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七十六章 骷髅教

莫寒道:“这个叶绿雪是何来历?”
谢牧道:“此女身边高手如云,不是个简单的脚色。属下多方查证,并没有直接的线索。但此女身边高手竟有塞外天宫的人,属下怀疑叶绿雪并非中原人,叶绿雪也不是他的真名。”
莫寒道;“这可奇了。难道说他们来中原的目的只是为了武林盟主之位吗?”
谢牧道:“此事该不会如此简单。”
莫寒道:“还望谢前非继续调查此事。”
谢牧点头称是。
莫寒又道:“今日二位前辈与人动手,行踪暴露,依在下看,以后行事还是易容为妙。”谢牧恭声称是。
东濮行道;“属下按掌门吩咐调查银针一事,也算发现了一些眉目。银针并非用手发射的暗器,而是装在衣袖里的一种弩箭。这种暗器较为普遍,但扁鲍所用跟普通针弩又不相同,是山西蔡家的一种家传绝艺。起初是针灸用的一个发射器,后经能工巧匠改装成了弩针,这种弩针比四川唐门的天女散花更胜一筹。此弩做工精细,需几年才能做成,也不过留世三只。一只落在掌门人见过的扁鲍手中,一只传到了塞外,一只被一个姓周的商人高价买走。除了掌门人所见的那只外,其余两只武林中失传很久,至今下落不明。”
莫寒接着问了谷中其他几人的动向,然后向二人耳语一番,二老听得神凝重,连连点头,这才告辞离去。
莫寒钻进棺材,施展轻功,驾驭棺材飞回场中,再一动轻飘飘地落入马车。
纪妙驾车欲行,李云中上前拦住。
纪妙道:“难道你又要何护本姑娘不成?”
李云中道:“姑娘既有高人在侧,在下不敢枉自尊大,只是想问今日一别何日再见?”
纪妙红着脸道:“待你武功有成,我们自当会见。”说罢,策马扬鞭,扬长而去。
李云中目送纪妙马车远去,转身来到谢牧跟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叩首道:“师父,请收弟子为徒吧。”
谢牧一怔道:“你是何人?为何想拜老夫为师?”
李云中道;“弟子东海派的李云中,仰慕前辈无心指已久,是以拜师学艺。”
谢牧笑道;“看你年纪轻轻人也比较诚实,老夫就收你做个弟子吧。”李云中闻言大喜,慌忙磕头拜师。
一路急驰。
纪妙车上问莫寒:“莫大哥何不跟那乜航一决高下呢?”
莫寒道;“此人杀气逼人,是一个极其难以对付的脚色。在下几度受伤,气势上弱了许多,在下露面相见,身上破绽暴露无遗,这般费力不要命的事还是少做为妙。”
纪妙笑道;“你还颇识实务。”
莫寒道:“笑面佛跟鬼血神鹰出现时,在下就觉到了一股极强的杀气,却不知为何在无形中散尽。在下推测一定还有一个厉害的杀手存在,只是没有显露出来而已,所以在下最好不要现身。”
纪妙笑道:“小妹还以为你是见死不救呢。”
莫寒报以一笑,又道:“纪表妹,你刚才所说的护花使者又是怎么回事?”
纪妙脸上一红道:“那还是小妹刚刚能够驾驭此车,路上遇到一群江湖人围着一驾装饰豪华的大车。那车仅拉车的骏马就有十六匹,车上端坐十二个貌美如花的美女。大车四周皆是武林名门正派的少年子弟护其左右,美其名为护花使者。本姑娘看着有气,就上前搅和了一气。当时那个叫李云中的也在内,我们顶撞了几句,没想到李公子就就追到这里来了。”
莫寒忽地记起一事,忙道:“那车的主人是男是女?叫什么名字?”
纪妙道:“是个长得颇为标标志的一个女子,叫欧珍儿,弹的一手好琴,吹得一手好箫,倘若小妹是个男子见了也会喜欢。”
莫寒若有所思地道:“难道是她?”
