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四十七章 《乱花谱》

  对方从背后偷袭,纪妙叫一声“卑鄙。”身子借着剑式,滑向一边!堪堪避开了对方的合击。饶是如此,背上的衣衫哧地一声,扯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好在没伤着皮肉。
  紫衫汉子淫笑道:“在下实不忍焚香殒玉,小丫头,还是束手就擒的好,老子玩够了,说不定会放你一条生路。”
  纪妙闪向一侧,身后即是一块断崖,断崖之下,阴风阵阵,深不可测。
  纪妙喝道:“你们这两个畜生如再逼我,我就跳崖自尽。”
  黄衫汉子啧啧连声:“小丫头真乃忠贞之女,我喜欢。”
  紫衫汉子道:“刚才那个小道姑也是这么说的,可是却没敢跳下去。”
  黄衫汉子道:“像你这样的美人,大爷宠你都还来不及,哪里啥得伤你?”跨前两步,道,“来,不要怕,跟我回来。”
  纪妙怒道:“滚开!你再走一步,本姑娘可真要跳了。”一边说一边连退几步,人已到了崖边。
  紫衫汉子道:“是吗?大爷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跳下去的胆量。”一边说一边欺步向前。
  纪妙仰天一声长叹:“罢罢罢,母亲,孩儿不孝,不能为您手刃仇敌了!”说罢,眼睛一闭,纵身向断崖跳下。
  二人大吃一惊,齐齐扑上。
  紫衣汉子一伸手竟将纪妙的小脚扯在手里,就在他想用力提起纪妙之际,忽觉眼前寒光一现,纪妙死意已定,手中的长剑空中削向紫衣汉子的双手。
  紫衣汉子大惊之下,哪里还敢犹豫?双手一松,闪身急退,纪妙的身子便似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坠而下!
  眼见纪妙风卷残叶般地没了影子,二人连叫可惜。
  纪妙的身子急坠而下,眼看着就要被摔成碎片!就在这危急时刻,旁刺里闪出一个白衣妇人,双手一托,身子微顿,顺势将纪妙的身子丢了出去。只因纪妙下坠力量太大,白衣女人,哇地吐了一口鲜血。
  纪妙急坠的身子改向,飞速向一边的石壁上撞去!
  纪妙就要撞上石壁的一刹那,白衣妇人的身子似箭一般地射了出去,双手迅捷无比地牢牢地抓在了纪妙的脚上,一声沉喝,纪妙的身子偏位,扑通一声跌在远处。
  纪妙高空坠落,早已吓得晕了过去。白衣妇人底下施救并不知情,但腿上传来拉扯的剧烈疼通,将她从昏迷中痛醒了过来。
  白衣妇人再也支持不住,“又吐了一口鲜血,扑通一声瘫软在地。
  纪妙睁开眼,又见到了数十具躺在山谷里的尸体!在她的身后也坐着一位白衣道姑,气若游丝,眼看也是不活了。
  纪妙依稀记得有人推了她一把,猜想是白衣道姑拼命救了她,连忙扑上前来,声泪俱下地大声叫道:“前辈,你醒醒,醒醒。”
  白衣道姑缓缓地睁开了眼。
  纪妙欣喜若狂地道:“前辈,小女子谢过您的救命之恩。”说罢,纳头就拜。
  白衣道姑苦笑着道:“是……是你命不该绝,贫,贫道……”话没说完,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她受伤极重,咳出的都是鲜血。
  纪妙慌忙轻捶她的脊背,待她喘息稍定,便道:“前辈,此处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尸体?”
  白衣道姑惨然道:“亡……亡灵驾来到冷月庵,贫道无力拦住此车,而造成冷月庵的灭门之灾。”一口气说完,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嗽声中连吐几口鲜血,由于失血过多,脸色变得苍白如纸,又加上内心悲痛,面肌抽搐,似扭曲了一般。
  纪妙道:“前辈,您莫非就是冷月庵庵主无稀道长?”
  白衣道姑颔首道:“正是贫道,姑娘莫非有事?”
  无稀的耳朵的确少了一块,纪妙喃喃地道:“前辈救命之恩,小女子莫齿难忘,但……但先母的血海深仇,又……又不能不报!”最后的话说的斩钉截铁,似决定了什么事,“小女子若大仇得报,必在前辈坟前以死相报。”
  无稀道姑的脸上一片茫然,不解地道:“贫道与姑娘素昧平生,有何仇恨还望姑娘明告,因为老身的时间已所剩无多了。”
  纪妙便将母亲遇害一事简练地说了一遍。
  无稀扭曲的脸上摸过一丝异彩,缓缓地道:“慕容花的名字,老身倒听说过,只是从未与其谋面,也无恩怨可言,老身不至于跑到湖北去剥光你生母的衣衫再去杀她,念你千里迢迢来此,老身作为女性同你分析一下,你母亲受害的原因。”
  纪妙脸含羞愧,凝神聆听。
  “如贫道猜的不错,你母亲是想用一个女人特有的本钱,去杀一个男人,只因此人武功高强,而不得已出此下策。”
  “一个武功奇高的男人?”不谙人情世故的纪妙,想起了落崖前见到的一幕,眼前天眩地转,一下子瘫在地上,失魂落魄地道,“原来如此。”
  纪妙根本就没向男人那边去想,她相信守身如玉的母亲,决对不会同男人有任何瓜葛。她认为能够让母亲一丝不挂的不会是男人,一定是女人。她千里迢迢地来此寻找缺耳的无稀道长,因为无稀是女人。
  无稀道长的脸抽搐了几下,缓缓地道:“你母亲如此作为,实让老身佩服。如此相比,老身可谓是羞愧之极了!”说到这里,似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眼泪簌簌而落,接着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脸色更是惨然。
  纪妙关切地道:“前辈,您……您怎么了。”
  无稀道姑吃力地道:“倘若老身猜的不错,那个人一定会用大菩萨指。”
  纪妙不解地道:“前辈您……您认识他?”
