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六十一章 周少云的计划

  莫寒暗觉好笑,还是好奇地道:“此人如何将胡大哥做上掌门这等大事给搅了?”
  “此人说了一些暗藏玄机的话。”
  “什么话?”
  “大意是说家父死因不明。”
  “哦?莫不是胡老爷子真的死因不明?”
  胡膑轻轻点了点头,道:“此事当真难以启齿。”
  “哦?为何?”
  “因……因为家父身中花柳而死。”
  “死于何时?”
  “半月之前。”
  “令尊何时染得此病?”
  “听郎中说是在半年前。”
  “哪个郎中?”
  “医死你扁鲍。”
  莫寒失笑道:“医死你便跑?竟有这等怪医?”
  莫寒紧皱的眉头方见舒展,胡膑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忙道:“此人江湖上大大有名,是……”
  莫寒截口道:“你是不是觉得令尊七年以来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胡膑身子一震,失声道:“你……你是如何得知?”
  莫寒轻轻点点头,道:“这就是了。令尊八成在七年前,就被人动了手脚,那个身患花柳病的人根本就不是你的父亲。”
  胡膑吃惊地瞪大眼睛,如果是别人说出此话,胡膑恐怕早就动上了拳头,但话由莫寒口中说出,他只有吃惊的份。于是莫寒就将在普掠之狱遇到胡无术的事说给胡膑听了。
  胡膑动容道:“难道说家父尚在人世?”
  莫寒没有直接回话,反问道:“令尊让胡奇做了铁扇门掌门,你不服气又从你弟手中抢了回来是不是?”
  胡膑摇头道:“那日被病人一搅和,二弟跟二师叔觉得家父之死太过离奇,把在下约来的人悉数辞退,重新调查家父死因,掌门之位也就暂由二弟掌管。在下觉得父亲行事虽然怪异,父亲终究是父亲,又如何想到其中有假?责怪他们小题大做。只因在下一心想壮大铁扇门,就偷偷从家里跑出来。路遇冰心玉女燕前辈的弟子想联合天下门派对抗剑幻教,其想法跟在下不谋而合,这才……所以……”忽见莫寒脸上似笑非笑,后面的话就说不下去了。
  莫寒收敛笑容道:“你想发扬壮大铁扇门并没有错,然而人在江湖最忌妄自尊大……”
  胡膑忙道;“莫大侠教训的极是。”
  莫寒摇头道:“在下没有资格教训你,只想让你记在心里。不过,你想发扬铁扇门在下还是欣赏的。”
  胡膑听到莫寒赞扬,心里甭提多美了,不失时机地道;“还望莫大侠成全。”
  莫寒忽道:“胡大哥用什么兵器?”
  胡膑忙道:“刀,铁扇门的铁扇刀。”
  莫寒自嘲地笑道:“在下对刀一窍不通……”
  胡膑这时忽然有些后悔,后悔当时没有学剑。
  莫寒沉思半晌,像是决定了什么,“这样吧,你且坐下。”
  胡膑不是傻子,隐隐觉得莫寒想助其一臂之力,毫不迟疑地依言坐定。
  莫寒双掌抵在胡膑背后,暗运逆天罡气冲其全身各大经络。胡膑就觉有两股极强的力道在全身各大经络奔腾不息,向玄督二脉冲去。胡膑顿时明白,莫寒此举是想替他打开玄督二脉。欣喜若狂之下,忽觉全身难受之极,慌忙归纳心神,引导两股真气遍及全身。
  然而胡膑勤练铁扇门武功近二十年,玄督二脉尘封已久,要想打通玄督二脉又是谈何容易?逆天罡气在胡膑体内循环第七个周天,胡膑胸口一沉,像是被大铁锤重重一击,说不出的难受。突地一张口,哇地一声吐出一滩腥臭难闻的秽物,这才觉得像是吃了人参果似的,全身飘飘若仙,说不出的受用。
  再看莫寒耗功过多,全身大汗淋淋,正虚脱般地喘着粗气。倘若此时秋思杀手出现,一万个莫寒也会被一刀剁了。
  胡膑扑通一声跪伏在地,声泪俱下地道:“莫大侠授功之恩,胡膑今生今世也难以为报。”一边说一边磕头不止。
  江湖中人玄督二脉一经打开,无异于已挤身于一流高手之列。然而要想打开玄督二脉,不但要有内功绝顶之人人辅助,还得消耗运功之人多年心血积累的功力,这等费力不讨好的事少有人去做。莫寒跟胡膑也不过是萍水相逢,胡膑就得到这般好处,怎不感激涕零?