处凤山是一座不怎么出名的山。
提起处凤山武林人知之甚少,倘若提起骷髅教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骷髅教就位于处凤山的西首。处凤山因骷髅教而有名,骷髅教因有处凤山更容易找。
要想进骷髅教并不容易,因为你必须闯三道关才能到骷髅教总坛。
这三关就是厌仙门,无血院,天堂厅。
看守厌仙门之人乃是骷髅教中声望极高的两大高手,也是武林中有名的两位神仙。
七步死神元杰,千臂仙万始。
据说假如有人得罪了七步死神,这人就会走完人生的最后七步,然后莫明其妙的死去。如果有人不幸得罪了千臂仙,这人就会做一个奇怪的梦,梦中会遇到一个身有千臂的神仙,梦醒时就会发现自己的手掐着自己的脖子,面带微笑地死去。
过了厌仙门就是无血院。
到了无血院一定会碰到金丝蛇况志,无脚野狼葛生。
据说金丝蛇况志有一条专门勾人魂魄的金丝,只要有人看到这条金丝,这条金丝就会像蛇一样缠在这人的脖子上,这人的七魂六魄就会被勾走。
无脚野狼葛生有一个令人心悸的标志,他每时每刻都抱着一条没有后腿的野狼。就是这条没有后腿的野狼,总让人胆战心惊,它会悄无声息地投入你的怀抱,咬断你的脖子,吸干你的血。
过了无血院就是天堂厅。
天堂厅外总会有一个俊美的书生,这个书生总是抱着一把剑守着天堂厅。这个书生就是江湖闻名的俊面郎君类炼。
然面这几个令江湖人闻风丧胆的无一例外地都死了。
七步死神走了七步死了,他走出每一步的脚印都清晰地印在青石上。千臂仙的两只手掐着自己的脖子,脸上带着一种诡异的笑。骷髅教的人处理他的后事的时候,才发觉他的两只手都多出了一个手指。
金丝蛇况志的金丝缠在了他自己的脖子上,金丝缠的太紧,将他的一对金鱼眼缠的凸了出来。无脚野狼葛生的无脚狼,咬断了葛生的脖子,死在葛生的怀里。
俊面郎君的长剑插在他的胸口上。
莫寒和纪妙轻易地过了三关,来到了天堂厅。
天堂厅里聚满了人,吵吵嚷嚷,议论纷纷,正堂下有几个壮年大汉看上去义愤填膺,正在破口大骂,正堂正中有一个空着的檀木座椅,座椅上面垫着一张白虎皮,足显此椅主人的尊贵。
虎皮座椅旁侧坐着一个五旬开外的锦衣老者,面皮白净,胡须稀疏,看上去却是五十不到,想必年轻时是一个美貌俊朗的美男子。锦衣老人垂头丧气地坐着,任由大堂上的人吵个不停。
莫寒报名入厅,大厅内登时鸦雀无声。
锦衣老人慌忙起身抱拳道:“莫少侠莅临本教,老朽龙如辉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莫寒还礼道:“前辈莫非就是江湖你称不悔狂龙的龙前辈?”
锦衣老人面上一红道:“江湖人抬举,老朽实不敢当。不知少侠来此所为何事?”
莫寒道;“敢问前辈东方教主现在何处?在下有要事求见。”
龙如辉面色一变,尴尬地道:“东方教主不久前被一个叫乜航的青年带出了本教。”
纪妙道:“外面死人是否此人所杀?”
龙如辉面带恐惧地点了点头。
再看厅中之众,无不面含惧色,有的人还在瑟瑟发抖。乜航竟在武林三大邪地之一的骷髅教来去自如,纪妙若非亲耳所见,实在难以置信。
想到莫寒雪峰山下的无奈之举,这才切实地感到了秋思杀手的可怕。
莫寒皱眉道:“东方教主乃无悔岛的后人,武功自有过人之处,又如何能被乜航轻易带走?”
龙如辉道:“少侠所言及是。然而东方教并未出一招一势,就甘愿随那人去了。不但少侠好奇,连本教弟兄都颇有怨意。”
二人这才明白,骷髅教众为何教门也不守,聚在此地吵闹的原因了。
莫寒奇道:“前辈难道没有看到乜航有何怪异的举动?”
龙如辉道;“乜航好像拿出来一件东西在教主面前晃了晃,教主脸色大变,就一声不响地跟乜航走了。”
纪妙更是好奇:“东方教主有没有说要去何处?”
龙如辉摇头道:“教主一句话也没说,乜航走时却对老夫讲起东方教主要去蝴蝶谷。”
二人越听越奇。
莫寒道:“东方教主跟蝴蝶谷主是何关系?”
龙如辉道:“东方教主跟蝴蝶谷的天苍飞蝶肖永香是至交。”
莫寒二人探听到东方无怨的消息,辞别龙如辉出了骷髅教。
龙如辉目送莫寒二人出教,脸上带出一抹不易查觉的微笑。
吩咐手下跟紧莫寒,待手下传来话说莫寒走远。一扫先前萎顿低迷的样子,安排教众处理厅外五人的尸体,发放金银慰藉其家人,重新安排人手守护三大关,处理的有条有理不见丝毫慌忙。待教众散去,见周边无人,偷偷溜到后殿,把藏在偏房的信鸽取去,抛空放飞。
莫寒二人离开骷髅教,纪妙心有余悸地道:“娄炼等人武林中叱咤风云,在乜航面前却不堪一击,此人也太可怕了。”
莫寒点头道:“秋思杀手每个都是久经训练,乜航只是其中比较出色的一个而已。”
纪妙道:“东方无怨手下被其所杀,他不但不报仇,还心甘情愿地随他而去,此事绝对不简单。”
莫寒道;“此事着实太过蹊跷,所以为兄决定一查究竟。但另有一事,也令人颇费猜疑。”
纪妙笑道:“莫大哥上心的事竟还不少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