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七十七章 怪事

  莫寒也不隐瞒,就把逍遥宫一事说给她听了。
  纪妙听罢花容失色,骇然道:“那……那欧珍儿所为,岂……岂不跟逍遥宫如出一辙?”
  莫寒点点头道:“所以为兄觉得事不寻常,想烦劳小妹前去代为打探,蝴蝶谷之行为兄一人足已。”
  纪妙跟莫寒分手,为了行事方便,装扮成一个白衣公子。纪妙原是武林四大美人慕容花之女,美貌不亚于其母,经过一番刻意装扮,摇身一变成了一个风神俊朗的美男子。
  护花使者在武林中闹的沸沸扬扬,无人不知,纪妙一路寻来,到也没废多大功夫。欧珍儿此时名躁江湖,伴随大车左右的青年剑客不胜枚举。
  队伍浩浩荡荡,遇山过山,遇水搭桥,遇店住店,所到之处总有出手大方的富家子弟出资出力,过得十分逍遥自在。使得沿途队伍落脚之地,生意随之红火起来。
  因纪妙曾闹过一次,唯恐被人查觉,就将马儿重新涂了颜色,把莫寒买来的棺材跟车上的棺材排在一起,加些木板充实了车厢,更好地改装了一翻,远远地尾随队伍之后。
  这一日,队伍在一个云梦的小镇停了下来。纪妙也就想找店住下,无奈各家客栈全部爆满。
  纪妙无处可去,闯进一家酒肆,多亏早来一步,否则连个坐的地方也没有。店小二给纪妙上了茶,就被别桌客人招呼去了。
  纪妙坐了半天不见店小二过来,气不打一处来。见店小二忙的昏头转向,心想要事在身,犯不着跟店小二斗气,也就忍住没有发作。
  店小二满头大汗地跑来近前,问纪妙要吃些什么,纪妙忽然间又觉得他很可怜。怀里掏出五银碎银,放在了桌子上。
  店小二喘着粗气咽了口唾沫,道:“客官你要吃点什么?”店小二像是对纪妙这样有钱的主见得多了,并没有觉得吃惊。
  纪妙道:“本公子一不吃二不喝,却想问个问题,假若你答得让本公子满意,这些银子就是你的。”
  店小二怦然心动,忙道:“公子请讲,小的知无不言。”
  “听说贵地出了个叫欧珍儿的姑娘,到处寻找护花使者伴其左右,不知是真是假?”
  店小二见纪妙所问问题如此简单,道:“此事千真万确。看样子公子是外地人,小的就不妨直说。欧姑娘乃距此百外问潮山庄庄主欧坚欧大官人的掌上明珠,人长得那可是水灵着呢,可谓貌美……”
  店小二还要夸奖下去,纪妙截口道:“欧坚欧大官人必是江湖中人了?”身为一个漂亮女人,听到别人在自己面前夸奖另一个女人如何的美貌,并不是一件开心的事。
  店小二摇头道:“欧坚欧大官人从不问江湖是非,不过他有个儿子欧方武林中人称水中鸥,在我们这一带大有名气。”
  纪妙道:“欧坚的女儿在外面这般招摇,难道欧老爷子那里就没有一点动静?”
  店小二笑道:“动静是有的,听说问潮山庄东西两面建了两处豪华的宅地。”
  纪妙不禁气结,道:“不就是建了两间房子吗?本姑娘是想问欧老爷子子的反应。”
  店小二道:“欧老爷子的反应大着哩,那两座宅地建的大有名堂。”
  纪妙不耐烦地道:“有何名堂快快讲来,本公子在听。”
  “那两处宅子一个叫含春楼,一个叫不寒门,却非欧大官人所建。客官你想想,这两个宅子建在欧大官人的地面上,欧大官人还高兴的起来?”
  纪妙来了兴致,道;“那两块宅地是何人所建?”
  “含春楼是一个姓燕的女子所建。那地方是女人的天下,却也是男人的天堂。那楼里烧大茶炉的可是我的本家,公子如果有意,可以帮你引见几个漂亮的姑娘。”不用说,含春楼必是一家妓院。
  纪妙脸上一红,叉开话题道:“不寒门又是什么所在?”
  店小二道;“不寒门由四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商人所开。这四个人不但有钱,人也很奇怪。”店小二见纪妙也感兴趣,故作神秘地道,“因为这四个人不分春夏总是穿着一身貂皮大衣。大热的天,也不见身上出汗,你说怪不怪?”
