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七十五章 蓝衣乜航

  “不知好歹的东西。”崔夜星避开纪妙长鞭,朝着李云中就是一脚。
  “小心。”纪妙长鞭卷向崔夜星的脚踝。
  崔夜星无奈收腿,李云中的脸上被腿扫过的劲风刮得火辣辣地痛。李云中再上前助阵陡自给纪妙添乱,见二人一时难分高下,场外郑飞五人围战大和尚占不了上风,叫一声“纪姑娘保重”抽身来肋郑飞五人。
  这边纪妙独战崔夜星,那边李云中六人合战大和沿,一时斗了个旗鼓相当。
  纪妙内力不济,只能借助乱花鞭的精秒招式,这才堪堪跟战成平手。长斗下去必败无疑,暗暗责怪莫寒躲在车里不出手相助。
  场内混战一团,莫寒正在奇怪刚才的杀手到底去了哪里。场内刚才杀意涌现,莫寒猜测场外必有更厉害的人物,这才迟迟没有出手。
  崔夜星见纪妙年纪轻轻竟能跟他战成平手,对亡灵驾上的武功更是倾慕不已。他却没有想到,纪妙的武学并非来自亡灵驾,乃是无稀道长临终送给她的一部《乱花谱》。崔夜星大吼一声,加强了攻势,纪妙功力不济,坚持了近百招已属不易,这一来更是险象环生。
  大和尚这边虽有李云中加入战团,局势依然一边倒。
  大和尚听到崔夜星叫喊,也是一声沉喝,掌上力道倏然加重。六人只觉剑上似有千斤巨石,越来越重。郑飞眼见不支,呼哨一声,一齐后退。
  大和尚得势不饶人,闪身抢攻,眼见六人就要伤在他的掌下,忽听远处,鬼哭狼嚎地一阵大叫,众人吓了一跳。
  大和尚乘机痛下杀手,眼看张翠竹就要伤在他的掌下,就见一条人影鬼魅般地扑进场来,一把将闭目待死的张翠竹扯到一边,迎着大和尚就是一掌。轰然一声巨响,二人各退三步,方才稳住身形。
  来人六旬开外的年纪,灰袍袭身,长相甚是难看,长眉、蓝眼、大嘴,直似恶狼转世,看上去凶恶无比。
  灰袍老怪击退大和尚,朝雪峰双雁叫道:“你们两个女娃儿,如若拜老夫为师,为师就将这个老秃驴赶跑了。”
  张翠竹惊魂稍定,见到来人,眉头直皱,道:“怎么又是你?”
  灰袍老怪笑嘻嘻地道:“是我、是我,怎么样?”
  雪峰双雁感激他的救命之恩,对望一眼,张翠竹道:“除非你真的把这个秃驴赶跑了……”
  灰袍老怪喜出望外地道:“好说、好说。”转首瞪着大和尚,“笑面老秃,亏你枉称什么神佛总是欺负女流之辈,见到老夫还不快滚?”
  大和尚双掌合什,道:“阿弥陀佛。原来是东濮施主,善哉善哉。”来人正是造成化谷的鬼残哭嚎东濮行。
  东濮行道:“既知老夫还不快跑?”
  大和尚冷笑道:“东濮施主的鬼残掌唬的了别人可吓不倒老纳。”
  “鬼残掌?!”陆明月动容道,“前辈莫非就是三十年前名满武林的鬼残哭嚎东濮前辈?”
  东濮行笑道:“小娃儿见识不浅,老夫东濮行。”
  雪峰双雁见是大名鼎鼎的东濮行,哪里还犹豫?扑通一声双双跪倒在地,齐声叫道:“徒儿陆明月,张翠竹叩见恩师。”
  东濮行一张大嘴乐得合不拢,一个劲地叫道:“好、好、好、好徒儿。”
  莫寒身在棺中也不禁替他高兴,心道:“这个怪物前辈忙着收徒弟,却不知银针之事查出眉目没有?”
  莫寒大概没想到,针弩早被上官云云丢到洞庭湖里去了。上官云云受上官云飞欲害莫寒一事,闹得心烦意乱,早把收扁鲍为弟子之事抛于脑后,二人相见也没时间说出此事。
  笑面佛道:“东濮施主此次重出江湖难不成是为了收徒?”
