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六十五章 活捉扁神医

  上官云云出手,颠倒乾坤哪还有所顾忌?双双扬掌便拍,两股劲风呼啸着扑面而来,扁鲍急退闪开上官云云的致命一脚,顺手点了上官云云的穴道,挥掌迎上颠倒乾坤,他点穴出招一气和成,功夫确实不比寻常。
  砰地一声四掌相对,三人各退三步,颠倒乾坤兄弟狂喝一声,又扑了上来。
  扁鲍怒道:“你们不要这娃儿的命了。”他还想以上官云云为要挟,颠倒乾坤浑然不觉,依然狂攻。扁鲍迫不得已接掌还招,无奈手里多了个上官云云,又岂是颠倒乾坤的对手?
  又硬接了二怪的一记合击,又退了三步,脚已踏到船舷之上,再退一步就会掉到湖里去!而颠倒乾坤攻势依然不减。
  扁鲍无奈之际,狂喝一声,拼尽全力击出一股雄浑的掌力,迎着二怪而来,二怪一味狂攻,似乎有意要将扁鲍逼入湖中,对于扁鲍的这全力一攻,毫不退缩,迎掌而上,又是一声轰然巨响,颠倒乾坤连退七步,扁鲍身子一阵摇晃。竟没后退半步!
  就在他立身未稳之际,颠倒乾坤扶着两道寒光又扑了上来。来势凶猛,快如闪电!这是颠倒乾坤从露面以来,头一次亮出兵器。两柄短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了过来。大有一剑置扁鲍于死地的念想。
  二怪发了怒,扁鲍哪还敢犹豫,连忙退闪!
  这一退,就跌入湖中。在他跌落入湖中之际,还没忘记带着上官云云。只要上官云云在手,二怪总会有所顾忌,或许可以凭借极好的水性带着上官云云离开此地。
  这可是制约莫寒的最好筹码。
  是以,他落水时毫不犹豫地拉着上官云云落水。落水时还没忘了点开上官云云的穴道。上官云云穴道被制,在水中无法活动,岂不被淹死?
  他落水点穴一气呵成,足见此人武功功底不错。其实,若不是他在湖中游了有些时辰而导致功力大减,颠倒乾坤恐非其对手。
  扁鲍的如意算盘打的是不错,可是他忘了上点。一直与上官云云相伴为命的颠倒乾坤为何不顾上官云云死活,而拼命地将他们往湖里赶!
  扁鲍一落水,上官云云也一下子沉入了湖中。扁鲍唯恐上官云云水里淹死,连忙深吸一口气下去寻找。
  就在他将头插入水中之际,忽觉双脚似被什么东西抓住,身子竟直往湖底沉下!双脚却被上官云云抓在手中,正拼命往湖底拉,这一下吓得他七魂差一点丢了六魄。
  上官云云武功虽差,但自小在黄河岸边长大,水性自然比别人纯熟的多。上官云云之所以呆在洞庭湖上,实乃想用她的水性补已武功之短。
  万一被剑幻教众发现形踪,她完全可以借水性脱身。这一点是她早已想好的,上一次莫寒被沙无风击伤。之所以选择长江上渡难,也是这个原因。只是事出突然,着了史佗飞的道而已。
  扁鲍水性固然不错,由于泅水时间过长,体力损耗过度,又同颠倒乾坤比拼内力,体力比以其的他更是大打折扣。一时疏忽,酿成大错。扁鲍大为后悔,不该解开上官云云的穴道了,只可惜后悔已太晚了。
  扁鲍终归是一代高手,虽惊却不乱。发觉不妙,双脚乱蹬,竟欲甩开上官云云的双手。如果此时是在陆上,七个上官云云也会被他踢飞。在水中,一身功力被水的阻力又减去大半,饶是如此,上官云云的身子还是被甩的上下激荡。
  上官云云就是不松手。
  这一来,二人的身子下沉的速度加快。扁鲍大骇之际,弓腰向上官云云扑去,此时的上官云云如鱼得水,哪容得他碰上?脚下一蹬,轻巧巧地闪了开去,如果被扁鲍的双手捞住,凭扁鲍的身手,恐怕十个上官云云也被制住。
  上官云云一入水,便抓住他的双脚,实乃让他的双手无处施为,只要扁鲍近不了身,上官云云便不怕。
  扁鲍的几次努力皆被上官云云化解,如此的折腾,怎么受得了?这是在湖中,人总是要呼吸的。
  扁鲍消耗体力过多,却仍没把上官云云甩掉,如非他水性较好,早已被上官云云制住。经过一番折腾,扁鲍再也憋不住,拼了命的蹬脚,意图浮出水面吸气,上官云云心中暗喜,让他带自己向上游去。
  颠倒乾坤立于船上,见二人下于这么久还没露面,急得手足失措。
  孙不得大叫道:“坏了,是不是淹死了。”
  孙不意也叫道:“不对,要玩完。”
  船家早已吓得面如土色,躲在船头打哆嗦,口里还喃喃有词:“老……老天爷,出……出人命了,可……可千万,别……别……让老……老朽下……下去。”
  正在祷告,孙不得一声大叫:“船家,你会不会水?”
