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六十三章 医死你便跑

  一时间,江湖上人心慌慌,江北的武林同道准备组织绿林同盟,声讨莫寒。更有天河帮帮主史佗风在秦淮一带大撒英雄贴,准备召开水盟大会找莫寒理断。武林中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让莫寒始料未及。
  莫寒有口难辩,叫苦不迭。
  莫寒渡船过湖,湖上有不少武林中人,大家对莫寒造成的诸多恶行议论纷纷。有人信以为真,有人不屑一顾。
  就听坐在莫寒身边的一个三十多岁的青衣大汉对身边的一个年纪相仿的锦衣大汉道:“孟子铭孟庄主所受那一剑,听说莫寒是以气驽剑把孟庄主给伤了。”
  姓王的汉子随声附和:“能够练到以气驽剑的本领,放眼天下,也只杀不死的莫寒能够坐的到。”
  青衣大汉道:“莫寒不是有这等功夫,又如何躲得过秋思精心策划的多次暗杀?”
  姓王的汉子面色一变,低声道:“赵老弟小声一点,千万别让秋思的人听了去。”
  二人四下里瞟了瞟,赵姓汉子压低了嗓门:“王大哥你也太小心了。”
  莫寒不禁摇头苦笑,暗道:“以气驽剑的本领在下还没学会,难不成武林中又多了一位这样的高手?”
  旁边有人接话道:“在下听说少林智光大师给莫大侠避谣,说那泰山血案并非莫大侠所为。”
  “就是。”又有人接话道,“衡山派掌门公孙见仁也说泰山血案跟莫大侠无关。”莫寒心中一热,转首就见有两个中年汉子在为自己鸣不平。
  忽听身后有人怒道:“你们两个胆敢在此胡说八道!”
  莫寒循声看去,一个年过六旬,嘴角留着山羊胡子的布衣老人在朝两个中年汉子吹胡子瞪眼。这是一个极不起眼的老人,就是在船上,这样的老人至少有三四个。如果他不开口说话,莫寒实在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同。
  莫寒仔细地打量了山羊胡一眼,暗道:“此人非等闲之辈。”对方近在咫尺竟没察觉此人异常,不由得暗暗责怪自己粗心大意。
  山羊胡出言不逊,中年汉子有些恼火地道:“你是何人,如此放肆?”
  “老夫扁鲍。”老人捋着山羊胡子道,“老夫听你们说话生气。”
  莫寒喜形于色,心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功夫。”
  中年汉子面色大变,惊惶失措地道:“扁……扁神医?”
  扁鲍冷冷地道:“算你有点见识。”
  中年汉子慌忙垂下头来,一言不发。
  莫寒笑道:“这二位兄弟说的话,扁神医像是十分上心呢?”
  扁鲍打量了莫寒一眼,道:“泰山掌门跟老朽乃是世交,死在莫寒剑下千真万确。听到这两个浑小子胡说八道,老夫焉能不气?”
  莫寒道:“既然这样,泰山掌门身死,是扁神医亲眼所见了?”
  扁鲍瞪眼道:“不管老夫是不是亲眼所见,总之泰山掌门是被莫寒所杀。”
  莫寒不禁气结,怒道:“医死你便跑,果然名不虚传。”
  扁鲍武林人称扁神医,因其名声不好,背后人称医死你便跑。扁鲍最忌讳别人如此称呼。听到莫寒当面叫他,气得山羊胡乱颤,怒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忽见莫寒到了面前。
  就听莫寒道:“我就是莫寒。”
  “你……”扁鲍一下蹦起老高,还没等他的脚落地,莫寒的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头,凭感觉是被莫寒用手拍回来的。脚刚落地,就觉得腋下穴一麻,随即动弹不得。再见扁鲍,一张脸已骇得苍白无色。想象莫寒折磨他的法子,禁不住全身冒汗。
  莫寒站在身边皱眉远眺,理都没有理他。扁鲍忍不住顺着莫寒的目光望去,就见远处迎面驶来了一艘大船。
  莫寒看着船发呆,扁鲍不禁气结。就在扁鲍想该说些有用的话让莫寒放了他的时候,耳边隐隐传来械斗之声。凝神细听,打斗声越来越近,循声望去,迎面驶来的大船,竟有不少人在大打出手。
  扁鲍更是吃惊,吃惊的不是船上人的打斗,而是莫寒未察先觉的听力。
  大船上打斗叫骂越来越近,船上众人无不起身观看。最引人注目的是船头上一男一女,男的是一个身着袈裟的老和尚,女的是一个青衣丫环,一个高大威猛,一个娇小玲珑,二人拳来脚往,斗的正酣。
  船舱顶上,两个黄袍老人战成一团,二人武功不分伯仲,斗的尤其激烈。船尾有四个中年人正跟四个黑衣蒙面人战在一起,几人大呼小叫,好不惊险。
