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残局 > 第四十二章 无名客

  莫寒舒舒服舒地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睁眼,忽见一个白发老人云中端坐,不禁吓了一跳。莫寒还当他看花了眼,揉了眼再看,竟见白发老人在云端上站了起来。
  世间奇异之事莫寒见过不少,眼前一幕却是头一遭。只当到了人间仙境,翻身拜倒,叩头叫道:“弟子莫寒,误闯仙地,还望神仙爷爷海涵。”
  白发老人笑道:“小娃儿真是好眼光,一眼就能看出老夫是仙人之身。”
  莫寒翻身从地上跃起,哈哈大笑道:“你不是神仙。”
  老人一怔,奇道;“何以见得?”
  “前辈自称老夫,哪里有神仙称呼自己老夫的?”
  老人笑道:“既然不称呼老夫,神仙又如何称呼自己?”
  莫寒挠头道:“在下这就不知了。不过,世上没有神仙,世人不知他们如何称呼自己也不足为奇。”
  老人含笑道:“小娃儿,你叫什么来着?”
  “在下莫寒,敢问前辈高姓?”
  白发老人沉思半晌,喃喃自语道:“姓莫?莫家?哦,有个莫轻敌……”
  莫寒喜出望外地道:“莫非前辈认识家祖?”
  白发老人眼光放亮,道:“莫轻敌是你祖父?”
  莫寒苦寻祖父不得,万没想到在这里听到了消息,忙不迭地道:“正是,正是。前辈可知家祖下落?”
  白发老人盯着莫寒看了半晌,连连摇头道:“不像,不像,一点也不像。”
  莫寒奇道:“什么不像。”
  白发老人答非所问地道:“莫老儿被秋思追杀,藏身峨眉山,想必是数十年未出江湖。只是这个老废物连孙子都不要了,倒让人奇怪的很了。”
  莫寒听到了祖父的去向,心中之喜溢于言表,白发老人骂祖父也没有再意。白发老人如何坐在半空却是上了心,只是无论莫寒如何查看也不见端倪,这一来,更是兴趣大增。
  白发老人道;“小娃儿,你来此地之前,可是跟沈看山交过手?”
  莫寒未跟沈看山交手,却是伤在沈看山手下,猜测白发老人是从身上伤势看出他被沈看山所伤。
  莫寒笑道;“只要前辈告诉在下是如何坐在天上的,我就告诉你实情。”
  白发老人瞪眼道:“小娃儿竟敢跟老夫讨价还价,可知如非老夫昨夜倾力相救,你早就回归极乐了。”
  莫寒倏然记起昨夜迷迷糊糊中,确实有个人在替自己搓胸,梦中认成了方伯,醒来后也就没在意。白发老人对己有救命之恩,如此冒犯心叫该死,纳头就拜。
  莫寒如此乖巧,白发老人频频点头,受了莫寒三个响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老夫了吧。”
  莫寒就把从纪府里出来,路上遇到崔化光,再跟成盛惊交手,如何受伤来此,一五一十地说了。
  白发老人一边听一边点头,道:“倘若不是天苍神音有些根基,你恐怕早就挂了。”白发老人能看出莫寒受伤人所伤,还看出他的武学修为,莫寒心知此人不同寻常,一股敬意油然而生。
  白发老人盯着莫寒看了半晌,忽道;“天苍神音乃东海无悔岛东方家的不传绝学,何以落在你这娃儿身上?”
  莫寒小心翼翼地道:“在下的天苍神音确是东方婆婆教的。”
  白发老人身子猛地一颤,忽地从半空中跌了下来。莫寒大惊失色,下意识地想伸手去接,脚下尚未移出半步,只觉头重脚轻,扑通跌了个狗啃泥。忽觉后领一紧,身子腾云驾雾般冉冉升起,眼见离地面越来越来,大骇之下连叫救命。
  天下高深之轻功莫寒不是没见过,但是像白发老人这样手不动,脚不抬从地上笔直地升到半空的轻功却是生平第一次看到。这一来,白发老人到底是人是仙,也是狐疑不定了。
  二人升至半空,感觉老人在空中秋千般地荡了几荡,白发老人语气不善地道:“小娃儿,老夫问你话,你一定得实话实说,若有半点虚言老夫丢你下去。”
  眼前之事,莫寒见闻所未闻,哪里还敢造次?忙不迭地道:“前辈于在下有救命之恩,前辈无……无需如此,在……在下也会如实相告。但……但是……”
  白发老人厉声道:“但是什么?”
  “但是前辈如若对婆婆不利,在下就是摔死,也不会说的。”
  白发老人冷哼一声,道:“教你天苍神音的兰……婆婆身边是不是有四个怪人?”
  莫寒奇道:“这你又如何知道?”
  “这就是了。”白发老人身子突地一颤,失魂落魄地自言自语。
  恍惚间手一松,莫寒竞直跌了下去。
  白发老人说丢就丢,莫寒直吓得魂飞魄散。惊叫一声,眼见就要跌个粉身碎骨,后领又是一紧,身子又回到了原处。
  白发老人急切地道:“他们可好?”