  无稀道姑点了点头,眼睛平视纪妙,吃力地道:“你,你要答应贫道一件事!”这根本不是要求,似乎像是一个命令,更像一个决定。
  纪妙毫不犹豫地点头。
  “我怀……怀里……有……有一本书……想……想办法……拦……拦住……亡灵驾……它……它是一场……”
  后面的字没说完,她全身突地一阵颤抖,喉咙里咯咯有声,似乎想拼命要说出什么,突然耳关紧咬,双目翻白,随即撒手西归。
  纪妙连呼带喊,却回天无力。
  纪妙忍痛合上无稀至死还大睁的双眼,依照她的遗言,从她怀中掏出一本书来,上面写有“乱花谱”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
  纪妙收起《乱花谱》,挖个坑将无稀道长埋了,连谷底的其他道姑的尸体也一并埋了,当她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她已经累的不成样子。
  谷底血腥冲天,纪妙不敢逗留,乘着晚霞向谷口走去,天越来越黑了,纪妙慌不择路,也没知来到了什么地方,只觉脚下的草丛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厚。
  山谷内狼吼虎啸,纪妙也不敢休息,虽已身心疲惫,也只好打起十倍的精神往外走。走了整整一夜,直到天光放亮,这才发现她已走入一片深谷之内。谷内杂草丛生,毒蛇漫游其间,悉悉索索令人心悸,时不时跳出几只野兔,受惊地逃了开去,经过一夜地盲目跋涉,纪妙全身已被露水打湿,难受之极,加上又累又饿,实在是走不动了。
  便来到山崖下面,用剑割开了一片杂草,实在是累的极了,就地休息一会。连日来的疲惫一下子涌了下来,刚刚靠紧山石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睡不知躺了多少时间,正睡得清香之际,忽觉身上有什么东西跳来跳去,“啊”的一声惊叫,身上的东西突地逃走了,定睛一看,却是只野兔,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此时日已当顶,身上的衣裳也早干了,正欲起身,又觉脚下一紧,只见有一条粗长的五花蛇正缠在自己的双腿之下,大骇之际,挥剑一阵乱砍,将长蛇斩为两截,她慌不迭地站起便跑,想到大白天与兔、蛇共眠,不禁有些后怕。
  再也不敢逗留,顺着原路折回,眼看天又至黄昏,也是无路可寻。
  想到可能会被困死在这里,恐惧之感油然而生。又累又饿的她发觉有两天两夜没有进食了,顿时感到饥肠咕噜,肚子敲起了擂天鼓。
  望着高耸入云的悬崖峭壁,前后方一望无际的杂草丛,纪妙感到了一种身处绝境的绝望,颓然坐在草丛中,干脆不走了。
  绝望之余,想起了无稀道长的那本《乱花谱》,却是一套武功秘籍,由乱花功、乱花掌、乱花步、乱花鞭四部分组成。
  书中记载之武学,精秒易学,似乎专门留给自己的一般,纪妙爱不释手,一口气读完,天已大黑。
  饥饿之余,想起了那只在身上跳来跳去的兔子,心道:“假如本姑娘装死,不怕你这小畜生不上钩。”便找了个杂草多的地方,躺在地上只等兔子上钩。直等到弯月当顶,一只褐黄色的野兔,瞪着小眼,警惕地窜到了纪妙的身边。
  纪妙使尽全力,纵身跃起,不知不觉间,身子似箭一般地射了出去。
  纪妙竟然扑过了头!
  兔子受到惊吓,突地跳起,准备向草丛里逃窜。
  纪妙万没想到身手会如此之快,眼见到手的食物就要跑掉,不及犹豫,脚下一点,又扑了上去,就在野兔窜入草丛的一刹那,双手抓在兔子的后腿上。野兔受制,滋滋连叫,回头便咬。纪妙一惊,反手一丢,野兔在地上打了个滚,又要逃掉,纪妙再次扑上,一把抓住兔子的耳朵,这才将兔子擒住。
  突然间身子变的如此之快,纪妙暗暗惊疑,浑然忘记了饥饿,用脚带把兔子绑好,又从怀中掏出了《乱花谱》,这一次又比上一次看用心多了,直到饥肠咕噜,方才停手。
  纪妙取火烤免不必细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