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六十六章 上官云云收徒

  扁鲍依然一言不发。
  “放!“上官云云一声令下,二怪一人一条腿抓在手中,将扁鲍投入水中,不久又提起。
  上官云云道:“你到底说不说?“
  “放!”上官云云又叫,一连十几次,扁鲍呛得脸色通红,咳嗽不止,但依然不发一言!上官云云没有办法,只得让二怪把他丢在船上。
  孙不得气恼地道:“臭老头倔得很。”
  孙不意道:“不对,犟得很!”
  上官云云将目光对准了扁鲍随身带着那些物事,计上心来。
  上官云云拿起努针,对着扁鲍道:“扁神医,这可是你的东西?”
  扁鲍脸色大变:“你们这帮强盗,竟敢抢夺老夫的东西。”
  扁鲍神色有异,上官云云心里窃喜,道:“扁神医,这般东西,你贴身携带,可见十分珍贵了?”
  扁鲍“哼”了一声道:“你知道就好。”
  上官云云啧啧两声:“可惜,可惜。”手一松,努针掉入水中,上官云云故作失态地一声惊叫,“扁……扁神医,对……对不起,我……我太不小心了。”
  扁鲍脸色骤变,气得全身发抖:“你……你这臭丫头,那可是蔡家的飞天神针,武林中只有三件,你……你……”气得再也说不下去了。
  上官云云如果知道莫寒正派人千方百计查找此针的下落与来历,说什么都不会把它丢入湖中。她哪里知道此物乃是万年难求的武林至宝?扁鲍果然生气,她便开心起来,顺手又将一个红色小瓶拿在手里。
  扁鲍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又怕上官云云不小心,忙道:“那可是老夫十三年的心血,你……”
  话音未落,又伴随着上官云云的一声轻呼,红色小瓶又“啪”的一声落入湖中,“扁……扁神医,我……我太不小心了。”
  扁鲍的脸顿时就绿了。
  “那……那是老夫花了十三年心血炼制成的百毒散,你竟把它给丢了,它能把整个洞庭湖的鱼全给毒死,你,你这可是在杀人呀!”
  上官云云“呀”的一声大叫,这回可不是装的,只见她毫不犹豫地卟嗵一声跳入水中!不一时,她很快爬了上来,手里却抱着一条大鱼,可是那条鱼早已全身泛黑,双眼凸出,一动不动,竟是死了。
  颠倒乾坤忙把她拉到船上,不一会的功夫,船的周围果然泛起了条条大鱼,船家顿时吓得面如土色,身子缩成一团:“鱼……鱼都死了。”
  上官云云也骇得花容失色,大叫道:“快,快,解药,解药。”
  扁鲍吹胡子瞪眼道:“你暴殄天物,咎由自取,没有解药。”
  眼看着死鱼越来越多,上官云云一下子把十多个小瓶全部捧在手里,叫道:“你不说,哪个是解药,本姑娘可要全丢了。”
  扁鲍大惊失色道:“别……别,那个紫色的瓶子,便是百灵水,能解百毒。”
  上官云云取出的紫色小瓶,打开瓶盖,顿时闻到一股扑鼻的清香,毫不犹豫地倒在了手上,却只是一点而已,不由得叫道:“就这么多?”
  扁鲍只气得双目圆睁,胡子打颤,说不出话来,看他那样子,若不是动弹不得,非跳起来把上官云云吃了不可。
  上官云云见他气极,知是不假,双手一搓,朝衣衫上擦了擦,再次纵入水中!湖水被她轻轻地荡开一道涟漪,却不见涨起许多水花,入水功夫十分高明,仅此一手,可见她水下功夫实是了得
  上官云云纵入湖底,约游了半个时辰,方才爬上船,百灵水果然见效,不一会,上浮的鱼儿就少了!
  上官云云惊魂未定,叫道:“好险,好险。”
  一旁的船家上前道:“姑娘有好生之德,老朽实感钦佩。只是这湖中列鱼,仍含巨毒,如被同类吃去,还是要死,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洞庭湖内的鱼还是得死。”
  扁鲍怒道:“老匹夫胡说八道,老夫这百灵水一滴便可救活全湖的鱼,此时水中皆为老夫的百灵神水,你们整个湖边的人喝了此水,不但不会中毒,反而百毒不侵,老匹夫如不相信,就喝一口试试。如果死了,老夫给你陪命。”
  扁鲍把气全发到了船家的身上,张口就是一通大骂,想到好不容易炼制出来的神药,竟拿出来全部喂了鱼,心痛之至,无以言明。
  众人自然不会怀疑,但想到顷刻之间便把鱼给毒死的百毒散,哪一个敢试?
