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五十九章 抢掌门

彩衣少女旁若无人地道:“哪一位是武陵门掌门?”一边说,一边在众人身上扫来扫去,待目光落在莫寒身上,像是遇到了什么吃惊的事,张口想叫,发觉失态,慌忙用手捂住。
莫寒跟白衣少女打个照面,忽见白衣少女腰中插着一根银箫,心中一紧。
欧阳文卓抱拳道:“老夫就是,不知姑娘有什么吩咐?”
彩衣少女收回目光,清清嗓子道:“秋思组织大造杀戮,武林中人人自危。剑幻魔教乘火打劫,武林争霸其心若揭。为了匡扶武林正义,本掌门欲跟剑幻小丑一决高下。然身单力孤,这才有意联合武林之有志之门派共同抗敌,不知欧阳掌门意下如何?”
欧阳文卓道:“姑娘之勇气老夫钦佩不已。但武陵门乃祖宗留下,至今已有数十年基业,老夫不想让其毁于吾辈手中,是以不敢从命。”
彩衣少女道:“欧阳掌门此言差异,本掌门并不是想强占贵门,只要欧阳掌门归入本门麾下,你做你的武陵掌门,本掌门就做六大帮掌门,我们各不相扰,跟你祖宗基业又有何干系?况且加入本门乃是为了除魔卫道,武林造福,不但武林中可以扬名立万,更能给你祖宗争光。这等好事,欧阳掌门何乐而不为?”
莫寒心道:“这等冠冕堂皇的借口,胡膑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也许听得进去,要想让欧阳文卓这些老奸巨滑的家伙就范,当真异想天开。”
欧阳文卓道:“姑娘所言固然有理,老夫心意已定,姑娘就不必枉费口舌了。”
彩衣少女道:“既然欧阳掌门不听本掌门的良言相劝,本掌门只有武力解决了。”
欧阳文卓冷冷地道:“姑娘既要强取豪夺,老夫奉陪到底。”
智光合什上前道:“阿弥陀佛。女施主且听老纳一言。”
彩衣少女冷眼斜睨,道:“大师可是少林智光?”
“正是老纳。”
彩衣少女冷冷地道:“本掌门无意跟少林为敌,大师也就不要插手此事吧。”言外之意是智光若想替欧阳文卓出头,她就要去找少林寺的麻烦。
智光闻言一怔,要说的话咽回腹中。智光不是怕了彩衣少女,而是不想给少林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胡膑大步上前道:“铁扇门胡膑先替掌门人接这一场。”
欧阳文卓方待上前接阵,莫寒迈步上前道:“欧阳掌门,这一场就让在下先来。”
欧阳文卓还当听错了,待见莫寒拦在自己面前,这才惊喜交集地道:“莫莫大侠小嗯咳”
原想说句场面话,忽觉叫莫寒在胡膑面前小心在意有些小题大做,一时找不出合适的话,只有咳嗽几声,搪塞过去。
胡膑大声道:“来者何人?”
莫寒道:“在下莫寒。是欧阳掌门的朋友。”
欧阳文卓听了,心里突地一热。
“亮你的剑莫莫莫寒?你是哪个莫寒?”胡膑的脸色大变,说话的声音也小声多了。
智光合什道:“秋思心有意,莫寒杀不死。”
杀不死的莫寒!
人的名树的影,刚才还吵吵嚷嚷的人群顿时变得鸦雀无声。胡膑闻言,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四周寻巡视,伺机跑路。莫寒手臂微抬,众人还没看清,就见胡膑已被莫寒抓在手里,动弹不得。
“莫大侠饶”
“闭嘴!”胡膑到也听话,双唇咬得严严实实。
彩衣少女表现出一副超乎寻常的平静,打量莫寒半晌,轻笑道;“杀不死的莫寒,好大的口气。”
莫寒面上一红,道:“是江湖朋友送的外号,并非”
彩衣少女面色一沉,怒道:“你既是莫寒,为何跑来坏我好事?”
莫寒一怔道:“在下并非有意跟姑娘为敌,只是这位胡公子跟在下的一位恩人大有干系,所以”
彩衣少女不容莫寒说完,冷笑道:“你既是杀不死,本掌门就要请莫大侠赐教一二。”说罢,手中扬箫,欺身进招,身法之快,迅雷不及掩耳。
莫寒不禁连连点头,不敢大意,闪身避开,正待欺身进招,忽觉眼前晃过一物。众人就听莫寒“啊”地一声惊叫,身体急退,已在数丈之外。
在场众人万没想到,莫寒没在彩衣少女箫下走过一招,便被惊退,还当看走了眼,连忙揉揉眼再看,就见莫寒身体微颤,面色大变!
莫寒动容道:“你!竟然是你!”
彩衣少女得意洋洋地道:“别人怕你,本姑娘可不怕你。”
莫寒突然间变得有些六神无主。
彩衣少女插箫回身,纤手指着莫寒,盛气凌人地道:“本掌门不喜欢别人来管闲事,特别是你!你还不给我快快走开!”