  莫寒运功几个周天,待功力恢复,睁眼就见胡膑犹在磕头如捣蒜,头上已是血迹斑斑。莫寒慌忙搀他起身道:“胡兄不必如此,在下……在下这样做也是事出有因。”
  胡膑擦去脸上热泪,道:“难不成跟家父有关?”莫寒叹了口气,就将胡无术舍身相救的事如实说了。
  胡膑闻言,扑通一声再度跪倒,泣不成声地道:“弟子胡膑愿拜莫大侠为师,立志报仇雪恨。”
  莫寒一把将胡膑从地上扯起,严肃地道:“自今以后,你我兄弟相称,且不可如此。”
  胡膑含泪道:“在下宁愿弃刀用剑跟……”
  莫寒截口道:“在下是见你有意重震铁扇门才助你一臂之力……这等言语从今以后万不能再说。”
  胡膑惊喜之下说错了话,不禁暗暗懊悔,见莫寒若有所思,还当莫寒反悔,更是责怪自己说话不小心。
  “念你求师心切,在下就给你引见一人。”闻听此言,胡膑如释重负。
  莫寒唯恐胡膑失望,补充道:“此人武功并不在我之下。”
  胡膑破涕为笑道:“到底何人,竟然这么厉害?”在胡膑心中,莫寒已是天下无敌,还有人武功不在莫寒之下,焉能不喜?
  “此人姓杨名凌,外号南天客。”
  “莫非就是三十年前江湖人称扬‘天残月刀,一客一飘伶’的南天客杨凌杨大侠?”
  “正是此人。”
  胡膑惊喜交集地道:“在下若能拜杨大侠为师也不枉活此生了。”欣喜之余又不无担心地道,“杨大侠已三十年未在江湖走动了,在下又何处去寻?”
  莫寒从怀里掏出一张人皮面具递到胡膑手里,道:“兄长拿此物到一个地方找一个叫华风的人,就能找到杨大侠。”
  当即就把去造化谷的路线说出胡膑听了。并叮嘱胡膑且不可将其父的消息透露给人,二人这才依依惜别。
  目送胡膑远去,莫寒朝蝴蝶谷的方向拜几拜,道:“胡大侠,在下别无其他,只能尽此薄力,您泉下有知就请安息吧。”
  ……
  周少云接到任务以后,简直开心极了。
  “真想不到莫寒这个臭小子还有害怕的东西。有了它我就可以制服莫寒,有了它我就可以报仇,有了它……”周少云越想越得意,情不自禁地感激起屠傲来,“屠堂主,你不知道本姑娘有多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刮,谢谢你给了本姑姑娘这个机会。”
  一向狂傲自大的周少云永远不会忘记莫寒给她的那记耳光,从那时起,周少云就发誓杀了莫寒。
  当你不小得罪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打算报复你的时候,你一定要小心。当她发誓要报复你的时候,你可能要遭殃了。这个女人想出的法子,你一定猜不到,也许一辈子猜不到,甚至到死还蒙面鼓里。
  剩下的问题是如何得到那件东西。
  强取豪夺?不行。姓屠的老家伙都不敢动这稚儿,本姑娘犯不着结这个仇家。
  周少云一边走一边想,直到看见彩衣女子从武陵门出来,领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从眼前走过,周少云终于想出一个无懈可击的办法。
  这个法子似乎让周少云看到了结果,所以周少云就想笑,开心地笑。
  周少云的办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长空帮是一个小帮,帮主的名字叫李大胜,有个响当当的外号叫托塔天王。江湖上知道托塔天王的人少之又少,皆因这个外号是李大胜自己起的。
  周少之所以选择长空帮,一则长空帮是彩衣女子六大门必经之路,二则是长空帮很小,全帮上下不过百数号人,不会引人注意。
  周少云看到李大胜时,乐了。
  李大胜是个矮子,还是个胖子,矮胖子。
  李大胜的确很矮,周少云低着头才能看到他的脸,只有这样才能跟他说话。
  “你就是李大胜?”周少云非常奇怪。
  “我就是李大胜。”李大胜的嗓子很粗,声音也很大。
  “你有个外号叫托塔天王?”
  李大胜的小眼睁的很大,说话的时候挺起了肚子:“大家都叫我李天王。”
  “你有个帮叫长空帮?”
  李大胜小眼迷了起来,样子很惬意:“大家又叫我李帮主,”
  “你可听说过剑幻教?”
  李大胜说话的声音不大:“本帮主有个拜把子兄弟在剑幻教。”
  “你觉得剑幻教是好是坏?”
  李大胜小声地道:“江湖上的人都说这个帮不好。”
  “你想不想跟剑幻教作对?”
  “不想。”
  “为什么?”
  “因为我的把兄弟在剑幻教。”二人一问一答,聊的比较投机。
  待周少云说明来意,李大胜的屁股上像是装了弹簧,噌地一声蹦起了老高:“什么?你要抢我长空帮的帮主?”
  “本姑娘做一段时间就还你。”周少云天真地跟李大胜商量。
  “不行!”李大胜回答的挺干脆。
  周少云总不能跟剑幻教的朋友动粗,耐心地讨价还价:“怎样才可以?”
  李大胜的小眼在周少云的酥胸转了几个圈,咽了一口唾沫,道:“除非你做本帮主的四姨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