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六十四章 一路小心

  莫寒打量了何瑾一眼,淡淡地道:“你是剑幻教的五花圣女?”
  “正是。”
  “好!”好字未落,莫寒倏然欺身,何瑾忽觉眼前人影一闪,莫寒已至近前,明明想躲,却就是躲不了。
  “啊——”地半声,另半声被莫寒的手指点了回去,然后就觉得腰下一麻,身子凌空而起,“嘭”地一声,跌在一人身上,登时昏了过去。
  扁鲍正在绞尽脑汁想办法脱身,头上被一物撞个正着,眼冒金星,痛疼难忍之下破口大骂:“狗娘……”
  发觉不妥,慌忙闭嘴。到不是看清了撞他的是何瑾,实则想起来莫寒要丢他入湖的话来。
  莫寒举手之间就将本教的五花圣女制伏在地,动弹不得,小莞吓得花容失色。
  就在此际,忽听耳畔传来“扑通、扑通”一声连响,再看周边之人,跳湖入水跑了个干净。原来剑幻教众见何瑾被莫寒轻易擒住,生死未卜,情急之下,奋勇跳水。强敌尽退,申无主及明月四使这才有了喘息之机,无不上前感谢莫寒的缓手之恩。
  关莞孤身一人,骑虎难下,就听莫寒道:“只要关姑娘放了申姑娘,在下不跟你为难就是。”
  关莞松了口气,道;“莫大侠的话小女子深信不疑,不知申大庄主会不会放过小女子呢?”
  申无主冷哼一声道:“快快放了小女,本庄主不跟你计较。”
  “好。”关莞叫一声好,松手放开申小燕,申小燕欢叫一声抢到莫寒近前。有了莫寒的保证,关莞从容地向船尾走去。
  “小心!”莫寒突地一声大叫,快如闪电地扑上前来!
  如此同时,就见小莞身子一软,摔倒在船舷之上。“扑通”一声,有人纵身入水。事发突兀,待众人看清,关莞倒地,扁鲍落水。
  莫寒抢上前来,抱起倒地的关莞,就见其背密密麻地插满了银针。见是莫寒扑来救她,关莞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断断续续地道:“你……你……真的守信用。”
  莫寒动容道:“对不起。不过,不是申庄主下的毒手,是姓扁的。”关莞的脸色越来越黑,显然银针是含有巨毒。
  莫寒手掌抵住她的胸口,一股真力冲入关莞的体内,关莞吃力地睁开双眼,苦笑道:“没……没用的……”
  莫寒忙道:“姑娘若有话说,在下力所能及,必定全力以赴。”
  关莞笑了笑,道:“有……有你这……这句话……我……我也就很……很知足了……”说着,一阵激烈的咳嗽,咳出的尽是黑血。莫寒真力缓缓注入,虽然眼见关莞无救,还是希望她多活一会。
  “小……小心……申……申……”话没说完,头一歪死了过去。
  关莞死在莫寒的怀里,扁鲍竟然在眼前逃脱。莫寒很自责,也很疑惑。
  扁鲍难道有自行解穴的本领?此人是个医术极高的郎中,这种可能不是没有。关莞死前嘱咐他小心的人必定是申无主了。
  盲婆婆曾一度让莫寒调查此人,剑幻教也是安罢了眼线,还是两个五花圣女。这申无主还真的不简单呢。
  莫寒辞别申无主等人,下船来继续赶路。一边走一边想事情。
  这日午后,就到了幕阜山下。
  路上走的累了,就在路边的一家酒肆歇脚。午后太阳正毒,路上鲜有行人。酒肆里多是一些路过的客商,脚夫。从酒家那里打听到,过了此山北去可到鄂南,东去可达赣西。
  莫寒打听好路线,起身赶路。在路上,就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的原因,那些急着赶路的人,莫寒觉得他们都不太想赶路了。莫寒自嘲道;“也许他们只是想多休息一会罢了。”
  莫寒却不想休息太久,他要做的事情事关重大。莫寒走到半山腰,林中避日的鸟雀惊起,在头顶响成一片。莫寒蓦然记起曾经看到过的仙鹤,心中倏然一紧。
  莫寒毫不迟疑地原路返回。酒肆里的客商、脚夫并没有离开,大家谈笑风生,说着一些无伤大雅的笑话。
  酒家见莫寒回来,奇道:“客官,缘何回来了?”
  莫寒笑道:“在下记错了。应该北上岳阳的。”莫寒回头原想看看他回来后众人的表情,见没人在意,心中忖道:“难道说是我太紧张了?”