  孙不意叫道:“不对,走船的没有不会水的。”
  孙不得道:“你下去看看。?
  孙不意道:“不对,丢下去!”
  船家打着哆嗦:“老……老朽……”还没说完,便觉已身在半空,不知何时已被孙不得兄弟抓在手中,正准备往下丢。
  “饶……饶……”“命”还没出口,又被丢在船上,还没明白过来,就听到二人欢喜地叫道:“出来了!”
  上官云云就在扁鲍露出水面的一刹那,在水中来了一个极为漂亮的“鲤鱼摆尾”,扯着扁鲍的双脚向下一摔,扁鲍的头就在距水一米的地方,再次被摔到了水底,扁鲍以为上官云云此时也要换气,欢喜之际稍为放松,再次着了上官云云的道。
  上官云云竭尽全力的一摔,果然奏效。
  一摔之后,双手松开,双脚借势踩在了扁鲍的脚上,一用力,让扁鲍直插水底!自己的双脚借他力一蹬,身子窜出水面,头一露面,长吸一口气,再次推入水中。
  此时二怪准备把船家往水里扔,一见上官云云浮出水面,欢呼不止。
  上官云云钻入水中,适逢扁鲍拼了命的往上窜。扁鲍一经解禁,他只想换口气,哪里还顾别的?
  上官云云怎容得他换气?又窜入他的身后,扁鲍终于憋不住,在水中深吐一口气,双掌聚起全力,向上官云云抓去,这可是他的拼命一击,其势非同小可。
  上官云云早防他狗急跳墙,身子一滑,避了开去。饶是如此,身子还是被其击起的水浪抓上,这比陆战中的掌风所伤还要重得多。上官云云强忍疼痛,硬是没叫出声来!
  如果此时呼叫,恐会被呛死。上官云云深知这一点,她毫不独犹豫地游至扁鲍身后。扁鲍真力一泄,再也憋不住,一张口,湖水便灌入口中!
  现在的他,再也没有反抗的余地,只是本能的向上窜。上官云云乘机又将他的双脚抓在手中,硬生生地又将他扯回水底。这一来,湖水可被其喝了个足。不一时,肚子便胀了起来。这也是扁鲍的自救之法,想不被呛死,只有喝水,拼命的喝水。上官云云见他的双脚再也没力乱蹬,便知是时候了,扯着他的双腿拽出水面。
  颠倒乾坤见她终于制服了不可一世的扁鲍,忙不跌的将上官云云救助上船,欢呼雀跃不已。
  上官云云一上船,便虚脱般地坐在船上。只见她脸色苍白,是被扁鲍深厚功力冲荡的原故!二怪深知其间道理,忙运功助其疗伤,没用多大功夫上官云云终于好受多了。
  扁鲍已似怀了孕的女人,挺着个大肚子,早已死去金多时了。
  船家战战兢兢地上前道:“这……这位姑娘,快……快救救这位老兄,否……则他会死的。”
  孙不意道:“不对,让他死了算了。”
  上官云云摆了摆手道:“此人外号神医,留着还有用,烦劳前辈点了他的穴道,再救他不迟。”
  孙不意依言点了扁鲍的穴道,让船家给扁鲍实施救治。船家先来空出扁鲍的腹水,不但空出了腹水,连扁鲍身上所带的东西全部空了出来,首先掉出的是那射杀小莞的努针,还有一个油布小包,和一套针炙用的针带,外加十几个不用颜色的小瓷瓶。
  孙不意又搜了扁鲍的全身,确定没有其他物事,便把这些东西全部交给了上官云云,众人折腾了好一阵子,才把这神医扁鲍给救醒。
  可怜一代神医,一堂之主,哪里受过这般折腾?面色苍白,羞愧之下,闭目不语。
  上官云云打开油布小包,小包层层包裹,可见扁鲍对这东西极为爱护,最后一层打开,却是两本发黄的薄皮书,一本《蔡家毒经》,一本却无名字,打开一看里面画着全是男男女女的裸体图。
  上官云云脸上一红,连忙收起,便道:“扁神医,你可把本姑娘累得好苦。”
  扁鲍调匀气息,“哼”了一声,不予理会。
  上官云云又道:“扁神医,你身为剑幻教之人,屡屡与本姑娘作对,本姑娘原本可以杀了你。”语音一顿,来看扁鲍。
  扁鲍不甘示弱地道:“要杀要剐老夫决不含糊!”
  上官云云笑道:“本姑娘不想杀你。”
  扁鲍冷哼一声,道:“你又想怎样?”
  “只要你肯回答本姑娘几个问题,本姑娘立刻放了你。”
  扁鲍冷笑道:“你不必白日做梦了,老夫不会说的!”
  上官云云冷笑道:“本姑娘就不信你真的不怕死,孙前辈把他丢到湖里去。”
  扁鲍身子一颤,依旧倔强的一声不吭,大有视死如归的气概。
  二怪将他拎起来,上官云云上前道:“本姑娘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先回答本姑娘的头两个问题,第一,剑幻教主是谁?第二,秋思又是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