  莫寒惊魂未定,骇然道:“前……前辈,咱能……能不能下去说话,小……小的就这一条命,您……您万一再失手……”
  话音未落,莫寒就觉身子一荡,轻飘飘地回到了原地。不待莫寒喘口气,白发老人焦急地道:“他们到底怎样?”
  莫寒深吸了口气,道:“他们好的很。”
  白发老人惊喜交集地道:“太好了,如兰她……她还活……活着……”突如其来的喜讯,使老人有些手足失措,不停地叫道,“活……活着……还活着。”
  莫寒动容道:“莫非……莫非您……您就是无名前辈?”
  白发老人眼光放亮,一把抓紧莫寒的双肩,喜出望外地道;“兰儿跟你提起过老夫?”
  莫寒大喜道:“何止提起,天天念叨您呢!还叫我把这个交给您。”说罢在怀里一阵摸索,掏了半天,盲婆婆的玉、竹令不翼而飞。无名客满怀希望地等待,不见莫寒掏出什么东西,不禁大失所望。
  莫寒忙道:“婆婆让在下交给前辈一块玉,大概是在山洞里给弄丢了。”
  无名客二话不说,身子一扭没入山洞。莫寒尾随其后,来到了洞中溪流边。就见无名客在莫寒躺过的地面一阵摸索,地上捧起来一堆碎屑,激动不已地道:“是不是这个?”
  莫寒失笑道:“是一块玉,不是……”
  白发老人道:“这是昨夜从你怀里掏出来的,想必是毁在沈看山的手里。”眼见玉成了碎屑,无法复原,白发老人无比恼怒地道,“老匹夫毁我信物,要我逮住你,有你的好看。”
  无论如何玉也算是送了无名客的手中,莫寒不负所托,算是了了一桩心事,欣喜之余,拜倒在地,叫道:“弟子莫寒拜见门主。”
  白发老人意兴索然地道:“起来吧,不必这么客套。”
  莫寒施施然起身,白发老人像是忽地明白了什么似的,奇道:“门主?什么门主?”莫寒就将在造化谷遇到赵飞飞等人,不得已做上代门主的事说了。
  无名客摇头叹道:“一群贪生怕死之徒,管他做甚?”
  莫寒道:“前辈此言差矣,如非前辈隐身此地,赵前辈等人绝对不会藏身造化谷近二十年。”
  无名客苦笑道:“你可知老夫之所以隐身此地皆因兰儿之死?”
  莫寒奇道:“婆婆好端端地活在浙省普陀,前辈何以说婆婆已死?”
  无名客长长叹了口气,道:“此事说来话长,你随我来。”
  二人一前一后隐入洞中。
  洞内钟乳倒立,形状不一,此地竟有此奇观,莫寒不禁啧啧称奇。二人在洞中曲折迂回也不知走了多久,便进入一间石室之中。
  石室之内,青苔杂生,显然好久无人居住。穿过石室又入一室,一股刺骨寒意迎面袭至,莫寒不由的直打冷颤。窜过此室再入一室,寒意更巨。眼前一个水潭挡住了去路,潭水清彻,深不可测。水潭对面有座宽大的石床,就见无名客手未动、脚未抬,人已落入石床之上。
  莫寒走路尚且困难,又如何提力纵身?又不好意思向无名客求助,只得帖着石壁绕过水潭。无名客跃上石床,在石壁左侧一块不起眼的石头上轻轻一按,轰隆隆一声巨响,石床向两侧移开,露出一个洞口。
  一股潮湿之气顿时扑面而来,石壁内又是一个石室。四周石壁雕刻的异常光滑,石壁后面凿出一个长形见方的内壁,内壁里摆着三个灵牌,分别写着“先师甄氏顺意之灵位”,“先师丁氏子厚之灵位”,“先师叶氏笑笑之灵位”等字样。
  无名客朝着灵牌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莫寒正不知如何是好,无名客道:“寒儿,过来拜拜你祖师爷吧。”
  莫寒心中甚奇,暗道:“这三位老前辈跟在下有何关系?怎么就成了祖师爷了?”心中虽觉奇怪,念及对方是前辈高人,也就拜了三拜。
  莫寒长身而起,忽听无名客冷声道:“为师就在眼前,还不快快跪下?”
  莫寒瞠目道:“前辈……这……这又如何谈起?”
  无名客皱眉道:“你答应赵飞飞等人做造化掌门,苦不拜师成何体统?”
  莫寒争辩道:“在下答应赵前辈他们,倘若找到无名前辈您……”
  “现如你已找着老夫了,老夫也认你是本门掌门了。”
  莫寒大窘,道:“只是……不过……”
  “难不成你已拜过师?”
  莫寒道:“这倒没有,不过……”
  无名客瞪眼道:“难道你不想拜老夫为师?”
  “不……不……不是,前辈武学……”
  “不必废话,快快跪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