  靠在船头上有主仆两人正在携手观战。小姐的脸色苍白,像是经过一番惊吓。丫环面带微笑,洋洋得意。仔细看去,丫头的手掌紧扣小姐的脉门,显然小姐受制于此人。
  莫寒更是惊讶无比,船上诸众,除去四个黑衣蒙面人,其他几人他都认识。
  靠在船舱的主仆二人,正是明月山庄申无主的千金申小燕及她的贴身丫头小莞。在船舱顶上大打出手的两个人,一个是明月山庄的庄主申无主,另一是在明月山庄抢夺亡灵驾的黄袍老人。船头的大和尚是申小燕的师父悟远大师,悟远大师的对手也是申小燕的丫环小荷。船尾的四个中年人是明月四使。
  悟远大师掌风呼呼,袈裟列列,声势不小,然而小荷的手中小刀,往往出奇不意地攻向悟远大师的空当,悟远大师眼看得势却又迫不得已地后退。
  小荷出刀精妙,莫寒更是纳闷:“这个丫头刀法如此精湛,可真看走了眼。”莫寒之所以看走了眼,实则武功今非昔比。
  莫寒受盲婆婆所托前往明月山庄打拭消息,申小燕跟他玩的最好,此时申小燕身处险境,岂能袖手旁观?乘两船交错之际,拎起扁鲍,纵身向大船扑去。
  莫寒自始至终没有忘记带上他,扁鲍心中恼怒可想而知。扁鲍当然想不到莫寒将他生擒活捉,实则等他去解诸多疑团。
  这边船上诸众突然有人飞出,无不吓了一跳。待见莫寒手里提着一个人轻松地跃上船去,喝彩声骤然响起。
  人群里给莫寒说好话的两个中年汉子,各自从身后的行礼中掏出两个装有四中鸽子的鸟笼,把鸽子从鸟笼中取出,扬手丢上空中。鸽子在空中打个盘旋,分朝四个方向飞去。由于众人都在观看船上众人打斗,没人留意二人的怪异举止。
  莫寒脚一落地,顺手丢下扁鲍,欺身上前,迎着小荷便是一拳。
  小莞看的仔细,大叫一声道:“小心!”
  小荷手中刀递出,又是悟远大师的必救,忽觉一股极强的力道涌来,心中一凛,纤手一翻,斜着削了下去。
  小荷攻防转换如此之快,莫寒心中暗赞。莫寒出拳伸指,小荷的刀迎势削来,莫寒双指一紧,小荷只觉掌中一松,小刀竟被对方夺了去。大惊之下,提身倒纵,跃出丈余。
  悟远见来了帮手,双掌合什道:“阿弥陀佛。多谢施主仗义缓手,老纳感激不尽。”
  莫寒奇道:“大师缘何争斗?”
  悟远手指小荷道:“此女乃剑幻邪教之人,行踪被老纳查觉,这才起了争执。”
  莫寒皱眉道:“姑娘可是剑幻教的人?”
  莫寒刚上船就夺走了手中兵器,小荷心生畏惧,也不隐瞒,如实相告:“在下剑幻教五花圣女何瑾,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莫寒微微一笑道:“老夫是谁无关紧要……”
  突听躺在船舷的扁鲍大声叫道:“他就是莫寒。”莫寒点了扁鲍的穴道使他动弹不得,却没有点住他的哑穴不让他说话。
  此语一出,全场大哗。
  扁鲍受制于己,还敢叫破自己身份,大大出乎莫寒意料。
  莫寒上船竟向小何出手,很显然莫寒认识悟远。倘若不识,莫寒怎么可能在不明情况下冒然出手?小荷是剑幻教的五花圣女,小莞又在莫寒上船时提醒小荷,不用说他们两个是一路人。莫寒虽然强大,但申小燕受制于小莞,局面掌控在剑幻教手中。
  扁鲍被莫寒丢在船上后立刻做出了上述判断,这才叫破了莫寒的身份,随即又道:“老夫扁鲍,剑幻教不死堂堂主。五花圣女何瑾听命。”
  如此同时,申小燕欢天喜地叫了起来:“小寒子,真的是你?”
  莫寒见无法装扮下去,伸手将面具取下,露出一张黝黑俊朗的脸,道:“是我。”
  这边知交相认,那边小荷,小莞一起行礼,道:“五花圣水何瑾,关莞拜见扁堂主。”
  一条船上同时出现两位五花圣女,扁鲍喜上眉头,道:“关莞,你让姓莫的把老夫的穴道解了。”
  关莞一怔,迟疑道:“属下……”
  “你手里有人质怕他作甚?”
  关莞恍然大悟,道:“姓莫的,还不快快把我们的堂主的穴道解了?”
  莫寒无意中捉到了一条大鱼,心中大喜,道:“姓扁的自身难保,凭什么吩咐姑娘?只要关姑娘放了申姑娘,在下保证关姑娘平安离开此地。”
  莫寒突然现身,一种无名的恐惧在众人心中蔓延。莫寒众目睽睽之下做出这种保证,关莞听了不禁有些心动。
  扁鲍见关莞犹豫不决,情急之下破口大骂:“臭丫头,本堂主的话你竟敢不听?”
  不待关莞答话,莫寒笑道:“在下解开你的穴道,你是否就能平安离开?”
  扁鲍冷笑道:“你先松开老夫再说。”
  莫寒冷笑道:“如果你再胡言乱语,在下现在就把你丢到湖里喂王八。”
  何瑾道:“倘若阁下对扁堂主无礼,在下就先杀了这丫头。”
  何瑾针锋相对,扁鲍不禁连连点头:“孺子可教。”心中这样想,嘴里却不敢说出来,他受制于人,还真担心莫寒把他丢到湖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