  莫寒辞别酒家,果真朝岳阳的方向去了。莫寒心有异样,路上更加小心。一面路上急赶,一边注意天上动静。走了大半天,不见有何异样,心里稍安。
  再走数十里,到了一家小镇。就想买匹马赶路,待他来到马市,就听说镇上的骏马都被人买走了。莫寒好奇地追问,卖马人也是不明所以,只是说对方出的价钱很高。莫寒就打听别的镇上有没有马卖,得到一样的回答案。
  莫寒记起怪人杀手买船之事,隐隐觉得此事跟他有关。诸多迹象表明,秋思杀手已知道了自己的行踪。莫寒索性将面具摘下,大摇大摆地赶路。
  行踪暴露,就这样赶回,必定连累重病在身的父亲。孤身涉险,还不如回造化谷跟大家商量对策。主意已定,莫寒健步如飞,傍晚时分到了长江岸边。在船家借宿一晚,第二日,自行雇了一艘小船,沿着江边逆流前行。江中、岸上的风吹草动尽收眼底。
  行有数日,在距造化谷尚有数十里之地,让船家驶入江心,说是观光对岸风光。待小船驶至江心,莫寒脚下用力,船身倾斜,惊叫一声跌入江中。船家大惊失色,全力打捞,哪里还有莫寒的影子?
  武陵门追丢了莫寒,上官云云并没有气馁,这天正在洞庭湖里游船散心。
  忽听船底水响,从水底冒上一个人头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暗杀了剑幻教五花圣女之一小莞的扁鲍。此时此刻莫寒与上官云云其实同在洞庭湖上,但莫寒与上官云云都改了行装,二人擦肩而过。
  孙不得一见扁鲍,大叫道:“快看,有水怪。”
  孙不意接上话叫道:“不对,是水鬼。”
  扁鲍大叫道:“救命,快救命。”
  二怪齐声道:“啊呀,是人。”
  上官云云叫道:“快,官家,水里有人,划过去,救人要紧。”
  扁鲍水性虽佳,由于杀了小莞后,害怕莫寒追杀,跳入水中,便拼命游去,所以体力消耗很大,偌大的一个洞庭湖,又岂是他能游到头的,如非上官云云恰逢赶上,在水里的滋味可有他受的。
  众人竭尽全力把他扯上了船,扁鲍,医死你便跑,这回跑的可够惨的,一上了船便筋疲力尽地虚脱在船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几乎没有道谢的时间。
  上官云云道:“前辈怎么会从水里钻出来?”
  扁鲍喘息稍定:“多……多谢,诸……诸位侠士,救……救命之恩,老夫,是……是被人追……追杀……至此。”
  孙不得道:“什么人追杀你。”
  孙不意道:“不对,何人要杀你。”
  上官云云道:“发生了什么事?”
  扁鲍打量了三人一眼:“诸位侠士是……”
  孙不得道:“我们是黑……”没待他说完,上官云云连忙道:“我们是黑虎堂的人。”说完瞪了二怪一眼,二怪旋即闭口不说。
  扁鲍眼珠转了几下,道:“老夫姓扁名鲍,乃是受至剑幻教的追杀。”
  “扁鲍?前辈莫非是江湖上有名的神医扁鲍。”上官云云愕然道。
  扁鲍笑道:“江湖中人送老夫外号为医死你便跑。”
  上官云云道:“不知扁前辈如何被剑幻教追杀呢?”
  扁鲍道:“姑娘可听说过一场恶梦任半梦这个人?”
  上官云云失声道:“可是剑幻教不醒堂堂主?”
  扁鲍道:“此人病危让老夫医治,一命呜呼是以被剑幻教上下追杀。”
  上官云云奇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三天前。”
  上官云云冷笑道:“你到底是何人,竟敢在此胡说八道。”
  扁鲍笑道:“何以见得?”
  “三天前本姑娘曾同此人交过手,哪里会死?”上官云云道。
  “这么说你就是上官云云了?”扁鲍依然在笑。
  “不错!”
  “哈哈”几声,突见人影一闪,扁鲍的双手已抓住上官云云的手臂,“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外,得来全不费工夫。”
  上官云云虽有戒备,无奈对方出手太快,仍然受制,大怒道:“你是剑幻教的人?”
  扁鲍冷笑道:“老夫剑幻教五大堂之一的不生堂堂主扁鲍。”
  颠倒乾坤大叫一声便欲扑上。
  “不要动!你们不想要这娃儿的命了。”
  上官云云气急败坏地道:“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用这种无耻手段。”
  扁鲍笑道:“并非老夫无耻,而是莫寒这小子太狠,老夫差一点淹死,还不是受他所赐?你们要怪,就怪你们太笨,黑虎堂什么时候会出现两个不伦不类的乞丐,这点小伎俩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老夫。”
  莫寒就在湖上,上官云云浑然忘记了害怕,胳膊受制,脚没闲着,只见她朝着扁鲍就是一脚,这一脚乃是情急之举,所以踹的位置有点不合情理,直奔扁鲍的大胯而去!
  扁鲍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想不到上官云云如此文静之女,会出这等招式,饶是他武功绝顶,也是手忙脚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