  纪妙花了五两银子打听到了一堆怪事。
  欧坚的女儿在外招摇,就有人在她家的门口开起了一家妓院。含春楼生意火爆,不寒门无人问津。更有趣的是欧大官人发出消息要欧珍儿速速回庄,还说他丢不起那张老脸,要替欧珍儿找个乘龙快婿,就此把女儿嫁了。
  事情折腾来折腾去,闹到最后欧坚要嫁女儿,搞得纪妙一头雾水。浩浩荡荡的车队刚要过江南下,又折了回来。
  就这样,纪妙来到了问潮山庄。
  问潮山庄位于安陆南侧,队伍这一回来,含春楼的生意更加红火起来。问潮山庄外面也是张灯结彩,庄内庄外求婚者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纪妙徘徊于庄外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左右为难之际,忽觉肩头拍来一阵劲风,左肩一沉,倏然转身,就见李云中不知何时到了身后。
  李云中的手停在半空,尴尬地放下来,笑道:“想不到你竟如此小心。”
  纪妙见李云中在此处现身,气不打一处来,讥讽道:“李大公子此来是求婚还是娶亲呢?”
  李云中忙道:“纪……你可不要胡说,在下是受师父所托,前来寻你。”
  原来莫寒在棺中听到纪妙说起护花使者一事,就觉不同寻常,已有意让纪妙前来查证一番。又担心纪妙女儿家行事不便,就早先吩咐谢牧及东濮行暗中相助。
  莫寒格守造化谷的秘密没有向纪妙提起,是以纪妙大感好奇,道:“谢前辈找我做甚?”
  李云中道:“此事容后再说,你且随我来。”说着,前头带路向西而去。
  纪妙本就无所适从,突见李云中,放心了许多,跟着他就走。
  二人走出人群,李云中四周查看一番,见无人注意,道;“在下无意伤你,你却闪身急避,是不是想让人都知道纪姑娘是个身怀绝技的人呢?”
  李云中话里有责怪之意,纪妙心头火起,道:“本姑娘女儿之身,岂能容你乱碰?”
  李云中笑道:“你既知是女儿身,偏偏穿着男儿装,想扮男子又不要人家碰你,是何道理?”
  纪妙己露出这么大的破绽尚且不知,脸上有些发热。
  李云中继续道:“你不惜重金到处打听问潮山庄的事,就不怕外人起疑?若非在下跟家师暗中助你,你的身份恐怕早已暴露了。”
  纪妙受他数落不禁大为恼火,仔细想想此行确实是漏洞百出,心里认错,嘴上却不饶人:“多亏李大公子暗中相助,本姑娘实乃无能小辈。”脸上一变,赌气道,“不用你瞎操心。”李云中微微一笑,也不介意。
  二人又走了一段路,却是围着问潮山庄绕了个圈子,又转了回来。
  纪妙奇道:“不是说要找你师父吗?为何又转了回来?”
  李云中道:“你现在只听我说,不要到处乱看。”
  纪妙不明就理,道:“你什么意思?”
  “我们围着问潮山庄这样随便一走,别人只会当我们是朋友,一路走来聊聊而已。这样一来,就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纪妙吃惊地道:“难道有人在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
  李云中道;“小心驶得万年船,难道你不知道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纪妙心里佩服他的小心谨慎,嘴里却不服输,佯怒道:“你怎会知道本姑娘有事要做?”
  李云中道;“家师受命来此,在下又听命于家师,家师要我来接你,你岂不是有事要做?”
  纪妙奇道:“令师到底听命于何人?”
  李云中道;“就是你车里的棺中人。”
  纪妙吃惊地道:“令师为何受其差谴?”
  李云中摇摇头,道;“此人竟能令秋思杀手乜航望风而逃,足见此人非同小可。姑娘跟此人呆在同一个车里,可知此人何等年纪,什么长相,叫啥名字?”
  纪妙童心大发,笑道:“此人就是真正的亡灵驾主。”
  李云中脸色大变,道:“真正的亡灵驾主?”
  纪妙三番五次受李云中奚落,早就心存报复,见李云中变了脸,更是开心,就将她如何得到假的亡灵驾的事说给他听了。至于如何遇到真的亡灵驾主胡编乱造了一番,这里面多半是纪妙的亲身经历,言之凿凿,听得李云中深信不疑。
  李云中悠悠地道:“倘若有幸,这亡灵驾主在下一定要见识、见识。”
  纪妙心里暗笑:“见你的大头鬼去吧,跟本姑娘斗,哼。”
  纪妙一会得意洋洋一会咬牙切齿,李云中奇道:“你在想什么?”
  纪妙发觉失态,忙道;“我在奇怪令师为什么听命于他。”
  李云中道:“不仅家师,还有东濮前辈,独行掌狄正良狄前辈,南天客杨凌杨前辈,都听命于此人。”
  纪妙吃惊地道:“这些人都是三十年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李云中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二人结伴来到问潮山庄,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庄内。庄中认识李云中的人不在少数,纪妙见李云中只顾忙着打招呼,把她晾在一边,冷冷地道:“你认识的人不少吗?”
  李云中听她言语不善,笑道:“你不会连男人的醋也吃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