所言不差,老朽怎知秋思杀手何时会到?一直提心吊胆,所以所受的内伤非但没有见好,反而有所加巨。”
  杨凌道:“这似乎有背常理。”
  炅二闲道:“老朽也不知道底是因为什么,接到余力佳的挑战后,心力交瘁,不堪一击,被余力佳杀的大败,并废去了全部武功。”
  胡膑失声惊呼:“师叔,你的武功被废了!”
  炅二闲苦笑地道:“这就是师叔何以苟延残惴活下来的原因。”
  杨凌摇了摇头道:“恐怕炅兄是为了顾全大局而求生存吧。”
  胡膑奇道:“师父,何以顾全大局呢?”
  杨凌道:“你师叔有一个六人堂,他身为总掌门,怎么不会为自己的兄弟着想呢?”
  炅二闲叹口气道:“老朽的确如此所想,余力佳在走时,也说了一句话。”
  杨凌一言接话道:“大概与莫轻敌所言,如出一辙吧。”
  炅二闲惊愕地看了杨凌一眼道:“余力佳说你敢于向本门挑战,实乃勇气可佳,所以在下不想要你的命。老夫为了顾六人堂五位兄弟的命,所以无奈中求生存,就此解散了六人堂,准备暗中扶植一股力量,共抗秋思,然而事与愿为,就在同余力佳之战后的第八年,六人堂又遭劫难。“
  胡膑道:“六人堂既已解散,何谈又遭重创?“
  炅二闲道:“六人堂解散以后,六人堂的其余五位兄弟,分离于天南海北,大哥胡天术在此组建了铁扇门,三弟郜成龙在嘉州组建神龙堂,四弟金重生在四川组建金鹤门,五弟童见鹤在四川陵江组建鲨鱼帮,六弟翦木桩在襄州组建的黑虎堂,在八年努力共建中,颇有起色。这原本可以成为一只维护武林正义的力量,却不料八年之后的一天夜里,这六人堂的五大堂主突然失踪,正在老朽惊疑之时,余力佳与剑幻教的五堂主之一的任半梦和扁鲍,突然找到了我,说这五兄弟已被请了去。
  这原本是一件极其机密的事,却不料还是被剑幻教查知,他们威胁老朽,此事如果宣扬出去,老朽五位兄弟的后人都将受害,老朽兄弟五人花费八年的心血组建起来的五大门派,将在一夜中从武林中消失,老朽为了五位兄弟的骨肉,和那刚刚开始的一点基业能够保留下来,无奈之际答应了他们条件。
  那时胡兄已有了膑儿,三弟有了儿子传儿,四弟的儿子独日,五弟的侄子杰儿,六弟的义子存儿,大的刚满两岁,小的不足三月,在这种情况下老朽又怎能不从,更何况有个神医扁鲍在场,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那知道真像的大嫂,三弟妹,四弟妹全部死在一种奇异的毒药之下,让人丝毫不得查觉。”
  讲到这里,胡膑早已泣不成声,炅二闲脸上更是一片惨然,“但是此事变没结来,二十多年后的今天,膑儿他们渐渐长大,眼看着希望在即,却不料突然来了一个蒙面女子,找到了青黄不接的六人堂,将仅剩的一点力量悉数领了去,说是同剑幻教对抗。”
  说到这里,炅二闲长叹一声,“剑幻教正愁没有理由消灭他们,又怎容得他们活下去?”
  胡膑道:“师叔为什么不拦偏住他们?”
  “拦住?”炅二闲苦笑道:“当年师叔阻止你夺铁扇掌门,而你却总想出人头地,师叔的话你不听,又怎能拦住那一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青人?”
  胡膑顿感羞愧之极,无言以对。
  杨凌道:“事情总算真相大白,我们还是阻止他们为好。”
  炅二闲摇头道:“晚了,一切都晚了,老朽刚刚接到衡山派掌门人公孙见仁的飞鸽传书,蒙面女子的十二掌门只剩下了那个叫朱小慧的掌门,莫寒力拼秋思杀手十二生肖,而身受重伤,颠倒乾坤的手指断去,美髯客华风也受伤,海魂无子裘兄被杀。”
  话一出口,杨凌失声惊呼,胡膑脸色大变!