  上官云云道:“话虽如此,倘此鱼如被活人吃了,恐实难活命,我们还是把这死鱼捞起来为妙。”想到自己的小聪明,竟落得如此作为也不禁暗暗叹气。
  四人刚想行动,上官云云忙道:“孙前辈,再给这老儿多点几处穴,省得我们做事,这老儿乘机跑了,可就不妙了。
  扁鲍听了顿感绝望,要知他本是神医,区区点穴根本难不了他,更何况本身功力深厚,又加上孙不意点穴时间又快到了,如非他刚才气恼,使穴道血液凝塞,恐怕穴道自开。
  这一来,更是后悔不迭,万万没想到今日会从头到尾,彻彻底底地载在一个黄毛丫头手里,心里要多苦有多苦,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孙不意毫不吝啬,出手封住了他全身十九处大穴,连手腕上的穴道也点上,以防他手脚动弹。
  四人忙乎了大半天,方把这死鱼弄到船上,足足有数百余斤,多亏几人做的船较大,否则还真装不下。
  四人筋疲力尽地坐在船上喘粗气,上官云云道:“扁神医,你可害我们不浅。”
  扁鲍瞪眼道:“你将老夫花了十七年研制出的百灵神水用来喂鱼,却说老夫害你,实在岂有此理。”
  扁鲍已无了先前的嚣张气焰,话也多了起来。
  上官云云道:“你还是不肯说了?”
  扁鲍冷笑道:“你别白日做梦了。”
  上官云云笑道:“是吗?”顺手把那两本书拿在手中,“这书不会有毒吧!”
  扁鲍脸色骤变,大惊失色,失声道:“你……你要怎样?”此时的表情比刚才尤甚,可见两本书比百毒散,百灵神水珍贵多了。
  上官云云道:“本姑娘害怕此书不小心又掉到湖里。”
  扁鲍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被逼的实在无法,也是他太看重这两本书的原故,长叹一声道,“只要姑娘不要问那两个问题,姑娘让老夫做什么老夫都答应!”
  孙不得一听叫道:“老东西终于可以说了。”
  孙不意接口道:“不对,老家伙想讲了。”
  孙不得又道:“上官姑娘,这老家伙手上功弱于你,就让他拜你为师。”
  孙不意叫道:“不对,太妙了。”无论好与坏,他总要加上一句不对,也不知自哪儿学的这么个毛病。
  上官云云笑道:“这等笨家伙,本姑娘是懒的教的,不过,收个徒弟还是可以的。”
  孙不得道:“老家伙,还不拜师。”
  孙不意道:“不对,快叫师父。”
  扁鲍翻着白眼道:“姑娘不是开玩笑吧?”
  上官云云道:“本姑娘原本是不想这么辛苦的,还得教这教那的。不过呢,看你年纪大了,万一不幸被水淹死,本姑娘可担当不起,所以本姑娘就勉为其难,收你做个弟子吧,你如果不愿意呢?也就算了。”
  话一至此,扁鲍大喜道:“只要姑娘不要折辱老朽,老朽做牛做马都愿意。”如果拜上官云云为师,这传到武林中让他如何抬头做人,是以欢喜之余,什么话也说出来了。
  上官云云道:“做牛做马实是折辱了扁神医,本姑娘万万不会这样做的,你就做本姑娘的开山大弟子吧。”
  扁神医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这才发觉说漏了嘴,悔恨之极,不用言表。
  上官云云道:“如果你不愿意,本姑娘并不稀罕,可这书?”说着又要往水里丢。
  “师父,且慢!”扁鲍迫不得已地急声大叫,上官云云连飞天神针,百毒散,百灵神水都不屑一顾往江里丢,这书在自己眼里是为至宝,在她眼里一钱不值,是以“师父”二字不得已叫出。
  话一出口,顿感羞愧无比,把眼一闭,恨不得投江自杀。
  颠倒乾坤拍手双呼。
  上官云云也不禁得意之极,笑道:“好徒儿,看你如此有诚意,为师就网开一面,这书吗?”
  上官云云一顿,扁鲍立刻睁开了睁,等她说下文。
  上官云云见他如此关注此书,暗道:“这老匹夫哪里有诚意拜师?无非是想取回此书,书一到他手,这老东西有恃无恐,说不定会杀师灭祖。此书难道真的这般重要?如果我把这书交给莫大哥,让他看看岂不更妙。”
  忖到此节,便道:“这书吗,等等再说。”说罢,把地上的针带拿在手里,针带插满银针,是医生行医必备的工具道:“看你如此有诚意,这个先还给你。”交给孙不得,让他放入扁鲍怀中。
  上官云云迟迟不还书,扁鲍顿现失望之色。
  上官云云又拿起一个白色小瓶道:“徒儿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扁鲍生怕她再丢下湖里,哪里还敢隐瞒?连忙如实相告,十几只小瓶,除了被丢入湖中的百毒散,与百灵神水之外,皆是用极为名贵的药材配制的物事。
  什么杀人于无形的七步断肠散,让人迷失心智的大迷大惑丸,治人开无形的万里飘香粉,简直五花八门,无奇不有。
  上官云云一面问一面听他讲其用途,只听得花容失色,惊叹不已,足足有十几样之多,有一些竟是自己闻所未闻的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