莫寒叹了口气道:“算我怕了你,江湖”
“你有完没完?”莫寒的话,彩衣少女根本不想听。
“你小心了。”莫寒一跺脚,挟起胡膑扬长而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搞的在场诸众一头雾水。
屠傲看在眼里,却是心知肚明,暗道:“莫寒所见之物被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收起,得想个法子夺来才是。”
彩衣少女惊走莫寒,更是得意,笑嘻嘻地道:“欧阳掌门,莫寒这小子不会再帮你了,你还是乖乖地归于本门吧。”
欧阳文卓不是傻瓜,已看出莫寒跟这女子的关系非同一般,淡淡地道:“老夫就向姑娘讨教几招。”
正要上前,就听屠傲道:“老夫先来领教。”
欧阳文卓见屠傲都替自己出头,心中感激当真不言而喻。
白衣少女道:“武陵掌门,这位也是贵派请来的高手吗?”
欧阳文卓打了个哈哈,正要替自己圆场,就听屠傲阴笑道;“只要姑娘给老夫看一样东西,老夫就不趟这场浑水。”
欧阳文卓一听,鼻子差点气歪了。
“什么东西?”
“便是姑娘给莫大侠看的那样东西。”
彩衣少女笑道:“前辈真是有心之人。”
屠傲笑道:“姑娘客气,老夫只是好奇而已。”
白衣少女娇笑道:“假若不给,你我就有一战?”
一旁的欧阳文卓越听越气,不待屠傲答话,仗剑上前,毫不客气地道:“屠大侠的好意在下心领了,请回吧。”欧阳文卓话中“好意”加重了语气,任谁也听得出屠傲不怀好意。屠傲面色尴尬,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彩衣少女调侃道:“这位前辈,还愣着干啥?请回吧。”屠傲恶狠狠地瞪了彩衣少女一眼,极不其愿地退后。
欧阳文卓长剑一摆,道:“姑娘请赐招。”为了武陵门的声誉,欧阳文卓不得不战。
白衣少女道:“倘若本掌门胜了一招半式,不知欧阳掌门是不是愿意受本掌门领导呢?”
欧阳文卓道:“姑娘倘若不做违背武林道义之事,老夫愿随姑娘左右。不过,姑娘必须胜了老夫掌中长剑。”
屠傲怒气在胸,冷笑道:“一群乌合之众能成什么气候?”
彩衣女子面色一变,叱道:“你是什么东西,胆敢胡言乱语?”
屠傲怒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在本座面前竟敢如此无礼。”
彩衣少女不怒反笑,道:“你这句话本掌门记下了,待本姑娘跟欧阳掌门了解眼前之事,必向阁下讨教。”说罢,持箫在手,道,“欧阳掌门,请!”
“姑娘远来是客,先请。”彩衣少女道一声“好”,手中箫倏地扬起,疾点欧阳文卓的面门。
欧阳文卓先前见过彩衣少女出招对付莫寒,知其箫上功夫不弱,早就凝神以待。只觉眼前白光一闪,银箫已至眼前。
欧阳文卓蓦然一惊,彩衣少女出手远竟比想象中还要快的多,好在早有准备,脚踩七星步,闪身欲躲。却不了,长箫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又到了面前。
欧阳文卓惊骇之下,闪身急退。白衣少女一击得手,银箫泛起阵阵寒光,以铺天盖地之势向欧阳文卓击来。欧阳文卓先机尽失,被白衣少女逼了个手忙脚乱。这才明白,白衣少女能坐上五派掌门并非徒有虚名。
眼见银箫越逼越紧,心知这般退让下去,早晚必败。欲想抽剑进招,双手却不听使唤。眼前院墙越来越远,已知将近后墙。白衣少女抢攻十三箫,欧阳文卓退了十三步。欧阳文卓身后院墙在望,已无路可退,白衣少女禁不住芳心窃喜!
就在身触院墙的一刹那,欧阳文卓突地一声怒喝,武陵一剑,破空而出!“当当”两声,长剑交鸣!
二人一合即分。场内武斗,应声而止。
“冰心剑、多情箫!”屠傲失声叫道,“你是冰心玉女燕子心的什么人?”
彩衣少女没有理全屠傲的大呼小叫,笑嘻嘻地盯着欧阳文卓,等着他的答复。
欧阳文卓借助地利攻出赖以成名的武陵一剑,本意一举成功,不了白衣少女算准了他有此一招,不知何时在手的冰心剑将武陵一剑的剑势悉数封住,欧阳文卓不能奏功,始终不离面门的银箫在他的胸口轻轻一点,这才退了回去。倘若白衣少女取其性命,当如探囊取物。
欧阳文卓禁不住仰天一声长叹,屈身抱拳道:“属下见过掌门。”
白衣少女喜出望外地道:“好。欧阳掌门果然爽快。”说罢,转身来看屠傲,冷冷地道,“阁下的眼光不错,本姑娘乃燕前辈的弟子。燕前辈是本姑娘的师父。”
屠傲面上阴晴不定,也不知在想什么,半晌方道:“丫头既是燕子心的弟子,今日之事全当记下。不过,你要告诉你师父,就说姓屠的会去找她。”说罢,不在理会在场诸众异样的目光,扬长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