  杨凌道:“既然如此,我们明日起程,接应掌门人,以防不测。”
  第二天早上,杨凌与胡膑一早便匆匆赶路,南下衡山。
  去衡山的路上就多了一老一少的两个逃难人。
  刚出铁扇门,他们便听到了亡灵驾消失后的另一个消息,那就是江湖中闹得沸沸扬扬的护花使者一事。
  胡膑道:“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欧珍儿又是什么角色,惹得这么多青年高手的仰拜?”
  杨凌道:“此事也许并不简单。”
  胡膑道:“师父,我们不妨顺路查一查!”
  杨凌道:“掌门人身受重伤,我们还是赶往衡山为好。”
  胡膑道:“师父,徒儿有事,不知当不当讲?”
  杨凌微笑道:“傻小子,有什么事守着为师却不敢说的?”
  胡膑道:“弟子是想说我们没有必要去衡山。”
  杨凌一怔道:“为什么?”
  胡膑道:“一路上徒儿一直在想,莫大侠及华叔叔,袭伯伯他们对付十二生肖后曾身受重伤,秋思并没有乘胜追击?这里面有问题。”
  杨凌想了想道:“你说的有道理。”
  胡膑接着道:“莫大侠身边一定有高手相伴,所以莫大侠才会相安无事。
  杨凌点头道:“老夫只顾掌门人安危,并没想到此节,你小子越来越喜欢动脑子了,可见拯救武林有望。
  胡膑红着脸道:“师父又取笑徒儿了。”
  杨凌哈哈一笑道:“好吧,我们就地查一查这欧珍儿是何来头,说不定找个媳妇给你也未可知。”
  师徒二人正在说笑,忽听身后传来一阵冷笑:“你们在此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二人一惊,倏然转身。
  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位六旬开外的老者,老者灰袍着身,身材欣长,豹头虎腰,双目炯炯有神,左手拿着一面白幡,幡上写着四个字“天机神算”,右手握着一个铜铃,赫然是一个算命先生。
  二人一见算命先生,紧张的神情松了下来,听见杨凌笑道:“狄兄何时成了算命的先生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造化谷的狄行掌狄正良,狄正良笑道:“二位何时成了逃难之人?”
  三人一阵大笑。
  杨凌道:“狄兄,不知查证申无主此人动向,可有眉目?”
  狄正良道:“老朽赶到明月山庄时,就看见镇海镖局押的一趟镖,进入了明月山庄,稍作停留,便向此地而来。”
  胡膑道:“这有什么稀奇?”
  狄正良道:“这本来没有什么稀奇,但押镖的人让人奇怪。”
  “押镖的是些什么人?”胡膑惊奇地道。
  “没有别人!”
  杨凌一怔道:“没有别人?”
  “除了三十六名趟子手外,只有夏侯永宁一人。”狄正良道。
  胡膑道:“莫非问题出在这此趟子手身上?”
  “不错。这三十六名趟子手,皆为一等一的高手,不但如此,老朽还有一种感觉,暗中还有人护送着这趟镖。”
  杨凌略一沉思道:“夏侯永宁这般托大,自然是有所把持,这样说来,这趟镖肯定大有名趟了。”
  狄正良道:“这趟重镖却放入武林中刚刚崛起的护花使者的人丛中,夏侯永宁与那欧珍儿还是亲戚。”
  胡膑道:“夏侯永宁保着镖却来找欧珍儿叙旧,这应该不会是巧合吧。”
  “如果是巧合,这似乎太巧合了,二位有所不知,就在月前,武林中有一帮少年高手突然失踪,下落不明。”
  杨凌道:“如此说来,这里面也是大有文章了。”
  胡膑道:“既然这样,我们还是分手查证一番为妙。”
  二人点头认同。
  狄正良道:“贤侄所言及是,在一起目标太大,分散行动也好一些。”
  杨凌便将莫寒在衡山的遭难说与他听了,也把胡膑的分析一并说了。
  狄正良沉吟道:“胡贤侄分析的有道理,我们没有必要再去衡山,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分头行事的好。”
  三人明确了接头的暗语,分头行动。
  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护花使者却似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整整十多天,全都伴随欧珍儿左右,过得消遥自在,而夏侯永宁与狄正良也失了踪。
  这样一来,杨凌与胡膑大失所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