  东濮行瞪眼道:“老夫为何出山关你何事?老夫已答应了我的宝贝徒儿,你还是快快离开,免得老夫花费力气。”
  笑面佛冷笑道:“老纳就见识、见识东濮施主三十年来的武学修为。”说罢,扬掌欺上。东濮行不敢大意,抬脚跨步,一掌拍出,二人拳来脚往战在一起。
  纪妙苦战崔夜星已显不支,李云中呼哨一声,六人折身加入战团。这一来,顿时缓解了纪妙的压力。
  鬼血神鹰眼见就要奏功,竟被六个毛头小子攻了个措不及防,心头火起,狂吼一声,鹤嘴啄迎着李云中点去。
  纪妙见崔夜星发狂,慌忙出鞭迎上。却不了崔夜星声东击西,反手击飞了郑飞的长剑,抬脚将葛少杰踢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一掌击在文恨腰际,文恨似乎听到了肋骨断裂的声音,惨叫一声,摔出丈外动弹不得。
  崔夜星手中鹤嘴啄迎着雪峰双雁的头顶砸了下来。
  这一切也不过发生在纪妙回救李云中的刹那间。
  东濮行跟笑面佛激斗正酣,听到文恨惨叫知道不妙,全力一掌将笑面佛逼退数步,舍身扑向雪峰双雁,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呆若木鸡的雪峰双雁从崔夜星的鹤嘴啄下扯了回来。
  崔夜星鹤嘴啄走空,脑后纪妙的长鞭已至,不敢乘胜追击,鹤嘴啄反手迎去。
  东濮得救人心切,背后空门大开,笑面佛瞅准时机痛下杀手。眼见东濮行就要伤在笑面佛的掌下,旁侧忽地现出一人,手指点向笑面佛腰际。
  笑面佛忽觉一股不亚于东濮行掌力的劲道袭来,大吃一惊,慌忙收掌急救。
  郑飞等人这才知道,他们的武功比对手相差甚远,哪里还敢上前?笑面佛定睁来看偷袭之人,来人六旬开外的年纪,皮肤白净,鼻子只剩两个鼻孔,脸板平无物,就像是被刀刻意雕刻过一般。雪峰双雁见东濮行舍命相救,更是感激,跟师父打声招呼,上前救助受伤的文恨。
  东濮行朝面板老人招呼道;“谢老儿,你也来了?”来人正是造化谷的无心判官谢牧。无奈谢牧跟笑面佛激战正酣,根本无暇答话。
  谢牧与笑面佛一时难分胜负,东濮行跨步迈向纪妙,准备接下崔夜星。忽听耳边笛声响起,笛音成曲,曲名《秋思》。
  无心判官谢牧、鬼残哭嚎东濮行脸色大变,谢牧急攻三掌将笑面佛逼退,闪身退出场外。东濮行止住了脚步。笑面佛高颂“阿弥陀佛”。纪妙收鞭,眉头紧皱。鬼血神鹰依然冷笑。郑飞等人一脸茫然。
  场内突然间静了下来。
  笛音响过,场内走进一人,二十左右的年纪,长得一表人材。来人现身场中,一股更强更盛的杀气四边漫布。蓝衫少年止住笛声,众人这才长吐了一口气,就觉背上汗透重衫,冷风一吹,忍不住直打冷颤。
  “我叫乜航,乜航就是我。”来人自报姓名。
  纪妙打破了场内寂静,道:“你是秋思的人?”
  乜航打量了纪妙一眼道;“可以这么说。”
  纪妙道:“你来此何干?”
  乜航冷冷地道:“杀人。”
  众人心中猛地一颤,寒意顿生。
  纪妙道:“杀谁?”
  乜航道:“跟秋思作对的人。”
  忽听有人道:“好大的口气。”
  乜航冷喝道:“是谁?”
  突听“嘭”地一声响,场内多了一口黑漆漆的棺材。
  众人失声惊呼。
  乜航对着棺材道:“你是谁?”
  棺材道:“老夫还以为秋思的杀手都死光了呢?怎么又冒出来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棺材说话的声音嗡嗡作响,根本听不出说话人的年纪大小,众人听他自称老夫,猜测年纪不小。
  纪妙看着棺材笑了。
  李云中吃惊地盯着纪妙,看样子是想不到纪妙会带着棺材到处跑。
  乜航冷冷地道:“阁下躲在棺材里不敢露面,在此叫嚣什么?”
  棺材道;“老夫确实不敢露面,实乃怕你血泉残骨剑逆血风的厉害。”
  乜航身子一震,脸上变色道:“你……你是何人?”
  棺材道:“老夫不过是一个死人,小娃儿如果识相就离死人远点。”
  乜航冷笑道:“你认为在下怕了不成?”
  棺材叹气道:“不是你怕了老夫,而是老夫怕了你。怕你用残血风和极乐笛杀了老夫。”棺材里传出的叹息似悠似怨,听得众人汗毛直竖。
  乜航全身发抖,可见震惊不小。
  棺材幽幽地道:“走吧,快走吧,直到你融合极乐笛残血风以后再来找我,记住,老夫乃是棺材人。”
  乜航一跺脚,转身纵去。
  乜航来的快去的也快。
  众人万万没想到,棺材人的几句话竟将不可一世的秋思杀手吓跑,个个瞠目结舌,惊讶之极。
  棺材人道:“无心判官谢牧,鬼残哭嚎东濮行,你们随我来。”话音未落,那令人心悸的棺材忽地凌空飞起,从众人的头顶飞过,眨眼间消失在众人眼前。
  谢牧二人对望一眼,纵身跟上。
  二人追出数里之遥,就见莫寒笑嘻嘻地坐在棺材顶上。
  二人喜出望外地扑上前来见礼。
  东濮行咧着大嘴笑道:“真想不到竟然是掌门藏在棺材里。”
  莫寒笑道:“在下迫于无奈才出此下策。请问二位前辈调查史佗飞一事及银针一事可有眉目?”
  谢牧道;“武林大会召开在际,江湖上的妖魔小丑纷纷现身江湖,听说南疆双妖也到了江南。至于史佗飞,此人只是叶绿雪门下的一条走狗而己。因此人颇有心计,做事想前顾后滴水不漏,深得叶绿雪赏识。史佗飞一人不足为俱,但他是天河帮帮主,秦淮一带声望不小。那叶绿雪依重此人,多半是史佗飞在那一带的势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